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八十八章: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
    “投掷!”

    许杰发出了怒吼。

    一时又一轮手弹丢了出去,硝烟味越发重,随着爆炸,又一群起兵倒下。

    不远处惨叫连连,尸横遍野。

    “投掷!”

    许杰又是一声怒吼。

    手弹真正惊人的,显然并非是其威力。

    而在于其便捷性。

    一次投掷之后,五十个掷弹兵,立即自自己的皮带的皮兜里取出第二枚手弹,方便而快捷,不等对面的骁骑营反应。

    随即,铺天盖地的手雷朝着五十步开外狂飞。

    前队的骑兵已是损伤殆尽,可后队的骑兵依旧还是凭着惯性飞驰而来,而此时,几乎是在同样的位置,轰鸣声又起,硝烟弥漫,无数的血肉横飞,凄厉的叫喊更胜。

    与此同时,勇士营士气大振,方才慌张的情绪一扫而空,他们似乎看到胜利的希望,只要赵王不能靠近他们,他们就可以一直坚持到最后,直到最后胜利。

    陈让心里的恐惧感已经一扫而空,虽然在山上,有过无数次的演练,可毕竟掷弹的时候,都是空弹,而现在,当这威力极大的手弹一个个飞出,看到前方的骑兵还未靠近,便已纷纷落马,一个个的弹坑下,烟雾弥漫,他突然发觉,自己竟已没有恐惧了。

    “准备射击!”

    有人大吼。

    陈让没有迟疑,忙是开始装弹,在装好了火药之后,迅速与前队交错,平举火铳,这一次,手不再颤抖了。

    这些动作,他已不知演练了多少次,早就耳熟能详,一旦开始心静了下来,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担心,紧接着,在前方无数的轰鸣和爆炸声中,他隐约听到了竹哨响起,啪……他打出了火铳。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立即收了火铳,后退一步,与身后的队友身子交错而过,回到后队装填火铳。

    在飞鱼峰上,他一次次练习着这些动作,在这寒冬腊月的天气里,他甚至觉得,这些动作不过是护国公对自己这些新兵的惩戒,他有过无数的抱怨,甚至是私下,新兵们低声的嘲讽着教官们各种没有意义的教导。

    可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不属于自己了,平时的操练,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最大的效用,他甚至已不需要如何思考,便已知道,下一步应当做什么,甚至他觉得那些竹哨还有命令,都是多余,因为他演练了太多太多次,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下一步该如何。

    他迅速的装填了火药,用通铁条塞入火铳口里,将火药夯实,紧接着,装上了弹珠,就在他向前,让前队射击的队友们退下来,便见硝烟之中,有侥幸躲过了手弹轰炸的骑兵带着一身的烟火,朝这里策马疾奔而来。

    他几乎可以看清,对面之人的样貌,这是一张极普通的脸,可他的面上,没有方才喊杀时的义勇,反而有一种悲壮,显然,在穿过爆炸区域的时候,他已经胆寒了,只是座下的战马已不受控制,依旧向前疾奔,陈让甚至相信,他一定是想策马而逃的,可惜,已经迟了。

    啪……

    他放出火铳,便见那零零落落穿越过硝烟的人纷纷落马,他甚至看清了对面骑兵中弹的样子,面上有不甘,有悲愤,扭曲的脸里有痛苦。

    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杀人,这令陈让很是不好受,可很快,他后退,将位置让给了后队,他深吸一口气,心里想,倘若不是平时的操练,今日死的这个人,便是自己吧。

    他看到陈凯之提剑,犹如武神一般,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这身影,在他眼里,开始渐渐变得大了。

    骁骑营已经大乱,片刻功夫,纷沓冲杀而来的骁骑营便已折损了三成,后队的骑兵,终于开始勒马,恐惧的气氛已经开始蔓延开来。

    如此巨大的损失,根本不是一支军马可以承受的,若是换做是府兵,只怕一成的损失,便已崩溃了,于是,大量的骁骑营骑兵纷纷开始勒马驻足,有的甚至索性原队而返。

    在后压阵的陈贽敬心彻底的凉了,这些骁骑兵可以说是他现在的主力。

    可他们却冲不过去,无法靠近陈凯之,而且现在损失可谓惨重。

    但他不甘心,虽然手弹的出现,令他措手不及,可他依旧还是有极大的希望。

    他很明白,只要再承受一些损失,只要有一队骑兵能够穿越枪林弹雨,自己依旧还是胜利者,无论勇士营如何精锐,他们的火器如何厉害,可他依旧还是高估了勇士营骑兵的忍耐力,这些人还没到少勇善战的地步。

    因此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红着眼睛吼了起来:“左右包抄,包抄他们,他们不过千余人,何况,火药未必充足,只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

    只要坚持下去,自己必定胜利。

    这是他麻木士兵的办法,也是麻木自己的借口。

    传令兵开始传达他的命令。

    赵王继续吼叫:“后退一步者,斩!”

    他话音刚落。

    在另一头。

    陈凯之发出了怒吼:“上刺刀!”

    陈凯之料想到,赵王会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从容后退,而后继续围困宫中,毕竟虽然受挫,可实力依旧还在,他肯定会料到,勇士营的火药未必是源源不绝,何况,勇士营也绝不敢出击的太远,否则,一旦被赵王的大军直接袭了宫城,那么即便勇士营如何厉害,灭亡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另一个选择则是,继续冲杀,驱使无数的军马,索性与勇士营拼消耗,勇士营人少,对方是勇士营的二十倍,只要坚持下去,四面八方的叛军足以不断消耗掉勇士营的火药,最终造成勇士营持续性的流血。

    人数的差距,实在太大,这已不是质量可以弥补了。

    通过手弹的攻击,确实使勇士营站稳了脚跟,也狠狠的对叛军的心理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可以距离真正的胜利,还有太远。

    所以……眼下唯一的出入只有一个!

    陈凯之拔剑,厉声大吼:“都随我前进,看到了前方的王旗没有,看到了没有,目标,便是王旗,前进!”

    疯了……

    可这时候,除了发疯,没有任何办法,那面王旗,便是叛军的主心骨,其他人,陈凯之可以不打,可只要咬死了这一面王旗,发起攻击,才有机会。

    所谓擒贼先擒王,这个时候只有将赵王拿下,他们才有胜利的机会,先将这先领头的人给抓住了。

    军旗没了,领头的没了,战争便结束了。

    因此他开始踏步向前。

    身后所有人,开始上了刺刀,只有掷弹兵,则在后队警戒,许杰高呼:“不要乱丢手弹,保存实力!”

    一下子,轰鸣声没有了。

    却是勇士营列队行进,他们端着火铳,火铳的前方,雪亮的刺刀在阳光下闪闪生辉,格外晃人眼眸。

    他们走的并不快,可虽在前进,却依旧保持着队列的整齐。

    在这瞬息万变,却凶险无比的战场之上,队列至关重要,只有将自己的左右和身后,交给自己的队友,才可以令人安心的面对前方的敌人。

    “向前!”陈凯之走在最先。

    陈无极也被这一幕所震撼,他原以为,眼下必死无疑,可现在,却是精神一震。

    ……

    眼看着浩浩荡荡的勇士营,竟开始前进,所有的叛军,俱都目瞪口呆。

    陈贽敬更是傻了眼,身后,那陈元奇咽了咽口水,忍不住高呼:“皇兄,皇兄……他们……他们是奔着我们来的,是奔着咱们来的!”

    这不得不让人震撼。

    方才直接击溃了一次骁骑营进攻的勇士营,居然开始如一头发疯的猛兽,分明是在势单力薄的情况之下,居然主动的发起了进攻。

    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住口!”陈贽敬回眸,恶狠狠的瞪了陈元奇一眼,他现在只恨不得立即将陈元奇宰了。

    拼命的抑制住了怒火,陈贽敬咆哮道:“祖宗在天有灵,定会护佑本王平安,诛杀弑君的叛贼,传令,截杀他们,截杀他们。”

    一声号令之下。

    虽是军心开始浮动。

    可几乎所有人都明白。

    今日之战,根本没有所谓的正义之分,胜者为王,而败者,就如现在的他们,便是十恶不赦的叛贼,到了那时,便是抄家灭族之祸。

    时至今日,已经没有退路了。

    于是,各营纷纷出动。

    左营已经出击,数千的军马,手持着长矛,朝着勇士营侧翼的方向,妄图开始截杀。

    后营出动。

    骁骑营退回之后,亦是开始重整旗鼓。

    在轰隆的爆炸声渐渐平息之后,眼看不妙的都督亲自按刀压阵,沉声喊道:“事已至此,唯有杀贼,方有出入,胜,则建功立业,子孙蒙受恩荫,败,合家俱死,不得幸免,都随我来,杀!”

    风尘滚滚,乌压压的军马纷纷向前,俱都只朝着一个目标,疯狂的扑杀而去。

    而勇士营依旧跨步向前,距离身后的宫城愈来愈远,他们的目标,也只有一个,那一面卷在空中猎猎作响的王旗!

    …………

    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