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七十七章:大恩大德
    陈凯之说罢,心里舒服了一些,像是一块心中大石落地似得。

    可仅是短短片刻,他微微皱眉,又想起什么:“赵王和梁王那儿,近来都没有消息吗?”

    他看向那位刘镇抚。

    刘镇抚忙是朝陈凯之说道。

    “那儿也都在盯着,不过不敢盯的太紧,赵王殿下至今依旧是被圈禁,也没有人前去拜访,赵王府那儿,几乎是一片死寂,倒是……梁王殿下近来忙碌的很,约见了不少的官员,想来,是为了无极皇子弑君的事。”

    说着他不禁咽了咽口水,观察了一眼陈凯之的面色,才再次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现在天子依旧还气若游丝,躺在宫里头,百官们也开始急了,不少人进言,要速作了断,便连内阁几个大学士,都摄于压力,出了声,太皇太后说等陛下身子渐好了再说,是以,那梁王极为活跃,倒是恨不得带人前去请辞杀了无极皇子。”

    刘镇抚想了想:“不过,眼下更头痛的却不是这些,许多节度使,都已上奏了,询问关于无极皇子弑君之事……”

    陈凯之皱眉,他手抚案牍,目光轻轻转了转,最后落在晏先生身上。

    “先生,怕是太皇太后也撑不了多久了。”

    “是啊。”晏先生叹息道:“现在是内外相疑,大陈倡导忠孝,无极皇子弑君,即为不忠,倘若是这样,太皇太后都不闻不问,还想要力保,这岂不是告诉节度使们,便连君君臣臣这等事,都可以不在乎吗?大陈有数十镇节度使,各自在外掌兵,一旦如此,势必礼崩乐坏,绝不是玩笑,太皇太后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以老夫之见,无极皇子已越发的岌岌可危了。”

    陈凯之颔首点头,他甚至觉得,若是太皇太后和无极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倘若到了这一步,太皇太后会直接舍弃无极也是未必。

    到了危难关头,太皇太后可以舍弃无极,那自己可以舍弃吗?

    他能做到铁石心肠,对无极不管不顾嘛?

    事发之后,陈凯之虽一直都出奇的冷静,可在心底深处,却依旧有一个模糊的记忆。

    这个记忆已经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他想起在金陵的日子,想起当初那个孩子如自己的亲弟弟一般,总是呼喊着陈大哥,想到当初的相依为命,想到无极冲出来,狠狠的给了皇帝一个耳光。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他早已成了独当一面的人,慢慢的,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也已使他变得坚硬如磐石,心肠如铁,可心底的念头冒出来,却还是令他深吸一口气。

    因此他给郑重的朝众人说道。

    “所以,要尽快!不能再等了。”他目光落在刘镇抚身上,一脸正色的开口,“刘镇抚,你想办法,联络方先生……”

    在这里的人,俱都是陈凯之心腹中的心腹,所以陈凯之直截了当道:“请他尽快动手,已是等不及了。”

    “是。”

    …………

    雨夜。

    此时已是春日,春日中细雨蒙蒙,空气了都弥漫着一股湿润的气息,即便是洛阳城,也突然变得黏糊起来,仿佛这雄伟壮阔的京师,多了几分少女们的哀愁。

    郑王府里灯火通明,陈元奇匆匆至方先生的小楼,小楼幽静,清冷,可陈元奇的血却是热的。

    过去了一个多月,许多的安排,都差不多准备妥当,这使他兴致高昂起来,虽说这些日子,也有不安的时候,可每一次见到了方先生,听了方先生的一席话,顿时又恢复了信心。

    每一日,对陈元奇而言,都是煎熬,是在不安、恐惧、激动以及无尽的希望中,度过的一个个日夜。

    “方先生,方先生……”陈元奇压低声音叫唤着。

    方吾才咳嗽一声。

    陈元奇便知道方先生还没有睡下,他松了口气,随即满面红光的步入书斋,先是向方吾才行了礼。

    方吾才正坐在书案后看书,淡淡瞥了他一眼,才笑着开口说道:“殿下,老夫看你兴致颇好。”

    陈元奇激动的上前,兴冲冲的道:“先生可以看看这个。”他竟是从袖中取出一方宝印,接着搁在方吾才的案头。

    方吾才顿时一惊,定睛一看,竟是一个雕刻了蟠龙的玉印,方吾才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呼吸也是促了下,显然,即便是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稳重,方吾才也发现,自己吓了一跳。

    他取了玉印,端详了片刻,便见这印面上雕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方吾才目瞪口呆,好在他很快回过神来,一脸吃惊的看着陈元奇:“殿下,这是……”

    “这是宝印啊,是小王亲自请了宫里尚宝监的人制作的,和宫里的那枚印玺,一般无二。”陈元奇眼中放光,这眼中,仿佛如折射在灯火下的玉印一般褶褶生辉,晃人眼眸。

    方吾才呆了一下,不禁咽了咽口水,看着陈元奇吃惊的问道:“这有何用?”

    “有用,有大用。”陈元奇激动的说道:“先生想想看,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等小王起事,少不得要诏命天下,号召天下人随小王诛杀宫中的恶妇,小王在想,倘若小王以郑王的名义,难免被人所轻,可小王若是以皇帝之命号召四方,岂不就更加名正言顺了吗?”

    他压低了声音:“不只如此,小王还制作了冠帽、龙袍、金刀、御剑一套,小王想好了,杀入宫中之后,杀了那两个恶妇,再将小皇帝宰了,直接在宫中登基,这龙袍、金刀,与宫中尚宝监和尚衣监的龙袍、金刀,便连针线都是一般无二,小王行事,岂可不缜密,只有生米煮成熟饭,便是有人想要反对,也来不及了,先生以为呢?”

    方吾才老半天,才慢慢的消化了陈元奇的话,他突然心里苦笑,原以为,糊弄这个郑王,乃是自己人生中的神来之笔,可谁料,这郑王殿下……糊弄他,难度实在太低了,这个家伙……怕是一头猪吧。

    简直是大傻瓜,做这种没用的事情。

    方吾才在心里感叹了一番,旋即便直直的看着陈元奇,陈元奇不禁有些慌。

    “怎么,先生有什么不妥。”

    方吾才沉吟片刻,眯着眼,良久:“殿下圣明,老夫怎么就不曾想到呢?”

    陈元奇略觉得得意:“小王也是突发奇想,觉得此事大有可为,于是便暗中安排了这件事,眼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小王登高一呼,天下皆从,到了那时,便可摧枯拉朽了。”

    方吾才颔首点头:“后日就是吉时,老夫掐指一算,觉得在后日午时,必定成功。”

    后日……

    陈元奇先是跃跃欲试,这些日子,实在是心里饱受了煎熬,而如今,终于到了这么一日了,他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可以登上大位了。

    只是……午时。

    陈元奇虽然蠢,却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他想了想:“午时……若是举事,不该是夜里吗?所谓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时;这大白日的……是不是太造谣了,先生是不是再算一算……”

    他心里没底,这是智商问题啊,古往今来,哪个大白日造反的,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弄不别扭吗?

    方吾才则是板着脸:“殿下,此言差矣。天下百姓,无不等待着有英雄顺天应运而出,诛杀宫中恶妇,那宫中恶妇祸乱天下,天下军民,俱都恨不得生啖其肉,殿下乃是大陈宗王,深受百姓爱戴,倘若夜间动手,军民百姓并不知外头发生了何事,殿下又如何做到一呼百应呢?”

    方吾才说的很激动。

    “唯有在光天化日之下,殿下誓师,众目睽睽之下,细数宫中恶妇的罪行,而后向宫中奋勇进军,再下诏各方,令京中各王和各营协助,京中军民百姓,必定欢呼雀跃,欢声雷动,殿下兵锋所过之处,势必是人人争相依附,殿下,午时正是人流最多的时候,此时最好。”

    陈元奇身躯一震,先是疑惑,接着是不解,随后却是渐渐发现开窍,等方吾才分析给他听,他便是恍然大悟了,连连点头,赞同的说道。

    “小王真是糊涂,竟是想岔了,不过,夜里行事,是阴谋,小王光明正大,乃太祖高皇帝之后,景皇帝之孙,要铲除宫中恶妇,何须阴谋诡计,如此甚好,若非先生提点,小王几误大事。”

    陈元奇越想,越是激动起来,他此时不禁开始幻想和憧憬,自己后日雄赳赳的带兵出现的时候,会是何等的场面,他随即又感激的看了方吾才一眼,不由感慨起来。

    “先生,我乃天家之后,天家无情,即便是当初父皇在世时,也不曾多看小王一眼,都说小王和诸兄弟还算和睦,可实际上,兄弟之间的情谊,也是凉薄,毕竟人心隔肚皮,唯独先生,如此不计名利,对小王偏爱有加,还如此偏帮,小王真不知如何感激才好,大恩不言谢,来日必有重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