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小玉京求道
    过了两日,灵毓秀返回京城,等候皇帝安排。她陪着秦牧,将秦牧送到天圣学宫,这才回京。

    天圣学宫是司婆婆的山庄,与星犴一战后,司婆婆、哑巴、瞎子、药师等人便住在这里,皇帝要开四大学宫,作为除太学院之外的最高学府,朝廷中的天圣教堂主、护法、天王力争,于是才有了天圣学宫,秦牧于是将天圣学宫建在这里。

    现在朝廷中有很多天圣教的人,上至国师、卫国公,下至地方的衙役走卒,因此无需秦牧亲自去争,有人会帮他争取。

    司婆婆、哑巴、瞎子也都成为了天圣学宫的国子监,偶尔授课,其他国子监也往往是天圣教的堂主。

    秦牧来到天圣学宫时,正值上课,学宫里看不到人影,只有一群蛟龙在湖里嬉戏玩闹,见到秦牧,这群蛟龙先是呆了呆,然后呼啦啦的跳上岸。

    秦牧见势不妙,立刻撒腿就跑:“这些蛟龙,不是被香圣女带到圣临山上养着的吗?怎么来到了天圣学宫?”

    “玛哈!玛哈!玛哈!”

    一群蛟龙欢天喜地的从龙麒麟和箱子面前撵了过去,过了片刻,秦牧被擒,身上挂满了蛟龙,拖着疲惫的身体走来,十几条蛟龙挂在他身上,龙头蹭着他的身体,龙角在他脖子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玛哈……”小蛟们粘着他,眯着眼睛,似乎昏昏欲睡。

    秦牧身上湿漉漉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龙麒麟长舒一口气,突然,秦牧身上那群蛟龙齐齐抬头,向他看来。龙麒麟顿知不妙,立刻撒腿狂奔。

    “玛哈!玛哈!玛哈!”

    一群蛟龙欢快的从箱子面前跑了过去,过了片刻,秦牧和箱子看到龙麒麟艰难无比的爬行,脖子身子和四肢上缠满了蛟龙。

    “玛哈。”这些蛟龙蹭着龙麒麟,蹭得大胖子血淋漓的。

    “玛哈?”一群蛟龙仰着头,好奇的看着箱子。

    箱子迈着腿跟在秦牧身后,此刻也知道不妙,连忙迈开腿脚便跑。

    一群蛟龙从龙麒麟身上溜下来,连纵带跳冲向箱子,欢快叫道:“玛哈!玛哈!玛哈!”

    龙麒麟松了口气,瘫软在地,过了片刻,箱子迈开腿脚哒哒哒的跑了回来,龙麒麟和秦牧瞪大眼睛,却见箱子上一条蛟龙也没有。

    “玛哈——”箱子打开,里面窜出来十几个龙头,齐齐叫道,很是开心。

    这幅样子,颇像一箱子各种颜色的水仙窜出头。

    箱子颇为得意,跟着他们,似乎没有感觉到这些蛟龙有多重。

    “牧儿回来了?”

    下课钟声响起,司婆婆走出一座教学的大殿,见到秦牧急忙迎上来,笑道:“好些日子不见你了,你这个大祭酒倒是个放手掌柜的,把这些士子丢在这里,自己溜走,让我们帮你看着……”

    秦牧紧紧地抱住她,眼泪不觉流出:“婆婆!”

    司婆婆怔了怔,笑道:“受委屈了?大教主哪有哭鼻子的道理?你还是天圣学宫的大祭酒呢,别哭了,让士子们看到不好。跟婆婆说说,婆婆给你做主。”

    秦牧只觉一颗心安定下来,放开她,摇头道:“这些蛟龙是怎么回事?不是送往圣临山了吗?”

    “香丫头原本将他们送到圣临山的,后来嫌这些蛟龙每天要吃灵丹,而且还要换着花样吃,太费钱,于是将他们送回来了。”

    司婆婆道:“香丫头小气得很,对圣教的钱袋子盯得很紧。不过放在学宫也好,士子们跟着你药师爷爷学炼丹,炼出来的灵丹正好喂他们。而且有这些蛟龙,学宫的名气也大,那些士子前来画龙,前来炼制龙形灵兵,或者修炼龙形神通,都需要用到他们。你怎么回事?谁惹你了?瘸子!药师!瞎子!你们都过来,牧儿被人欺负了!”

    嘭。

    空气轰鸣,瘸子突然间出现在秦牧身边,诧异道:“谁敢欺负我家牧儿?活得不耐烦了?”

    秦牧道:“是初祖人皇,一尊真神。瘸爷爷……”

    瘸子打个冷战,转身就走,瞎子将他拽住,笑道:“瘸子,你害怕了?”

    “不怕才怪!”

    瘸子嘀咕道:“星犴那个混蛋不是真神,也将我们打得够呛,初祖人皇是真正的真神,惹他不是去送死?”

    药师走来,思索道:“初祖人皇?真神?下毒能解决吗?”

    秦牧摇头:“我想堂堂正正的击败他,相同境界击败他,最好能活活打死他。”

    药师打个冷战,耸了耸肩,道:“我的本事没用。”

    瘸子叹了口气:“我也没有这个本事。哑巴呢?”

    “哑巴前几天跑出去了。”

    屠夫拢着肩头的衣衫走来,声音轰鸣:“这家伙时不时的溜走,不知道去了哪里。牧儿,真神的本事如何?”

    “方方面面都比我强。跑得比我快,力量比我足,神肉一体,神眼也超过我的神眼,他的拳头威力惊人,道法神通与肉身融为一体。”

    秦牧脸色黯然:“他方方面面都已经入道,我唯一强过他便是法力。”

    瞎子皱眉,道:“比我的神眼更强?”

    秦牧轻轻点头。

    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屠夫此刻也锁紧了眉头,过了片刻,道:“我的刀法……”

    “被他轻易破了。”

    聋子走了过来,道:“画道呢?”

    “没有机会施展。”

    “天圣教的神通呢?”司婆婆问道。

    秦牧摇头。众人大皱眉头。

    瘸子紧张道:“你跑了没有?”

    “被他追上了。”

    “下毒……算了,算了。”

    药师摆了摆手,道:“毒死神祇我还有把握,但毒死毫无弱点的真神,我没有把握。”

    秦牧露出笑容:“你们不必为我的事情烦心,我这些日子静静地想了一下,觉得他虽然看似无敌,但当年他从战场中逃命,说明还是有本事比他强的人,他并非无敌。我一定可以找到超越他的办法。”

    司婆婆笑道:“你难得回来一次,就在学宫住一段时间,我们帮你想想办法。”

    秦牧点头,去放行李。

    司婆婆、屠夫、瞎子等人聚在一起,看着他的背影,屠夫皱眉道:“我第一次看到牧儿毫无信心的样子。以前他可不是这样,从前他始终信心十足,而现在……”他摇了摇头。

    瞎子眯了眯眼睛:“真神,真的有这么可怕?能够超过我的神眼?我不太相信!”

    “这几日,操练操练他!”

    聋子突然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他现在是学思阶段。牧儿与初祖人皇对决,不仅仅是修为实力对决,同样是道心对决,他倘若能够走出来,对他的道心修养来说,恐怕是莫大的提升。倘若走不出来,我恐怕霸体便会变成废体了。这几日,我们好生操练他,不能让他废了!”

    众人点头。

    秦牧安顿下来之后,又像是回到了残老村,屠夫、瞎子、聋子、瘸子和司婆婆时不时叫来他,与他喂招,在学宫中打得天翻地覆。

    学宫中有半数士子是来自天圣教,其他士子也都是来自各地到学宫求学,这几日可谓是大开眼界,见识到了诸位国子监传奇般的本事。

    几日之后,司婆婆等人都大皱眉头,秦牧现在畏首畏尾,不敢出招,经常被他们暴打,偶尔反攻,招法无比精妙,但是攻了一半便又收了回去。

    屠夫大怒,将他通打一顿,厉声道:“招式为什么递不出来?”

    秦牧也不还手,摇头道:“都是错的……”

    “错的也要打出去!”

    司婆婆急忙扯开屠夫,怒道:“他状态不对,不要打了!你打傻了怎么办?”

    聋子点头道:“他脑袋里积累的东西太多,想得太多,现在钻到一个牛角尖里,钻不出来,你这样打他也打不出什么结果。等到他自己钻出来,他便是大宗师了。”

    屠夫瞪他们:“钻不出来怎么办?”

    众人沉默。

    司婆婆向秦牧道:“牧儿,你在学宫里学不到什么东西,还是出去走一走吧,散散心。”

    秦牧点头,收拾行囊,浑浑噩噩的走出学宫。

    瘸子跟了他一段时间,却见秦牧四下乱走,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心,又返回学宫。

    这日,秦牧来到涌江,坐在岸边,突然只听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姓秦的!”

    秦牧回头,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出现在自己背后,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随时准备逃走的样子。

    “是大尊啊。”秦牧回过头来,继续看着江水。

    班公措拄着拐杖,另一条腿是条鹿腿,原本打算只要他杀来便立刻溜走,见他依旧坐在江边,丝毫没有向自己下手的意思,不由大胆起来,悄悄接近,道:“秦教主似乎有什么心事?你我也算是老朋友了,你有何心事,不如向我说说,说不定我可以解决你的难题呢。”

    秦牧百无聊赖,向江里扔着石子,道:“我在想相同的境界,怎么才能打败一尊真神。我一直想不出答案。大尊,你能教我吗?”

    班公措眼睛一亮,一点一点的接近,笑道:“原来如此。你现在一定很愁苦吧?觉得自己很没用?了无生趣?既然如此,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让我来帮你了结了吧,呵呵……”

    哗啦。

    江面翻开,豢龙君巨大的龙头高高竖起,如同一座山头,龙须飘荡,悬在班公措身边。

    班公措身体僵硬,脸色蜡黄,急忙转身便走:“打扰了,告辞!”说罢,一溜烟消失不见。

    豢龙君目送他远去,摇头道:“这小子,比泥鳅还滑。主公,你的犯愁,我无法解决,我虽是神祇,但是干掉真神,我没有这个能耐。”

    秦牧叹了口气,身后的山头上,白隙神祇不耐烦的甩了甩尾巴,道:“我也没这个能耐!主公,能换个山头吗?这座山太小了,我的庙才这么高,连蹄子都容不下!”

    秦牧起身,骑着龙麒麟带着箱子离去。

    “秦人皇来我小玉京,是打算来五气突破六合突破的吗?”

    清幽山人连忙来迎,笑道:“我小玉京中有些日子没有来客人了。五气殿、六合殿,早就等待人皇的大驾光临。对了,有一件事还未曾告诉秦人皇,几个月前,你们人皇殿的初祖人皇的石像活了过来,离开了小玉京,不知去何处去了。”

    秦牧眼角跳了跳,道:“我知道此事,我已经见过他了。”

    清幽山人露出惊讶之色,道:“你见过他了?那么樵夫圣人的石像活过来,也离开小玉京,这件事你知道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