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碟之主
    “大师兄炼制的这些星沙太沉重了,我的实力根本无法催动!”

    秦牧丢了大鼎,转身直奔那座大殿,江淼见他风急火燎的跑回来,纵身跳到那尊神龙身上,不知要做什么。

    秦牧催动豢龙经,怎奈神龙已死,元神被幽都“厉鬼”吞噬,根本借不来神龙的修为。倘若能够借来这尊神龙的修为,他还可以与星犴一战。

    秦牧看向江淼,摇了摇头:“他的修为太差,还不如我,用豢龙经也借不来多少法力……传送神通!”

    他周身符文翻飞,准备带着江淼一起逃走,不过以他的修为实力最多只能带着江淼逃出几十里地,这种距离对于星犴来说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他的传送符文还未来得及施展出来,突然一道道符文停止运转,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非但传送符文一动不动,就连秦牧和江淼也被禁锢,无法动弹。

    星犴阴沉着脸从殿外走来,伸出一只手,五指叉开,手指还在滴血。他补全神桥飞渡天宫,成为神祇之后,修为再有惊人提升,实力实在太强,轻而易举便将秦牧禁锢。

    他在十里黄沙中受伤很重,但是毕竟是神祇,有着不可测之能,即便是残存的法力也可以将秦牧困住。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星犴师兄,我把箱子还你便是……”

    “我要的不是箱子,而是你。”

    星犴吐出一口血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极为凄惨,许多伤口向外翻着,露出猩红的血肉,有些地方还能看得见白骨。

    说起来他也是霉星高照,先是被困在彼岸方舟大半年时间,那里本来就无比危险,各种封印各种禁法杀阵,时不时还要地方哑巴的骚扰。

    刚刚出来便遭遇秦牧,被诱入十里星沙劫阵中,秦牧拍拍屁股走了,而他却陷入阵中,处境越来越凶险。

    他手段百出,这才支撑到现在,若非星沙劫阵突然停止运转,他肯定坚持不住,被生生炼化成灰!

    “大神医,想要捉住你,为何这么难?”

    星犴咽下涌上喉头的血,淡然道:“不过好在,你还是没有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的脚下突然涌现出无比浓烈黑暗,那是他的生死神藏,他走过来,像是行走在黑暗的水面上。

    就在此时,他脚下的黑暗中缓缓浮现出一只眼睛,接着又有一只眼睛出现,然后一个美丽的女子从黑暗中露出面孔,曼妙婀娜的身姿也自浮现出来。

    星犴像是踩在黑暗的水面上,而那女子则像是他的倒影,不过一个是男子,一个却是绝色佳人,互为倒影。

    这一幕极为诡异。

    这二人像是同步一般走向秦牧,脚步同时落下,同时抬起。

    就在黑暗即将接触到秦牧之时,星犴突然停下脚步,不再前进。他停下,那个绝色女子也径自停下,似乎只有星犴移动她才能移动。

    那个绝色佳人口中传出男子的声音,声音很粗很是厚重:“星犴,你为何不再向前走了?将他纳入你的生死神藏,把他给我,你便算是完成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星犴淡然道:“陆离,人我已经帮你寻到了,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至于你是否能够擒下他,那是你的事。我不习惯被人威胁。”

    他脚下,那个绝色佳人微微一怔,冷笑道:“你以为你来到天宫,成了伪神,便可以与我讨价还价了?星犴,你好大的胆子!”

    “讨价还价?”

    星犴摇头:“这并非是讨价还价,你将我送出幽都,所以我才帮你寻到他,这是交易。交易我已经做到,至于擒下他,那是你的事情。”

    他探手一抓,那尊神龙庞大的身躯缓缓升起,而秦牧与江淼则突然坠地,身体又恢复自如,可以肆意催动元气,施展神通。

    秦牧惊疑不定,抬头却见那尊神龙的身体越来越小,锁链脱落,径自飞向星犴。

    星犴探手,将神龙抓住,捋直了,缠绕自己的腰间,像是一条腰带,突然冷冷道:“陆离,从我的生死神藏中滚出去!”

    他脚下,与他相映的那个绝色佳人不禁大怒:“你这样对我说话!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神祇,便能跳出我的掌控?”

    “我的神藏,容你啰嗦?滚——”

    星犴爆喝,他脚下的生死神藏中元神陡然出现,顿时生死神藏中出现大日明月,五曜并行,七星高照,光芒照耀之处,那绝色佳人急忙躲避,被七星照耀的光芒逼得不断退走。

    “星犴,你敢违抗上神,我一定要将你……”

    “滚!”

    星犴周身神威冲天,衣袂翻飞,黑发飘舞,体内的一座座神藏光芒大放,将生死神藏照亮,终于将她逼出生死神藏,不得不返回幽都!

    星犴气息平复,飘舞的黑发缓缓落下,黑发披肩,衣裳也不再抖动,目光向秦牧看来:“我的箱子呢?”

    秦牧迟疑一下,取出藏在饕餮袋中的箱子,箱子落地向星犴奔去,来到半途又掉过头来“看了看”秦牧,然后又向星犴奔去,来到星犴身旁。

    星犴转身,向殿外走去,淡淡道:“秦神医,不要让我再遇到你。”

    秦牧突然道:“为何不杀我?”

    “为何要杀你?”

    星犴停步,侧头道:“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你传出去的鹊桥诀玄引诀和神渡诀让我修成神祇,摆脱性命之忧,你我恩怨已经因此一笔勾销。我寻你,是为了解决我与陆离的约定。寻到你,我与陆离的约定也一笔勾销。你是大宗师,难道你以为我连知行合一也做不到吗?太小觑我了。”

    秦牧怔然,露出笑容:“我先前的确是小觑了你。”

    星犴瞥见他这个笑容,眼角抖了抖,冷哼一声转身走出大殿:“别对我笑。我还会再来找你。你开创出很多东西,剑十八式,元神引,让我有怜才之心,但是等到你的肉身达到可以入眼的程度,我会来找你。我想拥有一尊霸体肉身。”

    秦牧瞠目结舌,目送他远去

    星犴走至那口大鼎旁,目光闪动,正欲将这口大鼎也收走,突然鼎中星沙游动,星沙渐渐隆起,成形,化作一个年轻男子的沙雕。

    星犴心中一惊,闪身而去,飞速穿过十里峡谷。

    他还是怕了,唯恐十里星沙劫阵再度爆发。

    秦牧带着江淼走出大殿,却见那口大鼎中站着一个沙人,星沙在其表面不断流动。

    “大师兄?”

    秦牧试探道:“天圣教的开山祖师,我是当代教主,前不久见过樵夫圣人。大师兄,你还活着吗?”

    那沙人张嘴,却说不出话,突然沙人崩塌,星沙在地面上流动,化作一幅图案。

    秦牧急忙看去,只见地上的图案是一张地理图,山川走势,河流走势,历历在目。

    地理图中的山川地理不断变化,秦牧连忙用心铭记,星沙连变十多次,又流回大鼎之中。秦牧微微皱眉,星沙所化的地理图除了第一幅图外,其他的地理图他根本没有任何印象,纵观大墟的山川,没有一处符合图中的地理。

    第一张图中的地理是大墟中的某处,而其他十三张地理图中没有一处是延康或者西土的地理,与太皇天的地形也不相同。

    “大师兄到底想说什么?”

    秦牧眯了眯眼睛,天圣教的开山祖师一定是察觉到神龙已死,自己的立功有所成就,所以引动星沙化身来看这里的情形,不过他应该不在大墟或者延康,应该是在另一个世界,声音无法传来。

    他借星沙来排布地理图,应该是为了指引秦牧去寻自己。

    “这十四张地理图无比复杂,该到哪里去寻他?”

    秦牧突然醒悟过来,心道:“我见识浅薄,但樵夫圣人见多识广,这些地理图他一定认得!不过第一张地理图,或许可以寻到一些线索,不如先去那里看一看。”

    他想到这里,心中放下一块石头,笑道:“江淼,咱们走!”

    江淼应声称是。

    秦牧突然又折返回来,抱住大鼎,吃力得想要将大鼎抬起来,江淼挠头,秦牧喝道:“还不来帮忙?”

    江淼连忙上前,两人脸色涨红,费尽所有力气也无法将这口大鼎抬起分毫,江淼喘了口气,试探道:“教主,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你大师兄的本事太高,连星犴也不敢收走这口大鼎。咱们肯定是抗不走的……”

    秦牧只得放弃,突然瞥见那些锁龙的锁链,不由眼睛一亮,急忙奔过去,道:“弄走几条锁链也是不错!这些锁链能够锁住神龙,用的材料一定极为高等!哪怕是熔化了炼宝也是极品中的极品!”

    江淼只得跟过去,两人吃力得拖动一条粗大的锁链,总算将锁链拖出大殿。

    秦牧打开饕餮袋,试图将锁链的一端放入袋子里,怎奈锁链太粗太大,根本放不进去,而且锁链的另一端则深埋在峭壁中,也拽不出来。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没了主意。秦牧大怒,转身离去:“亏你还是大师兄,小气鬼!”

    江淼连忙跟上他,秦牧阴沉着脸,飞上空中,四下搜寻一番,查明地理,带着他向第一幅地理图标记的方向飞驰而去。

    两天后,他们来到一个小村落,地理图上标记的就是这个地方。

    秦牧与江淼走入这个小村落中,四下打量,只见这个小村落与大墟中最为普通的村落一般,不过村落中到处都是龙首人身的神人雕塑。

    “为何大师兄让我们来到这里?”

    秦牧心中不解,看到一栋草屋前坐着一个正在编制渔网的白发苍苍的老者,连忙上前,躬身见礼道:“这位长老,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白发老者昏花老眼抬头打量他,露出惊讶之色,笑道:“我将帝碟交给灵家,为何会在你身上?”

    秦牧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求月票,还有月票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