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五百零三章 霸体的传说
    其他人皇面色古怪,各自默不作声。

    庹余一向是历代人皇中最靠谱的人,他的术数造诣堪称天下无双,然而现在面对秦霸体,他的术数造诣出现了失误。

    在面对秦牧这样的“霸体”,任何一丝失误,造成的结果都会使他们颜面尽失!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宁愿不相信庹余人皇的术数修为。

    庹余人皇气急攻心,纵身从桥上跳下,气道:“你们信不过我?我还能出错吗?我现在便下去将这小子打废了给你们看!”

    “大罗天星掌力!”

    ……

    桥上,二祖不疾不徐道:“你们看,我就说他计算错误了吧?现在漂了。我们若是信他,现在漂的就是我们了。”

    三祖等其他人皇深有同感,青宁人皇探出头去,幸灾乐祸道:“师父,你哪里计算错了?”

    庹余人皇生无可恋,木木道:“元神。我对他的元神强度计算失误,他的元神比我预估的要强……我觉得,我看破了他!”

    他从水里一跃而起,湿漉漉的落在桥上,眉飞色舞:“这次我一定不会计算失误,一定可以算出他的破绽所在!你们信我一次便是!”

    历代人皇都打个哈哈,青宁人皇目光闪动:“既然师父看穿了他的破绽,那么师父再下去一次将这臭小子击败,我们为师父呐喊助威!”

    庹余人皇取出算盘灵兵,照头拍下去:“作为弟子,不说为师父壮脸面反而幸灾乐祸!我教你什么来着?教你术算之道,你却学什么音律!你下去替我揍他出气!”

    青宁扭头看向乐不可支的孔贤人皇,将孔贤人皇一脚踹下桥去:“我教你音律,你却炼什么言出法随?你下去替我揍他!”

    孔贤人皇看到秦牧冲来,连忙摆手,摇头正色道:“秦人皇的确是霸体,不必打了。”

    秦牧连忙收手,笑道:“我也不是好战之徒,只是觉得各位祖师和师祖的道法神通还有再进一步的余地。不过,各位祖师和师祖的道法神通的确强大,倘若能够继续开发威能,必然远胜从前。尤其是孔贤祖师的言出法随,极为不凡,是我所见过的最奇妙的神通!”

    孔贤人皇不由心花怒放,喜不自胜道:“你也觉得我的神通不凡?”

    秦牧点头,双手交错,步法在河面走动,比划出封势,道:“我看到祖师偷袭青宁祖师时,用这一招,直接将青宁祖师封印,不知道是什么神通?”

    “这是封字诀!”

    孔贤人皇谈到自己的神通,便难掩兴奋,亲自指点秦牧,传授他这一招封字诀该如何催动元气,该如何发声,道:“言出法随,关键在于音波神通和符文神通,身法步法功法音波神通融为一体,再加上元气符文阵列,才能催动!你看!”

    他催动自己的元气,脚步移动两周,双手交错,元气爆发,喝道:“封!”

    声音一出,他的元气泼墨一般在脚下形成一个巨大的封字,秦牧顿时眼前一黑,耳边听不到任何声响,五感完全封闭,甚至连自己的元气也没有了感应!

    下一刻,这种五感封印的感觉才消失不见。

    “好神通!”

    秦牧兴奋不已,向孔贤人皇细细请教,过了片刻,他当即开始尝试,同样施展出封字诀,喝道:“封!”

    他的脚下的河水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封字!

    孔贤人皇呆了呆:“学得这么快?我毕生绝学,他学了一遍便会了?难道这世间真有霸体?霸体真的不是苏小子编出来的?”

    他有些不信,村长进入酆都之后,将欺骗秦牧说他是霸体的事情当成了自己毕生最大的成就,很是骄傲,没有隐瞒历代人皇。

    可以说,所有人皇除了秦牧之外,都知道霸体是假的,惟独秦牧自己被瞒在鼓里。

    然而现在,孔贤人皇却觉得秦牧真的有可能是霸体。

    “我再传你力字诀。”

    孔贤人皇目光闪动,将力字诀传授给秦牧,秦牧又是在短短时间内便将力字诀掌握,催动力字诀时,身后浮现出由符文阵法组成的“力”字,同时伴随着力字的音律,将符文阵法的威力激发,让他的肉身力量提升数倍!

    孔贤人皇惊讶莫名,短时间内掌握言出法随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他当年开创出言出法随的神通,是在中年时期。他跟随青宁人皇修行,在音律上有着惊人的造诣,但想要摆脱青宁人皇的道路,于是苦读苦研,又在书画、符文、阵法、身法、步法、拳法上也取得了极高的成就。

    他用了几十年的光阴,将自己的所学融会贯通,这才开创出言出法随的绝学,接任人皇,掌管人皇印,江湖各门各派对他也是敬畏三分。

    秦牧在短短片刻便将言出法随掌握,岂不是说他在书画符文阵法身法步法拳法上的造诣也是极高?

    就算秦牧在这些方面都有着极高的造诣,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他几十年光阴才融汇贯通的绝学,这未免也太惊人了!

    秦牧又从他那里学了定字诀,定字诀是一掌拍出,一个丈余的定字出现在身前,定字诀同样也被他轻易掌握。

    孔贤人皇心中愈发震惊。

    突然,三祖的声音传来:“小秦子,你来学我这一招!”

    孔贤人皇从震惊中惊醒,四下看去,这才发现诸多人皇不知何时从桥上下来,聚集在他们身边,即便是漂流而下的蓝珀、意山、齐康等人此刻也聚集在此,纷纷盯着秦牧,目光有些诡异。

    孔贤人皇不解其意,让到一旁。

    三祖抬起手掌,沉声道:“我这一招叫做阴阳翻天手,手心为阴,手背为阳。左右可以互补,也可以双阴双阳,阴阳翻天。”

    他将行功路径讲解一遍,反手一印,顿时纯阳真元如同奔雷,河面上一连串雷光轰隆隆炸去,连响百十声,十几里外,纯阳掌力爆发,浪涛冲起几十丈高。

    三祖手掌一翻为阴印,刚才炸在半空中的河水还未落下,便顿时凝固,在河面上化作一株株璀璨冰雕。

    “你来试试。”三祖收势,向秦牧道。

    秦牧细细思索一番,突然踏出一步,反手为阳,河面上也是一串轰鸣,轰击到十多里外,随即覆手为阴,掌力吐出,刚刚炸出的河水顿时冰冻凝结。

    三祖眉头挑了挑,没有说话。

    “秦小子,来学我这一招!”

    五祖上前,道:“我这一式叫做五雷擎天钟,是将雷法与拳法结合!”

    他身躯一动,拳印打出,顿时一声钟鸣,雷光缠绕周身,形成一口透明大钟,随着他拳头轰出,钟声大震。

    五祖大开大合,拳脚无比干脆利索,简单但却有效,任何一拳一脚都让钟声震荡,环绕他周身的五雷擎天钟也在忽大忽小,不断震荡,爆发出的威能也是吞吞吐吐,另有一种不同的意境和韵味。

    他收势,将自己的五雷擎天钟传授给秦牧,露出期待之色。

    秦牧沉吟片刻,突然双手高举,雷光从上空嗡的一声倒扣下来,他一拳一脚,力道万钧,沉重无比,钟声震荡不绝,那口五雷擎天钟也自震荡不停,威能随着他的拳脚向四面八方轰击。

    “一模一样!”五祖眯了眯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再来学我的一招!”

    意山人皇上前,道:“我的神通与我的功法相匹配,元气不同的运行轨迹化作不同的神通,神通爆发,才有惊人威能。我这一招叫做天洞银河挂碧霄!”

    ……

    不知不觉间,秦牧几乎将三十四位人皇的神通招法都学了一招两式,任何神通招法,他都是一学便会,使得有模有样,相同境界下,威力也丝毫不逊。

    二祖面色凝重,看了看三祖、四祖他们,三祖、四祖等人默默点头。

    “秦人皇,你先去城中转一转。”

    二祖笑道:“听小苏子说,你也是天魔教的教主,难得来一次,不如去天魔教那边见一见你们天魔教的历代教主。”

    秦牧喜道:“我也正有这个打算!”

    二祖收起生死之间,大河长桥画舫,唰的一声流入他的袖筒中,秦牧立刻从血肉之躯化作穿着衣裳的骷髅,问明天魔教历代教主所住的位置,向诸位人皇告了个罪,这才落在城中,向那边走去。

    二祖等历代人皇降落在五阳神殿中,众人各自对视,又收回目光。

    “有这样的凡体吗?我不信!”

    齐康人皇吐出一口浊气,摇头道:“打死我都不信!”

    “我也不信。”

    蓝珀人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道:“我们历代人皇的脾气都倔得像驴子一样,谁都不肯学师父的,都非得要走出自己的道路,以至于我们人皇殿一脉,根本没有一套传承有序的绝学,每个人都要搞出自己的一套来!不同的功法,不同的神通,谁能将我们的功法神通学会,那就真的是奇了怪了!”

    “但是他却学会了,而且用的时间不长,就是在河面上我们传授他的这短短时间,他就学会了,而且运用自如,精妙得像是花费了百十年的苦功一样。”

    二祖叹道:“我怀疑,他真的是霸体。小苏子可能阴差阳错,说对了,这个他从小就不看好的孩子,真的是独一无二的霸体。”

    众人狐疑,齐康人皇试探道:“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苏小子故意在糊弄我们?他明明知道秦小子就是真正的霸体,故意说是骗他的,实则是骗我们的,让我们出丑丢脸?”

    “有这个可能!”

    意山人皇猛地一拍大腿,叫道:“你小子就是这种风格!他是你徒弟,他肯定也是这种风格,骗死人不偿命!”

    齐康人皇拳头捏得啪啪响,冷笑道:“这小子去寻找初祖了,等到他回来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他!”

    “是看我们怎么收拾他!”众人齐齐冷笑。

    而在此时,大墟深处一座座秘境在黑暗中散发出幽暗的光芒,村长飘飘荡荡,穿过一处古老遗迹,来到另一个奇妙天地,走了良久,终于露出了笑容。

    在他前方,是一片古老陈旧的建筑群落,有着这个时代没有的古色古香和异域风情。

    他寻找片刻,终于寻到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

    那人站在宫殿旁的一块石碑前,正在观看碑文。

    “初祖在看什么?”村长好奇道。

    “这里是上皇时代最后的遗迹。上皇时代的天庭覆灭后,残部逃到了这里,重建上皇神域,这里相当于他们的无忧乡,只是后来还是覆灭了。我在寻找他们的历史。”

    初祖没有回头,道:“他们留下的记载太少了,但我还是找到了这个。”

    村长微微一怔,向石碑看去:“碑上记载的是?”

    “四万年前的霸体传说!”

    ————今天还是情人节哦!情人节快乐吖,单身的朋友也要快乐吖,不快乐也可以看别银快乐吖~~祝有情人终成兄……呸呸,终成眷属!单身的,祝早日脱单,幸福美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