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六十七章:欺君犯上
    陈无极听了陈凯之的话,却是愕然,接着便默不作声了。

    二人徐徐出了后宫,到了前殿,恰在这时,却见小皇帝被一干的宦官拥簇着,迎面而来。

    他没有坐步撵,却是在宦官的护持之下,步行,阳光下他的脸显得特别可爱,也不知道是不是旁人从小灌输他的思想,他竟是板着一张,显得格外高傲。

    陈凯之和陈无极俱都让到了道旁,小皇帝个子又不知觉间高了不少,一身冕服,或许是今日刚刚听完了筳讲,回后宫去。

    他接近陈凯之和陈无极的时候,脚步便放缓了一些,却不似从前那般的幼稚天真了,而是紧紧的盯着陈凯之,一脸的傲气之色。

    陈凯之和陈无极一齐行礼:“见过陛下。”

    小皇帝盛气凌人的样子,背着手,等二人行了礼,随即淡淡道:“你们是从皇祖母那儿来?”

    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客气。

    陈无极含笑道:“是,是从皇祖母那儿来。”

    “朕没有问你。”小皇帝不屑的看了陈无极一眼,最终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手指着陈凯之:“朕问的是你!”

    这家伙,小小年纪就这么狂妄,不过陈凯之便没有恼,而是心平气和的回答道:“陛下,臣是在万寿宫那里来。”

    小皇帝撇撇嘴,下巴轻轻扬了扬:“皇祖母寻你,所为何事?”

    陈凯之平静的道:“是为了楚人使者的事。”

    小皇帝便笑道:“噢,朕想起来了,母妃一直心心念念着,要让朕迎娶楚国公主……”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凯之:“你叫陈凯之,朕没有记错吧。”

    陈凯之耐着性子:“是,臣是陈凯之。”

    小皇帝便冷笑:“难怪皇祖母找你来,你倒是很懂得看家护院。”

    看家护院四字,显然是不该来形容一个宗室和臣子的,妹的,这明显是形容一条狗吗,这孩子居然拐弯抹角的骂他是狗。

    陈凯之心里很不爽,冷静的想了想,正色道:“陛下请慎言。”

    “朕乃天子。”小皇帝趾高气昂,脸色带着讥讽:“朕说什么,你管的着吗?朕早听说你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不知尊卑,今日可算是见识了,难怪,今日连王师傅也说,你广纳宗室,是想要图谋不轨。”

    他突的说出这句话,陈凯之脸色一冷:“哪个王师傅。”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令小皇帝一呆,可随后,他又冷笑起来:“你没有资格问朕,你见了朕,竟敢如此无礼?”

    陈凯之正色道:“陛下的那位王师傅,诽谤臣下,这不是一个翰林应当做的事。”

    小皇帝则依旧冷笑,从鼻孔里出气。

    “可你顶撞了朕,你知道吗?你顶撞了朕,朕乃九五之尊,乃真命天子,你有什么资格顶撞朕,你这也不是臣子该当做的事!”

    陈凯之面色发冷,胸中顿时生出无名之火,小皇帝可以说年纪小,不懂事,可小小年纪,却是如此盛气凌人、颐指气使,实是令人齿冷。

    现在便如此无理,霸道,唯我独尊的样子,那以后长大了还了得,岂不是会吃了自己。

    陈凯之正想说什么。

    小皇帝却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得罪了朕,就要付出代价,何况,听说你还对赵王不敬,今日,两罪并罚,臣绝不轻饶你,来人……”

    身后的宦官惴惴不安,一个个犹豫着看着小皇帝。

    小皇帝却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冷笑起来,一脸蛮横的吼道:“还冷着做什么,给朕掌嘴,让他知道,臣子应当尽什么本分!”

    “掌……嘴……”几个小宦官听罢,显得有些犹豫,可圣旨已下,想来小皇帝平时跋扈惯了,这些宦官也早已习以为然,便有一个宦官正待要上前。

    陈凯之脸色彻底的铁青下来。

    他很清楚,眼前这个是君,君和臣是有天壤之别的。

    这个人,和赵王完全不一样,赵王就算是眼前小皇帝的爹,可毕竟和陈凯之一样,也是同朝为臣,就算曾经是权势滔天,可陈凯之也可以无视他。

    可眼下这小皇帝,却是律法的化身,是皇朝一切的掌控者,是臣民们的君父,此时,他下了金口,便是金口玉言。

    作为臣子的陈凯之,倘若反抗,或是不肯,这便是真正的欺君大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个时代,作为父亲的,便是杀子,儿子也不该反抗;而皇帝被称作是君父,自是可以随意处置一个臣子。

    何况,还只是掌嘴。

    可陈凯之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是陈凯之,他绝不容许这个黄毛小子,敢如此的肆意践踏和侮辱自己。

    别人可以忍受,而陈凯之两世为人之人,绝对无法忍受。

    他目光顿严厉起来,目中掠过杀机。

    小皇帝见宦官犹豫着,不禁暴怒起来,厉声吼道:“快,掌他的嘴,狗一样的东西,竟敢如此大胆,朕说什么,便是什么,也有你回嘴的份吗?吴伴伴,给朕狠狠的掌嘴!”

    那叫吴伴伴的人便卷起袖,已是抢步到了陈凯之面前。

    而陈凯之杀气腾腾的盯着这吴伴伴,吴伴伴显然有些畏惧了,不禁心怯,一时显得慌张。

    小皇帝却是大笑,催促的道:“吴伴伴,快,狠狠的打,朕的话,你也不听吗?你若是不听,朕便治你欺君大罪!”

    吴伴伴这才鼓足勇气,朝陈凯之嘿嘿一笑,正待要举起手,口里说:“得罪了。”

    而陈凯之却如一只紧绷的猎豹,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很清楚,自己若是不肯受辱,迎接自己的是什么,可他深吸一口气,心里仿佛已经下了决心,于是拳头在袖里攥紧,却是冷笑的看着吴伴伴。

    事到如今,已经顾不得许多人!

    小皇帝口里还笑:“赶紧,赶紧!”

    却在这时,那吴伴伴已是摆出了架势,突的,小皇帝眼前一花,竟是所有人都没有防备到,陈无极竟是抢步到了小皇帝身边,他目中布满了血丝,显是怒极,咬着牙关,笑的带着狰狞恐怖。

    这个样子,就像是在许多年前的金陵,在那个暴雨的天气,这个少年在雨中被差役们截住,任意欺辱,那时候的他,也是这个样子,双目赤红,咬牙切齿,而今,他虽早已焕然一新,完成了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乞儿至尊贵皇子的转变,锋芒内敛,带着慵懒,还有那种依稀可见的亲和,可今日,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他冷笑道:“你问过了我没有……”

    小皇帝猝不及防的看着陈无极,万万想不到,陈无极竟敢如此,他向来知道,这个人是自己堂兄,还是先皇之子,可是陈无极在宫中,虽时常去万寿宫,却一向是低眉顺眼,行礼如仪,小皇帝从未将他放在心上,只是今日,这温和的人,一下子在小皇帝眼里,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怪兽。

    “什么……”小皇帝下意识的道,一脸惊恐的看着陈无极,似乎在看一个恶魔,嘴角嗫嚅着,“你,你……”

    陈无极却已不再犹豫,劈头朝小皇帝狠狠拍下去。

    他个子比小皇帝高的多,顺势而下,像是疯子一样,啪的一声,小皇帝硬生生的被打翻在地。

    安静……

    一下子,这里便安静下来,好似连空气,都变得凝固。

    那姓吴的伴伴回头,看了一眼被打翻在地的小皇帝,哪里还顾得上陈凯之,疯了似的回头,口里大叫:“陛下,陛下……陛下……”

    而小皇帝此时才反应过来,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你……你敢打朕,你可知道,什么叫欺君犯上……”

    几个宦官忙是将小皇帝架起,只见小皇帝的脸肿了起来,格外的吓人,这时有人大叫:“御医,快叫御医。”

    又有人道:“无极皇子欺君犯上了。”

    一干人抬着小皇帝,匆匆便走。

    陈无极此时已恢复了从前那般的样子,可好像又余怒未消,远远眺望着那些愤恨难平的人。

    而陈凯之则略显吃惊的看着陈无极。

    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原本是预备反击的,可他也深知,一旦反击,会引来什么后果,只是……他更想不到,陈无极在这个时候,竟会用这样的方式为他解围。

    陈凯之恶狠狠的瞪着陈无极,冷声怒斥道:“你疯了。”

    “我没有疯。”陈无极苦笑,一脸郑重的说道:“我见到你的手了。”

    陈凯之微微一愣。

    “你藏在袖里的手攥起来,身上的筋骨紧绷,你不愿受这样的侮辱,你忍不住的,你若是反击,便死无葬身之地。”陈无极道:“无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无论你拉拢了多少人,无论你的勇士营和锦衣卫实力如何,你反击了,你就一切成空了,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来,你活着!”

    陈无极脸色略显苍白,他冷冷道:“这是我欠你的,我欠你一辈子,便用尽三生来还,你快走,快走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一切都是我胆大包天,欺君犯上!来不及了!”

    ………………

    晚上有点事,可能要晚点更第三章,但是肯定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