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佛界无剑
    这几百位佛子被他的三道目光扫过,心中都是猛地一凛,只听各种佛音不绝于耳,但凡被秦牧的目光扫到的,皆不由自主的开启所有神藏,将自己的气势爆发开来!

    因为他们感觉到了秦牧目光中的杀意,以为秦牧的杀意是针对自己而来!

    他们被秦牧目光一扫,便不由自主的迸发出所有的气势,多少显得有些过于紧张,丢了自家的威风,但也能够借此机会看出众人修炼的功法神通的不同。

    有的佛子头顶一片云光,云光中坐着大佛,有的则是脑后有光晕,百十尊看起来小巧的诸佛在光晕中围绕他旋转,念诵佛音。

    有的则脚下涌出金泉,金泉中铺满了荷叶莲花,让他站在中央的一株红莲上。

    也有的修炼了佛门的异种法门,修得三头六臂,面如夜叉,还有的则是一尘不染,遍体圣光。

    他们的灵兵也千奇百怪,琵琶、雨伞、宝珠、弓箭、宝剑、金刚杵、金锏等各种灵兵,也有人将异兽修炼成兵,以元气催动异兽,放兽伤人。

    佛门二十诸天,每一层诸天的佛祖侧重不同,因此功法也是不同。

    而这些佛子中除了佛门的功法之外,还有天庭的许多绝学,也被秦牧的目光逼了出来。

    在他的第三只眼的注视下,所有的修为,境界,都清晰可见。

    这些佛子并非像是齐九嶷那样的大人物,齐九嶷是天庭的贵人,修炼的功法是帝座功法,即便是陆离这样的幽都节度使也要毕恭毕敬,不敢怠慢。

    佛子们虽然来自天庭或者与天庭有所关联,但是还接触不到帝座功法,帝座功法毕竟不是路边的大白菜,否则天庭也不会派他们前来试图学会大梵天王佛的帝座真经。

    “好胆!”

    摩仑法王勃然大怒,喝道:“胆敢在我佛界杀人,你果真是魔头!”

    秦牧充耳不闻,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我好久没有动用过全力了……即便是与齐九嶷哲华黎动手,我也未曾三眼全开,我不知道自己修炼到了哪一步。”

    摩仑法王微微一怔,正要继续发作,突然破烂寺庙中传来帝释天王佛的声音:“摩仑师弟,稍安勿躁。弟子之间争斗,总会难免有所死伤,你还能亲自下场不成?人生一世,不过是臭皮囊,月光太子摆脱了臭皮囊,一身轻松,真是大喜事。规矩已经定下了,让佛子挑战秦居士,谁赢了谁便得到最后一个名额,进入庙中学得帝座真经。”

    摩仑法王怒不可遏,却忍耐下来,心道:“帝释天王佛为这小子撑腰?连这种不要脸皮的话也说得出口!”

    不过帝释天王佛开口,他也不敢怠慢,心道:“这个下界来的小鬼本事的确不弱,不过挑战所有佛子真是不自量力!大梵天王佛的帝座真经要紧,此刻不好翻脸,还是弄到真经再说。”

    破庙中,正在参悟帝座真经帝释天王佛闷哼一声,刚才开口说话,制止摩仑法王的,根本不是他。

    他正在参悟真经,哪里有这个时间关注外界?

    “这是谁冒充我的声音?装得真像!是了,一定是大梵天师兄,也只有他,才能模仿我的声音让任何人都分辨不出来。”

    帝释天王佛眉毛抖了抖:“这是第一个屎盆子吧?而且是师兄亲自扣到我头上的。但愿是唯一的屎盆子……”

    “天庭日光太子,前来降你心中的魔!”

    日光太子踏前一步,脑后一轮大日光芒照耀,淡然道:“你来自下界?下界,贫瘠之地,难得出现一个人才,难免恃才傲物。”

    秦牧没有抬头看他,而是继续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默默道:“司婆婆他们总是让我封住这只眼睛,只是封住这只眼睛,也让我无法得知自己的实力进境。我的全力,到底有多强大?现在终于可以知道了……”

    他突然兴奋得打了几个冷战,兴奋得战栗,兴奋得颤抖。

    终于可以放心的施展出全力,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终于不用担心自己因为破坏欲望和破坏力太强,而给亲朋好友添麻烦了!

    他终于可以放纵自我,做回大墟中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郎了!

    大墟中的少年,只要按照大墟的规矩行事便可,其他的一切约束,都是外界的约束,与大墟的少年无关!

    “呵呵呵……哈哈哈哈!”

    秦牧发出笑声,笑声渐渐响亮起来。日光太子微微皱眉,淡淡道:“我乃日光太子,日光佛国的储君殿下,与月光师兄乃是天庭剑宫的同窗,一起学剑,友谊深厚……”

    “啰里啰嗦,你这么想他,我送你下去陪他!”

    秦牧猛地伸手一拍,剑丸突然膨胀,炸开,无数飞剑呼啸飞起,如同遮天之云,日光太子脑后的大日突然迸发,大笑道:“等你多时了!”

    他脑后的大日中火光弥漫,与月光太子的明月剑不同,他的剑带着纯阳真火,大日普照,一切焚烧开来,剑光藏在火光和日光之中,光芒耀眼让人睁不开眼,看不到他的剑!

    大日神剑!

    他的神剑与秦牧的剑雨碰撞,一瞬间便传来不知多少道叮叮当当的响声,日光太子心中一惊,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剑招被破去:“他的剑法中有三招……不对,是四招从前不曾见过的基础剑法!”

    他心中的震惊无以言表,四招基础剑法!

    别说四招,就算是多出一招基础剑法,天地下的剑法都要重新洗牌,增加的变化之多便已经是不计其数!

    更何况是四招?

    “也就是说,我的任何剑法在他眼中,到处都是破绽!”

    日光太子心中生出恐惧,脑中电光火石般想到对策:“下界的剑法提升如此之大,天庭的剑法基本上已经无法与他对抗,唯有不用剑法。只要用剑法对他来说便都是破绽,唯有使用刀法或者法术神通才能与他相争,否则现在我便已经死了……是了,我现在为何没死……”

    他看到秦牧的八千口剑如同苍云,云中剑似游鱼,施展出各种不同的剑招,从自己的身边飞过,并没有对他下手。

    日光太子呆了呆,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肉身像是破筛子一般,到处都是前后透亮的血洞。

    他脑中有些浑浑噩噩,抬手摸了摸脑门,一根手指头陷入头里面。

    他向自己的后脑抹去,后脑是一个小孔,应该是飞剑从他的眉心穿过,从后脑穿出,留下的痕迹。

    “这么说来,我的元神已经被他杀了……”日光太子摇摇晃晃,仆倒在地。

    秦牧的身影越过他倒下的尸体,根本不知道日光太子在死前有这么多的心理活动。

    “今日一战,佛界再无炼剑之人!”大墟的少年哈哈大笑。

    八千口剑苍云般压下,几乎是在向所有的佛子进攻!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佛子都身不由己做出反应,秦牧三目如电,飞速扫过抵挡他剑法的佛子,约有百余位佛子施展出剑法来对抗他的剑法。

    而其他佛子的神通和灵兵则各有不同,有不少位佛子的修为实力极高,比如摩仑法王提到的摩羯太子,婆龙公主,浮云太子这三位佛子,还有曾经与魔猿战空辩法而吐血的普照佛子,还有空相佛子等人,实力也极为高明。

    更多的佛子是修炼天庭的功法,对佛门的功法造诣并不高,因此修炼剑法的有百位年轻高手。

    突然,阎摩罗王佛不忍心,闭上眼睛,向其他诸位佛祖道:“走吧,此地已经不能再看了,再看血流成河。”

    娑竭龙王佛等佛祖纷纷点头,道:“的确不忍再看。”说罢,带着各自座下弟子,纷纷飞身而起离开这里,飞往各自的佛界诸天。

    见空佛子偷偷回头看去,不由呆滞,只见那片破败寺庙前方的战场中,突然血光乍现,那是百余道血光!

    百余位修炼剑法的佛子,在一瞬间他们的剑法便被破去,直接被斩了元神或者肉身,死于非命!

    见空佛子心中骇然,手足冰凉,说不出话来。

    就这匆匆一瞥,秦牧已经聚剑成丸,捏丸成刀,长刀一分为二,脚步交错移动,快如闪电,身形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刀光快得肉眼看不见,提刀人头落,劈斩肉身分!

    他手中的两道刀光如同长龙,纵横辟阖,大开大合,身后突然一座门户洞开,露出黑暗幽都,那座高大的门户随着他的身影移动,一路横扫,所过之处,一尊尊佛子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这座门户吞噬了魂魄元神,留下一具具空壳肉身!

    见空佛子头皮发麻,身躯颤抖,只见秦牧手中的长刀合并化作长枪,一枪将婆龙公主钉在枪尖上,大枪一抖,那位娇媚的婆龙公主四分五裂。

    随即秦牧大枪杵地,无数飞剑散开,化作一口大钟将他扣在下面,围绕他周身疯狂旋转,将其他佛子攻来的神通和灵兵挡住。

    秦牧在大钟下疯狂轰击,一拳一脚,招式分明,狂暴力量通过大钟直达外界,将近身搏杀的那几位战技流派的佛子生生震得骨骼尽碎!

    “见空,不必看了。”

    阎摩罗王佛叹了口气,道:“再看便影响到你的佛心了。”

    见空佛子心中凛然,想要说话,却喉咙沙哑说不出话来,只得润一润喉咙,声音还是有些沙哑:“我佛,秦居士这样大开杀戒,诸佛能够容他?”

    “不容又能如何?”

    阎摩罗王佛低声道:“我在幽都见过他。当年我下幽都,想度化那里的冤魂,结果遇到了他。我本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却活了下来,看起来似乎是忘记了幼年发生的事。十九年了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