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八十二章:生死之战
    洛阳城里,分明已经开始有大规模的军队集结了。

    锦衣卫这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事情发生之后,锦衣卫便悉数全部换成了常服,没有人再穿着飞鱼服当值,办公的地点,也开始更换,此前早有预案,这也是锦衣卫早先制定出来的规矩,一旦京中出现动乱,便在新的地址办公,与此同时,力士们则开始观察着各处军营的动静。

    紧接着,得到了消息的锦衣卫武官,则是在这乱糟糟的街道里快马而行,他们穿着的,乃是京营的军服,此时京里正乱哄哄的,本来到处都是官兵,竟没有人拦,接着,人便在学宫至宫里的半途上,遭遇到了勇士营的人马。

    呼……

    千户赵喜口里大喊:“我要见护国公……”

    随后,他便出现在陈凯之面前,拜倒:“护国公,赵王反了。”

    这一切,几乎在预料之中。

    郑王反了,不管结果如何,赵王都脱不了关系,他那种人的性格肯定会破釜沉舟,跟着反的,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带着众人杀出一个希望之路来。

    “还有什么消息?”陈凯之凝视着这千户。

    赵喜道:“中军营也已出了营地,左营、前锋营等军马,俱都出动,唯有右营依旧按兵不动,似乎是在观望,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护卫,人数大抵是在三万之数,其余各军,暂时没有什么消息……不过……听说宫里,也传出了喊杀!”

    “宫里?”陈凯之皱眉,心里竟是隐隐的有几分担忧起来。

    宫里有一部分赵王党羽,这本是情理之中,不过竟有了喊杀,这就说明,规模不会太小。

    再加上,赵王竟可以纠集这么多兵马,还是出乎了陈凯之的意料之外。

    他冷冷一笑:“从前,他是投鼠忌器,总以为还可以耐心等着陛下成年,而如今,算是铁了心了,这样也好,今日,且看鹿死谁手吧。”

    他按着自己腰间的剑柄,显得沉着无比,随即追问道:“现在赵王在哪里?”

    “在东市,集结人马,据说,还派人召了郑王的骁骑营去了。”

    东市距离宫中有一些距离。

    既是铁了心要反,自然不可能勒令各营一窝蜂的便攻打宫城,肯定要先集结好兵马,而后再围住宫城狂攻。

    陈凯之远远的眺望了天穹,叛军几乎是临时集结起来,猝然无备,只怕要集结一起,尚需一些时间。

    他点了点头:“不必再探了,你寻个地方,躲起来吧。”

    “是。”赵喜深看了陈凯之一眼,锦衣卫毕竟不是真正的武装,这样的恶仗,几乎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他显得略略有些担心,区区一千多人马,而且据说,巨大多数还是新兵,数万京营,可谓是兵强马壮,其他的京营,虽是按兵不动,未必是赵王的余孽,想来却指望不上,至于宫中发生了什么,也只有天知道,他忍不住开口说道:“公爷,请保重。”

    陈凯之朝他点头。

    而事实上,在他的身后,陈让等新兵也都耳尖,一听赵王带着数万人反了,也都个个面如土色,他们毕竟没有经历过阵仗,现在竟是大气不敢出,俱是傻愣愣的站着。

    京营可都是从边镇轮替来的军马啊,多数都是上过战场的,操练也还及时,即便加上了禁军,赵王也是人多势众。

    陈凯之则是厉声道:“而今赵王谋反,你们既然都已知道了,事到如今,只能拼死勤王,你们既有勇士营的老卒,又有宗室子弟,大陈江山社稷动荡,今日,都随我杀贼!”

    他抽出了剑,朝众人大声喊道:“立即向宫中前进。”

    “前进!”

    老兵们面无表情,开始行进,陈让等新兵,虽是面如土色,可是勇士营军纪森严,眼下只能尾随着大部队走。

    洛阳宫是依山而建,因此只有三门,其中两座,各设了瓮城,所以最是难攻,唯有正定门防御稍弱一些,为了方便臣子们出入宫禁,并不森严。

    而此时,洛阳宫里显然已是如临大敌,当值的六千多禁军纷纷出现在城楼,而其他未当值的禁军,此刻一时也无法集结。

    陈凯之等人至宫门之下,便有人叫门,城上的守备则显得疑虑起来,便放声道:“京中动荡,我等奉命固守,不敢开门。”

    不敢开门倒是实在话,一旦开了门,天知道冲进来的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还是谨慎为好,不可门能留众人留一条路,要是冲进来反贼,岂不是要血流成河了。

    陈凯之很明白这些人的心里,也很理解,因此他并没恼怒,而是格外正色道:“我是陈凯之,赵王反了,请速速开门。”

    终于,有人探出了脑袋,乃是羽林卫都督慕绪,慕绪盯着臣凯之良久:“是陈凯之?”

    “正是。”

    慕绪像是松了口气:“开门。”

    身后似有军将迟疑的道:“都督……”

    “开门!”慕绪铁青着脸,显然,他已知道了陈凯之的身份,只是此时,却也没有声张。

    终于,有人放下了吊桥,随即,宫门洞开。

    陈凯之带人入宫。

    刚出门洞,便见慕绪按着剑柄在门洞口等候,陈凯之看了慕绪一眼,正待要行礼,慕绪焦灼的道:“快快入城,而今京中的局面已是失控,来,上城楼说。”

    陈凯之回头看了身后的护卫一眼,护卫们会意,立即大叫:“疾步入宫,疾步入宫。”

    陈凯之则与慕绪一道上了城楼,慕绪随即便道:“宫中就在不久之前,出现了一场小叛乱,好在,还算及时的弹压住,杀了七十多个叛贼,不过……眼下宫中只有五千多禁卫,却需固守三处宫门,通往后宫那儿,还有两处地方需要把守,人手严重的不足,城外的军马,眼下一个都信不过,娘娘在京营,也有几个心腹之人,可今日之事,实在太急,即便他们带兵来了,也不敢贸然让他们入宫来,怕是指望不上了。”

    他深深的凝望了陈凯之一眼,事实上,就在两个月前,当慕太后将消息告诉慕绪的时候,慕绪还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他没有急着和陈凯之相认,只是暗中观察着陈凯之:“若不是勇士营,说实话,老夫还真不敢放入宫中来,你也明白,连宫中禁卫,都未必可信,何况是其他的兵马。”

    陈凯之深以为然的点头,这里便是权力的最核心处,谁占住了这里,谁便是王者,在这等诱惑之下,尤其是在这等动乱之中,想要让人放心放人进入,却是不易。

    慕绪是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是自己人,才敢放他入宫。

    陈凯之朝慕绪颔首点头:“慕都督所言甚是,现在是非常之时,只能如此。勇士营可以固守这一处城门,绝不会有失。”

    慕绪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见陈凯之镇定自若,心渐渐放下一些,也不禁对这外甥,多了几分兴趣,他突的压低声音。

    “凯之,老夫知道你的身份,而今,你既知道是非常之时,倘若,宫中当真有失……”他犹豫了一下,嘴巴凑在陈凯之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宫中有一处密道,乃是太祖高皇帝时便修筑的,寻常人并不知情,你带着你的母后,从那里出去,老夫在那里,安排了心腹之人,可保你们母子无恙,赵王经营了许多年,党羽太多了,平时倒还罢了,现在他铁了心,只怕凶多吉少。”

    陈凯之微微一愣,见慕绪说的认真,且一脸关切的样子,忍不住对慕绪有了好感,他忍不住抬眸看了慕绪一眼,郑重问道:“那么舅父呢?”

    慕绪冷笑:“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如何,总要有人拖延叛军时间,舅父若不镇着,禁军立即会一哄而散,自是能拖一时就是一时,少不得,要交代在此了,好在妻儿我都安排在乡中,你若是有机会,及早带着他们想办法逃吧,可去蜀国,蜀国那儿,我有……”

    陈凯之摇摇头,笑了:“事已至此,唯有死战,勇士营是我带来的,我不会逃,他们活,我便活,他们死,我便死,舅父,不必多言,同生共死吧!”

    慕绪犹豫了一下,却也没再说什么,却是呵呵一笑,拍了拍陈凯之的肩膀:“眼下叛军还未至,你赶紧入宫一趟,骑马去,去见一见太后,总该要见一见的,反正现在都到了这个时候,也没这么多规矩,马快一些。”

    陈凯之抿嘴一笑,心里却忍不住想,若是这位舅父大人知道这场灾祸是自己惹来的,不知会怎么想,一定……会想砍自己吧。

    不过……似乎赵王的实力,还是超出了陈凯之的预料之外,他原以为,赵王虽有许多党羽和心腹,可真正肯与他造反的,未必有多少,可现在看来,似乎还是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赵王的实力还是不可小觑的,竟是有一呼百应的趋势。

    不过他便没多担忧,而是朝慕绪点点头:“我去去便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