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第四天王
    皇帝和国师哭笑不得,这位魔教主真是胆大包天,身为天魔教的魔教主居然连一点顾忌都没有,竟然连皇帝和国师都想拉入他天魔教!

    “你们若是治不好伤,皇位也夺不回来,凭我天圣教的手艺,多少还可以养家糊口。”

    秦牧劝道:“而且现在入教,我可以给你们很高的职权,比如天王长老什么的,等到你们彻底废了没救了,再想加入,我最多只能给你们个香主,而且还是副的。夫人,你帮我劝劝他们。”

    国师夫人笑而不语,没有多话。

    延康国师淡然道:“我要做,便做教主。”

    延丰帝点头道:“朕也是。”

    延康国师道:“你做教主,我给你帮手。”

    秦牧眼睛一亮:“皇帝果真要做教主?”

    延丰帝瞠目结舌,浑然没有料到秦牧竟然真有将天魔教主这个位子交出去的打算,倘若自己做了天魔教主,延康国岂不就是他天魔教的了?

    这着实是个烫手山芋,接不得!

    延康国师也觉得头大,悄悄向皇帝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接。

    国师夫人噗嗤笑道:“秦教主,他们不乐意,但妾身却是乐意的,不知道教主能给妾身安排个什么职务?”

    秦牧眼睛一亮,暗赞这女子聪慧,她出来打圆场是为了免得国师和皇帝尴尬。

    “夫人入教的话,可以给一个闲职,挂个名。”

    秦牧笑道:“夫人会刺绣吗?做个绣堂香主如何?”

    “好。”

    这少妇笑道,将国师扯到一边,低声道:“夫君何必拒绝秦教主?这次回京,你与陛下有几成胜算?”

    延康国师沉默片刻,道:“天下人支持变法,朝中文武大臣也有七八成都是我与陛下的人,回京之后必然可以诛杀逆贼,夺回权位。”

    国师夫人笑道:“当真?大雷音寺和道门不会阻挠?是你能挡得住如来和道主,还是陛下挡得住他们?”

    秦牧凑过头来,笑道:“京城的王公大臣家里都住着几位道士和尚,或者诵佛法或者念道经。”

    延康国师沉默,国师夫人将秦牧推开,低声道:“两大圣地将你们的势力看得死死的,其他亲近你们的不是被软禁便是被关入大牢,而今,你所能借的力量只有秦教主了。你借用人家的力量,也须得让人家放心。”

    秦牧又凑过头来,刚要说话,国师夫人又将他推开。

    延康国师思索片刻,走向秦牧,道:“天圣教还缺个天王?”

    秦牧点头:“第四天王。”

    延康国师道:“我来做这个第四天王,但是陛下决不能与天圣教有所牵连。陛下,我入他的天圣教。”

    延丰帝愕然,过了半晌徐徐道:“委屈国师了。”

    秦牧露出笑容,向延丰帝道:“陛下对我天圣教似乎有所误解,我天圣教并非是教,只是贯行百姓日用的理念,行的是圣人之道。陛下与国师这场变法,与我们理念相同……”

    国师夫人笑道:“教主,我们该上路了,不必再传教了,陛下是不能加入咱们天圣教的。”

    国师夫人坐在龙麒麟背上,秦牧和延康国师、皇帝则在下面步行,两人催动秦牧传授他们的霸体三丹功恢复一些元气。

    这二人宛如苦行僧,脚步不算快,走得很是吃力,过了两三日才到钦州。

    钦州的天魔教已经备好了药材,秦牧总算将延丰帝的魂魄伤势治愈,国师的外伤痊愈,只是神留在他体内的其他神通残余秦牧没有办法导引出来。

    神的神通残余极为强大,倘若延康国师能够将这些神通残余炼化,秦牧治好他所有的伤并不麻烦。关键是延康国师运转不了法力,这些神通残余藏在他的体内和神藏中,他必须要用自己的法力去镇压这些神通残余,稍有不慎便可能会触发这些神通残余的威力。

    “皇帝和国师,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秦牧心中感慨。

    延康国两大最强者此刻都成了病秧子,都需要他来照顾和保护。

    他也在修行之中,日夜不缀,只要走动霸体三丹功便在不知不觉间催动,空中五道星力星光源源不断涌来。

    而在赶路时,秦牧也在刻苦修炼剑法,将村长传授给他的两式剑法不断演练,试着完善。

    延康国师见到他这两招剑图,轻咦一声,忍不住多打量几眼,惊讶道:“教主,这又是你家哪位大人传授给你的?”

    “我们村的村长,年纪最长的那个。”

    延康国师思索片刻,道:“你试图将我开创的那三式基础剑式融入到这两招剑法之中?这两招剑法已经极尽完美,加入我的基础剑式,反而会破坏平衡,能增加威力,但是却多出了许多破绽。你为何要这么做?”

    秦牧施展出一剑开皇血汪洋,突然心中有一种怆然泪下的感触,一剑开皇血汪洋,山河在,心茫茫,左右环顾,故国不再人束旧装。这是一个孤独的人在缅怀故国,缅怀先烈,有一种悲怆而壮烈的情怀。

    延康国师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道:“你的招式中还有许多破绽,不如我来给你喂招。”

    秦牧眼睛一亮,笑道:“请指教。”

    “不敢当。”

    秦牧也取来一根树枝,两人以树枝为剑,延康国师功,秦牧以剑图的两招剑法抵挡,不过片刻,延康国师便破隙而入,攻破了剑履山河。

    秦牧思索良久,延康国师指点出的破绽与村长指点出的破绽不同,两个人都是剑法上的大宗师,但是走的道路不同,村长的剑法中有一种壮怀激烈的情怀在里面,而延康国师却是纵横辟阖,改革进取开拓。

    理念不同,剑法也自不同。

    他们指点秦牧,秦牧得到的好处也是不同。

    村长指点秦牧,秦牧已经穷尽智慧,底蕴不足以继续改良这两招,而延康国师指点秦牧,却另辟蹊径,让他得以继续改进剑法。

    他们一边练一边走,秦牧对剑的领悟也越来越多,只觉自己的剑法似乎隐隐要一跃达到另一个层次,但始终还是隔着一层纱,跳不过去。

    “不必再练了,再练也不会有长进。”

    延康国师道:“想要突破,需要你自己有所堪悟。”

    秦牧不解,延丰帝却是在一旁看得明白,感慨道:“再进一步,你就是小宗师了。秦爱卿,你现在才几岁就到了这种层次?我当年到你这一步时,是在五十七岁时。我修炼九龙帝王功,牵引九龙之气修炼,元气磅礴,感应到大地龙气走动,天下大势熙熙攘攘变化莫测,于是才一举突破。你比我早了三四十年。”

    秦牧笑道:“陛下的九龙帝王功的所长是什么?”

    “我的所长就是变化。”

    延丰帝肃然道:“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在我之前,九龙帝王功只是一种精通法术的功法,但是到了我手中,任何法术,剑术,肉身神通,统统可以施展出来。为何?龙就是变化!龙可大可小,可隐可现,可飞腾入天,可遨游深海,可潜龙在渊,可见龙在田,可行云布雨,可烈火灼天,可控风雷,可降甘露。想学吗?”

    他本以为秦牧会拒绝,毕竟是天魔教的魔教主,响当当的存在,没想到秦牧干脆利索道:“想!”

    延丰帝呆了呆,突然哈哈大笑:“也罢。谁说九龙帝王功就是我灵家的功法不能外传了?我传给你便是。”

    国师夫人惊讶的看向延丰帝,延康国师面色平静道:“陛下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豪气爽朗,否则也不敢用我。其实九龙帝王功的原本,我已经看过不下十遍了。”

    延丰帝将九龙帝王功传给秦牧,教导他如何行气,如何运转九龙之气。

    这门功法与霸体三丹功不同,行功大气磅礴,同时又变化多端,举手投足蕴藏天地伟力。

    “九天神龙罩是法术,化作九条真龙,藏在云层中,攻击敌人。你看!”

    延丰帝鼓动元气,头顶三寸处冒出一朵巴掌大的小云彩,几条细的像是蚯蚓一般的龙气张牙舞爪,很是凶残。

    延丰帝的元气耗尽,那朵云彩和龙气啵的一声消散。

    延丰帝气喘吁吁,讷讷道:“我没有法力了,不过意思你应该懂得。”

    秦牧点头,催动霸体三丹功,将九龙帝王功与霸体元气融合,半空中突然龙隐龙现,九龙探爪,将他们周围方圆数十丈的山石悉数抓得粉碎。

    延丰帝呆了呆,延康国师也惊讶不已,却见那九龙环绕他们上空飞行,突然化作火龙,烈火旋转,他们四周顿时形成火龙卷,将他们身体托起。

    火龙又随之一变,驾驭大水,将他们托在水上,接着又是雷霆爆发,滋啦啦四处劈落。

    延丰帝与延康国师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九龙帝王功秦牧甫一上手,便像是修炼了十几二十年一般,端的是操控如意,比太学院皇子苑中的大部分皇子炼得都要好。

    秦牧散去九天神龙罩,延丰帝将自己所学所悟毫无保留传授给他,叹道:“你若是姓灵,那该多好……”

    前方距离京城只有两三日的路程,而距离太子登基的三月初六,也还有三天时间。突然空中一只大鸟振翅飞来,落地一滚,化作一位青衣女子,躬身立在他们前方:“启禀圣师,已经准备妥当了。”

    秦牧点了点头,道:“你先去吧。”

    “遵旨。”那女子转身跑了两步,突然身躯一摇,背后生出两张翅膀,破空而去。

    “大雷音寺和道门杀得了皇帝,我天圣教也杀得了,否则还怎么做魔道第一圣地?”秦牧轻声道。

    延康国师皱眉:“你打算?”

    “进城,杀皇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