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剑法与剑伤
    秦牧仰望天空中的宫阙,那里正有许许多多的女子飞出,落在一座座山峰上,真天宫应该早已得到了消息,知道秦牧纠集几大世家前来征伐,她们早有防备。

    轰隆!

    一座大山突然山石炸裂,无数乱石纷飞,从山上脱落,这座大山的变化惊人,从山峰变成巍峨的山巨人。

    山巨人曲蹲,猛然从地底拔起巨大的腿脚,震得大地抖动不已。

    阵师禾依依抬手,巨大的筠城轻轻一顿,停下脚步。

    群山之间,那尊山巨人缓缓站起,巨大的手掌有百十亩大小,从空中划过,掀起呜呜的狂风,猛然抓在一座剑状山峰上。

    刺耳的声音传来,那座剑状山峰,竟然被这尊山巨人从大地中拔出!

    这尊山巨人一边拔,剑状山峰上的石头也在一边脱落,待到他将这尊山峰提起之时,剑状山峰上的石头已经完全脱落,露出锈迹斑斑的本体。

    一口山峰大剑!

    秦牧面色凝重,抬头仰望云雾飘渺中的山巨人和那口大剑。

    真天宫的底蕴太庞大了,甚至还要超过中土的圣地。无论道门还是大雷音寺,抑或是天魔教,都没有如此恐怖的底蕴。

    轰隆,轰隆。

    一声声巨响传来,一座座山峰发生变化,山林变成了由高达千丈数千丈的巨人,抓起一口口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武器!

    这便是真天宫的守护者。

    许许多多真天宫的女弟子站在山峰巨人的肩头或者头顶,身形随着山峰巨人的移动而起伏,杀气腾腾。

    秦牧看了沐映雪一眼,当初如果没有沐映雪对熊家下毒,那么玉家很难夺取真天宫,夺走熊家的权力。

    仅凭这些山峰巨人,便是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胜过百万大军!

    “列阵——”

    禾依依高声一喝,城中的禾家女子纷纷走出这座城市,各自取出诸多阵旗,迎风晃动,顿时有诸多大大小小的阵法灵兵从阵旗中落下。

    禾家的女子飞速组装,秦牧见到了极为震撼的一幕,禾家的女子神通者们竟然用阵法灵兵飞速组装出一架架高达百丈投石车,一架架投石车立在筠城的后方,绞车旋紧!

    方家的一位位女神通者催动神通,身后跟着她们步行的一尊尊山巨人身上,不断有石头滚落下来,缩成一个大石团,自动滚到投石车的大框中。

    希家的无数女神通者洒出草种,漫山遍野的草木疯长,在她们身后形成一片绿色汪洋。汪洋不断涌动,一尊尊树巨人轰隆隆迈动脚步走出。

    罗家剑师罗尹玉按剑,唰唰唰,她身后数以万计的罗家女子齐齐按剑,英气勃发。

    “福家姐姐!”沐映雪突然高声叫道。

    福云曦一声令下,福家的神通者唤来乌云,黑压压的云彩连成云海,笼罩千百里,电闪雷鸣。一道道粗大无比的龙卷风从云层中落下,龙卷风扭动身躯,然而却没有前进,而是被福家的神通者控制。

    沐映雪则带着雷山城沐家的神通者上前,将自己所炼的各种剧毒投入到风中,龙卷风将剧毒吸入乌云之中,很快乌云变色,变成妖异的绿色。

    即便是不断闪现的雷霆,也散发出绿光。

    整个云层,被沐家的剧毒充斥。

    一股股狂风从秦牧背后涌来,吹动城楼上少年的衣衫,向前飘扬,哗啦啦作响。

    风很凉,带走他身上多余的热量。

    他的血太热了。

    西土的女神通者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另一种与延康不同的战场风姿,但同样让人热血沸腾!

    巾帼不让须眉,这些女子在男子的眼中虽然妩媚动人,但是在战场上,她们便是最强大的战士!

    肃杀。

    此刻的真天宫前方,弥漫着深沉的肃杀之气,黑云压城城欲摧,只有风声,没有其他声音,这种压抑令人发狂。

    就在此时,云海中的宫殿群落中有一道身影飞出,径自从一尊尊山峰巨人的身边飞过,那些山峰巨人对这个身影视而不见。

    “爸苟!”

    禾依依、沐映雪、福云曦等人脸色微变,她们面对守护真天宫的山峰巨人也没有露出怯色,但是面对迎面飞来的那个身影,脸色却不由变了。

    禾依依轻喝一声,整座筠城顿时发生异变,筠城分裂,无数石块浮空,飞速组成一个防御性的大阵,将身后的禾家子弟护住。

    而她的身影则被一块大石托起,向阵前飘去。

    突然,她身边多了一人,禾依依侧头看去,却是秦牧,心中不由一暖。

    “剑灵列天兵!”

    罗尹玉高喝,罗家数以万计的女子神通者纷纷以气御剑,无数口飞剑叮铃铃作响,浮在空中,化作巨大的剑阵,无数口飞剑在空中穿插飞行,虽然多却丝毫不乱。

    罗尹玉漂浮在剑阵之中,反手抓着剑柄,目光锐利无比,看向来人。

    “八柱天!”

    方彩蝶厉喝,身后一尊尊山巨人突然碰撞,化作一根根巨大的柱子,顶天立地,圆滚滚的。八尊山巨人上前,将柱子拔起,扛在肩头,杀气腾腾。

    其他各家也各施手段,紧张万分的看着来者,即便是柳家的柳如茵柳真卿母女也是紧张不已,来到黄金神棺前,随时准备揭开封印放出神尸。

    秦牧心头震动,这位爸苟仅仅是孤身前来,便险些让西土各大世家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不得不说这位爸苟威风八面!

    “从上苍来的玉姓男子,怎么可能让西土各家如此谨慎,如临大敌?”

    他心中不禁纳闷,西土的门派不如延康国多,主要是世家统治,十大世家每一个世家的实力都非同小可,而且各有所长,本事非凡。别说上苍来客,就算是上苍的神祇下界,也未必会让她们这般谨慎。

    这位爸苟应该不仅仅是上苍来客那么简单。

    然而待到那个身影来到他们跟前,他才发现这位爸苟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般凶神恶煞,反而是一个仪容不俗的男子,身材高大,魁梧,很是英俊。

    他穿着的衣裳不知是何物所织,布料很有垂感,每一根丝似乎都是符文织就,时不时从一根根丝中泛起轻微不易觉察的光芒。

    这身衣裳很是得体,让他显得没有一丝赘肉。

    他的装扮也是西土男子的装扮,头上缠着白布,白布上有金链交叉,但不像其他男子,他身上的饰物很少。

    他鼻梁很高,目光温润,初初一看便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秦牧初初看他,倒觉得他的容貌与上苍玉君有着几分相似,秦牧曾经瞻仰过玉君的尸身,玉君堪称一个完美的男子,即便被延丰帝一炮轰死,但也遗容不俗。

    “他的气质,与虚生花有些相似。”

    秦牧打量来人,露出惊讶之色,他竟然还觉得这位爸苟与延康国师的气度也有些相似!

    虚生花的气质是万事与我无关,我从天外入凡尘,红尘滚滚不沾身。这与他修炼的功法有关。秦牧虽然将虚生花拉入凡尘,但是滚滚红尘也很难改变这个出色的少年,他还是随时可能弃红尘而去的样子。

    而延康国师虽然看起来冷漠,不苟言笑,然而那是一种凌绝顶之后,一览众山小的无敌气魄。

    他是成就非凡的大宗师,他的心中只有改革,只有变法,一切人情世故都被他抛开,任何阻挡他改革变法的存在都是他的绊脚石,他会施展雷霆手段将绊脚石除去。

    这位上苍来的爸苟,竟然同时有虚生花和延康国师的气度气质。

    “禾族长。”

    那缠头男子飞临阵前,向禾依依等人一一见礼:“沐族长,柳族长,方族长……”

    众人虽然是敌人,但却纷纷还礼,道:“爸苟。”

    那缠头男子微微一笑,看向秦牧,笑得露出两行八颗白牙,再度施礼,道:“秦人皇。”

    秦牧心头微动,还礼道:“爸苟。敢问爸苟如何知道我这个微末的小小存在?”

    “秦人皇不必妄自菲薄。”

    那缠头男子道:“历代人皇,我都很是关注。上一代人皇我还曾亲自下界,他的四肢,你已经见过了吧?”

    他探手一抓,一个沐家女子身不由己凌空飞来,停在他身前两丈处,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

    那缠头男子拔剑一挥,一条断臂落下。

    他轻轻摆手,那条断臂飞向秦牧,微笑道:“秦人皇请看。”

    秦牧眼角抖动,元气涌出,仔细凝视那条断臂的伤口,眼角又剧烈抖动一下,声音沙哑道:“一样的剑伤。”

    “就是我。”

    那缠头男子露出和煦笑容:“看来他身上的剑伤,他并没有瞒着你。”

    各大世家的杀阵后方,延康国师与熊惜雨远远观望,并未近前,突然延康国师看到那缠头男子爆发出的剑光,脸色大变,失去了从容:“糟了!这位爸苟的来历,我知道了!快让西土各大世家回来!”

    熊惜雨摇头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今想退也退不了。国师为何突然心神大乱?”

    延康国师长长吸气,眼中精光四射:“我认得这个剑法,这种剑道!这是斩断老人皇四肢的剑法,来者,不是上苍玉家的人,而是从上界下来的一尊真神!”

    阵前,秦牧突然放松下来,露出笑容,浑然没有紧张的意思,悠然道:“你不可能真身下界,你若是真身下界,还能在这西土蝇营狗苟?不是真身下界……”

    他舒展一下身姿,露出虎狼之势,目光锐利:“打死你也不怎么费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