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四百七十章 真天老母
    这神女模样依稀便是在壁画中,被秦牧抢了酒一脚踹飞出去的那个神女,只见她跑到墙角,转过一道屏风,从屏风后走出来一个女子,模样与先前大不相同。

    这女子头戴圆帽状的银饰,穿着黑色短褂,下半身是黑色长裙,脚上是高底黑色尖头履,装扮就像是普普通通的西土女子。

    “好险,差点被那个弃民一脚踢出原形!不过我还是露出了马脚,画中所有神魔都只能说简单的一两个字,最多就是杀,孽畜之类的话,而我却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这女子飞速走出真天宫的主殿,阳光照耀,面容清秀姣好,低着头向前走去,心道:“他们二人先前没有想到这一点,但仔细一想肯定能发现猫腻!我须得尽快离开,或者,先将四灵珠弄到手……”

    她脚步细碎且轻快,前面便是秦牧和延康国师二人,她这才放慢脚步,神态自若,露出笑容,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西土世家女弟子。

    “糟了!”

    突然,秦牧脸色微变,拳头重重打在手掌上,失声道:“我知道真天老母藏身何处了!”

    延康国师也是聪明绝顶,立刻想到关键,失声道:“就在那幅缺了一角的壁画中!那个端酒的神女!”

    他转过身来,向主殿奔去,飞速道:“我们在画中连天帝也杀了,不过即便是天帝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有那个端酒的神女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他冲入殿中,过了片刻走出大殿,摇头道:“画中已经没有了那个端酒神女。”

    秦牧学着那个画中神女的语气,道:“哪来的小鬼?这是给上神的神酒,也是你能碰的?这句话对于画中人来说,太复杂了。那个画师还没有炼到这一步,能够说话的神女,就是真天老母!真天老母好不阴险,竟然藏身于画中,小觑她了。”

    那女子来到两人身边,向秦牧见礼,道:“秦教主。”

    秦牧目光闪动,笑道:“姐姐怎么不向国师见礼?”

    “国师?不曾见过。便是先前那个击杀爸苟的强者吗?”

    那女子露出兴奋之色,急忙向延康国师见礼,含情脉脉的深深看了国师一眼。延康国师摇头道:“不是她。我来到西土之后便极少露面,西土的女子大都不认得我。真天老母的假身是我所杀,她认得我。”

    秦牧点头,向那女子道:“你见过那座大殿中有人走出来吗?”

    那女子摇头:“我跟随族长去抢朱雀珠,经过这里,不曾见过什么人。”

    秦牧沉吟,挥了挥手,那女子又看了国师一眼,低头从二人身边走过,秦牧突然一把扯住她的衣袖,真天老母头皮发麻,几乎忍不住要出手。

    秦牧笑道:“这位姐姐怎么称呼?你是哪个世家的?你们族长是谁?”

    真天老母脸色大变,噗通一声跪下,瑟瑟发抖,叩首道:“我是真天宫的弟子,求教主不要杀我!我若是被其他世家认出来,便性命不保了!求教主饶命!”

    秦牧舒了口气,向延康国师道:“我还以为她是真天老母。真天老母毕竟是神祇,岂会跪拜凡人?她的确是真天宫的弟子,企图混出真天宫,保住性命。”

    延康国师摆手道:“你发落便是。”

    秦牧将真天老母搀扶起来,和颜悦色道:“姐姐不用怕,不用听其他人的,其他人叫我天魔教主,其实是我心虚,孤身来到西土,自称天魔教主吓唬人的。其实,我是天圣教主,我们天圣教最是善良,从不伤害别人,我也是个大好人。你看,国师还是我天圣教的四大天王之一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真天老母有些不信,试探道:“我叫田思雨。你真的不会把我交出去?”

    延康国师催促道:“我要去宣读圣旨,没时间留在这里。”

    秦牧牵着真天老母的手,跟着延康国师,道:“我要寻到一个人,一个少年,叫做班公措的,又叫大尊,是楼兰黄金宫的首脑,曾经来过你们真天宫,思雨姐姐你见过他吗?”

    真天老母被他拉着手,瞥了瞥前面的延康国师,不敢挣脱,道:“这个人我见过。我只知道他叫大尊,与玉蜻蝉长老相好。只是他现在不在宫里,他见到秦教主攻打真天宫,于是跑掉了。”

    “不愧是大尊。”

    秦牧叹了口气,笑道:“思雨姐姐,你跟在我身边,免得被其他人杀了。对了,你们西土的追踪术天下无双,思雨姐姐的神通修为应该不凡,想来是有办法追踪到班公措,对不对?我保护你不被其他人所伤,你帮我追踪班公措好不好?”

    真天老母欣喜道:“好!一言为定?”

    秦牧哈哈笑道:“我岂会骗你?一言为定!国师,你读罢圣旨,陪我一起去追杀班公措。”

    延康国师淡然道:“好。我也很想知道大尊背后的那尊神魔是谁,藏在何处。”

    真天老母脸色微变,她本以为秦牧与她一起去追杀班公措,孤男寡女,正好弄死这个弃民中的贵族,没想到秦牧这小子竟然还邀请了延康国师!

    有延康国师在身边,她便危险了,稍微露出一点马脚,都会被这个冷面无情的家伙击杀!

    在这么近的情况下,延康国师若是出手,她绝对挡不住!

    “延康国师跟着也好,让我有更多的机会除掉他!我还需要四灵珠,弄到四灵珠,除掉国师的难度便会大大降低……”

    终于,西土各大世家平定了真天宫,将玉家的高手杀的杀,押的押,各族推举熊惜雨再度成为西天宫的宫主和奶夔,熊惜雨牵着熊琪儿的手,接受各大世家膜拜。

    延康国师宣读延丰帝的圣旨,熊惜雨连忙接旨,秦牧则拉过来熊琪儿问东问西,又讨来青龙珠和玄武珠,把玩一番。

    真天老母盯着他手中的两枚灵宝,强忍住争夺的想法。

    秦牧将玄武珠给熊琪儿,两人没有听圣旨,在玩碰珠子游戏,将两个灵宝弹来弹去,熊琪儿咯咯笑个不停。

    真天老母怒火中烧,索性别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

    突然,秦牧将青龙珠塞到她的手里,笑道:“思雨姐姐,你来陪琪儿玩一会儿。”

    真天老母握着青龙珠,心中一片茫然,浑浑噩噩的看着笑眯眯的秦牧。

    她实在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在想些什么!

    “青龙珠在我手中,可以爆发出最强的威能,我现在动手的话,真天宫中所有的人都会被我定住,木化!”

    她目光闪动,正要发作,突然看到正在诵读圣旨的延康国师衣衫无风自动,心中不由凛然。

    “这个小子和延康国师都是老狐狸,还在试探我!”

    真天老母毛骨悚然,老老实实的蹲下来,用青龙珠与熊琪儿一起玩碰珠子。

    那边,延康国师已经将延丰帝的旨意宣读完毕,秦牧将青龙珠讨回来,塞入熊琪儿手中。熊惜雨率众接旨,唤来熊琪儿,手捧两枚灵珠,伏身道:“愿意将两枚灵宝献于陛下,永不背叛。”

    禾依依、沐映雪等人脸色微变,熊惜雨自知难以统治西土,而且其他两枚灵珠被夺,所以索性将这两枚灵珠献给延丰帝,作为掣肘西土各大世家的手段!

    延康国师收下玄武珠,道:“宫主也需要有宝物镇守西土,这青龙珠宫主还是收着罢。”

    熊惜雨称谢,拉着熊琪儿起身。

    礼毕之后,延康国师催促秦牧尽快赶路,道:“你留下一地风流,扫不起,装不了,当心今后会像玉面毒王一样身败名裂,不得不割面而去。赶紧了断,我们去寻大尊。”

    “我又不风流……”

    秦牧硬着头皮,与诸女道别,禾依依目光深情,低声道:“教主真不多留几日?有些事情,还没有做完呢。”

    沐映雪却很是爽朗,笑道:“小男人尽管离开,等我去中土爬你家窗户!”

    熊惜雨带着熊琪儿依依惜别,道:“倘若没有遇到教主,我母女二人早已殒命多时,尸骨不知葬在何处。教主与我熊家,有莫大恩德,今后但有所命,真天宫无不应从。”

    秦牧笑道:“你不必记挂在心,我只是知而行之,不违背本心罢了。奶夔,琪儿,告辞了。”说罢,转身离去。

    熊惜雨心中百感交集,目送他走出真天宫,突然高声道:“义士!”

    秦牧怔然,回头笑了笑,挥了挥手。

    义士一词,并非是他搭救这对母女的原因,他只是不忍熊琪儿死在真天宫的手中。然而,现在他当得起这个词。

    秦牧纵身跳到龙麒麟背上,将真天老母拉上来,向延康国师道:“国师,西土是个迷人的世界,皇帝会怎么对待西土?”

    延康国师闲庭信步般走在空中,面色平静道:“皇帝怎么对你,也会怎么对西土。他有这个胸襟气魄。我这次向皇帝清明,要征服西土,之所以没有带来延康国的大军,也是担心延康国的军队会破坏这里的宁静,这里的女子太美,我不想乱军之中有奸淫掳掠的事情发生。于是我对皇帝说,我不带百万大军,我保举一人,可敌百万雄师。这个人……”

    他回头看向秦牧,微笑道:“就是你。天底下,唯有秦教主才能孤身一人,扫平西土。”

    秦牧微微一怔,哈哈大笑:“国师拍我马屁!思雨姐姐,你说是不是?”

    真天老母面带笑容,却没有说话。

    秦牧将玄武珠塞到她的手里,笑道:“思雨姐姐来施法,咱们尽快寻到班公措这小子。”

    真天老母握紧玄武珠,瞥了瞥延康国师,只见这个中年男子一手背在身后,手掐剑诀。

    ————阅文晚会,大家都看了吗?宅猪是不是一点也不胖?帅不帅?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