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六十二章:除恶务尽
    可现在,这一个个的名字,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给了陈贽敬一种眩晕感。

    终的,他反应了过来,忙是看向太皇太后,道:“母后……这……”

    太皇太后则是凝视着他,语重心长的开口:“事到如今,哀家该说什么呢?说你愚不可及,还是说,哀家该袒护着你,袒护着你们……”

    太皇太后手指着一个个宗室,目光也是随之一一从他们脸上扫过。

    “到了如今,哀家能做的,只有一件事,赵王,你说呢?”太皇太后则是凝视着陈贽敬。

    陈贽敬颓然。

    他发现,自己现在面临的处境实在太可笑了,原来想着,靠着法不责众,整死陈凯之,虽晓得,陈凯之的人更多,人家才是法不责众。

    他以为,自己有三千人,以此为砝码,让朝廷被迫做出一个选择,可谁料,三千人在陈凯之那儿,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人家那里有几万,甚至是几十万的人支持。

    这样的结果有些可笑,更让他觉得难堪。

    但陈贽敬是谁,他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可能这么轻轻松松投降着,因此他目光看了一眼陈凯之,旋即便一脸正色的道:“这不合祖宗之法,母后……”

    太皇太后摇摇头,对他置之不理。

    “祖宗之法,若是不能惠及自己的子孙,使这满天下的子孙们一个个心怀不满,那么太祖高皇帝在天有灵,怕也会遗憾吧。所以……陈凯之……”太皇太后凝视着陈凯之:“哀家恩准了,从今日起,昭告天下,开设宗考,自明年起,朝廷设立宗考,准宗室子弟们来京考试,名列前茅者,授予爵位若干;除此之外,在职的宗室,也俱都要参加宗考,成绩若是尚可的,留他的爵位,可若是有人胸无点墨,立即裁撤,哀家……就是要改弦更张,自今日而始,宗室的规矩,要变一变!”

    陈贽敬等人一听,所有人都萎靡起来。

    这是釜底抽薪啊。

    宗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身上的爵位变得不确定起来,考不中,岂不是连王爷都做不成了?自然,赵王和梁王尚可,他们毕竟还不至于被裁撤掉,可宗室里这么多的国公和将军,有多少人完全是酒囊饭袋,他们心里没数吗?

    陈贽敬拉拢了这么多人,而这些人,却直接被裁撤掉,这等于是十数年的经营,毁于一旦。

    而这些,还是轻的。

    除此之外,一群新贵将和陈凯之一起崭露头角,这些人……因为和陈凯之结合而受益,将来势必……

    而更可怕的却还不止于此,站在这里的宗室,即便自己能够在宗考中过关,保住自己的爵位,可自己的子孙呢?若是子孙中不肖之徒,岂不是最终,沦为平民,一切成空?

    这样的结果太可怕了,赵王等人脸色惨白,嘴角微微哆嗦想说什么,却发现开口,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太皇太后这时看了众人一眼,竟是朗声道:“哀家就是要借着宗考,要让宗室子弟们知道,即便是他们,也要学好文武艺,报效社稷,报效朝廷。至于赵王人等,贸然冲入宗庙,诬告陈凯之,闹出这天大的笑话……来人,暂将赵王圈禁,容有司处置。”

    她说罢,大手一挥:“都退了吧!”

    前头几乎是挖掉了宗室们的根基,譬如赵王、梁王这些人,这使赵王和梁王等人的地位,并不稳固起来,即便是他的党羽,想要和他们作乱,怕也要三思。

    而后头,直接软禁赵王,却是掌握住了最微妙的平衡,一方面,没有直接对赵王下重手,使赵王的党羽,还不至于铤而走险;另一方面,却将赵王控制住,又使他的党羽们投鼠忌器。

    显然,赵王的母后,对这个儿子,并没有太多深厚的情感,当初,她怎么处置那些皇叔,今日……似乎对赵王同样也可以如此。

    陈贽敬颓然跪地,而今,自己摆在台面上的筹码被陈凯之彻底掀翻,使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只是眼下,却有如之奈何之感。

    除此之外,他在无其他可言了,事到如今,只能认栽,不然结果更惨。

    陈凯之已是高声:“娘娘圣明。”

    他一声圣明,百官们此时,也只得纷纷道:“娘娘圣明。”

    陈凯之心里长长松了口气,却是斜看了陈贽敬一眼,陈贽敬此时则是满是愤恨的看着自己。

    陈凯之的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心里清楚,陈贽敬还没有死,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人留在这个世上一天,都会给自己引来巨大的麻烦。

    他的党羽众多,只要他活着,自己便没有高枕无忧的一天。

    所以……除恶务尽。

    虽是心里已起了杀机,可陈凯之却和所有朝臣一起,纷纷告辞。

    今日在朝中发生的事实在过于震撼,许多文武大臣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还需好好的消化眼前的这个消息。

    而陈凯之却是背着手,快步的出殿,他抖擞精神,心里猛地想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话,他心里清楚,今日这殿堂上,只是开始,而接下来,才是痛下杀手的时候。

    一路疾步出了洛阳宫,便见这外头,依旧还是人山人海,跪在这里的宗室,还有远远被人保护的青州郡王等人,更有风声鹤唳,一个个紧张莫名的禁军。

    当陈让抬头,看到陈凯之出来,忙是起身,快步上前,一脸困惑的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朝他笑了笑,随即颔首点头。

    这意思很明白。

    成了!

    陈让顿时狂喜,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口里高呼:“太皇太后、吾皇……圣明!”

    “圣明!”

    身后的宗室也是大喊起来。

    圣明的声音,直冲云霄,许多人泪水打湿了衣襟,而陈凯之却是快步脱身,原本他是想和陈义兴一道出宫的,不过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在远处,迎接陈凯之的是一辆宽大的马车,陈凯之直接登车,车里,晏先生好似久侯多时,一见到陈凯之进来:“老夫听到了欢声雷动,莫不是……成了?”

    陈凯之笑道:“成了!”

    晏先生顿时激动起来,一向稳妥的他,竟忍不住高兴的手舞足蹈,连声叫好:“好,好,好,好啊,护国公的王霸之资,总算是有了,护国公,一飞冲天,只在今日。”

    他显得尤为的激动,甚至嘴唇都在颤抖。

    平时的晏先生,可不是这样的。

    陈凯之也是激动的,却是克制住内心的情绪,朝宴先生微微一笑:“是啊,真是不容易,赵王是势必要铲除我的,此前我对他屡屡挑衅,目标就是希望他能够铤而走险,在宗室里做文章,这些日子来,我命锦衣卫暗中布局和谋划,就等待这个机会,而琪国公的死,则是天赐良机,琪国公的身体一直不好,早就料着,他活不过今年了,所以从最初的时候,锦衣卫就开始搜罗琪国公世子的证据,为的,就是剥除他的继承权,琪国公膝下无子,自然需在宗室之中,寻觅人过继,而这……就是机会。此后种种谋划,都是为了让赵王进入这个陷阱,而今日,也算是圆满了,晏先生,这些日子,倒是多亏了你的谋划。”

    晏先生摇头:“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陈凯之微微一笑,摇头:“可现在,事情只成了一半,赵王还活着,宗室虽是借着宗考,和我暂时联合,可论起来,想要控制他们,却还远远不够,所以,我们要做的,其一是控制住宗室,其二:便是彻底铲除赵王,赵王留在世上一日,就会拥有号召力,因为他毕竟是皇帝的父亲,现在他只是被圈禁起来,赵王党依旧还在,所以……晏先生,开始下一步了。”

    晏先生颔首点头:“老夫已经准备好了。”晏先生含笑,从袖里抽出了一张纸来:“主公,请过目。”

    陈凯之接过,这是一份文告,文告里写着很简单的信息:“为使宗室贫困子弟读书学艺,飞鱼峰奉护国公命,招募宗族才俊上山。”

    很简单的文字,陈凯之却是笑了,他朝思暮想的就是今天。

    这封文告,才是真正的杀手锏啊。

    而今的宗室,因为需要宗考,想要前途,就必须通过宗考才成。

    那么,对许多宗室子弟而言,他们的资源并不丰富,想要学文,或是学武,却都难以得到支持,甚至有人,连饭都吃不饱,更遑论是读书写字了。

    而这份文告的意思是,只要你肯上山,我就来教授你读书、学艺,管你三餐,使你没有后顾之忧,最重要的是,大陈之内谁人不知,眼下的飞鱼峰,师资力量堪称奢侈。

    陈凯之本就是数入天人阁,状元出身的学候,除此之外,当代的大儒如晏先生,如蒋学士,如靖王,许许多多的人,无一不是即便是宗族中的亲王、郡王们打着灯笼都未必找得到的大儒,单凭这个,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