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五百七十八章 雄狍脚扑朔,雌狍眼迷离
    秦牧飞一般取出太阳玉眼和太阴玉眼,立在身前身后,同时一面面旗帜围绕周身飞舞,将四周方圆十步的生灵统统纳入旗帜的阵纹之中。

    那是传送旗,他动用传送神通需要一点时间,而传送旗则更为方便,可以在瞬间启动,而且传送距离更远。

    他炼制这些阵旗,便是为了提防遇到神魔来袭,免得自己像落入缚日罗手中那样陷入被动。

    传送旗虽然只比传送神通快一线,但一线时间便可以救命!

    不料传送旗刚刚旋转,旗面符文刚刚亮起,突然一面面大旗嘭嘭爆碎,破碎的旗帜像是彩蝶四下飘散,只剩下一根根旗杆,横七竖八的插在地上!

    “神魔的出手速度,比我预计得要快很多!”

    秦牧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和心思,立刻启动两只玉眼,玉眼中太阴之气化作月光,太阳之气化作阳光,无比浓烈,两枚玉眼一左一右被他扣在手中,随时准备迎敌。

    玉眼的光芒粗大,嗡嗡的扫向四周。

    这两枚玉眼在瞳孔最大时,没有多大威力,只能用来照明。但只要秦牧的手掌牵动玉眼的神经丛,便可以让玉眼中的阵法变化,将太阳太阴两颗星辰的光芒汇聚而来,变成一条线!

    这两条光线,便拥有了伤到神祇的实力!

    他早已经在豢龙君身上试验过了。

    秦牧谨慎的盯着四周,沉声道:“来者莫非是天风姤尊神?”

    “是我。”

    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迎着太阴玉眼的月光徐徐走来,果真是个美丽的女子,秀发盘成朝云近香髻,双股秀发纠缠盘起,微微斜垂。

    她的裙摆很大,上身宫装宽松,但腰肢却很细,盈盈一握的细腰。

    她有着一种别样的风情,双眼冷淡,似乎很难有什么东西值得让她动容动心。

    秦牧眼角抖了抖,这样的女子如果打定主意,认定一件事情,很难让她改变主意。

    他身边一群傻狍子根本不怕走来的天风姤,正在咬着他的衣摆,用舌头卷着往嘴里送。还有几只傻狍子仰着头好奇的看着他,一只公狍子冲他呦呦的交换着。

    秦牧如临大敌,紧张的盯着天风姤,不敢放过她任何动作。

    不过狍子扯得太紧,他也不得扯了扯衣襟,将自己的衣服从狍子嘴里扯出来。

    “呦!呦——”几只公狍子发怒,低头用角撞他屁股,你撞一下,后退几步蓄力,我撞一下,后退几步蓄力。

    秦牧稳如山岳,一动不动,任由这些狍子对着他的屁股撞来撞去:“难怪大尊会给自己接上鹿腿,这些狍子太能磨人了!”

    天风姤扫了这些撞击秦牧的狍子一眼,目光又落在秦牧身边的两只玉眼上,道:“秦教主是否能给我一个交代,你为何杀我弟子?而且一杀便灭我满门弟子?我只有这几个弟子,悉心教导,却都死在秦教主的手里。哪怕你是天师弟子,也须得解释明白。”

    “看来风姤尊神对自己的弟子做了什么并不知情。”

    秦牧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失,显然是松了一大口气,目光诚挚,道:“风姤,你的弟子观荷与这几位师弟,已经投靠了魔族,意图加害于我。我迫不得已这才施以辣手,否则我性命难保。”

    天风姤哦了一声,道:“秦教主说我的弟子投敌,一定可以拿出证据吧?”

    秦牧抓起两枚玉眼,徐徐后退,道:“风姤尊神请随我来。”

    他一步一步的退去,两只玉眼依旧稳稳的扣在手中,随时应变。龙麒麟驮着小狐狸也在缓缓后退,他们屁股后面,那九只傻狍子还在傻乎乎的撞着他们,很是顽强。

    秦牧慢慢退到那个小山村旁,退到村子里,沉声道:“风姤请看。”

    天风姤向那具魔族天人境界的强者尸体看去,瞳孔微缩。

    秦牧道:“这些神通留下的痕迹,应该都是风姤弟子的神通吧?这并非是一个人的神通,而是五个。观荷告诉我,她与这位魔族高手对决,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此人斩杀,那么为何是五个人的神通痕迹?”

    天风姤淡淡道:“观荷冒领功劳也是有可能的。”

    “风姤尊神莫非看不出尸体上的致命伤?你是剑法高手,应该能够看得出来,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一剑刺杀这尊魔族高手的元神的,必然是极近的距离。”

    秦牧沉声道:“从尸体的表情来看,他根本没有想到观荷会对他下手,所以他的表情是吃惊。观荷距离他这么近,他没有防备,被观荷斩杀元神,若是敌我两方有可能吗?既然不是敌我,那么一定是朋友了。风姤尊神的弟子勾结魔族,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吗?”

    天风姤目光闪动,轻声道:“需要。我还有些不解,既然是勾结魔族,那么观荷为何要杀了魔族?”

    “因为她需要用这个魔族高手的头,来取信于我。”

    秦牧继续道:“这样她才能顺利的接近我。风姤尊神再看,这里是否有魔族的神通?既然是交手对决,那么为何这个魔族高手一个神通也没有发出来就死了?以风姤你的眼力,看出这一点不难。”

    天风姤面无表情:“还有呢?”

    秦牧道:“这里的神通痕迹看起来对决很是激烈,但是没有任何神通摧毁这个小山村,甚至没有波及到这个小山村分毫。说明他们五人都有参与,当时其中四人就是在这个小山村中施展神通,破坏现场。这也可以算是证据了吧?”

    天风姤吐出一口浊气,没有表情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秦教主明察秋毫,看来的确是我的弟子投靠了魔族。是我收徒不察,险些酿成大祸。”

    狐灵儿露出疑惑之色,看了看秦牧。

    秦牧却如释重负,笑道:“不知者不怪。也是魔族用心险恶,奸诈无比,风姤尊神只是一时被他们蒙蔽,将来肯定也会发现端倪,大义灭亲。”

    他屁股后面,傻狍子们继续盯着他的屁股撞去,嘭嘭作响。

    秦牧揉了揉屁股,火辣辣的疼,心道:“这些狍子真有股狠劲儿倔劲儿……”

    天风姤又收了笑容,道:“既然误会已经解除,那么我也不便打扰了……谁在那里?”

    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刺耳,话音刚落,只听桑葉尊神的声音传来,笑道:“风姤,不要误会,是我。”

    秦牧终于放松下来,握紧玉眼的双手松开,手心里都是冷汗,湿哒哒的。

    狐灵儿也如释重负,低声道:“公子……”

    秦牧摇头,压低嗓音道:“先别问。”

    他刚才已经注意到无妄城遗迹处的哨台,桑葉尊神散发出的神光突然消失,便知道桑葉尊神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动静。

    毕竟,秦牧以劫剑第一式开劫诛杀观荷,开劫剑的动静极大,十里剑光,几乎是瞬息爆发,桑葉尊神想不注意到都难。

    桑葉见过秦牧这一招剑法,见到剑光便肯定会赶过来,因为能够值得秦牧动用劫剑的,肯定都是了不起的敌手!

    他前来查看,无论天风姤是否是魔族的奸细,秦牧都算安全。

    刚才秦牧步步后退,来到这个小山村,看似是向天风姤解释,实际上是向桑葉尊神解释自己杀天风姤弟子的原委。

    “原来是桑葉师兄。”

    天风姤放松下来,神色淡然:“我与秦教主有些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

    桑葉尊神走来,道:“误会解开了便好。不过有一件事我很奇怪,为何风姤师姐你的弟子全部投靠了魔族?一人叛变倒也罢了,毕竟面对生死很难守住是非善恶,但全家叛变,这才是令人奇怪的地方。”

    天风姤眉尖儿上扬,道:“那么桑葉尊神以为呢?”

    桑葉尊神迈步走到秦牧与天风姤之间,道:“弟子五人,悉数叛变投靠魔族,很难不让人怀疑到师父是否也投靠了魔族。风姤曾经是姤城的城主吧?一千五百年前,姤城被破,只有你和少数人活了下来。而我离城被破,尽管我全家几乎悉数战死,只活下来我们父女,但是离城的百姓却被我护下来不少,是归妹城生还者的十倍之多。”

    他背负双手,继续道:“还有贲、复、同人、大有等神城,我查过这些神城被破之后有多少人存活,活下来的百姓,也比风姤的姤城多得多。”

    秦牧目光闪动,看着桑葉尊神背在身后的手掌。

    桑葉尊神的手掌在做出一些古怪手势,意思是情况危急,让他们快走。

    “难道桑葉尊神不是天风姤的对手?”

    秦牧心中凛然,咳嗽一声,道:“两位尊神,我还有事在身,先行告退。”

    他的退走方向恰恰是在桑葉尊神的背影之中,一步一步后退,始终没有离开桑葉的背影,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开天风姤的目光。

    天风姤道:“秦教主是打算去无妄城哨台吗?你能确定桑葉尊神便不是叛徒?我的弟子叛变,为何会恰恰出现在附近,恰恰就在无妄城哨台不远?镇守哨台的是桑葉尊神,倘若他是叛徒,你去无妄城哨台,必然是自投罗网,那里必定已经有魔神在等你。你如此聪明,不会让自己置身险地吧?”

    狐灵儿头大如斗,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转不过来,低声道:“公子,他们谁才是叛徒?”

    天风姤的声音传来,道:“桑葉尊神是主动提出见礼无妄城哨台的吧?哨台处在魔族的领地之中,你建好哨台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至今没有哪尊魔神来寻你的晦气。你是运气好还是另有隐情?”

    秦牧停下脚步,头也有些大了。

    桑葉尊神在魔族的领地内打造了无妄城哨台,没有魔神前来寻他晦气,的确有些古怪。

    天风姤继续道:“我的姤城虽然活下来的人不多,但活下来的神祇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位。桑葉你的临城活下来几尊神祇?除了你之外,没有了吧?难道他们都是死于魔神之手?”

    桑葉淡淡道:“跟你一起活着走出姤城的那两位师兄现在何在?据我所知,他们尽管从姤城之战活了下来,但却死在了后面的无妄城之战中。他们也都死了,姤城活下来的还是只有你。”

    狐灵儿紧张的将自己六条尾巴抱在怀里:“公子,我已经晕了……”

    秦牧喃喃道:“我也晕了……不过判断谁才是叛徒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无妄城遗迹,倘若桑葉尊神是叛徒的话,那么一定有魔族的强者在那里等着我自投罗网了。倘若没有,那么……”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一个高大的身躯从天而降,轰隆一声落在他的右方。

    那是一尊魔神!

    秦牧眼角微微跳动,这尊魔神他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临城之战中,杀了桑葉桑婳满门老小!

    第二次时在离城,当日桑婳与他一起被黑虎神驮到离城时,桑婳一直盯着这尊魔神。

    这尊魔神身上有着火焰纹烙印,两只眼睛像是火苗跃动!

    这尊魔神降临,三尊神魔三足鼎立。

    天风姤轻声道:“魔神火荼罗,是从你的无妄城哨台来的吧?”

    桑葉尊神瞳孔骤缩,咬牙道:“火荼罗杀我满门,只有我女儿逃生,我岂能投靠魔族,投靠他?”

    火荼罗微微皱眉,声音洪亮无比,震动山林:“事已至此,我们二对一,还需要遮遮掩掩的吗?还是撕破脸,速战速决吧,缚日罗尊王已经等不及要看到姓秦的小子了!”

    四周一片沉默。

    过了片刻,天风姤轻声笑道:“秦教主喜欢从蛛丝马迹中推测真相,我也只是想玩一玩,看他笑话而已,玩弄人心,不正是魔神喜欢做的事情吗?”

    秦牧心中冰凉。

    天风姤笑道:“火荼罗,你擒下秦教主,我来送桑葉上路。”

    火荼罗转头看向秦牧,秦牧紧张的后退,突然只听嘭的一声,傻狍子还在撞着他的屁股,撞得生疼。秦牧不禁大怒,愤然拔剑架在一头公狍子的脖子上,恶狠狠道:“再撞我,我便杀了你!”

    天风姤咯咯一笑,向桑葉尊神扑去,与此同时,火荼罗附身下来,咧嘴露出笑容,探手向秦牧抓去:“你便是当日临城中那个黑影?你掩护桑家的小丫头逃走,很英勇啊,我都没能杀得了你。不过现在,你再逃一个让我看看?”

    秦牧剑下的那头公狍子突然整齐裂开,一道刀光从山林中亮起,惊艳无比,连天空都被切得裂开,刀光径自从火荼罗的手掌划过,从火荼罗的脖子划过,空中留下一道无比纤薄的黑线!

    黑线薄的难以想象,几乎没有任何厚度。

    那是被切开的空间,空间还未曾来得及愈合!

    接着,那道惊艳刀光猛然顿在秦牧的脖子上,裂开的公狍子中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老者,脸上是横肉,还有络腮胡须,四面八方不听管束的怒长。

    老者满脸怒色,将刀架在秦牧脖子上,气急败坏道:“牧儿,撞你屁股怎么了?瘸子瞎子和哑巴一直撞你屁股,我才撞一下你就要杀我!你还说你不偏心?他们有我疼你吗?”

    ————四千四百字大章,求月票支援,要被**花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