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九十九章:位极人臣
    从礼法而言,北静的称号乃是郡王,偏偏,陛下只说了北静王爵四字,而非是北静郡王爵,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不,又或者,是一个口误。

    这满朝的文武,顿时面面相觑。

    只是,这是开门诏,图的就是一个好兆头。

    此时若是站出来指摘错误,怕是很不妥。

    而陈无极呢,却一副好似并不知情的样子,笑吟吟的道:“陈凯之,你为何不谢恩?”

    陈凯之心说,你特么的逗我,突然来了这么一个‘美丽的错误’,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自然知道,这是陈无极玩的花样,郡王和亲王,区别可是不小的,而今大陈在京的亲王,更是被一网打尽,陈凯之岂不成了唯一在京的亲王,即便是不在京的,亲王爵也是少的可怜。

    陈凯之犹豫着要不要谢恩。

    陈无极突然道:“哎呀……”一拍脑门,便看向太皇太后,一脸郁闷的样子。

    他虽没开口,却仿佛是在说,朕说错话了,太皇太后,朕该怎么办才好。

    哎呀,都怪他不够淡定,竟是一个激动,说错了。

    太皇太后则是面带笑容,今日是大喜的日子,何况还是陛下第一道诏书,再者说了,新皇帝刚刚登基,还不熟练,这也是理所当然,想来在天下人眼里,连指责的必要都不必了。

    毕竟这么大的事,错了就错了,反正陈凯之功绩,足够封亲王的。

    问题在于,太皇太后应该纠正吗?

    倘若是纠正,便遇到了两个难题,其一,是她这太皇太后似乎管的太宽了,毕竟太皇太后是妇人,暗中操纵更妥一些;其次,这也破坏了今日的气氛。

    太皇太后看着陈无极,含笑道:“陛下有意加恩,真是圣明。”

    她开了口,殿中顿时活跃起来,许多人纷纷露出笑容,轰然道。

    “陛下圣明。”

    皇帝金口玉言,覆水难收,陈凯之自然也就不扭捏了,连忙跪下。

    “臣谢恩。”

    接着,便是繁复的礼仪,陈无极只端坐着,待到了正午,接着便是宫中赐宴。

    此时按例,太皇太后自当摆驾回到后宫,陈无极自是坐在上首,他朝陈凯之招招手,命宦官道:“请北静王至朕身边就坐。”

    于是便有人在陛下的案头下,加了一个案子,让陈凯之坐在他的身侧。

    百官看了,无不称羡,可陈凯之却还算拘谨的样子,待跪坐之后,二人离得近,陈无极朝陈凯之低声笑道:“北静王,朕略施手段,你看如何?”

    陈凯之侧眸看了陈无极一眼,也是小声的开口:“只怕陛下会令人不喜。”

    陈无极却显得很冷静,清绝的面容里满是从容,似乎完全不在乎的样子,神色淡淡的朝陈凯之说道。

    “朕为何就一定要让人喜欢,既然有人想要操控朕,其实在朕心里,皇帝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好的活下去,我也读过经史,晓得自古若有人想要篡位,总需铲除掉旧的天子,扶立一个没有靠山的天子登基,唯有如此,方能掌握,也是一种过度的手段,既然如此,朕无论令人高兴还是不高兴,都不能讨好,那倒不如,随心所欲一些。”

    陈凯之凝视着陈无极,目光透着几分欣赏之意:“陛下……”陈凯之压低声音:“臣正好有事要奏。”

    陈无极则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便含笑着道:“待会儿我们出去走走。”

    酒过三巡,百官俱都退去,陈无极将陈凯之留下,二人没有在殿中说话,这殿中毕竟不免隔墙有耳,反是带着微醉,到了御园,这里开阔,幽禁,四周无人。

    陈无极却依旧不放心,目光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无人偷听才说道:“你说罢。”

    陈凯之将陈贽敬的事,一一都说了。

    陈无极闻言,显得很冷淡,一副好似已经知晓一切的神色,旋即他便朝陈凯之深深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说道。

    “其实,就算你不说,朕也知道,陈贽敬不过是提供了证据而已……”他看向陈凯之:“你可知道,现在私底下,有大臣暗中想要联名上奏,要请朕加封太皇太后为圣太皇太后。他们昨日,就入宫了,太皇太后没有准许,不过这只是推辞罢了,朕呢,自然也没反对,想来,他们要再三奏请,最后太皇太后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陈无极背着手,走了几步,整个人在阳光下格外清秀,绝雅,旋即他便侧过头,朝陈凯之笑了笑。

    “太皇太后本就已经尊贵无比了,可为何,要加一个圣呢,这还不够明显吗?这是要将大陈历来的太皇太后与她加以区分,一步步的来,而今,已有几路都督带兵入京,这些都督,已入宫见了太皇太后,这几路都督,竟还不是镇守关中的,太皇太后没有调用关中的兵马,想不到在其他各处,竟也有她的人,她在甘泉宫十几年,可一日都不曾消停过啊,何况……”陈无极笑吟吟的看着陈凯之:“极北之地那儿,百家诸长,其中也有不少人对她信服,朕这个傀儡,是当定了。”

    他竟将这些话,说的很轻松,似乎并没在意,也没多大的怒火。

    可是陈凯之知道,这不是陈无极乐意做的事情。

    陈无极又道:“不只如此,她还给朕许了一门亲事。”陈无极凝视着陈凯之失笑道:“此女,出自关中杨氏。”

    陈凯之一脸同情的看他。

    “生的想来不会太美吧,我没听说过关中杨氏有什么出众的美人。”

    “无所谓。”陈无极朝他摇头,下一刻竟是笑了:“便是一头母ZHU,朕也不在乎,许就许吧,知道朕为何要加你亲王吗?咱们兄弟,当初在金陵,是何等样的人,别人或许不知道,可又如何,不一样走了过来,吃点苦算什么,朕受的住。”

    陈凯之很佩服的看着陈无极,心悦诚服道:“陛下圣明。”

    陈无极却依旧没事人一般,虽然他能看出陈凯之眼中的同情,却是朝他笑着,整个显得从容淡定。

    “可是,咱们兄弟不能甘心生生世世被人压着,被人操控,朕今日敕你北静王,既是因为你我兄弟,不分彼此,莫说是亲王,便是这通天冠给你,也没什么妨碍,我对皇帝位,是不稀罕的。这其次,便是想告诉太皇太后,她想操控朕,可没这么简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迟早,我们要有翻身的一日。”

    陈凯之颔首点头,郑重符合道:“我也是这般的想。”

    “这便是朕的好处。”陈无极失笑起来:“因为从前吃过太过的苦头,所以才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可你不同,宫外的事,你得顶着,你现在是亲王,可以招募护卫,不只如此,还可以大肆的招募门客,若是有一天……”陈无极突然变得忧郁起来:“太皇太后若是动了手,朕倘若是没了,可我们兄弟之中,总要有一个人还活着,你得有兵马自保,太皇太后的实力,实是深不可测,朕现在还没有看清楚,她还有多少的底牌,正因如此,你才需多加小心。”

    说着,陈无极竟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吹起了口哨。

    “朕想明白了一件事,想让你安全,在宫外过的日子舒坦一些,那就得在宫里头折腾折腾,多折腾一下,太皇太后的心思,就不得不放在朕身上,反而会疏忽了你,你好好的积蓄你的实力吧,别怪到时候,无极没有提醒你,太皇太后既有窥觊九鼎之心,就肯定要扫清屏障。”

    陈凯之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陈无极,不由问道:“陛下想要折腾什么?”

    他对陈无极的怪话,早已见怪不怪了,说穿了,陈无极的身世过于坎坷,所经历的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正因如此,所以才有今日这般的性子。

    “没想好,想好再说。”陈无极朝他眨眨眼,此刻竟是天真的像个孩子。

    却在这时,远处有宦官探头探脑,陈凯之远远便觑见了。

    陈凯之立即低声咳嗽了一身,旋即便道:“有人来了。”

    “肯定会来的。”陈无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几日朕做什么,都有人盯着。”

    那宦官则是疾步而来,笑吟吟的道:“陛下……护……北静王殿下……”他似乎觉得北静王三个字有些饶口,而后笑吟吟的道:“太皇太后正在寻陛下和北静王呢,说是有话要说,她刚刚小憩了一会儿,正精神着。”

    陈无极立即换了一副纯孝的模样,肃容道:“朕和北静王去问安。”

    二人一前一后并肩而行,陈凯之原本想脚步放慢一些,可陈无极却也故意放缓脚步,陈凯之心里不禁感慨,等到了万寿宫,恰好姚文治自万寿宫总出来,姚文治向陈无极行了礼,陈无极道:“姚公也来见了太皇太后?”

    姚文治忙道:“臣有一些事奏报。”

    “噢。”陈无极也没有多问:“朕去问安了。北静王,走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