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九十章:兵败如山倒
    那陈光平咬着牙关,一只手搭在陈让的肩上,忍着痛蹒跚的跟在身后。

    只是这一轮剑雨,效果对于头戴钢盔地勇士营而言,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反而是附近的叛军,被生生射杀了百人,一时他们俱是纷纷倒地。

    随着四周到处都是哀嚎阵阵,那疯狂冲击截杀而来的叛军见状,顿时开始有些混乱了。

    身后是自己人的箭雨,而身前,却是手弹的轰鸣和如林的刺刀,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地上布满了死尸,悲愤的叛军不得不哗然开始后撤,至少,进攻再没有这样急了。

    这反而使陈凯之和勇士营抓住了空挡,他们奋力朝王旗冲去。

    陈凯之已变成了血人,这一路,不知杀死了多少人,他气喘吁吁,目中狰狞,尤其是耳边传来勇士营阵中的哀嚎惨呼。

    这些人,当初无一不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损失哪怕只是一个,他都觉得痛心不已。

    现在,似乎野心已经消散,成王败寇可以暂且放在一边,而今,无论是陈凯之,还是许杰,又或者是陈让,是新兵还是老兵,俱都将一切抛在了脑后,心里只有两个字——报仇。

    报仇雪恨!

    陈凯之高举着雪亮的刀,厉声道:“疾行!”

    “疾行!”

    已没有人吹竹哨了,却有无数人在阵中一齐发出大吼,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陈凯之一马当先,迎面一个骑着马,进退失据的骑兵一时冲也不是,走也不是,很是慌张的看着朝自己冲来的勇士营,嘴角微微打哆嗦。

    “饶命……”

    陈凯之风驰电掣一般的冲上前,双手握剑,自他座下马肚里穿过,锋利的学剑瞬间在马肚里留下一个豁然的口子,紧接着,战马直接轰然倒地,滚落下马的骑兵,瞬间被身后冲杀而来的勇士营直接被刺刀扎了个通透。

    “杀!”

    “杀!”

    千余人发出了冲天的怒吼。

    已越来越近。

    至少在两轮箭雨之后,陈凯之几乎可以看到陈贽敬的面容,阳光下他显得慌张,嘴角微微张开着,似乎在说些什么,却已经说不出来。

    陈贽敬坐在马上,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命人射箭,非但没有做到有效的吓阻,反而使勇士营速度愈发的快了。

    一百步。

    陈凯之磕开了一枚羽箭,因为已进入了箭雨的有效距离,虽少了步卒的纷扰,正面迎敌的敌人稀疏了许多,不过还是给勇士营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陈凯之脚步却是越急,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儒雅的脸已不见踪影,却是青筋暴出,满是血污的脸,便连张开的口齿,竟也被血染了个殷红。

    他反手将错身而过的一个叛军斩倒,脚不停留。

    勇士营的阵列开始有些松动,显然因为疾行,和箭雨之后造成的损失,以至阵列中出现了许多的缺口,那些本是受了外伤,不得不进入阵列之中的将士此刻毫不犹豫的浑身染血的堵住了这些豁口。

    一路洒着血,依旧疯了一般,继续加急脚步。

    五十步。

    那面王旗,依旧还是猎猎作响,这迎风招展的王旗之下,却出现了一些慌乱。

    陈贽敬面如猪肝色,他已可以看清陈凯之了,甚至可以看到他身上的血迹,还有那狰狞的面容,陈贽敬心里一抽搐,眼里既有愤恨,又有不甘。

    这陈凯之怎么就如此顽强,想打不死的蟑螂,让人恶心。

    身后的大臣已是七嘴八舌起来:“殿下……殿下……此地……此地不宜久留。”

    “殿下……”

    “我们赶紧撤。”

    陈贽敬依然不动,他死死的盯着陈凯之,目光里掠过渗人的杀意。

    而陈凯之似乎已看向了陈贽敬。

    双方的目光,隔空对望,更加近了。

    陈贽敬看到了可怕的眼神,这眼神,宛如来自于地狱,而这来自于地狱中的男人,手持着三尺剑,血衣已分辨不清原来的眼色,他一步步而来,脚步很稳,却不慢。

    陈贽敬突的感受到了一丝恐惧,身子不禁打抖。

    他左右张望,中军已经开始有些不稳了,身侧的护卫,纷纷开始拔刀,一个个面如土色的样子。

    弓手们不得不停止了射击,因为距离过近,事实上,许多人开始惊慌失措起来。

    陈元奇见状已经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怕意,竟是大叫的喊了起来:“走吧,走吧,再不走,就迟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陈入进惊恐的坐在马上,浑身颓唐,他咬着牙关,拼命看向陈贽敬。

    而那王旗,依旧还在迎风招展,彰显着它的尊贵。

    远处,陈凯之爆发出了怒吼:“杀!”

    “杀!”

    喊杀声,已是声声入耳。

    陈贽敬脸刷的一下,白了,整个人颤抖起来,嘴角也是抽搐起来。

    败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敌军,看着狠狠将剑刺入一人身体,那长剑贯穿了人肚腹之后引发的惨呼,陈贽敬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事实上,他还有足够的实力,还有……

    千余勇士营,固然如何的冲杀,虽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叛军的损失,也不过是数千而已,只是可惜……

    他终是惧怕了,座下的战马,似也受了惊,发出不安的嘶鸣。

    “撤!”

    陈贽敬拨马调走。

    狭路相逢勇者胜,陈贽敬终究是失去了勇气,他一拨动马,身边的护卫纷纷拥簇着开始后撤,王公大臣们这才反应了过来,也忙是稀稀拉拉地开始后退。

    那一直屹立不动的王旗,也终于动了,随着赵王,徐徐后移。

    陈凯之看了个真切,举剑怒吼:“追击!”

    “杀!”

    冲破云霄的怒吼,一浪高过一浪。

    王旗撤了。

    这一撤,使四周几乎所有的叛军俱都恐慌起来,无论是骁骑营,是前营还是后营,当王旗开始移动,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原先,还在筋疲力尽的阻止进攻,即便有人怯战,却也不敢贸然脱离战斗,可他们现在,一个个用无神的眼睛看着那一面王旗,心理的防线,瞬间一泻千里。

    当王旗在风中飘扬的时候,他们都可以顽抗到底,可是现在王旗在往来的方向而去。

    没有人可以做到,当主帅撤离,自己还在做徒劳的冲杀。

    若说方才,苦战使他们心生敬畏,战场上的惨呼和哀鸣,使他们措手不及,那么现在,他们只剩下了绝望,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瞬间开始蔓延开来。

    随即,有人开始丢弃了武器,他们唯一的念头便是逃,逃的越远越好。

    无数人蜂拥着,将原本用来杀敌和搏命的武器随意的丢在了同伴的尸首上,他们嫌自己身上的铠甲过于沉重,疯了似得解下弃置于地,他们惊恐的随着人流,如没头苍蝇一般开始窜逃。

    “败了,败了!”

    绝望的声音,开始弥漫。

    败了……

    兵败则如山倒,摧枯拉朽之间,败兵为了逃命,开始疯狂的践踏,他们错乱无章的散开,武官们骑着马,妄图先走一步,却被后头的败兵直接拉扯下马,此时任何纪律,都已变得可笑了。

    官兵之间,再无界限,绝望的人发出了哀叫,他们还有妻儿,还有孩子,他们败了,他们不知未来的命运是如何,只想着尽快的离开,越远越好,带着家人一起逃离,留着活口,不然就是死在这里也是枉然的,没一点好处。

    他们之所以能坚持作战,是有胜利的希望,自己可以封候封王。

    但是现在那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他们的念想就是逃命,活下去。

    而那王旗,在移动之后,最终开始被人丢弃于地,王旗落下,成了地上尸首的裹尸布。

    陈贽敬起初,身边还有数千人,可走了不远,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竟不过百人。

    身后,是愤怒的喊杀。

    “追击!”

    他心如刀割,天潢贵胄,太祖高皇帝的嫡亲血脉,皇帝之父,今日……竟是一钱不值,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他心里这般想,还会有机会,理应还会有机会,只要逃出京师,就还有机会,一定会有的……

    他身后,突的传出一个哀嚎的声音:“皇兄……皇兄……”猛地回头,他看到了陈元奇,陈元奇似乎被人夺了马,竟被护卫直接从马上拉下,接着,夺马而去,陈元奇肥胖的身子,便摔落在地,而随即,无数的败兵来不及等他爬起,一脚脚的踩在他的身上,他发出惨叫,到了后来,这声音愈发微弱,最终,仿佛烂泥一般,再没有了半分的声息。

    此刻陈贽敬顾不得陈元奇,他谁都顾不上,他心里只想自己能活下去,眼下,逃出内城,只有一条路,从这里一路走,便可看到朝阳门,身后,喊杀依旧,他变得惊恐起来,好不容易,距离朝阳门愈来愈近,他才刚刚想要松一口气。

    突然,四周不知有人大喊:“京军右营都督张邵,奉懿旨讨贼平叛!”

    “捉拿陈贽敬,捉拿陈贽敬。”

    声音震耳,几乎是响彻云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