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大师兄擒龙
    那尊神龙微微一怔,龙眼的眼瞳在不断缩小,聚光,落在秦牧身上。

    他的眼睛很是庞大,倘若秦牧来到他的面前,站在他的下眼皮上,抬起双手也够不到他的上眼帘。

    被这双龙眼注视,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神龙双目含威,龙威让人不寒而栗,心生敬畏和恐惧。

    秦牧恍若无觉,缓缓踱步,打量这座神殿内的布置,这座大殿中有许多壁画,不过壁画多已毁去。

    龙族好大喜功,往往喜欢将自己的事迹刻在壁画上,宫殿装饰得富丽堂皇,金光灿灿,再加上壁画述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居住在其中自然是身心俱悦。

    这座大殿内的壁画被毁去不说,甚至连宫殿的宝物也被人洗劫一空,什么香炉屏风,什么玉榻茶壶书画琴棋,统统都被搬走,他还看到墙壁上有夜明珠被撬走之后留下来的一个个坑洞。不仅如此,大殿地面上还少了不少地砖,从地砖的走向来看,被撬走的地方恰恰是大殿中央,那里应该有精美的图画,彰显出大殿主人的富贵和权位。

    这些地砖也被撬走了,露出下面的石头,很是刺眼。

    那些露出来的石头上也写满了符文,秦牧细细辨认一番,没有动这些石头。

    “这么说来,暗算我的那个人,就是你的祖师了?”神龙发威,声音中带着怒气,询问道。

    “不是我的祖师,而是我大师兄。”

    秦牧细细搜寻,试图寻找出一两件天圣教开山祖师粗心大意遗留下的宝贝儿,最终他无奈的发现,这位开创了天圣教的大师兄如果去延康澡堂子里面搓澡的话,一定生意红火。

    这里已经被开山祖师搓得白白净净,搜刮得再也寻不到值得带走的东西了。

    除非秦牧收了开山祖师的那口大鼎和十里黄沙,或者拆掉这座大殿带走,然而这时不可能的,大殿和大鼎,都是用来镇压神龙的宝物。

    “我在十里黄沙中,看到星沙汇聚变成星沙邪眼,星沙邪眼的星辰序列以及星辰之间的星光连接方式,还有那些星辰的属性,构图,恰恰是我天圣教大育天魔经中的神通阵列。”

    秦牧搜寻了半天无果,这才与神龙对视,道:“我看出这一点后,便突然间醒悟过来,这个十里星沙劫阵,其实我学过,就藏在大育天魔经中。悟出这一点后,阵法虽然可以绞杀真神,但对我来说就简单多了,所以我才能从阵法中活着走出来。”

    他围绕这尊被锁链锁住的神龙走了两周,不紧不慢道:“不过那时我还是不敢确定,这座杀阵是否是大师兄所留,所以我走出星沙劫阵后,去细细查看崖壁上的神纹,锁链上的魔文。”

    江淼跟着他的脚步,围绕神龙转了两圈,思索道:“所以,你说率性所行纯任自然,是神是魔与我何干,这句话并非是对我说的,也并非是你的感悟?”

    “这句话,是我从大师兄留下的神文魔文中看出来的,我说的是他的心境修为。”

    秦牧转到神龙的正面,停下脚步,向他解释道:“我大师兄是天圣教的开山鼻祖,他的心境修为已经达到很高的造诣。天圣教有三立成圣之说,立教,立言,立功。大师兄已经立教,立言,但是没有做到立功,所以无法成圣,没有修炼到樵夫圣人那般的修为境界。但是历代教主之中,除了他之外,还无一人能够做到两立。所以镇压神龙的只能是他,其他教主都不成。”

    “那么你大师兄为何会镇压神龙呢?”江淼也停了下来,大惑不解,询问道。

    “这就要询问这位神龙前辈了。”

    秦牧抬头,仰望这尊神龙,神龙是如此庞大,哪怕是他被锁链锁住,禁锢了一身的神通变化,他庞大的肉身盘绕在一起,也足以让他们仰望。

    龙须垂落下来,像是一道道彩霞飘来荡去,很是灵动。这样神武不凡的存在,看不出有任何邪恶。

    秦牧仰头问道:“大师兄锁住你,应该是为了立功成圣。那么你到底做了什么恶,以至于他要将你困在此地,锁在这里?还请前辈解惑!”

    那尊神龙一直目光阴冷的看着他围着自己绕圈圈,突然嘴角咧了咧,露出锋利的牙齿,笑道:“这么聪明的孩子,为何偏偏就要死了?你这么聪敏,难道便不知道有时候笨一些还可以活得久一些的道理?看破不说破,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样才能活得长久啊。”

    江淼打个冷战,仰头道:“那么前辈一直呼唤我,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神龙巨大的躯体拧动,脖子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那一条条锁链被他拉得笔直,目光炯炯的看着江淼,长长的龙吻几乎触碰到秦牧与江淼二人,但是锁链限制,他恰恰无法触碰到两人。

    秦牧带着江淼围绕他绕圈圈,距离端的是巧妙无比,恰恰处在他的攻击距离之外。

    神龙喷吐的气息,将两人的脸上皮肤吹得褶皱起来,道:“当然是唤你前来,解救我出去,涌江龙王之子……”

    江淼呆了呆:“你认得我?”

    “自然认得。”

    神龙身躯舒展,似乎要从盘绕的状态中舒展开来,只是被锁链穿入肉身之中,无法展开身体,但即便如此,他也将这座宫殿震得晃抖不休。

    “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外甥,你刚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你尿在我的身上,我还在你小丁丁上弹了一指头。”

    江淼脸色涨红,回头看了看秦牧,露出难色,低声道:“教主,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秦牧笑道:“这有什么?我小时候也经常被瞎爷爷、瘸爷爷他们弹小丁丁,这是长辈的关爱。再说了,你没开灵智的时候,就是前些天,我睡着的时候,你还舔我的脸,舔得我脸上都是口水。”

    江淼脸红得像是刚染红的布,讷讷道:“这件事也不要再提了好吗?”

    “好的。你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扑过来,缠绕着我,蹭我的脸,还挂在我耳朵上叫玛哈……”

    江淼恨不得找个坑钻进去,羞愧道:“教主,这件事能不能也不要再提了?”

    秦牧哈哈大笑:“你将来功成名就,成为了一代神龙之后,我一定要将这些糗事对你的子孙后代说一说!而且我还在想,秦钰师弟还在一直记挂着你回去,你回去之后,该怎么面对他?还是缠在他身上吗?”

    江淼呆了呆。

    那尊神龙突然发怒,阴沉沉道:“你们说够了没有?”

    秦牧迈步走远一些,微笑道:“你舅舅发怒了。我们还是不说闲话,谈谈正事。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在一旁听着便好。”

    那尊神龙胸膛剧烈起伏,过了片刻稳定心情,沉声道:“江淼,这个小子是大恶人的师弟,并非善类,你要离他远一些。你是我的外甥,我是你舅舅,于情于理,你都应当救我脱困。”

    江淼迟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秦牧,露出为难之色。

    那尊神龙轻声道:“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应该知道我们血脉相近,难道你信不过我吗?抬起你的手,你我手掌触碰的时候你便知道我们的血脉是何其相近。”

    江淼抬起手掌,那尊神龙也抬起巨大的龙爪,眼中露出兴奋,一手一爪相触的一瞬间,秦牧在江淼手心中留下的那个怪异符文突然发出耀眼光芒!

    这光芒顿时引动锁链上隐藏的魔纹,一条条锁链光芒大炽,魔火沸腾,钻入那尊神龙的体内,将他烧得剧烈颤抖,身形扭曲,痛吼不已,震得这座大殿晃抖不休!

    江淼急忙缩手,看向秦牧。

    秦牧露出笑容,迈步走了过来,悠然道:“江淼,你母亲是涌江龙王,她为了护住你战死了。大墟的东海中有着数不清的龙王,这些龙王纷纷石化,被供奉在龙王庙中。这是迫于势,不得不石化。两万年前,开皇时代落幕,天地灾变,开皇天庭没有战死的神魔或者前往无忧乡,或者选择石化。那么你的舅舅为何没有石化,没有前往无忧乡?你不奇怪吗?”

    江淼怔了怔。

    秦牧继续道:“这里,是开往无忧乡的彼岸方舟遇袭之地。彼岸方舟在这里遭遇了埋伏,被敌人打碎,然后被封印在此,不过彼岸方舟中还有天工神族的后代。为了提防这些天工神族破开封印走出来,所以敌人需要有一个看守此地的强者。而这个守卫,是否便是你的舅舅?”

    江淼看向神龙,神龙脸色微变,冷冷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你的舅舅?”

    秦牧走上前来,仰望神龙,突然道:“江淼,我很早之前就见过你,那是在涌江龙宫中,你母亲的魂在围绕你游荡,用龙语唱着很哀伤的曲子。你被龙珠的玄冰冰封,你的胸口插着一口断剑,断剑洞穿了你的心脏,她用自己的性命来保护着你,让你不死,期待有人能够将你救活。”

    江淼落泪,他被救活之后,与秦钰一起去过涌江龙宫,见到他母亲的尸骨。

    “你母亲涌江龙王极为强大,她是怎么死的?”

    秦牧面色平静,道:“为何你会被断剑插中心脏而不死?伤你的人,是否是故意不杀你?他的目的是要借着你受伤,让你母亲耗用龙珠为你续命以至于修为大损,才好杀你母亲。那么,能够在你母亲的守护下接近你的人,是否是很亲密之人?”

    江淼身躯大震。

    “为何你被冰封了两万年,你这位神通广大的舅舅没有前来救你?”

    秦牧问道:“那口穿过你心脏的断剑何在?”

    “我一直收着。”江淼张口,从口中吐出一口断剑。

    秦牧目光落在断剑上,正是这口剑洞穿了江淼的心脏,这上面还沾染着龙血。

    “你想知道剑的主人是谁吗?”秦牧问道。

    江淼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摇头道:“教主,我的心很乱……”

    秦牧抬头,看着神龙,道:“倘若是你的剑,你可以将这口断剑催动,轻而易举的杀掉我们,说不定也可以斩断锁链。你感应到江淼的气息便一直呼唤他,目的应该也是为了这口剑吧?现在剑就在这里,前辈,请。”

    那尊神龙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秦牧微笑。

    突然,那口断剑中一道道光晕流转,腾空而起,发出龙吟!

    几乎同一时间,锁链魔光大作,魔火涌入那尊神龙体内,将他烧得颤抖不已,刚刚凝聚的法力再度断去!

    当啷。

    断剑落在地上。

    秦牧上前,捡起断剑,叹道:“江淼,你母亲死得冤。”

    江淼抬头,看向面前的神龙。那尊神龙哈哈大笑,厉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母亲与我同出一个龙巢,是龙脉的精气所化,一巢双龙!凭什么她能做涌江龙王而我只能做井龙王?天庭许给我更多的好处,我自然要抓住机会!我姐姐便是我的投名状!不过,告诉你们又能如何?你们能奈我何?”

    他恶狠狠看向秦牧,冷笑道:“你那位大师兄,本事胜过你万倍,但还不是杀不了我?他用尽了一切手段,也只能将我困在这里!”

    秦牧身后,浮现出一座承天之门,门户大开,淡然道:“这天底下,便没有我杀不了的。大师兄杀不掉你,但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快四千字了,啦啦啦,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