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七十一章:窥觊九鼎
    陈凯之的情绪突然变的高昂起来,朝宴先生,陈义兴激动的说道:“二位先生,或许,我们有一个办法,一个可以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看向晏先生,一字一句的顿道。

    “想要掩盖一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制造一个新的,且更大的问题。”

    “他们不是说无极皇子想要弑君吗?那么,就弑君,制造出一个比弑君更加骇人听闻的事。”

    “只有如此,无极皇子对天子的行为,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不只是如此,现在一切的麻烦,都在无极皇子殿下那儿,以至于赵王党正在微弱的时候,想要趁此机会,一举重振雄风,现在他们必定会咄咄逼人,那么,我们就打乱他们的阵脚,使他们自身难保,一群自身难保的人,到时只会想着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陈凯之细细的分析起来。

    “陛下的一切,都来源于赵王党的支持,既然如此,那么,就彻底剪除他们!”

    陈凯之的面上,掠过了一丝残忍的微笑。

    显然,他已有了一个计划,一个既可以救人,又可以彻底解决这心腹大患的计划。

    自然,任何的计划,都是有风险的。

    至少,陈凯之的脸色和口气,使晏先生和陈义兴俱都心惊肉跳,俱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陈义兴很吃惊,不由开口说道:“弑君……护国公,眼下时机……”

    陈凯之摇摇头,含笑着开口。

    “不,并非是我们弑君……而是……某些人。”

    晏先生皱眉,一脸不解的问道:“殿下说的某些人是谁?”

    陈凯之神秘莫测的笑了笑,旋即便一字一句的顿道:“郑王!”

    晏先生骇然,一双眼眸里满是吃惊,旋即便捋着须:“郑王怎么可能……”

    陈凯之微微一笑:“我有一个师叔,叫方吾才……从现在开始……”他目光凝视着晏先生和陈义兴:“无论如何,这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二位先生,最好不要牵涉其中,有些事,你们不必知道。”

    陈凯之似是打定了主意,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他竟是有点遏制不住的激动,随即,他命人前去请方吾才上山。

    用过了饭,吃了一会儿茶,方吾才才姗姗来迟,他是从善庄里来的,显然师叔的日子过的很滋润,至少他身上更加是仙风道骨了,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

    方吾才坐下,陈凯之朝他淡淡一笑,开口道:“师叔,请喝茶。”

    方吾才摆摆手,看了陈凯之一眼:“不喝。”

    陈凯之道:“师叔,来了若不喝一口茶水……”

    方吾才又摆摆手,捋着须笑道:“你这里俗气重,再好的茶叶、再甘甜的清泉煮出来的茶,都不免有浊气,喝了对我的肠胃不好。”

    陈凯之眼见他这淡淡的模样,面上宠辱不惊,心里忍不住佩服他,一个人能装逼不算什么,可如师叔这般,把装逼当成了自己毕生的事业,装的连自己都相信了,将这装逼二字,融入进了自己的骨血里,以至于,连自己都相信,自己不是在装逼,而是一位全知全NENG、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之人,这才教人佩服。

    一个人将装逼发挥到了极致,这世上也没谁了。

    陈凯之汗颜:“师叔,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谁料这时候,方吾才却是喜笑颜开:“师叔就在等你这句话。”

    陈凯之心里,本是打了许多的腹稿,原想着,如何想尽办法说服这位师叔,可谁料,对方却好像一直在等你上门来求似得,这样其实也很好,自己少去了多余的话,可方吾才的态度,让他不敢直接说,而是笑道:“师叔,这……这是什么意思。”

    有时候,陈凯之真的发现自己的脑袋跟不上师叔的节奏。

    方吾才笑吟吟的道:“老夫知道,你迟早会有事要来求师叔,而师叔这个人呢,现在也已不爱钱了,你答应师叔一件事,什么事都好说。”

    陈凯之不由道:“还请师叔见告。”

    方吾才捋须,淡淡的道:“此事容易,你就娶了我家琴儿,便妥了,大家是一家人,有什么帮不帮的。你自己也清楚,琴儿而今被外人胡说八道,说什么和你有什么苟且之事,哎,师叔操心啊,师叔原本是想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可而今……哎……哎……只好退而求其次,就嫁你了罢,你不许推辞,推辞了,我转身便走,自此之后,你我恩情,一刀两断,这件事答应,便是让师叔上刀山下火海,师叔也认了。”

    陈凯之无言。

    这师叔一直都在打着这个主意,平时不露声色,就等自己有事相求,最后再一次抖出自己的底牌。

    让他娶方琴,这让他很难办。

    可师叔已经说出口了,他真的……

    陈凯之不禁汗颜:“这……师叔你也知道,我已有……”

    “历来嘛。”方吾才眯着眼,看着陈凯之,淡淡道:“都是一妻数妾,师叔也不刁难你,折中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师叔是那等坑人害人的人?荀家的小姐我是知道,她比之吾女要差那么一些些,也称的上是娴良,师叔可以准你娶二妻。这虽是违背了风俗,可咱们自己家里的事,关起门来,外人要嚼舌根,管他什么?老夫就等你表个态,表了态,我们继续谈接下来的事,咱们一家人,不会说两家话,有什么事,找师叔,师叔不帮你,岂不是猪狗不如?”

    陈凯之一时无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朝方吾才淡淡说道:“这件事,容后商榷,我得和荀家议一议。”

    “你是答应了?”方吾才笑吟吟的道。

    陈凯之不由道:“议一议再作考量。”

    方吾才便笑了,一脸很满意的样子,朝陈凯之点了点头。

    “这样看来,师叔就算是知道你答应了,师叔知道你是个重信义之人,你既松了口,那么事情便算是成了,说实话,你这人别的不好,唯独还算是信守承诺,师叔这个人你也知道,世态炎凉的事见的多了,这天底下,能信得过的人不多,师叔信得过你,你说罢,有什么事?”

    陈凯之汗颜,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陈凯之想了想,显得认真起来:“师叔,我从前听说过,郑王和北海郡王殿下,有夺大位之心?”

    方吾才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这话错了。”

    “错了?”陈凯之很错愕,一脸不解的看着方吾才。

    方吾才却是笑了笑,格外认真的朝陈凯之细细分析起来。

    “遍揽天下,这天底下,谁不想做皇帝呢,寻常的草民,固然有心,也是无力,自然不敢生出妄想,可宗室之中,那些王侯,有谁甘心于俯首称臣的?这……其实就是人心啊。诚如这个世上,有许许多多的蠢人,分明是愚蠢,却还是不自知,可是有谁会认为自己愚蠢的?你若是去茶肆里走一趟,听那些读书人,甚至是那些纨绔败家的子弟们指点江山,哪一个人不认为朝廷愚不可及,若是让他们来,他们能如何如何?”

    方吾才面容的笑意越发甚了,得意起来:“这便是人性,你与其问,北海郡王和郑王是否有窥觊九鼎之心,不妨说他们和所有人都一样,野心勃勃。只是在平时,这野心既不敢表露,更不敢生出太多的妄想,因为失败的后果残酷无比,使他们蠢蠢欲动的野心,被狠狠的盖住了。”

    “你总说老夫是在装神弄鬼,可你却不知,为何老夫如此简单的装神弄鬼,却总是屡试不爽,人们深信不疑,你道是为什么?”

    陈凯之若有所思,似乎觉得方吾才说的有道理,因此他一脸郑重的开口说道:“请师叔继续说下去。”

    方吾才朝陈凯之依旧保持着笑意,眉头轻轻挑了起来。

    “这是因为,老夫将他们的yu望,通过这些神鬼之事道了出来,师叔就如他们肚子里的蛔虫,说出了他们想听,听了之后,也感同身受的话,如此,他们便觉得老夫一语中的,说中了他们心事,何况,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老夫对他们说,你有天子气,而这世上,每一个宗室,都觉得自己与人不同,他们哪,自小就在蜜罐中长大,无忧无虑,人人巴结着,早就养成了刚愎自用的性子,可是身边的人,虽是再如何巴结,却不敢将他们和天子有什么关联,毕竟,这是万死之罪。可老夫敢说,老夫借由天命道出这些话,这不正合了他们的心思吗?”

    “这世上,哪有人愿意天生下来,就愿意做人的奴仆,做人臣子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现实如此,且无法改变罢了,一个无法改变自己的人,就越是相信天命,就如你陈凯之一样,你今日能成为护国公,若是理性而言,这是因为你允文允武,立下不少功劳,可你以为,有的人会认为你这是理所应得的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