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九十五章:清算
    只是有些事,去深想没有意义,反而是慕太后,别有意味的看了陈凯之一眼。

    太皇太后徐徐坐下,她旋即将目光落在了成岳身上。

    成岳已是幽幽苏醒,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隐隐听到,陛下病死,又听到,陈无极即皇帝位,陈凯之敕北静郡王,他又觉得眼前发黑,恨不能再昏厥一次。

    他的前程算堪忧呀。

    内阁之中,唯有他和赵王走的最近,而今赵王……就这么完了,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他是从来没想过赵王会完蛋的,一直都认为这么多支持赵王,赵王怎么会完蛋呢,可事实就是如此,无法改变了。

    成岳一时竟是惶恐不安了,忙是拜倒:“太皇太后圣明,赵王万死之罪,实是该死,而今,总算是正本清源,臣一万个附议……”

    成岳并非不想做一个忠臣烈士,可他很清楚,平时们清流们喊一喊,那没什么,毕竟最多也就是罢官,可牵涉到了赵王谋反案中,这是抄家灭族之祸啊,此时再不服软,这就真真是找死了。

    却在这时,外头有宦官疾步而来,道:“娘娘,娘娘……锦衣卫拿住了赵王……不,拿住了逆贼乱党陈贽敬。”

    陈贽敬被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不过谁也没有预料,拿的竟这样的快,所有人打起了精神。

    太皇太后眯着眼:“锦衣卫这么快就拿住了,倒很是辛苦。”太皇太后一面说,一面看了陈凯之一眼,旋即道:“将陈贽敬押上来吧,哀家,倒是很盼着见一见他。”

    宦官躬身便出去传旨,成岳则是大气不敢出,他只恨不得,陈贽敬立即死了,千万不要牵扯到自己什么。

    不然他会跟着完蛋。

    过了一盏茶功夫,那陈贽敬便蓬头垢面被押了来。

    陈贽敬面如死灰,他是真没想到,事情会到如今这个地步,就在几年前,他还是意气风发,自以为自己掌控了一切,以为自己便是大陈王朝的主宰者,可如今……

    “跪下!”有人大喝。

    陈贽敬却没有跪,他昂首看着太皇太后,看着慕太后,看着陈凯之和陈无极,只是龇牙,一副不屑的模样。

    太皇太后微眯着眼眸凝视陈贽敬,淡淡问道:“陈贽敬,你可知罪吗?”

    “无罪!”陈贽敬回答道。

    太皇太后却不显得意外,娥眉微微挑了起来,一脸嘲讽的笑道:“你带兵围了宫城,难道这不是罪?”

    陈贽敬傲气凛然的样子。

    “天下和宫城本是我家,何罪之有?”

    他倒是硬气的很。

    陈贽敬旋即又冷笑:“倒是在这宫中,不知多少人,窃据我的家业,就算有罪,那也是你们罪无可赦。本王乃景皇帝之子,是陛下之父,陈凯之与陈无极弑君,人所共知,这更是大罪!”

    “胡说。”姚文治站出来:“陛下生疾病死!”

    陈一寿抿抿嘴,却没有开口。

    成岳知道赵王已经完蛋了,他没翻身的机会了,不禁见风使舵,此刻便是他表现的机会,因此他厉声道:“陈贽敬,你颠倒黑白,陛下分明是病死,我等都在帝榻侍奉,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陈贽敬几乎吐血。

    姚文治倒也罢了,这成岳……

    他气得发抖:“今成王败寇,输了便是输了,恨只恨本王起兵仓促,否则,今日这殿堂之上,尔等俱为刀下之鬼,还有什么可说的,无非一死而已。”

    他接着森然看向太皇太后:“母后,我本是你的儿子,是你所出,原本父母养育之恩,合该报效;呵……只是母后欲壑难填,想要的东西实是令人齿冷,我大陈历经了五百年,今日即便让你得逞,看他日,迟早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太皇太后则深深凝望他一眼,笑了。

    这笑容,既无对儿子的慈爱,也无对陈贽敬‘胡言乱语’的愤怒。

    太皇太后懒洋洋的道:“说够了吗?”

    “没有说够。”陈贽敬冷笑连连,一张面容狰狞起来,朝着太皇太后吼道:“我早知你是一条毒蛇,哈,哈哈……世上再没有人比我的母亲更可怕的了……”他猛地看向陈无极,便露出狞笑:“你以为,他让你还朝,扶持你为天子,你便可以高枕无忧,你以为,她在乎你这皇孙,你为她出生入死,迟早,会像弃子一般,被她弃之于地,哈哈,就如当年的汝阳王,就如先帝,就如本王的儿子一般,你们所有人,都任她摆布,等到头来,都和本王一样,不会有好下场。”

    “够了!”成岳忙是站出来,厉声喝道:“陈贽敬,你这狗贼,你说够了没有,到了如今,还不思悔改,竟该诽谤圣后,实是该死!”

    陈贽敬突然平静了下来,看着成岳,却是一字一句道:“成岳,可当初,难道不是你,当着本王的面,痛斥我的母亲为恶妇,是母狗吗?”

    “我……我……”成岳一呆,顿时双腿打颤,他面如猪肝,好不容易才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我……我没有……你休要血口喷人。”他小心的看了太皇太后一眼,生怕自己被牵连到,心中真是一万头曹尼玛飘过了,这赵王就不能容许他有活路吗?

    太皇太后并没恼,却是笑了:“哎,人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陈贽敬,你罪恶滔天,恶贯满盈,十恶不赦,若是哀家和陛下不下旨诛灭你赵王府上下,如何安天下人心呢?来啊,带下去,下锦衣卫,等着明正典刑吧。”

    几个人便要将陈贽敬拖下去,陈贽敬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杀吧,杀吧,迟早有一日,迟早有一日……呸……”他自口中吐出一口血痰,落在地上。

    “还有,成卿家,也一并去锦衣卫里,陪着陈贽敬吧。”太皇太后又道。

    成岳一听,整个人几乎软了。

    他很清楚,自己最后一点努力,也成了徒劳,他的一家就要跟着自己下地狱了,真是一招错,步步错,他嘴角抽了抽,想到了结局,他顿时跌坐在地,宛如一滩烂泥,被几个禁卫直接拖走。

    太皇太后随即失笑:“看看,看看,看看哀家的生出来的儿子,对他的母亲说的什么话,他们这是要寻死,那就去死,好了……”太皇太后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哀家也是乏了,慕氏,你陪哀家去小憩一会儿,你们……也各忙你们的事去吧。”

    陈凯之方才观察着陈贽敬和太皇太后的交锋,陈贽敬的表现,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当太皇太后默许着将天子拉出宫城的时候,对皇孙的性命都不管不顾,陈贽敬虽是身为人子,岂会不明白,他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宽恕的。

    正因如此,他破口大骂,他表现的极为硬气。

    可太皇太后的绝情,却也令陈凯之心里一慑,他在途中,忍不住瞥了陈无极一眼,陈无极则依旧是带着微笑,仿佛并不觉得方才发生的事有什么问题。

    陈凯之和陈无极一起告退,刚刚出了殿门,陈无极本想拉着陈凯之有话要说,可随即,身后有人道:“殿下,殿下……”却是姚文治等人追了出来,恭敬的微微欠身,对陈无极道:“恭喜殿下,贺喜殿下,臣等能侍奉殿下,实是天大的福气,再过几日,便要择吉日登基,臣等有事想要奏,为殿下参谋登基大典的事宜。”

    陈无极懒散的样子,既没有表现出什么大喜,也没什么不悦,却是一副略带狡黠的模样看了陈凯之一眼,陈凯之反而笑了笑:“那么,臣先告辞了。”

    他毫不犹豫,快步行去,外头的情况,他还不知,于是出了宫,外头早有几个锦衣卫在宫外候着,为首的便是吴佥事,吴佥事一见陈凯之出来,连忙上前道:“成化军和地策军入京了。”

    陈凯之不由诧异:“这么快?”

    这两个节度使,虽距离京师并不远,可叛乱很是仓促,按理来说,就算是这些地方诸侯,也需要时间下定决心,最终才可能慢慢发兵:“他们是赵王的人?”

    “不,这两个节度使,是来策应宫中的,本是为了平叛而来,卑下也万万没想到,起初也以为是赵王的余党,尤其是地策军节度使石进,当初是赵王府上出来的人,受了赵王的抬举,就在不久前,方才得知消息,石进出兵的时候,那时候赵王还围着宫中,便已宣誓讨伐赵王,一路带兵而来。”

    陈凯之微微皱眉,太皇太后果然留了一手,她心思缜密无比,难怪在得知赵王叛乱之后,显得如此冷静。

    原来早有准备。

    这让他的心再次沉了起来,觉得太皇太后神秘难测。

    不过他只是沉默了片刻而已,随即陈凯之便开口道:“既如此,只要不是叛党,就不必理会,京师可安定下来了吗?”

    吴佥事颔首点头:“已大抵安静下来,拿住了不少乱兵和叛将,现在锦衣卫的诏狱,已是人满为患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