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九十二章:真相
    陈无极却只笑了笑,似乎对陈凯之的话不以为然。

    二人默契的朝着宫中方向去。

    陈无极突然唤道:“陈大哥……”

    “嗯……”陈凯之侧眸看向他,一脸认真的问道:“你有话要说。”

    “既然你无愧于心,可是……”他朝陈凯之笑了笑,眼眸深处透着薄凉之色:“我和你不同,这个世界欠了我的,于我而言,除了我自己和身边最重要的人,其余之人,无论他们高贵和贫贱,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陈凯之看到他眼里的薄凉之意,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不由问道:“你从金陵出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去了哪里?”

    “极北之地。”陈无极在哪里吃尽了苦头,可现在他说起来却很平静,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被送去了那里,见到了我的生母。”

    生母……

    陈凯之一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无极:“是……”

    “是先帝的德妃,自然,想来你也知道,既然是在极北之地,你也该清楚,德妃便是诸子余孽,而我……也是……”陈无极竟笑了笑。

    “她寻上你的?”陈凯之微微皱眉。

    “不。”陈无极显得很平淡,就好像在述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自我生下来起,不不不,还是错了,自我的生母入宫时起,一切的命运就已安排好了,我的母亲入宫,生下了我,我原本该为皇太子,只是可惜,慕太后竟也有了身孕,于是……”他笑了笑:“你也知道,诸子百家,可能在你眼里,都是鸡鸣狗盗之辈,可论起来,这鸡鸣狗盗,确实是诸子百家最为擅长的,原本的计划是,我成为太后的假子,继而成为皇太子,只是可惜,计划却被诸王之中的汝阳王所识破了,当时发生了许多事,最终,两个皇子俱都失去了踪影,其中一个,便是我。”

    陈无极淡淡道:“因此,就有了第二个计划。”

    陈凯之徐步而行,心里震撼于陈无极竟是诸子余孽,一面却道:“此后,你不小心,遗落在了民间。”

    陈无极摇摇头,笑了:“不对,我并非是遗落在民间,而是一切都安排好了的,诸子百家和你们不同,他们在极北苦寒之地,早将一切置之度外了,他们最重的是磨砺,我是故意被遗弃的,我所受的苦难,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他们要的,便是让我自幼看清人间百态,要的,就是让我受尽世间的一切痛苦,唯有如此,才会有恨……没有这些,又何来的恨呢?”

    “对关内,对儒家的恨?”陈凯之不禁摇头,无法理解这些人的思维,竟是可以对一个幼儿做出这么残忍的事,这明显就是摧残。

    陈无极却是叹了口气:“或许是吧。”说着,他竟又笑了:“可他们还是有些失策了,他们以为,我定会满腔愤恨,却殊不知,在金陵,我遇到了陈大哥,竟也懂得了……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眼眶里泛起了泪光。

    陈凯之也哑然失笑,格外认真的看着陈无极:“而后呢?”

    二人已至洛阳宫,此时,宫门已大开。

    二人疾步继续,陈无极目光飘远,似乎陷入回忆。

    “我在极北之地呆了两年,学习了一些东西,自然,于他们而言,我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于是很快,便被人秘密安排进了长安甘泉宫。”

    陈凯之震撼至极,嘴角微微动了动,吃惊的问道:“太皇太后,也是诸子余孽?不……”陈凯之似乎觉得直接称为诸子余孽,或许会惹来陈无极的不悦,便笑了笑:“诸子百家。”

    陈无极回过神来,眼眸看着陈凯之,冷冷笑道:“你知道吗?诸子百家名为诸子之后,可实际上,却和衍圣公府一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盘算,太皇太后乃是关中世家出身,一直暗中与诸子百家联络,名义上,虽暗中习读的是诸子之书,可实际上,也不过是想满足其欲壑难填的野心罢了。”

    陈无极笑的更冷,道:“太皇太后的家族,源自于大陈功臣杨源之后,开国初年,被敕为国公,可太祖高皇帝因怀疑杨源谋反,因此杀死了他,本要祸及整个家族,却念其幼子年纪尚小,所以将其贬黜为庶人,此后五百年,杨家徐徐崛起,直到太皇太后当年在景皇帝时被敕封为后,自此,杨家才成为关中不可小觑的力量。”

    “杨家之人,暗中有祖训,杨家子弟,决不可为臣,否则永远只是为他人做嫁衣,阖族的生死荣辱,俱都掌握在了别人手里。”

    陈无极笑了笑:“所以,与其说太皇太后乃是诸子余孽,倒不如说,只是彼此相互利用罢了,当年若不是她,我的母亲,也不可能进入宫廷,这一切都是她的布置和安排。”

    陈无极打了个哈哈:“至于赵王,赵王的背后,有当初汝阳王的影子,他虽为太皇太后的儿子,可是太皇太后,又怎么肯放过他呢,杨家之人,打小开始,便深信一件事,那便是,这个世界,谁都不可以信任,任何东西,只有操之自己之手,方才是自己的。其他的人都不可以信,包括至亲,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陈凯之心里万分震撼,不由开口说道:“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你和你的母亲,要的是什么?”

    陈无极沉默了一下:“动摇儒家的根基,建立一个新的天下。”

    陈无极说着,随即又笑了起来。

    “陈大哥,你想不到吧,想不到我便是你心中的诸子余孽。”

    陈凯之道:“你是我的兄弟,其他的,都不要紧。”

    陈无极颔首点头:“对,我也是这般想的,背后这些人,无论在想什么,他们想要得到什么,想要操控我,或者是利用我,其实对我而言,都无关紧要,我早说了,我只在乎自己,还有身边至亲之人。其他人,我都不在乎。”

    陈凯之此时心里却又生出无数的疑云,万万料不到,其中竟有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那么,太皇太后似乎早有剪除赵王的意思,而召无极入朝,只怕也是希望借无极之手,进行控制,那么,她到底为的是什么,为了她的杨家,谋朝篡位,还是,想要成为女皇帝,效仿武则天?

    而在此刻,万寿宫里,无数的贵人和宫娥,以及在内阁当值的几个内阁大学士正在焦灼的等待着,外头炮声隆隆,到处都是喊杀,即便是再镇定自若之人,只怕此时,也已忐忑不安。

    慕太后一下子起身,一下子坐下,心里更是紧张到了极点,她显得格外的焦虑,抿着朱唇,显得尤为不安,娥眉也是紧紧皱着,像是一条紧拧在一起的绳子。

    太皇太后则冷冷的高坐着,一言不发,仿佛一尊石像一动不动的。

    姚文治跪坐在一侧,低声喝茶,只是茶水早已凉了,他下意识的轻抿着茶水,却也透出了浓浓的不安。

    “娘娘……”这时,却有人淡淡道:“而今赵王虽反,可想来,未必是因为对太皇太后有所不满。”

    太皇太后抬眸,凝视着说话的人。

    说话的正是内阁大学士成岳。

    成岳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和赵王的关系不错,私交极好,赵王的突然发难,事先没有和他商量,以至于这时候他正在宫中当值,被困在这宫中,否则,他若是在宫中,十之八九,也要去赵王府里了。

    在经历过震惊之后,成岳渐渐的,却冷静下来,从眼下的时局来看,赵王几乎占住了上风,只要赵王殿下不在乎天子的安危,那么,这一场叛乱,几乎是必胜无疑的。

    正因为如此,成岳忍不住偷偷看了姚文治一眼,一旦赵王殿下入宫,定鼎天下,姚文治等人,势必都会遭到清算,至于太皇太后和慕太后,十之八九也要幽禁,甚至可能直接鸠杀,而纵观朝野,还有谁既德高望重,又受赵王殿下信任呢?

    唯有自己,这内阁首辅之位,只怕唾手可得了。

    所以他显得极冷静,赵王数万军马,又得到了不少节度使和都督的支持,相比于困守在宫中,还有作死的勇士营而言,不知强了多少倍,所以他微微一笑,正色说道。

    “娘娘,赵王多半,也是迫不得已。他毕竟是太皇太后娘娘的儿子,母子二人,血脉相连,此番起兵,怎么可能反自己的母亲呢,想来,定是朝中出了奸贼,以至于,赵王不得不反,娘娘且放宽心,此事无碍,即便赵王殿下入宫,定也是尊奉太皇太后娘娘。”

    他表面上,是在宽慰太皇太后,可实际上,更像是在稳住太皇太后的情绪,外头到处都是喊杀,料来,战斗很快就结束,到时赵王入宫来,自己总该在宫中,尽一份心力。

    不管如何,赵王都会胜的,几千兵怎么能对付了几万,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显得很淡定,就等着赵王入主宫中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