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八百章:重赏
    万寿宫里。

    太皇太后跪坐着,显得怡然自得的模样。

    陈凯之想不到,连长公主陈月娥竟也在,她讨好的屈身,低声和太皇太后说道:“母后,我看碧儿最是贤淑,而今陛下初登大宝,尚未娶妻,真是天作之合……”

    她竟是在撮合,声音透着谄媚,可见陈凯之二人进来,她便抬了眸,一副冷漠的样子。

    陈贽敬谋反,这位长公主躲着,却不知是何缘故,等到叛乱平定之后,陈月娥便立即站出来,揭发出来了不少事。

    或许……是因为她的揭发,又或者是因为太皇太后刚刚清理掉了自己的一个儿子,此时自该表现出一点母慈子爱。

    这陈月娥近几日,反而都准许入宫,陪侍在太皇太后左右。

    陈无极很不以为意的样子,朝陈月娥淡淡开口说道:“姑母莫非是在说朕的亲事,倒是很教姑母操心了。”

    说着,他一笑,朝太皇太后行了个礼:“孙臣来问安了。”

    陈凯之也行礼:“臣见过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和颜悦色的看着二人,指着二人,向陈月娥含笑着道:“哀家越看越觉得二人眉宇之间像极了,像一对兄弟一般。”

    陈月娥笑吟吟的看了看陈凯之,也看了看陈无极,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兴奋说道:“母后不说,儿臣还不觉得,看现在这么一看,竟是发现他们非常的很像呢。”

    陈凯之心里想,太皇太后这些话,是否意有所指,又或者……

    谁料陈无极却是笑了:“母后说的对极了,孙臣便一直觉得,孙臣和北静王,便是兄弟,世上的至亲,也不过如此。”

    卧槽……

    陈凯之有时候也佩服陈无极了。

    或许是陈凯之书读得多的缘故,凡事都爱深藏不露,遇到了事儿,总喜欢瞎琢磨,琢磨的多了,自然而然,反而不够痛快,倒是陈无极,倒是干脆的很,管你们是什么居心,就是兄弟,好吧,接下来开始你们的表演。

    我陈无极开心的看戏就是了。

    太皇太后抿嘴一笑,却是道:“你们来的正好,哀家,正要寻你们,方才,哀家寻了姚卿家,他一再说,陛下该大婚了,是啊,哀家也在想,天下不可一日无君,却也不可一日无后不是。”

    她沉吟着,完全一副我只是提议的神色。

    “这事,哀家可是和陛下说过的,陛下似乎也没有反对,哀家族中,倒有一个女子,叫杨碧,贤良淑德,与陛下最是相配,不只如此,哀家已将她和陛下的生辰,也叫人看了看,说是天作之合,哀家听了这话,也就放心了,陛下,你怎么看呢?”

    陈凯之心里继续为陈无极默哀。

    陈无极反而显得很惊讶,困惑的问道:“皇祖母竟是已命人测过了八字?”

    “正是。”太皇太后笑吟吟的道:“你放心,这是天家的大事,哀家怎么会轻信于人,原本是想令礼部和钦天监来算的,可细细一想,这京中有高人,所以哀家便将其诏入宫中来了,说起来,此人也是平定赵王之乱的大功臣呢,来人,请方先生……”

    方……方先生……

    卧槽……

    不等陈凯之如遭雷击一般心里胡思乱想一通,便听殿外传出笑声,随即,有人穿着儒衫,徐徐步入殿中,陈凯之回眸,不是方师叔是谁。

    方吾才面带微笑,含蓄而从容,到了殿中,只微微欠身:“娘娘,有礼。”

    这四个字,堪称浓缩之精华,既显不卑不亢,不似寻常人那般谄媚,却又恰到好处。

    太皇太后笑吟吟的看着他,徐徐开口道;“请方先生坐。”

    方吾才摇摇头:“就不坐了,娘娘太客气。”

    太皇太后便指着方吾才道:“方先生可能陛下不认得,可北静王,想来有所印象吧。北静王……”太皇太后笑吟吟的道:“你平定叛乱,固然是立下汗马功劳,想来却不知,方先生也是有大功的。”

    陈凯之一时无言,却忍不住道:“噢,臣倒是未曾听说。”

    太皇太后笑吟吟的道:“你可知道,就在赵王叛乱之前,方先生便入宫面见了哀家。”

    有这样的事……

    陈凯之看了方吾才一眼,目光里满是质疑之色。

    方吾才则是老僧入定之状,显得极为平静。

    太皇太后却是又笑道:“方先生见了哀家,对哀家说,他见天象有异,只恐京中要出现一场祸乱,因而推测出,赵王将反,请哀家早作准备,哀家起初,并不信他,因此此事,也不曾和人说,可谁料,赵王果然反了,方先生这不是大功一件吗?这两日,哀家召方先生入宫多次,和方先生对谈,这位方先生,果是高士,令人钦佩,从前诸宗王倒是拉拢过他,可他却能谨守本心,向哀家示警,这更令哀家看出,方先生乃是赤诚之人,这八字,便是方先生所测,他既说是天作之合,哀家岂有不信之理。”

    陈凯之服了。

    卧槽,方吾才居然瞒着自己,跑去见了太皇太后,而且就在赵王叛乱之前。

    这尼玛的,太能忽悠了。

    可他细细一想,师叔这一手,实在太漂亮了。

    挑事的是他,他和诸宗王,本就关系匪浅,索性,就先去示警,表达一下忠心,既可显得自己神机妙算,退一万步,倘若宗王叛乱平定之后,若是有人告发方先生参与了谋反,和赵王等人走得近,那又如何?

    人家从一开始,就是太皇太后的人,早就将赵王等人卖了。

    不,理论上而言,其实师叔早将郑王、赵王这些人,卖给了陈凯之,这是二人的一个局,不过方师叔最狠的地方,他卖了一次还不够,顺道还将赵王和郑王这些人,又卖了一遍,这一次买卖的对象,却是太皇太后。

    这手段,这心思真是高明至极。

    让陈凯之由衷的佩服他。

    他这一手堪称完美,也许对太皇太后而言,她未必相信方师叔有什么神机妙算,可至少,方师叔既然卖了,这就是输诚,说明这个人,至少还显得可靠的,何况人家名声又好,做着善庄,不知多少人感激他,名士们也推崇,这样的人,在太皇太后需要用人之际,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投名状,师叔都已经缴了,自然而然……现在方吾才便站在了这殿中,面带微笑,一副淡定的模样,道:“娘娘实在太客气了,臣汗颜,当不得娘娘的夸赞。”

    太皇太后一双眼眸透着亮光,朝着方吾才笑吟吟的道:“今日,乃是陛下初登大宝之日,是大喜的日子,朝廷有功要赏,有过要罚,哀家看,方先生有大才,理当重赏,陛下,你怎么看呢?”

    陈无极并不知方吾才的身份,自是对方吾才,心里怕是抱有敌意,因此他便没表现出太多的兴趣,也没太多的表情,只是很敷衍的道:“是。”

    方吾才却是肃容:“臣且不说不敢居功,至于这所谓的封赏,却是万万不得接受的,臣乃闲云野鹤,至于入宫示警,也绝非是想要贪功,不过是因为,臣知天命在太皇太后,顺天应运而为之,如此而已。”

    后头这一句天命在太皇太后,顺天应运而为之,差点没让陈凯之喷出一口老血。

    太皇太后颔首点头:“你不要推辞,陛下,你来拿主意吧,哀家可说好了,方先生是大功,功虽不及北静王,却也是举足轻重,何况方先生乃高士,若是一直外放于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皇家有眼无珠呢。”

    陈无极显得不甘愿,态度很冷到,却还是依旧开口说道:“不妨,就敕为侯爵吧。”

    太皇太后摇头,反对的说道:“不可,太轻了,敕顺国公,这事,哀家做这个主。”

    “……”陈凯之心里又生出无数的疑云,这师叔,到底又是什么名堂,竟能让太皇太后直接拍板,只是他现在却不好多问,只能耐心听着。

    那陈月娥似乎看出了太皇太后的心思,也跟着帮腔道:“是呢,方先生是何等的大才,便连学候,都看不上的,而今又有大功于朝,以他的名声和声誉,敕封个顺国公,正所谓顺天应运,岂不正好,母后真真圣明呢。”

    陈无极见自己已经做不了主,也不争执,而是淡淡一笑道:“既如此,一切依皇祖母便是。”

    太皇太后则是侧目看了方吾才一眼:“方先生,何不谢恩?”

    陈凯之心里想笑,就等着方吾才拒绝,随即装一个漂亮的逼,诚如当初拒绝了学候一般。

    方吾才却是一笑,随即竟是拜倒:“既如此,臣若不接受,便是万死难恕了,臣领旨,多谢娘娘恩典。”

    陈无极显然是显得不悦的,这方吾才太滑头了,自己封他顺国公,他跑去多谢太皇太后恩典,连个陛下都没有提。

    陈凯之心里则是诧异,怎么这一次,方先生竟不按常理出牌。

    不对啊。

    他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又生出无数的疑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