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六十五章:先小人后君子
    孔祠里,一个名册已经落在了陈凯之的案头。

    晏先生、陈义兴等人,俱都坐在陈凯之的左右,而陈凯之轻松的喝着茶,低头看着花名册,情况很乐观,远超自己的预料,单单在京师,陆陆续续竟有两三百人,倘若各地的宗室子弟入京,人数怕要超过三千。

    三千人啊,而且还俱都是适龄的宗室子弟,这将使勇士营扩充十倍。

    有了这支武装垫底,自己便有了真正的资本了。

    待这些新兵们陆陆续续的抵达,孔祠规模很大,勇士营加上新兵六百多人,却依旧还是空荡荡的。

    陈凯之环顾四周,看了他们一眼,勇士营的将士,大多是有板有眼,而新兵则大多是垂头丧气,似乎非常的沮丧。

    陈凯之收敛起目光,旋即便朝众人淡淡一笑:“都来了?”

    “回禀主公,人都来齐了。”

    陈凯之颔首点头,却见新兵们齐刷刷的看着自己,随即便朝众人徐徐开口说道:“大道理,也不和你们讲,你们既然上了山,规矩想必都是懂得,我也是宗室,和你们有一样血脉,上了山来,这里一切的饮食起居,我陈凯之包了,为何?因为我也是寒苦出身,能够感同身受。愿意上山的人,我俱都相信,你们是真正有大志向的,这志向里头,高一些的,是匡扶天下,低一些,那也是光耀门楣;所以你们能来,我很高兴。”

    他顿了顿,狠狠的夸奖了他们一番之后,清澈的眼眸轻轻一眯,环视了他们一眼,随即便一笑:“可是呢,这还不够。为何说这还不够,因为这个世上,单凭志向没有用,若没有文武艺,所谓的志向,就是痴心妄想,正因为如此,才需学习……”

    他抿了抿唇,略微沉吟了一会,才继续开口说道。

    “想来,现在许多人心里,已经开始抱怨了,抱怨着何以我要将你们编入勇士营,你们哪,是不知道我的苦衷啊,男儿大丈夫在世,要从文,也要习武,我陈凯之是如此,勇士营的这些将士是如此,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如此。”

    “自然,我陈凯之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陈凯之微微一笑,脸色变得和蔼可亲起来:“说起来,大家都是族亲,若有什么不满之处,或者有什么建议,可以提,不要怕,知错方能改,可我的毛病却是不甚自知,这才希望大家能够提出来,对不对?历来的圣天子,都是广开言路;我自非天子,可身为护国公,怎么能偏听偏信呢,你们谁有什么话,尽管说,放开了说,我是很开明的。”

    一下子,新兵们开始有些小小的骚动起来,那陈让本想张口,不过他性子稳,却是憋住了,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倒是一个宗室额上青筋爆出,豁然而起,厉声道。

    “我不是来当兵的,我是宗室,我本是来读书,要参加宗考,护国公,你这是欺骗,是骗人,若早知如此,我就不上山了,宁愿在家中温习功课,护国公这般先斩后奏,实是小人行径,不甚光明磊落。”

    有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躁动起来,小声的嘟哝着。

    “就是,护国公这样骗人,你不觉得有点可恶。”

    “应该先说明才会,而不是忽悠我们上山,这样的行为简直让人厌烦。”

    陈凯之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

    一旁的晏先生和陈义兴都不禁有些莞尔。

    “这样啊。”陈凯之忍不住挑眉,看着带头的人,神色淡淡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嘴角轻轻一勾,气愤的说道:“我叫陈忠信!”

    “很好,陈忠信,这是一个好名字,忠信……忠信,好啊。”陈凯之一笑,大手轻轻一挥,厉声喊道:“来人,将他拖出去,吊一天!”

    几个勇士营的将士们早已饥渴难耐,瞬间便抢步上前,将人直接按倒,生生将他拖出去。

    陈忠信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叫起来:“你让我说的,我是宗室……”

    可没有人理他,人却已拖了出去,只听到那哀嚎声越来越远。

    这一招杀鸡儆猴让人惊恐不已。

    一时孔祠里格外安静。

    静得几乎可以听见针落的声音。

    心有余悸的新兵们一个个目瞪口呆,陈让更是觉得头皮发麻,心里隐隐庆幸自己没有鲁莽。

    等他们回头来看陈凯之,却见陈凯之的脸色变了,方才是和蔼可亲,可如今,却是怒目金刚。

    陈凯之冷笑:“我让你吃SHI,你也吃?狗一样的东西,真以为你认你是族亲,大家便真是亲戚?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

    说翻脸就翻脸啊。

    陈让等人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倘若一开始就吓唬,大家倒未必有这种恐惧,可这等全无章法的脾气,实在让人心里发毛。

    陈凯之环视了众人一圈,旋即微眯着眼眸,从鼻孔里冷哼出声。

    “在这里,谁也不是谁的亲戚,这里只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师,一个生,一个是将,一个兵。师者,便父;而慈不掌兵,即为将。在这里,你们要做到的就是服从,不肯服从者,就如方才那个自以为是的陈忠信,我今日只是稍稍惩戒,可倘若是再有下次,便将他这辈子生不如死,我说一,就是一,我说二,就是二,敢怠慢,敢敷衍,敢自以为是、自以为能,他就是下场!都听明白了吗?”

    新兵们噤若寒蝉,可是明白二字,却是说不出口。

    却听陈凯之更是厉声道:“明白了没有。”

    “明白!”大家忙是道。

    陈凯之面色并没变,而是越发沉了,冷笑开口:“现在,还有谁有什么意见。”

    “没有!”众人齐声道。

    陈凯之道:“护国公是好是坏?”

    “好!”

    陈凯之这才心满意足,他不需要现在这些新兵们现在对自己身心顺从,或者是满心敬仰,他现在只需要让这些家伙乖乖听话就可以了,只有先将秩序和纪律先推广下去,慢慢的使他们心怀感激和敬畏,这都是以后的事。

    “很好。”陈凯之微微一笑:“那么,我欢迎诸位!”

    此时,一个武官站在一侧,厉声唱喏:“起立。”

    哗啦啦……

    众新兵纷纷起立。

    武官道:“行拜师礼!”

    虽是心有不甘,可是陈让和新兵们,却还是乖乖一齐拜倒。

    陈凯之看着这连片跪下去的人,心里说不上满意,轻轻叹了一口气,才挥挥手:“各回营中,明日开始操练,今日,则让你们的教官带着你们熟悉这里的环境,四处走一走,哪里是用餐的,哪里是课堂,哪里是操练场,平时这里有什么规矩,都和他们讲明白,勇士营里虽是军法严明,可是不教而诛谓之虐,丑话,都给你们说在前头。”

    众人轰然而散。

    现在这教官和新兵几乎是一比一的比例,这就意味着,一个教官只需带一个新兵就可以了,所以陈凯之并不担心操练,至于下山……那是绝不可能的。

    等这孔祠空荡荡下来,陈凯之整个人轻松起来,朝晏先生含笑道:“先生,方才是不是有些小人了。”

    晏先生不禁失笑:“是有一些,不过,先小人后君子,这没什么不好。”

    陈凯之也是淡淡一笑:“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些人,若是不给他们深刻的印象,他们便还会自恃自己宗室的身份,想要管理起来,可就不易了。”

    陈凯之抿了抿唇,才继续说道:“就是不知现在太皇太后还有赵王等人,倘若是知道了我在此招兵买马,会如何想?”

    晏先生含笑:“赵王自身难保,哪里顾得上;太皇太后……精明着呢,不过越精明的人,此时理当越沉默才是。”

    陈凯之颔首:“正是如此,我也是这样想。”

    谁料这话音落下,却有山下的人来禀告:“公爷,宫里来人,请公爷入宫觐见。”

    陈凯之道:“是谁?”

    “太皇太后。”

    陈凯之笑了,朝晏先生道:“说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就到,正好,是该去觐见了。”

    晏先生眯着眼,忍不住嘱咐道:“主公,要小心应对,太皇太后心思最是难测,万不可大意。”

    陈凯之明白晏先生的意思,朝他点头:“请晏先生放心。”

    说着,又朝陈义兴点点头,出了孔祠,而在这孔祠外的校场上,那可怜的陈忠信则是被人直接吊在了校场上的圆木上,口里发出不满的声音,骂声不绝。

    陈凯之笑了笑,没有去理,人嘛,总要慢慢的去适应,至于这位陈忠信,他所提的‘意见’,自己还真没有因此而恼羞成怒,之所以震怒,只是想借这个出头鸟来杀鸡儆猴罢了。

    陈凯之匆匆下了山,一路至洛阳宫,洛阳宫里,一切如旧,还是这般的大气磅礴,陈凯之深吸一口气,见早有引路的宦官在此等了,陈凯之大步流星上前:“请带路。”

    宦官点了点头,同时用复杂的目光看了陈凯之一眼。

    ………………

    呃,今天楼下依然吵,看来只能等元旦之后把欠更补上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