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八十一章:平叛
    陈入进几乎是一马当先,疾步进去。

    便在赵王府的正殿里,看到了陈贽敬。

    陈贽敬一脸铁青,眉宇皱在了一起,整个人几乎是无精打采,或者说,此时的他,像是心已死了,整个人萎靡不振。

    陈贽敬见到陈入进进来,要站起来,可是双腿竟是没力气一样的,站不起来,很艰难的咬了咬牙,方才极勉强的扶着案牍起来,盯着陈入进,厉声吼道。

    “元奇疯了,还是你们有什么事瞒我?”

    陆续而来的大臣越来越多,陈贽敬却对他们置之不理。

    陈入进几乎带着哭腔,连连摇头。

    “我并不知情,俱都不知情啊,我绝没有瞒皇兄任何事,谁曾想到,谁曾想到……想到呢……皇兄,事已至此,如之奈何?”

    陈贽敬面色惨然,他失魂落魄的扫视了一眼殿中诸人,整个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尝试着想要张张口,却发现,自己竟是张口难言,什么话都出去来。

    他心里气得不行,他觉得平时对郑王还不错,关键时候,郑文竟是造反,而且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瞒着。

    这……

    他真是觉得日了狗了,好端端的这郑王居然造反。

    这让他怎么办,即便他不反,也脱不了干系,现在简直是骑虎难下。

    他嘴里的口水咽了又咽,吞了又吞,才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哭笑不得的道。

    “置之不理?不,不能置之不理,郑王反了,若是我等袖手旁观,他必死无疑,而一旦这场叛乱被弹压,他的亲信和党羽,俱都要抄没株连,老三,你还记得你当初和元奇说过什么吗?你还记得那么多的书信吗?他知道太多太多的事了,一旦俱都招认出来,你说,你说说看,我们……还有路走吗?”

    陈贽敬突然捶胸:“这个蠢物,这个蠢物啊,天子就在宫里,原本只需耐心等待,只要陛下能长大成人,迟早我等就有翻身之日,只要宗室们还在,只要节度使们还支持陛下,我等……就算是这些日子,受多少白眼,遭人如何羞辱,只要熬过去,便有希望。可现在……现在……畜生,这畜生!”

    一阵痛骂,虽然陈入进和其他诸人,俱都面如死灰,却也觉得,赵王殿下这破口大骂,实是痛快。

    只是眼下,骂人能解决问题吗?

    不能!

    陈贽敬咬牙切齿:“本王什么都不担心,唯一忌惮的,就是宫中的陛下,陛下,是本王的儿子啊,郑王如此,这是要将本王的儿子,置之死地,这个畜生……”

    他额上青筋暴出,一张面容都变了形,格外吓人。

    原本,朝廷的局面是稳定的,宫中的禁卫是控制在太后手里,因此,皇帝被太后拿捏。

    而京营则大多落在宗王们手上,京营又围住了宫中,京师之外,既有赵王等人的势力,又有太皇太后为代表的关中军阀。

    慕太后,亦有一些族兄弟,控制着几镇边军。

    彼此之间的权力,达到了某种均势,使谁都对彼此有所忌惮,可现在,这平衡,被彻底的打破了。

    陈贽敬面如猪肝色,一旦平衡打破,在宫中被人拿捏的皇帝,就岌岌可危,而自己呢,自己该怎么办?他急得跳脚,可是有什么用呢,似乎没有办法阻止。

    陈入进眼眶也是通红:“陈元奇害了皇兄,也害了我,皇兄,倘若我等现在传信入宫,向母后和慕太后输诚,您看……”

    “不可能!”陈贽敬冷笑:“都到了这个份上,还有谁会相信,此事和你我没有关联呢?她们会信吗?现在说什么话,都没人信了,当有一人举起了刀,一切的平衡,就都打破了,彼此再无互信的基础;元奇和你我的关系,天下谁人不知,现在天下人只知道,咱们反了,而不是郑王反了,到了这个份上,输什么诚?派人前去斡旋解释,宫中定然不信。可你我亲自去?入进,本王问问你,你敢去吗?”

    陈入进又觉得心口开始绞痛了,他忙是捂着心口,一张脸苍白如雪。

    这句反问,他无法回答。

    因为这个档口,自己是绝不敢入宫的,说不准入了宫,就被人当做叛党拿起来,死都不知如何死的。

    “呵……”陈贽敬冷笑连连,嘴角抽了起来:“你不敢入宫去解释,本王也不敢入宫去解释,可一旦叛乱被平定,就算是解释,也变得无用了,宫中的妇人,十之八九,会教你我死无葬身之地,到了这个份上,只有一条路,带兵,入宫!”

    陈贽敬眼里,放出厉色,自己的儿子,想来已经生死未卜了,现在再不做决定,一旦犹豫,就是最不可测的结果。

    所以……

    陈贽敬冷冷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来人,集结京营的各路人马,传本王的诏命,随本王入宫,还有,给宫中本王的内应,想尽办法给他们传达讯息,让他们伺机而动,而今,反也得反,不反也得反,事已至此,只有死中求活,母后……”他眼珠子几乎是暴出,面带着无尽的杀意和残酷:“儿臣等这一日,可等了太久太久,好罢,那就来做一个了断吧,反正……是迟早要做一个了断的。”

    他浑身颤抖,朝向陈入进大吼:“待事成之后,第一个,便要宰了这陈元奇!”

    接着,他大手一挥:“动手。”

    …………

    京师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

    这种混乱,在这十几年来,本就埋下了伏笔。

    十几年来台面下的争斗,双方都小心翼翼的维持着斗而不破的格局,而今,这个格局已经彻底的不复存在了。

    这郑王揭竿而起,反了。

    赵王也带着人冲出了府,反了。

    驻扎各地的京营,现在也已陷入了混乱。

    平叛吗?还是参加叛乱?

    为数不少的宗室,也都是目瞪口呆,因为他们实在无法理解,为何陈元奇举事,自己竟是全然不知。

    更多的将军,也在焦灼的等待着消息。

    终于,赵王的诏令开始传达。

    十几年来的经营,宫中的妇人毕竟被禁锢在宫中,再如何掌握大权,也绝不可能如赵王这般收买人心起来更方便,赵王这些年,罗织的心腹,不计其数,其实想也可以想象,谁都知道赵王乃是陛下的父亲,更知道迟早有一日陛下将大权独揽,谁都明白,当初谁是赵王党,他日,便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谁料到能有今日呢?

    每一个人都没有料到,可是自己实在有太多的把柄在赵王手里,更何况,平时这么多亲昵的举动,赵王现在要动手,自己若是不肯服从,难道他日,自己会有好果子吃吗?

    今日成了,自己或许可以称的上是从龙,今日不成,即便自己不参与,也可能遭受池鱼之殃。

    终于,各路的京营开始有了动作,许多的大臣,开始向赵王府方向靠拢。

    洛阳城里,兵马四出。

    ………………

    呼……

    方吾才已是气喘吁吁的上了山,迎接他的,乃是陈凯之,陈凯之一身戎装,显得英气逼人,他与方吾才撞面,方吾才叹了口气:“成了,怎么样,白日举事,凯之从未见过吧,老夫这是担心你啊,你想想,这郑王若是动了手,赵王等人,肯定不能袖手旁观,这么大的乱子,你挡得住吗?若是在夜里,就更加糟了,白日动手,可以让你多一点把握。”

    原来是师叔的主意,所以那郑王是被他给忽悠的。

    陈凯之哭笑不得,此时他已下令,勇士营下山了,身边的勇士营官兵,开始鱼贯下山,自二人的肩膀擦身而过,陈凯之道:“师叔辛苦,且就在山中歇下吧,其余的事,交给我便是。”

    方吾才忧心忡忡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旋即便语重心长的开口:“老夫只擅长搅和,其他的,可不会,你自己……好自为之。

    他说着捂住心口。

    “哎,说起来,这些宗王,真是舍不得啊,这些本都是老夫的肥鱼,原本还想着,下半辈子,就指着他们给老夫养老送终,吃他们个十年二十年,谁料这一次……竭泽而渔,真是心痛。”

    陈凯之已懒得理会他,从他一侧擦身过去,他捏住了腰间的剑柄。

    这是一步险棋,郑王虽只是一块砖,可他的作用,却是抛砖引玉,郑王动了手,他几乎可以料定,赵王一定坐不住,他们之间,本就是休戚与共,郑王若是完了,赵王也绝不可能有好下场。

    正因为如此,陈凯之深深的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赵王这摄政王,还有整个宗室势力十几年在京师的经营,一旦出了任何岔子,便可能功亏于溃。

    他厉声道:“加快速度下山,下山之后,立即向宫中进发,要快,要赶在叛贼之前,抵达宫中!”

    “现在开始,所有人都要谨遵号令,违令者,杀无赦!”

    他回头,见方吾才站在原地,自山上俯瞰着下山的队伍,随即,陈凯之回眸,目中,杀气腾腾。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