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三百零二章:陛下万岁
    方吾才老神在在的样子,传授他的心得。

    陈凯之不得不说,方吾才的话是对的,他摸摸鼻子,旋即便格外认真的问道:“师叔,你说老实话。”

    “嗯?”方吾才轻轻吟出声音来。

    陈凯之凝视着方吾才,一字一句的顿道:“你还有什么事,没有和我说清楚。”

    方吾才摇摇头,一脸不悦的指责陈凯之。

    “问这些做什么,咱们叔侄二人是一家人,你竟这样质问师叔,将师叔当做什么人了?”他失望的摆了摆手,“师叔有什么可瞒你的。”

    陈凯之却不信,师叔这个人太敲诈了,根本无法相信呢,因此他笑了笑,开玩笑似的说道。

    “学生总觉得师叔还瞒着什么,师叔既觉得是一家人,为何还瞒我,若是不说……”

    方吾才似乎知道陈凯之想要威胁什么,便拉下脸来,沉声道:“什么话,师叔还会害你?好好好,你非要问是不是?那就实话告诉你,师叔还是北燕皇帝安排在京师的‘细作’。”

    细……细作……

    陈凯之差点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他。

    “这是什么意思?”

    方吾才叹了口气,旋即便唉声道:“你为何要知道这么多呢?知道的太多的人,会像师叔一样日子过的并不幸福啊。咳咳,那师叔说了,一直以来,师叔都在和北燕皇帝暗中联络,北燕皇帝密敕师叔为国师,当然,师叔是不稀罕的,师叔和他说,北燕现在最大的敌人乃是胡人,因此,在北燕腹背的大陈,就至关重要,想要让北燕安生,就得搅乱大陈,使大陈无暇北顾。”

    “然后……”陈凯之真真是无言了。

    方吾才又是长吁短叹:“所以我在前些日子里,献上了计划,要在大陈内部,煽动叛乱,使大陈内部,离心离德。北燕皇帝秘密修书来,对此极为关切,你也知道,这北燕人怕是并不相信师叔能有此能量,便连北燕皇帝,也觉得过于冒险。不过……”方吾才笑了笑,一脸奸诈的样子:“你看,果然叛乱发生了,在北燕天子眼里,师叔立下了大功,显然会对老夫更加倚重,不日,理当就会有重赏来。噢,忘了告诉你,这北燕人在大陈的细作,而今俱为师叔的下属,以后你锦衣卫若有什么消息打探不出来,也可以寻师叔的,师叔打个招呼,但凡是北燕人知道的事,就算天大的机密,师叔要能取来,如探囊取物,毕竟,师叔是北燕追风营副使嘛。”

    陈凯之竟是无言。

    大陈有明镜司,而各国大抵都有与明镜司差不多的亲军刺探机构,譬如北燕,就有追风营,职责和明镜司差不多,首领为追风使,方师叔竟是副使,这就相同于锦衣卫的指挥使同知了,级别很高啊,最重要的是,这是要害中的要害,必须是绝对亲信之人。

    师叔你特么的竟还是细作。

    这等于是,师叔煽动那郑王谋反,却同时在为三家人做事,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太皇太后,还有一个是北燕国天子。

    这三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生生被师叔给联系在了一起。

    这尼玛的,师叔手段真是高明到让他敬佩,全天下的人都在被他忽悠着。

    陈凯之叹了口气,感喟起来:“师叔,其实不必这样拼命的。”

    方吾才也叹了口气:“劳碌命啊,没有办法,不找点事做,总觉得日子过于烦闷,毕竟老了,也康健不了几年,多攒些棺材本吧,想来现在北燕人一定得知了大陈的消息,那北燕天子和几个重臣也必定震动,却不知这一次,会有什么赏赐,早知如此,老夫该和胡人也联络一下,胡人自上次南侵,被我大陈阻碍,对我大陈可谓恨之入骨,倘若老夫早和他们联络上,接上头,说不准,还能再挣一笔,哎,脑子不好使了,不比从前了,倘若那时候老夫对胡人大汗说老夫要煽动叛乱,现在怕胡人要喊我老夫做爹了。”

    他一番唏嘘,为自己没有做到未雨绸缪而烦恼。

    陈凯之则是无言以对,连连摇头,此刻反而方吾才变得凝重起来,他看着陈凯之。

    “师叔其实还是偏着你的,跟着别人,那只是混口饭吃,挣点棺材本,可是和你,却是至亲啊,有件事,非和你说不可,此番那杨碧即将至洛阳,要和陛下完婚,可随杨碧来的,乃是信国公杨昌,这个人,你不要小看,此人乃是太皇太后的亲侄,本在长安任凤翔军都督,此番来洛,我从太皇太后口中得知,是要任为明镜司都督,此人据闻有万夫不当之勇,曾经也是功勋赫赫,你想想看,太皇太后让自己的亲侄,重整明镜司,本意是为何?你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料来,这是冲着你来的。”

    陈凯之道:“多谢提醒。”

    方吾才便打了个哈哈,二人已出了宫门。

    方吾才朝他挥挥手,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好了,就此别过吧,你自己保重。”

    陈凯之与他分道扬镳,陈凯之心里知道,方吾才既让自己要小心那杨昌,肯定有其用意。

    而今升为了亲王,要办的事自是不少,过了几日,便又有恩旨出来,都是赏赐勇士营和锦衣卫的诏书,上上下下,都有升赏,也算是普天同庆。

    过了几日,便听说那杨昌与杨碧二人俱都到京,陈凯之在廷议的时候,特地被陈无极留了下来,陈无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见陈无极脸色难看的很,眉宇也是深深皱着,一看就是非常的不爽的样子。

    陈凯之正欲开口询问,陈无极却率先开口道:“北静王陪朕走一走吧。”

    “是。”

    二人至御园,四周并没跟着,很是安静。

    陈无极目光看了四周,确定没人,他才一脸难看的说道:“这皇帝,送你好了。”

    陈凯之吓了一跳,卧槽,无极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吗?

    他忙道:“陛下何出此言?”

    陈无极脸色发黑,气冲冲的道:“何出此言,朕本是说,便是一头MUZHU,朕也无所谓,谁料,真是一头……一头……”

    一副无法形容的模样,他竟是生生咬了咬牙,格外艰难的吐出话来。

    “朕现在恨不得,让你立即带兵,咱们兄弟二人索性将太皇太后杀了,至于会出什么乱子,管他呢。”

    陈凯之顿时明白了,忍不住既同情又安慰道:“陛下,其实也没什么嘛,不至于的,若是生的壮实一些,或是生的丑一些,又有什么妨碍,陛下将来要广纳嫔妃,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陈无极脸色越发难看了,厉声道:“大婚的又不是你!”

    陈凯之微笑不语,旋即便淡声安抚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再者说了,再如何,总不至于见了吃不下饭吧。”

    陈无极一时无言,但是心里的怒火已经无法消,一张面容在阳光下满是愤意。

    “你可以当她是空气,视而不见不就成了。”

    陈凯之继续宽慰陈无极。

    远处,便听有人娇滴滴的道:“陛下……”

    这声音极动听,犹如黄莺一般。

    陈凯之便抬眸去看,竟见一个肥胖的女子携几个人同来,定睛一看,陈凯之顿时想要吐了。

    这女子确实是非同凡响,异常的肥胖,面目……大抵可以用可憎来形容,若这还罢了,偏偏她作一副娇柔状,说话也是娇滴滴的,让陈凯之霎时汗毛竖起。

    女子快步行来,道:“陛下,奴可寻你很久呢,听说陛下下了朝,心里想着,奴方进宫小住,对这里生疏的很,太皇太后便命奴来寻陛下,让陛下领着奴在这里走动走动,你看,今日真是好天气,据说畅春园的花卉都开了呢,奴最爱花了,洛阳牡丹最是出众,陛下何不带奴去赏一赏?”

    她尽力带着‘媚笑’,陈凯之忙将脸别到一边去,不忍再看这女子,不消说,这必定是那叫杨碧的人了。

    陈无极则咬着牙关,不发一言。

    陈凯之忍不住低声道:“陛下,小不忍则乱大谋,其实……其实……吹了灯……哇……”陈凯之突觉得胃里不舒服,竟感觉胃里仿佛是在灼烧,胃液翻腾,不禁干呕。

    陈无极生无可恋的模样:“朕半生凄苦无依,可那些苦,却不及今日万一。”

    杨碧已是走近了,陈凯之忙是咳嗽来掩盖陈无极的‘混账话’。

    杨碧似乎对这个未来夫君极是满意,见了陈无极,感觉这近两百斤的身子都要化了,却还谨守着礼节,想要微微屈身行礼,奈何腰粗,蹲身不下,便如肥鹅一般,很可笑的模样身子前倾了倾:“奴见过陛下,陛下万安。”

    陈无极老半天,方才道:“平身。”

    他若不说平身,杨碧这般可笑模样屈着,怕要摔倒不可,她如蒙大赦,便将已挤出一条缝的眼睛全心全意的看着陈凯之:“陛下日理万机,而今已下了朝议,也该歇一歇,奴见陛下如此辛劳,心疼的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