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生死簿
    小如来和一众妖族得道高僧脸色大变,各自探出手来,向那卷经书抓去。

    那卷经书乃是山上的僧人无意中得到的宝卷,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宝物,也不知道用法,所以献给山门。小如来等人也不知道这宝卷的用处,只知道威力极大,书上缠绕着无数冤魂,所以将这宝卷镇压在塔中。

    没想到这宝卷竟然是隗巫神的东西,有个名字叫做生死簿。

    一位僧人的手掌刚刚触碰到生死簿,便见自己的手掌开始腐烂,顷刻间便化作白骨。那僧人急忙缩回手掌,其他僧人见状,各自施展神通围追堵截,但竟然都无法堵住那本宝卷,被其破开重重神通,向金钵中飞去。

    小如来错步,探手抄起金钵,另一只手捏印,印法一出,顿时五指如山,那是一道道雷霆组成的山峰,向金钵中盖落,打算先炼死隗巫神。

    却在此时生死簿飞来,还未接近小如来的手掌便飞速苍老。

    小如来心中一惊,衣袖一卷,将金钵抛出,生死簿追着金钵而去。

    “虚兄!”

    秦牧一步跨出,速度极快追上金钵,人在半空中手指向前点去,顿时指尖飞出一道道符文,他的元气所化的符文在空中大放异彩,在他身前明灭不定。

    与此同时,虚生花也窜了出去,速度不比秦牧慢,双手翻飞,也有元气迸发化作符文,却是一个个神文。

    这些神文虽然都是同一个字,但是写法却各不相同。

    秦牧又是一步跨出,另一只手一指点出,如此奔行四步,点出四指时,传送符文珠联璧合,化作传送神通,将那金钵的钵口封住。

    那生死簿嗡的一声投入到金钵之中,随即被传送神通卷起,送出二十余里开外。

    另一边,虚生花双手翻飞,数百个神文相继盖在金钵上,那些神文却是一个个“封”字。

    神文中的封字与人族文字截然不同,天然便带着奇异的威力,虚生花毕竟是玉君传人,玉君乃是神祇,他自然得到了许多下界不可能得到的妙诀。

    虚生花连续几百道封印盖在金钵上,顿时断去金钵中的隗巫神与那卷生死簿的联系。

    秦牧翻出饕餮袋中的笔墨,抽出一卷画轴,丢给旁边的虚生花,虚生花唰的一声将画轴展开,却是一张白纸。

    秦牧提笔作画,笔锋如飞,飞速画出一卷风雷图,抓起金钵便将金钵拍入画中。

    那金钵在画中的风雷之中飘摇不定。

    随即他拿着画轴,将笔墨交给虚生花,虚生花提笔在风雷图上作书,围绕风雷图周边画出一圈方正的封印神文。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自己的印章,盖在图的下角。

    虚生花也取出一个印章,盖在旁边。

    秦牧将画轴卷起,两人松了口气,另一边魔猿已经飞身过去,将那卷名叫生死簿的宝卷捡回来。

    金顶上,小如来与一众得道高僧面面相觑,秦牧与虚生花的修为都不算高,但是配合起来却是天衣无缝。

    他们一个将生死簿传送出去,一个封印金钵切断感应,秦牧提笔作画,虚生花则帮着张开画卷,然后又是虚生花封印,秦牧张开画卷,最后两人还各自盖上印章。

    这番配合,简直像是练习了千百遍一般,可谓行云流水。

    “姓秦的,你敢报出真名真姓否?”画轴中传来隗巫神的声音。

    秦牧充耳不闻,向小如来等人道:“隗巫神本事神鬼莫测,只要知道名字,便可以拜走魂魄。如来不知他的厉害,所以才会吃亏。我原本去阴山便是为了除掉他,这次他险些逃出如来的镇压,以我之见还是早早将他除掉,以绝后患!除掉他,就是大功德!”

    小如来迟疑,道:“隗巫神身缠无数冤魂,倘若能够度化,必然是无上功德。直接将他击杀,只怕……”

    秦牧皱眉,道:“我至今才知如来还有大小之分。”

    小如来扬了扬眉头,道:“秦教主还请将金钵还来,老僧率领山上的僧人,将其度化,不信他冥顽不灵。”

    秦牧将画轴交给他,虚生花咳嗽一声,秦牧摇头。他们根本没有带着画轴闯出小雷音寺的实力,强行闯出去,只是自讨其辱。

    虚生花只得作罢,道:“战空师兄,将那生死簿取来,我看看。”

    魔猿将生死簿交给他,虚生花展开生死簿,微微一怔,只见这生死簿竟然不是书,而是一张无比纤薄的纸,这纸张奇异,像是金属,泛着金属的光泽,极为明亮,光可鉴人。

    然而更古怪的是,生死簿上没有一个文字,也没有任何图案。

    他目光落在上面,竟然可以透过镜子般的纸张看到对面的人。

    “这是什么怪书……”

    虚生花突然心头微震,这生死簿后面便是京燕,镜子般的上纸张上竟然浮现出京燕的身影,接着冒出一行字:“京燕。”

    虚生花毛骨悚然,急忙转向秦牧,但见生死簿上的京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秦牧的身影,浮现出的名字却并非是秦牧二字,而是秦凤青三字!

    “秦教主!”

    虚生花面色凝重,将生死簿交给秦牧,秦牧也很快发现这个生死簿的功用,心头大震。

    这生死簿不仅能够照出他的名字,漫山遍野的妖和尚,只要取了名号,便都能照出来!

    “这种东西,谁能抵挡?”

    他毛骨悚然,这件宝物照出的是本名,真正的名字!

    小雷音寺的和尚多是妖怪,在诞生灵性开启灵智之前是没有名字的,诞生灵性开启灵智之后,便是僧人,要取法号。

    因此法号就是他们的名字。

    这生死簿照出来的,便是他们的法号!

    比如秦牧幼时的至交好友魔猿,原本没有名字,就叫魔猿,秦牧和狐灵儿还叫他大个子。他拜入小雷音寺,这才有了名号,战空。

    在生死簿中,魔猿的名字就叫战空。

    秦牧照向小如来,这生死簿上竟然还有小如来的法号,叫做圆定。

    “有了这宝物,隗巫神不是想杀谁就杀谁?不说隗巫神,单单是班公措那混蛋得到赐宝,也是所向无敌了!”

    他心中微动,用生死簿照了照龙麒麟,生死簿上的龙麒麟旁边竟然也浮现了两个字:“龙丕。”

    “龙胖子竟然也有名字?”

    秦牧惊讶,龙麒麟是祖师在大墟中捡到的,饿了好多天,祖师给了他点吃的便缠上了祖师。没想到龙麒麟竟然也有着本名,不知道是祖师给他取的还是他的母亲给他取的。

    “这件东西,必须毁掉!”

    秦牧不由分说用力一撕,却没能将生死簿撕烂,虚生花连忙上前,两人扯着生死簿便撕,只是依旧无法撕动。

    “你们两个做什么?”一位黄眉僧人连忙高声道。

    秦牧取出剑丸,拔出无忧剑,一剑斩落,然而即便是无忧剑也没能伤到这卷宝书,宝书上浮现出一连串的符文,密密麻麻,将无忧剑挡住。

    这些符文极为奇特,秦牧只来得及看一眼,符文便消失不见。

    “像是幽都的文字!难道这件宝物来自幽都?”

    他不禁头皮发麻,无忧剑是他父亲秦汉珍的宝物,秦汉珍何等厉害?连镇星君都被他重伤逼退,他的剑,竟然伤不到生死簿!

    这说明,生死簿最低是与无忧剑档次相同的神魔之宝,甚至可能更高!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隗巫神的修为,与秦汉珍平级,甚至有可能还要超过秦汉珍!

    他的实力,还在延康国师这等新晋神祇之上!

    黄眉僧人上前,探手向生死簿抓来,喝道:“秦教主,这件宝物是我小雷音寺的宝贝,还请还给我小雷音寺。”

    秦牧卷起生死簿,塞入自己的饕餮袋里,悄悄丢入真龙巢穴中,露出笑容,道:“小如来,你们度化隗巫神时,便不怕隗巫神再次引动生死簿?还是先放在我这里罢。”

    小如来深深看他一眼,唤回黄眉僧人,道:“先交给秦教主保管几日。我们度化这魔神,得无上功德,便可以超脱此界,无生老死,成佛作祖。正事要紧,诸位师弟,与我一起度化这位师兄!”

    “善!”众僧齐声道。

    小如来与众僧取来各种法器,悬挂起来,先定住秦牧所画的那幅图,又布下重重阵法,阻断隗巫神的感应,这才开始诵经度化。

    虚生花目光闪动,低声道:“秦教主,咱们是否该离开了?”

    秦牧摇头:“不能走。隗巫神没有被度化,我心中不安。”

    魔猿点头道:“死,安。”

    秦牧笑道:“大个子说得有理!只可惜小如来执意要度化他,以我之见,只怕难上加难。”

    虚生花起身,向京燕道:“教主心忧天下,我们却是闲云野鹤,不必留在此地。”

    京燕点头,两人向山下走去。

    秦牧悠悠道:“我炼成剑十八式,你将七星神藏六合神藏合二为一,你不想学我这一招剑法,我还想学你如何将七星六合融为一体呢。”

    虚生花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微笑道:“我还以为教主高傲自负,淡泊名利,不会提这件事呢。你想学,我教你啊!”

    秦牧露出笑容:“你不想学我的剑十八式?”

    “不想!”

    虚生花很干脆道:“我剑法并不高明,我主攻的并非是剑法。”

    秦牧脸色顿时黑了。

    ————月初,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