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六十八章:弑君
    欺君大罪,罪无可恕。

    无论当今陛下有没有亲政,又无论他有什么过错,做了任何事,可对天子动手,说是欺君犯上都是轻的,绝不可原谅。

    这可是大罪,完全是要杀头的。

    陈凯之看着陈无极,他心里已再无震撼,此时震撼已是来不及了,内心格外复杂,原本以为这个人已经离自己远去,俩人不过算是泛泛之交了,不曾想到今日,陈无极却为了自己什么都不顾。

    陈凯之心里五味杂陈,眼眸盯着他,轻轻的咽了咽口水,才对陈无极厉声说道。

    “走,走去哪里?”

    陈无极却是一脸倔强的抿了抿唇,旋即便郑重的开口说道:“此事和你无关。”

    只要你走了,这件事情他自己抗下来就行。

    可是陈凯之的为人,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竟是朝陈无极冷笑起来:“无关,陈无极!”他一把抓住陈无极的领子,将他高高提起,一字一句的顿到:“你的事,就是和我有关系!现在争吵,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必须得想办法解决,想尽一切办法!”

    陈无极脸色微白,却是摇头:“不,你必须走,天子此时必定要报复,动手的人是我,可你留在此地,难保他不会栽赃到你的头上,你明白了吗?要嘛我一人受罪,要嘛就是两人一同受罪,我尚且还有皇子的身份,而你有什么?”

    陈凯之却是沉着脸,见陈无极毅然的样子,猛地想到了什么。

    皇子……先帝之子?

    这个身份……固然是人尽皆知,而且很有用,可任何人,动手打了天子,便是什么身份,就算是逃得一死,可这活罪还跑得掉吗?

    陈凯之眼眸直视着他,朝他冷笑起来:“陈无极,你来洛阳,做了你的皇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吗,你是奔着来做天子的,想要对天子取而代之,你既早有图谋,却行事这样的鲁莽……”

    “并没有鲁莽。”陈无极摇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才苦笑起来:“我只是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这是你教我的,你自己忘了吗?”

    陈凯之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好,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才冷冷开口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来不及了,必须得想办法……”

    他远远的,便看到一队禁卫匆匆而来,一时之间,竟也无计可施,转念之间,他突然正色道:“宫中肯定已经将消息传遍了,此事太大,大陈五百年,没有人可以对君王动手的,动了手,便没有了转圜的余地,想来很快翰林院的翰林,以及百官,都不得不出来,要求严惩,即便太皇太后……”

    陈凯之本想说袒护你,和你关系匪浅,却还是忍住:“我们是躲不掉的,非常之时,必须行非常之事。”

    陈无极一脸颓废的摇了摇头,看着陈凯之,一字一句的顿道:“不是我们,是我陈无极,护国公……不,陈大哥,你走吧,我……”

    而远处,禁卫们已是走近了,他们几乎是小跑而来,数十个禁卫由一个都尉带领,个个神情紧张,为首的都尉上前,行礼:“殿下,护国公……”

    虽是行礼,可身后的禁卫却紧紧的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此事的关键就在于,他违反了大陈五百年来绝对不可触犯的底线,禁卫们尽管大多都是坤宁宫中的人,现在也表现的极为紧张。

    陈无极朝他们一笑:“是来拿我的吗?”

    都尉颔首点头:“是,殿下,卑下无意冒犯,只是……卑下是奉旨行事。”

    陈无极点头,叹道:“好吧,我随你们去。”

    他侧目看了陈凯之一眼,道:“护国公,咱们后会有期。”

    “且慢着。”陈凯之朝向着都尉:“你奉的是谁的旨意?”

    都尉迟疑道:“陛下。”

    陈凯之见他犹豫的样子,便笑了:“他若是少了一根毫毛……”陈凯之微微沉吟,此后便一字一句的顿道:“我会杀了你全家,你一家老小,哪怕是家中的猪犬,我一个不会放过!”

    都尉一愣,他看着陈凯之认真的样子,似乎也知道,这绝不是玩笑,陈凯之乃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外头有的是他的耳目。

    陈凯之目光落在身后的禁卫身上,却是温文尔雅的道:“你们……也是一样。”

    禁卫们个个垂头,不敢做声。

    都尉忙是辩解:“如何处置,和卑下人等,并无关系,卑下只是奉旨……”

    陈凯之只抿抿嘴:“我就找你。”

    说着,他深深的看了陈无极一眼,陈无极此时也朝陈凯之看过来,四目相对,似乎有了默契,陈凯之无言,快步而去。

    身后那都尉道:“来人,请皇子殿下走一趟,不要绑缚,殿下,请。”

    陈凯之没有回头,迎着冷风,眼里竟是有些湿润,却依旧一步步的走着,眼看到了金水桥不远,便见四个内阁大学士匆匆朝着深宫方向去。

    姚文治为首,一个个脸色都是阴沉和蜡黄,他们迎面而来,见到了陈凯之,姚文治便看了他一眼,下一刻便着急的问道:“护国公,陛下如何了?”

    陈凯之抬眸看了四人一眼,他们脸上的关切,并不是假的,陈凯之心里清楚,他们未必在乎谁是天子,可内阁大学士,乃是儒家中精英中的精英,他们可以不在乎谁是天子,却又最信守的是君君臣臣,在他们看来,这便是礼法,是纲纪,是神圣不可触犯的底线,一旦有人欺君,这便是礼崩乐坏,是最为不详的征兆。

    就如姚文治,他身为内阁首辅大学士,自然会有自己的心思,会有自己的政治谋算,有自己的私心,可他既然忝列内阁首辅,倘若这个时候不表态,不显出对此事的关注,那么,必定引发天下读书人,以及文武百官的反弹,他可以和赵王争锋相对,甚至对于赵王之子克继大统深藏着心里的不满,可今日之事,他的态度,或者说,身在他的立场,他必须得比任何人都更为关切和激动。

    陈凯之最后环视了他们几人一眼,才淡淡开口说道:“不知道。”

    姚文治很是着急,深深叹了一口气,才问道:“据闻陛下遭了无极皇子的痛殴,而今重伤,护国公知道吗?”

    只是一个耳光就重伤了,这未免太夸大其词了,虽然心里很不满。

    可陈凯之只能摇摇头:“不知道。”

    姚文治沉着脸:“护国公何不和我们一道入宫觐见,探视天子。”

    陈凯之道:“我有事。”

    这句话,有些不敬了。

    姚文治眼底,却是掠过一丝遗憾,随即道:“那么,老夫人等,入宫了。”

    他快步与陈凯之擦身而过,陈一寿等人尾随其后,陈一寿奇怪的瞥了陈凯之一眼,似乎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很快,在宫门的门洞里,突又涌出许多人来,陈凯之显得很是异类,这些翰林、御史一个个铁青着脸,分明是知道了此事之后,前去探视陛下的,而陈凯之却与他们相反,不过这些人心系着天子,虽然是奇怪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却很快,又蜂拥朝宫中去。

    陈凯之正待要出宫,眼看着便要跨出宫门,身后,却有人道:“护国公留步,护国公留步。”

    陈凯之回眸,竟见张敬气喘吁吁的追来。

    陈凯之只得驻足。

    张敬快步到了陈凯之面前,低声道:“太后娘娘听说了此事,命你立即入宫,万万不可出宫去。”

    陈凯之一脸震惊的问道:“为何?”

    张敬则焦虑道:“娘娘的口谕是,她大抵知道一些事,可你身为臣子,既是臣子,陛下遭遇了凶险,万万不可不闻不问,她知道你的性子,你性子执拗,可眼下是非常之事,万万不可授人以柄,何况……”

    张敬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何况,陛下现在昏厥不醒,护国公无论如何,也不可使性子。”

    “昏厥不醒?”陈凯之眼眸眯着,自眼眸里,掠过了一丝寒意。

    他清楚,无极只是给了他一巴掌而已,而且显然陈无极是有所克制的,被打了之后,小皇帝还如杀猪一般的嚎叫,可转眼之间,就昏厥不醒了,这就不是犯上这样简单了,这分明是弑君的节奏,显然,在宫里,已经有某个所谓的‘高人’,教授了小皇帝如何应对,这昏厥不醒,分明是假的。

    倘若是欺君犯上,以陈无极的身份,或许虽有惩罚,可总会有人想方设法保住他的性命,至多,也就暂时圈禁起来罢了,可若是弑君,这概念就全然不同了,弑君未遂,这便不是什么人想要保,就能保得住的。

    陈凯之道:“御医诊视过了吗?”

    张敬道:“诊视过了。”

    “如何?”陈凯之问道。

    张敬摇摇头:“御医是不敢将话说满的。”

    陈凯之不禁苦笑,是啊,小皇帝现在想怎么装,就怎么装,谁敢站出来揭发出小皇帝是在装腔作势,试图想将事态闹大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