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五百一十章 财迷心窍
    秦牧吃了一惊,转头看了看赤秀,赤秀的脖子拧了一圈,埋在羽毛里装作没看见。

    “赤秀能够成为阎王的亲信,并非是浪得虚名啊,坚决看不见阎王的丑态,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倘若是其他人,早就冲到废墟里去营救阎王了。”

    秦牧心中感慨,营救阎王固然是表忠心,但也将阎王的丑态看在眼里,让阎王英明神武的形象受损,有功也有过,但是你并不知道在阎王心中是功大还是过大,不如索性装作没看见。

    再说,秦王殿倒塌,根本伤不到阎王,所以表忠心还不如不表。

    “阎王说我可以进入大墟的黑暗,不会被黑暗所伤,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有些迟疑,进入黑暗关系到性命,倘若是假的,进去之后就死翘翘,他不敢尝试。自幼他便被残老村的村民教导,大墟的黑暗中有大恐怖,万万不能进入黑暗。而且秦牧成长的途中也见识到黑暗中的大恐怖,因此从未想过自己是否可以进入黑暗而不受到伤害。

    他曾经数度进入黑暗之中,但都是靠宝物或者神一般的强者来让自己不被黑暗所侵,比如星犴的箱子,村长的保护,豢龙君的保护,这样才能无碍。

    真的让他孤身一人,没有任何守护,他还是有些不敢。

    “走吧。”

    赤秀催促道:“送你离开后,我也要休息。”

    秦牧道:“赤秀神祇,我还要去一趟天圣教和人皇那里,接回龙麒麟和箱子。”

    赤秀只得带着他来到天魔教的历代教主所居之地,只见各家各户都是大门紧锁,龙麒麟被关在少年祖师的门外,正在哗啦哗啦的晃着尾巴,甜言蜜语的叫门。

    少年祖师死活也不开门,在门内叫道:“生死殊途,我已经死了,你还活着,咱们不可能在一起了,你跟着教主走罢!”

    龙麒麟抓门大哭。

    少年祖师也不禁有些哽咽,想要开门,又唯恐这厮跑进来蹭自己,于是狠心不开门。

    秦牧唤来龙麒麟,笑道:“龙胖,无需悲伤,祖师在这里活得好好的,咱们在外面也活得好好的,将来也可以随时过来看他。”

    龙麒麟走过来,他被太阳中涌来的纯阳真火照耀,身上隐隐浮现出血肉,而天空中的那轮巨大无比的太阳也已经升得很高,显得愈发庞大,似乎随时可能从天上掉下来。

    秦牧抬头张望,只见太阳中的那一座座神殿有如黄金所铸,神殿前的神魔隐约可见,还在疯狂的擂鼓,用纯阳真火来炼酆都。

    太阳离他们这么近,秦牧不禁怀疑,这些太阳中的神魔随时可能攻过来。

    “他们不敢攻过来。”

    赤秀神人好整以暇的理着羽毛,道:“这里是酆都,也是幽都的一部分,看起来很近,但实际上很远,隔着世界的壁垒,等闲的神魔过不来的。再说,以前也打过好多次,他们吃亏了,只敢躲在太阳里擂鼓呐喊而已。”

    秦牧不解道:“这天上的太阳,与延康的太阳大不相同,这轮太阳……”

    “是大墟的太阳,真的。”

    赤秀神人道:“延康的太阳是假的。”

    秦牧咋舌,这轮太阳太可怕了。幸好他们生活在日月星辰的假象之中,否则倘若延康人见到这么可怕的太阳,估计连皇帝都要疯掉。

    “祖师,有钱吗?”

    秦牧隔着门缝问道:“进入酆都需要酆都金币,我这里只有三枚金币了,坐船需要金币。”

    少年祖师从门缝里塞出几枚金币,道:“我刚死没多久,这里钱不多,你省着点花。”

    秦牧称是,又去敲其他教主的门讨钱,道:“各位教主,不给钱的话,便停了你的供奉,拆掉你的灵位。”

    “欺师灭祖的败类!不就是钱吗?拿去!”

    秦牧挨家挨户敲门,勒索了一遍,得了一两百枚酆都金币,又来到人皇们所居之地,询问五阳神殿门前的异兽,道:“初祖回来了吗?”

    那两头异兽跑到殿内,将饕餮从五阳神殿里扔出来,道:“老爷不曾回来。”

    饕餮落地,被太阳真火一烧,顿时嘭嘭几声,变成一个大箱子,老老实实的跟在龙麒麟屁股后面。

    “秦教主,该走了!”赤秀催促道。

    “赤秀神祇稍待片刻。”

    秦牧又来到二祖家,二祖开门,却没有走出神殿,应该是担心被纯阳真火烧伤,道:“我两袖清风,实在没钱,只能去初祖老师家打秋风。”

    秦牧取出几个酆都金币,笑道:“我知道你一向高风亮节,所以送来几枚金币,让二祖暂且能够度日。等到我去了人皇殿,再为历代祖师烧钱养老。”

    二祖大喜,慌忙收了金币,道:“你比苏小子孝顺多了!苏小子还没有回来,回来之后我们打算给他个大大的惊喜!”

    秦牧道:“二祖别忘记告诉村长,我来过这里。”

    “你放心,一定要告诉他!”二祖咬牙道。

    秦牧迟疑一下,试探道:“二祖,初祖的生死之间能否借我用一用?我想用来做生意……”

    二祖不解,道:“用生死之间怎么做生意?”

    秦牧笑道:“酆都里神魔极多,但去不了阳间,他们很多人都有心愿未了,所以我想借生死之间搭桥,让延康国的神通者可以来到生死之间,与他们做交易,神通者收了他们的金币,或者学他们生前的神通道法功法,帮助他们完成心愿。我觉得,这或许会是一笔大生意!我准备铺路大墟,也需要些钱财补贴家用。”

    二祖还是有些不解,道:“钱从何来?”

    秦牧解释道:“进入生死之间的神通者给我钱,我这边收阳间的钱,便可以大赚一笔。”

    二祖恍然大悟,笑骂道:“你小子贼。”

    秦牧笑道:“生死之间连接酆都与阳间,二祖这边也可以收钱,收那些进入生死之间的神魔的过路钱,也可以大赚一笔,即便我没有上香烧纸钱,你们也都可以安稳度日了。不消多少年,各位祖师都是酆都城最有钱的财主!”

    二祖瞠目结舌,失声道:“两边收钱?还有这等好事?人家不会戳我们脊梁骨骂我们吗?”

    秦牧道:“生死之间掌握在我们手里,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连接阴间和阳间,他们骂归骂,但还是不得不走我们这条路,向我们交钱。”

    二祖慌忙出门,顶着纯阳真火直奔初祖的五阳神殿,顾不得身上燃起的熊熊大火便闯入殿中,将生死之间取了出来。

    两头看门的巨兽撇嘴道:“二老爷,老爷家只有这么点家底了,早晚会被你掏空!”

    二祖笑道:“我师父还跟我见外不成?我发达了,也会有你们的好处。”

    秦牧接过生死之间,却是一条小小的长河,长约丈余,有船有桥。

    二祖嘱咐道:“这生死之间你先祭炼一番,待到你祭起时,我这边便可以感应到。记住,夜晚祭起,倘若是白天祭起,便是现在的景象,太阳上的诸神会来烧我们,做不得生意。”

    秦牧称是,将长河挂在身上,道:“二祖尽管等我消息。”

    二祖醒起一事,连忙道:“生意是小事,不可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精力,你还是以修行为重。收钱的事,便交给他人。”

    秦牧点头,道:“我理会得。”说罢,又取来一些酆都金币交给他,道:“还请二祖交给其他祖师和师祖,先度过这几日再说。”

    “秦人皇有心了。”

    秦牧告辞离去。赤秀神人将他送到死者生界的界碑处,道:“过了界碑,便没有纯阳真火,你坐船回去便是。”

    秦牧称谢,走出死者生界,肉身完全恢复如常,向赤秀神人挥了挥手,却见赤秀神人突然双翅一展,振翅飞去。

    秦牧来到船坞,唤来雾海中的孤舟,骷髅形态的绫璟道人撑船赶来,载着他和龙麒麟与箱子向雾海的对岸驶去。

    待来到对岸,秦牧下船,取来三枚金币付了船资。绫璟道人吃了一惊,连忙道:“他们不是人,不收钱。”

    秦牧笑道:“道人,你尽管收着便是。”

    绫璟道人连忙收下,试探道:“秦人皇发财了?”

    秦牧哈哈大笑:“即将发财!道人,告辞。”

    绫璟道人目送他远去,将金币好生藏好,心道:“再干几百年,我也能在酆都买房了……”

    赤秀神人回到秦王殿,只见倒塌的秦王殿恢复如初,赤秀神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只见殿内阎王站在殿后看着门外的火焰。

    “无忧乡来客,很有意思。”

    阎王突然笑道:“他虽然并非是出生自无忧乡,但血统毕竟是开皇的后代,很有不凡之处。这短短片刻相处,我倒对他有了很大的期待。倘若是他父亲前来,我的期待虽然很大,但之后还会心凉。然而他的到来,我虽然先前很是失望,但现在期待反而会越来越大。”

    赤秀神人不解其意,道:“这位秦教主,秦人皇,是个跳脱无比的性子,阎王为何对他有期待?他在我们酆都呆了大半日时间,打了历代人皇,又砸了祖阳教主的宫殿,打了历代天魔教主。刚才还跑过去勒索了历代教主一番,然后又讨要生死之间,打算连接阴间阳间,做什么生意!这岂不是胡闹?”

    阎王转过身去,笑道:“酆都太冷清了,让他折腾一番,说不定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转变。我从未见过如此有趣,如此有想法的人,或许他能够做到他人做不到的事情。而且,他身上的秘密,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让我更期待了……”

    赤秀神人吃了一惊:“阎王真的纵容他连接酆都与阳间,让他做生意?”

    阎王挥了挥手,不再说话。

    黑暗无比的幽都,尽管太阳已经升起,然而这里依旧是一片黑暗,没有天空,没有陆地,没有日月星辰。

    星犴在黑暗中漂流,这时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将他唤醒。

    “星犴,醒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