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八十七章:力挽狂澜
    事到如今,唯有杀了。

    陈贽敬彻底的被惹怒了,他如一头疯虎,再无一分半点的犹豫和迟疑。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前方,手臂向前一指,气势凌人的发号命令。

    “杀。”

    语音一落,将领们便大声喊了出来。

    “赵王殿下有令,赵王殿下有令,出击,出击!”

    轰隆隆……

    浩浩荡荡的侧翼马队已开始有所动作。

    骁骑营数千骑兵,如滚滚洪流一般,向前。

    陈贽敬眯着眼,冷冷的看着二里之外,即便他没闻到血腥味,远处的视线不慎清晰,可此刻的他脑海里已经是血淋淋的画面,小皇帝惨死的样子。

    此刻他的愤怒已经无法遏制,内心的怒火像是翻腾的江水,滚滚涌动,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

    “杀陈凯之,赏万金,封王,封王!”

    他厉声大吼着,似乎还嫌如此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迸出话来。

    “这狗贼,竟敢杀我的儿子,杀了他,杀了他!”

    轰隆隆的马队已朝着对面飞驰而去。

    马上的骑兵已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御道是砖石铺就而成,万马奔腾之下,马蹄踩在这石砖上格外的清脆,像乐章格外刺人心弦。

    遮天蔽日的骑兵如滚滚潮水,朝着对面的勇士营狂奔,一柄柄战刀高高举起,气势如虹。

    宫墙之上。

    慕绪密切的注视着宫城之下的场景,已是额上冷汗淋淋,呼吸都不敢大喘,屏住气,目不转睛的看着。

    骁骑营为前锋,骑兵当先,此后,还有数之不尽的步卒。

    赵王人多势众,勇士营却是人单势薄。

    他心口不由一痛,抽了起。

    陈凯之……无疑是在找死……

    他狠狠扶着女墙,却不得不回眸,看了一眼胆战心惊的禁卫,艰难的道:“做好准备,做好准备,叛军若是击溃勇士营,极有可能趁势攻城,准备!”

    呜呜……

    宫城内和宫城外的号角齐鸣,马蹄声、号角声、鼓声、以及喊杀声汇聚在一起。

    勇士营则显得很沉默。

    陈凯之按着剑,无数的杂音,令他整个人竟有些烦躁,而在一旁,陈无极也已举起了手中血粼粼的长剑,突的笑道:“陈大哥,今日你我死在这里,也算是无憾吧!”

    陈凯之冷冷说道:“我们会活下来的!”

    旋即他眼眸抬起:“我将你,将这些勇士营的将士带了出来,就绝不是让他们寻死,我将你们带来,是求胜!”

    不等陈凯之下令,身后的勇士营已经开始准备迎击,队官们纷纷呼喝:“站稳,检查火铳。”

    “检查火铳……”

    有人发出大吼。

    “预备……”

    骑军的攻击,历来是求快,便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正因为如此,所以绝不可以拖延。

    依旧还是三段击的战术。

    第一列的新兵和老兵开始举铳。

    所有人,只听到了马蹄声,这马蹄声已愈来愈急促。

    而在后压阵的赵王等人,此刻则杀气腾腾的看着战场,有人发出了冷哼。

    勇士营没有火炮,单凭火铳,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之下,与骑兵作战,简直就是……找死!

    陈贽敬更是狠狠握紧了拳头,他在等待陈凯之被踩成肉泥的时刻。

    哒哒哒……哒哒哒……

    已是越来越近了。

    突然,有人发出了怒吼:“射击!”

    第一列火铳手射击。

    啪啪啪……

    四百多人,一齐射击,顿时硝烟弥漫,四百多管火铳吐出了火舌。

    骑兵的冲击十分密集,毕竟这么多人马,略显拥挤,何况已进入了有效射程,顿时,便有一二百人落马,滚落在地。

    好在骁骑营并没有受太多影响,冲杀如故。

    “准备!”

    第二列的勇士营将士出列,火铳早已上了火药,一声号令之后,纷纷扣动了扳机。

    啪啪啪啪……

    一阵阵的火铳声。

    终于使骁骑营尝到了厉害。

    又是一两百人落马,一地的死尸还有无主狂奔的战马在哀嚎嘶鸣。

    “杀!”为首的骁骑营武官喉头发出了怒吼:“杀过去!”

    稍稍凝滞的马队,终于又重新振奋起来。

    已是越来越近了,大功就在眼前,只要冲杀过去,便是建功立业的开始。

    他们放肆的举起长刀,此时已可以清晰看到对面敌人的面容,使他们愈发的勇气倍增。

    而勇士营这儿,许多人不禁有些心颤了。

    看着这铺天盖地而来的骑兵,许多的新兵,发现自己的手竟在颤抖,他们很明白,只要对方杀到,自己就可能被踩成肉泥,那骑兵手上锋利的长刀,会将自己砍为肉酱。

    这简直太可怕了,跟找死没什么分别的。

    有人甚至泪眼婆娑起来,身边的老兵不断大喊:“镇定,镇定,我们无路可退,击溃他们,击溃他们,我们才能死中求活,呼气、吸气,不要怕,怕个什么。”

    “准备……”

    第三轮火铳开始射击。

    啪啪啪啪……

    如炒豆一般的火铳声,在较劲的距离射击之下,发挥了极大的威力,一个个落马的叛军发出来的哀嚎声,更是显得格外的刺耳。

    骁骑营终于开始有些胆怯起来,至少冲击的力道和速度,渐渐开始放缓。

    好在,即将接近。

    这给了骑兵们足够的勇气,眼下,不过是百来丈的距离。

    赢了……

    后阵的王公们忍不住欢呼。

    这一场胜利,实在来的过于容易。

    因为任谁都明白,一旦被骑兵靠近,少量的步兵只有被屠宰地命运。

    勇士营的杀手锏,不过是一些火器,只是可惜,若是守在宫城之中,数万人马,未必能将他们拿下,可是眼下,却在毫无防护的宫城外决战,骁骑营只一出动,便可将他们彻底击溃。

    陈贽敬的脸一直绷着,唯有在这个时候,突的狠狠握紧拳头在半空挥舞,露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很是得意的笑了,因为他已经看到胜利。

    陈凯之他输了,只要他们靠近勇士营,勇士营等人就会被自己碾碎,他们将死无全尸。

    “胜了,大胜!”身后的陈入进,几乎是欢天喜地的样子,可随后,看了皇兄一眼,又觉得此时不该如此,忙是绷紧脸。

    用一千多骁骑营,换来一场对勇士营的全歼,绝对是一笔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可就在此时,勇士营之中,突然有人厉声道:“准备!”

    勇士营依旧还佁然不动。

    虽然绝大多数新兵,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可一听到准备,经过反复操练过后的将士们,最后一队人则已开始引燃了手中的手弹。

    所谓手弹,乃是添加了火药的长柄‘炮弹’,它们比炮弹要小一些,里头除了火药,便是无数的铁定和碎屑,此时一声令下,许杰已带着人出来,手中的手弹已开始点火,他们却不急于飞掷出去,而是在静静的等待,片刻之后,许杰率先道:“投掷!”

    他率先将手弹朝着远处狠狠甩出。

    这手弹在天空划过一个完美的半弧。

    这些掷弹兵,大多是炮兵兼任,平时除了操练打炮之后,还需练习掷弹,他们力气大,经过长久的操练之后,能将手弹飞出五十步以外。

    那手雷滚在一个骑兵身上,骑兵只觉得自己肩窝一疼,起初还以为中弹,等见到只是一个长条的管子,好在肩头有肩甲保护,虽有些疼痛,却也不觉得什么。

    这骑兵依旧高高举刀,手中长刀在空中乱舞,正待要随着身边的人继续大声喊杀,突的,宛如晴天霹雳一般,他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出了什么事,便见自己的肩窝处猛地发出耀眼的白光,而随即,巨大的冲击力,仿佛一下子将他撕成了碎片,无数的弹片横飞出来。

    巨大的硝烟弥漫,身边的十几个骑兵,俱都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直接栽倒在地,有的战马直直的被冲击波横扫,打了个趔趄,马蹄半跪而下,更远一些的人,虽不至直接炸死,却也有无数飞溅的铁屑和弹片直接破入身躯,一时之间,鲜血淋漓,空气充满着血腥味,还有那浓重的硝烟味,两种气味混在一起,格外刺鼻。

    与此同时,五十个掷弹兵一齐投弹。

    天上飞弹如蝗。

    整个骁骑营的前队,瞬间便被打懵了。

    他们万万料想不到,眼看着就要杀入敌阵,眼看着便要将眼前这些勇士营的狗贼杀了片甲不留的时候,突然会出现如此恐怖之物。

    巨大的轰鸣,从各处疯狂的响起,既像爆竹燃放,可其威力,却比爆竹强上不知多少倍。

    轰隆……轰隆……轰隆……

    这等手弹,某种意义而言,比之火炮还要可怕,火炮需要装填,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需要一次次的校准,而眼下的手弹,却是四面开花,此起彼伏的轰鸣声响彻,此前的马蹄声,一下子被轰鸣淹没,而接着,便是各种的哀嚎,五十步外,一片狼藉,数百的人马尸首,还有那侥幸活着的人,面上被浓烟熏得乌黑,在地上打滚,发出凄厉的惨叫,甚至有些人直接躺在人堆了,无法动弹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