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六十九章:非常之事
    张敬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在他耳边低声说着。

    “娘娘的意思是,护国公最好留在宫中,表现出陛下的关切,这才是臣子该做的事情,若是您直接走了,旁人会怎么看?怎么想?”

    他咽了咽口水,观察着陈凯之的脸色,才继续说道。

    “而今,那无极皇子……”

    张敬声音越来越低了。

    “犯了事,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对护国公而言,或许是一个机会。”

    陈凯之心里了然了。

    两败俱伤,对母后来说,没什么不好,而陈凯之可以趁此机会,表现一下自己忠君,至少表面,可以如此,这对将来,有莫大的好处。

    陈凯之心里虽然觉得惆怅,可细细想来,又觉得有道理,因此他朝张敬莞尔一笑:“张公公,有些事,你和母后并不知情,也好,我去见见陛下吧。”

    张敬有些愕然,不知陈凯之话中的意思,不过一听陈凯之肯去见陛下,倒是松了口气。

    陈凯之随张敬原路返回,最终在乾宁宫见驾,而在这里,气氛变得紧张,许多翰林和御史,以及朝中的大臣都躬身站着,个个人都非常的紧张,生怕小皇帝出什么事。

    而宫中的前院人满为患,许多人口里呵吐着白气,一个个面如死灰。

    陈凯之阔步进去,而在这寝殿之内,则多是内阁的阁臣,以及六部的尚书,除此之外,太皇太后和慕太后二人坐在榻前,梁王陈入进已得了消息,脸色凝重的与郑王等人来了。

    而此时,榻上的小皇帝,却早已被御医们围着,御医们长吁短叹,一个个束手无策的模样。

    小皇帝仿佛是气若游丝,一点动静都没有,陈凯之没有行礼,似乎是为了保持安静,站在了姚文治等人的身边,慕太后见了他来,抬眸看了他一眼。

    陈凯之则给了慕太后一个复杂的眼神,这时,听御医摇头晃脑,皱着眉道:“陛下本就年少,哪里受得了这个,所以……所以……臣……陛下现在昏迷不醒,臣也是束手无方。”

    陈入进显得格外的紧张,赵王被圈禁,接下来又是宗考,眼下小皇帝又出了事,这是晴天霹雳啊,长此以往,赵王党被陈凯之等人的腐蚀下去,此消彼长,可如何了得。

    他焦灼的看着小皇帝,眉头皱了起来,很是担心,随即怒气冲冲的道:“这是弑君,是弑君,自太祖高皇帝以降,大陈五百年,从未有过如此……如此胆大包天之人,陈无极受了国恩,被陛下敕为郡王,这是何等的恩泽,他好大的胆!”

    太皇太后只是坐着,默不作声。

    群臣虽也沉默,似乎没有任何人反对。

    慕太后亦是端坐着,只是目光之中流露出慌张,难过之色。

    毕竟陈无极表面上是她的亲骨肉,她除了沉默,也应该表现出一点情绪变化,她抿着唇,目光幽幽的环视着众人。

    而此刻殿中竟是死一般的静籁,没人敢开口说一句话。

    陈入进见着小皇帝还昏迷着,气得心口发疼,因此也是愤怒的吼道:“弑君之罪,该当如何?”

    他问向众臣。

    群臣之中,那内阁大学士成岳站出来:“诛族。”

    陈入进正色道:“他乃是皇子,自然不可族灭,可时至今日,难道不该问斩吗?还留着做什么?莫非这样的人,还留着,是要让人人效仿吗?”

    他愤然的说出这番话,显得义愤填膺。

    “不错,这确实是死罪。”刑部尚书站出来:“若是不严惩,不足以维护纲纪,眼下陛下到了这个地步……”

    陈凯之看着这些人七嘴八舌,某些人直接喊打喊杀,可有的人,即便是不认同,此时也什么话都不敢说,没有人敢维护一个弑君的人,维护一个弑君的人,就意味着,你也成了乱臣贼子。

    “不错。”陈凯之心里想笑,他徐步站出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他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寝殿之中,却是一下子安静下来。

    一直稳坐着,默不作声的太皇太后也诧异的抬眸,看了陈凯之一眼,似乎完全没想到陈凯之这个时候做出这样落井下石的事来。

    慕太后显得吃惊,她认为陈凯之不该此时表态,不禁微微蹙眉。

    至于陈入进等人,更是狐疑的看向陈凯之。

    陈凯之慨然道:“陛下于这无极皇子,可谓大恩大德,今日,无极皇子竟敢弑君,不杀无极,难以平民愤,我乃锦衣卫都指挥使,维持纲纪,斩杀贼子,责无旁贷,臣……恳请太皇太后,念陈无极弑君,立即下旨,将其诛杀,以儆效尤!”

    陈入进呆了一下。

    他现在对陈凯之是有些怕了。

    这家伙已经让宗王们不知吃了多少亏,上了多少当,现在见此人大义凛然,急着要杀无极皇子,却令他狐疑起来。

    陈凯之有什么阴谋,到底又有什么谋划?

    听说,当初无极皇子对陛下动手的时候,陈凯之也在场,莫非……今日就是一个圈套,是一个阴谋?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忙是目光朝内阁大学士成岳看去,成岳也是一脸狐疑,眼里疑云丛生。

    太皇太后依然面无表情,可目光里却透着怒火,似乎对陈凯之的态度非常不满。

    一旁的成岳眼珠子一转,道:“护国公,老夫有事想问你,听说,当时无极皇子对陛下行凶时,你也在场。”

    “是。”陈凯之颔首点头,认得很痛快。

    “当时的前因后果,你可否说一说。”成岳正色道。

    陈凯之笑了笑:“还能有什么前因后果,这无极皇子罪无可恕,想来早就居心不轨了,他见到了陛下,便对他……”

    “不对。”梁王冷笑。

    他知道陈凯之在说谎,陈凯之分明是想尽快解决掉无极皇子,陈入进道:“可为何本王听随侍的宦官,说的是陛下痛斥你,而无极皇子却是无端对陛下动了手。”

    陈凯之面不改色:“随侍的宦官,也可以信任吗?这些奴才的话,不过是为了自保,胡乱攀咬罢了,何况,就算陛下痛斥我,与无极皇子有什么关系,难道无极皇子还会因为我陈凯之,而犯下这等事。我看他就是蓄谋已久,心怀不轨,对陛下早就怀恨在心,这样的人若是不立即诛杀,不足以平民愤!”

    梁王一时呆住了。

    陈凯之如此急着要杀无极皇子,莫非方才发生了什么?这样一想,便有许多可疑之处了。

    陈入进不禁和成岳交换了一个眼色。

    成岳阴阳怪气的道:“护国公,你这般急着要诛杀无极皇子,莫非……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需要杀人灭口。”

    他淡淡的说出这番话,带着嘲讽。

    方才,分明是梁王和成岳二人,急着要杀无极,可现在,却反倒指责起陈凯之了。

    陈凯之只抿着嘴,不发一言。

    太皇太后这时道:“人,都已经拿下了,要伏法,要伏诛,也不急在这一时,眼下最重要的是陛下要紧。”

    本来,陈入进是害怕夜长梦多的,现在陈凯之一搅局,反而令他心里生出许多疑窦,一旁的郑王低声道:“等一等,也是无妨。”

    陈入进听罢,微微颔首,却也默不作声了。

    等了许久,仍不见小皇帝‘大好’,事实上,小皇帝的病无论是真是假,也不会有任何人质疑。

    眼看天色不早了,西边泛起了五彩斑斑的晚霞,余晖落进了殿内,照得每个人的脸都格外清晰。

    太皇太后环视了众人一眼,便淡淡开口说道:“诸卿们都辛苦了,眼下是多事之秋,今日,且先退下吧,陛下乃是有福气的人,定会化险为夷的,哀家和慕氏,自会在此守候,都退下吧。”

    陈入进眼看着这样也是没有办法,忍不住道:“赵王殿下乃是陛下生父,他若是得知陛下有恙,势必心急如焚,肯定母后,明日下旨,请赵王入宫探视。”

    太皇太后没有表态,只是道:“到时再说。”

    陈入进有些不甘心,便看向成岳,成岳道:“娘娘,这是人伦,法外总是不外乎人情,赵王有罪,可……”

    “哀家说过……”太皇太后道:“一切,先等等再说。”

    成岳面露遗憾之色,原本,或许可以趁此机会,解除赵王的圈禁之苦,可现在看来……

    众人只好告退,陈凯之很清楚,眼下只是暂时保住了陈无极的性命,而接下来,却必须考虑为他脱罪了。

    非常之事,就要行非常之法,他深深的看了太皇太后一眼,道:“臣……有事想奏。”

    太皇太后一看他的样子,便显得陈凯之只是有话对自己说,便左右顾盼:“你们都退下,陈凯之,你暂留下来。”

    陈入进等人显得不甘心,却还是不得不退下。

    等这乾宁宫的王公大臣退了个一干二净,太皇太后便起身:“走,去外头走一走吧,陈凯之,你陪着,其余人,在此好生照料着陛下。”

    说着,她已起身,背着手,率先出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