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九十七章:原来如此
    陈凯之沉默着,终于,他不再站了,索性也不嫌蒲团脏乱,跪坐下去,面对面的凝视着陈贽敬,很是认真的问道:“你既知道这些,为何不示之天下?”

    陈贽敬苦笑起来,又是朝陈凯之摇头。

    “大陈以孝治天下,她是母,我是子,连先帝尚且都一直捂着此事,甚至连……太后都尽力隐瞒,那么,你认为,我能说什么?”

    “原本……”陈贽敬叹息了一句,才又接着说道:“原本本王的希望,是在陛下,可惜,他已死了。本王该恨你的,若不是你,他或许未必会死。”

    陈凯之面色很平静,只是淡淡的问道:“为何是本来该恨的,莫非现在不恨了?”

    陈贽敬整个人靠在墙上,颓废至极,他看着陈凯之,很是无力的摇摇头。

    “现在也恨,只是本王现在才想明白,其实若不是你和陈无极杀了他,迟早,本王的母后,还是会制造一起吾儿病逝之事,她处心积虑,在甘泉宫,一直都在积蓄力量,杨氏几乎把持了关中之地,关中军政,无不以她的杨家马首是瞻,这些年来,她在甘泉宫苦心经营,甚至……本王预料,她还可能暗中与诸子余孽有过勾结,为的,便是今日。”

    陈贽敬说着面容露出淡淡的怒意,似乎对太皇太后非常的不满,可以说是没将她当做一位母亲来看了,而是当做仇人来看。

    事到如今,他在陈凯之面前是毫不掩饰的,说着,他便苦笑起来。

    “本王从前还以为,本王也算是读过一些书,又拉拢了宗室和各地的都督、节度使,总还有一拼之力,可现在…看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终究还是逃不过。现在,诸王和宗室,因为本王的起事,只怕俱都要遭受打击,各地的都督和节度使,本王事后想想,也未必可靠,只怕有为数不少,都和关中的杨家私通,甚至……”

    陈贽敬抬眸,盯着陈凯之,语气变得低沉,透着淡淡的悲伤:“本王一直怀疑,先帝的驾崩,未必不和母后有关系,一方面,是先帝忧心成疾,另一方面,可能……”

    “下毒?”陈凯之疑问的看着陈贽敬。

    陈贽敬叹了口气,旋即便无奈的笑道:“可能是,只是这些,本王只是猜测。”

    陈凯之见陈贽敬推心置腹,没有间隙的和自己说了这么多,他觉得惊讶之余,也不忘记问他重要的事。

    “我听说,还有一个汝阳王,是吗?”

    听到陈凯之说起汝阳王三个字,陈贽敬面色掠过淡淡的光彩,旋即又暗了下来,沉痛的说道:“汝阳王乃是我的皇叔,他幸免于难,接着便失踪了数年,若不是他,我也不会知道这么多真相。”

    陈凯之则是关心的问道:“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去了倭国。”

    “倭国?”陈凯之微微皱眉,露出一副震惊之色。

    陈贽敬重重点头道:“不错,去了倭国。”

    “他去倭国做什么?”

    陈贽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皇叔这十数年来,一直都在暗中图谋反母后,我想,本王死了,迟早,他有一日会登门,找上你的。”

    陈凯之便没有深问下去,这个时候他能说的都说了,不会在隐瞒,估计真的没有事情可交代了,因此他不由道:“一个失踪的宗王,离开了庙堂十数年,只怕没有什么能量。”

    “你错了。”陈贽敬看着陈凯之,一字一句的顿道:“汝阳王和别人不同。”

    “有何不同?”

    陈贽敬又是一字一句道:“她的母亲,姓孔。”

    陈凯之不禁为之皱眉:“你的意思是,是衍圣公府?”

    陈贽敬颔首点头。

    陈凯之不屑的道:“衍圣公府,固然有其号召力,可在我看来,也不过尔尔。”

    “不。”陈贽敬苦笑着摇头:“其实,起初的时候,衍圣公并非如此,只是后来,却染上了五石散,方才使衍圣公府乌烟瘴气,而且……据说,先帝当初,似乎也……”

    “你是说……”陈凯之当然最清楚这等仙药的威力,衍圣公染上了五石散,倘若先帝也曾染上,这二者之间……

    陈凯之起身,看着陈贽敬:“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陈贽敬只是摇头:“只怕本王也活不了几日了,现在本王唯一想的是,有人能保住我大陈的江山,现在朝中,唯一得以幸免的人,就是你。你姓陈,你是太祖高皇帝之后,这就足够了,大陈已经五百年了,其实,本王又何尝不是,这老旧之躯,已是弊病重重,可既生在陈家,总不至令陈氏皇族,最终迎来弥天大祸,我死无怨,但求宗庙得以保全。”

    陈凯之没有说什么:“无论如何,你我还是敌人。”

    陈贽敬苦笑:“是。”

    陈凯之道;“那么,后会无期。”

    陈贽敬则木然不动,再没有说什么了。

    陈凯之走出了囚室,却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陈贽敬这个人,他是绝不同情的,至多,也不过如他所言,不过是人之将死,想说几句心里话罢了,不过这些话是真是假,还需小心查证。

    不要给他忽悠才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陈凯之回到了北镇抚司,将吴佥事寻来,吴佥事喜气洋洋,给陈凯之行了礼。

    陈凯之抬眸看着他:“什么事这样的高兴?”

    吴佥事很是自豪的说道:“卑下听到了消息,说是护国公即将要加封郡王,这岂不是可喜可贺?卑下很为殿下高兴呢?”

    是的。

    他为陈凯之感到高兴,也因为自己有这样的上司而自豪。

    陈凯之不由失笑,他竟忘了,这锦衣卫耳目最是灵通的,他不由嗔怒道:“这等消息你们倒是快,其他的消息,但愿也有如此快才好,现在不可叫殿下,等有了旨意再说,要谨慎一些。”

    “是。”吴佥事认真起来:“卑下晓得规矩的,不敢给护国公惹来麻烦。”

    陈凯之却一刻也没耽误,淡淡问道:“有一件事,我想让你去查实一下,在城外,有一处叫曾庄的地方,是吗?”

    “那儿……”吴佥事笑了笑:“距离京师有三十里路。”

    陈凯之道:“你要亲自去一趟,这个差事,谁也不可告诉,只你一人去,去查实一件事,那儿,是不是有人安置过一对母子,查实之后,立即报到我这儿来。”

    吴佥事一听只许他一人去,便晓得事情很不简单,却也不敢怠慢:“卑下现在去?”

    陈凯之点点头:“快去快回。”

    其实……对于陈凯之而言,陈贽敬的话,大抵是可信的,因为自己也多少知道一些隐秘,将其两相佐证,确实可以确信不少事,不过对陈凯之而言,一切的真相,都和这一对母子有关系,倘若这一对母子为真,那么那个孩子,就是赵王唯一的血脉了,赵王不可能拿自己唯一的血脉来开玩笑,赵王府的所有人,都将会被处死,无一幸免,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所以他耐心等候,一直等到了后半夜,却还在冉冉的灯火之下看着书,他相信吴佥事一定会想尽办法尽快调查清楚,最后赶回来,果不其然,到了次日拂晓,曙光初现时,陈凯之只在公房里小憩了片刻,吴佥事便匆匆来了,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显是累的够呛,却是朝陈凯之行了个礼:“护国公……打听清楚了。”

    陈凯之道:“你说。”

    吴佥事正色道:“那儿,确实有一对这样的母子,母亲是刘氏,身份莫名,不过显然是京中之人的外室,其子叫车俊,这个姓,很是奇怪,有五岁的光景,卑下亲自见过。他们在那儿,有几百亩地,在庄子里住着,来历虽是不明,不过显然,也没人敢欺他们,从当地县衙的黄册来看,一切的身份,还算正常,没什么不同。”

    陈凯之道:“那孩子你见过,如何?”

    吴佥事犹豫了一下:“卑下斗胆,此人,和赵王生的有些相似。”

    果然就是了。

    不过吴佥事显然也不傻,他当然明白怎么回事。

    陈凯之可是刚刚见过赵王,便吩咐自己去办这件事的,而且如此隐秘,肯定关系重大,他知道和赵王有关,等见了那个孩子,便更加确信是怎么回事了。

    陈凯之便笑了笑:“这件事,不可吐露出去,知道吗?”

    吴佥事忙是点头:“卑下是懂事的人,晓得轻重。还有……”他犹豫了一下:“卑下还擅做主张。”

    “什么?”陈凯之看着吴佥事。

    吴佥事道:“卑下在想,既然是这么大的事,肯定要小心,这一对母子公爷既然如此看重,卑下怕夜长梦多,所以将这母子带回来了,不过,却是将她们,安置去了飞鱼峰。”

    陈凯之不禁佩服吴佥事的大胆,不过飞鱼峰那儿,倒是极安全:“她们母子甘愿和你走?”

    吴佥事咳嗽一声:“卑下说,卑下是赵王的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