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六十章:改弦更张
    改弦更张。

    这四个字犹如震撼弹,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火烧眉毛了。

    你陈凯之难道还不知道,如今到了什么时候吗?

    这时候还说什么改弦更张,说是赵王这些人误国,有什么意义?

    这是愚蠢!

    此时任何精明的人都明白,到了这个份上,赶紧壮士断腕才对,可怜巴巴的认个错,请求重新发落,何必到了此时,还去招惹人家呢,这是找死啊。

    这是自作孽呀,若是认个错,也许还有活路,现在还来针对赵王,这岂不是往枪口上撞?

    一时殿中已是议论纷纷,文武百官窃窃私语。

    太皇太后也很是诧异,她似乎也感觉到了陈凯之的不智,确实……太蠢了。

    这个时候居然还说这类的话,不是将他自己往死路逼吗?

    慕太后闻言只抿着唇,却像是局内人一般,面色竟还从容淡定。

    最诡异的却是姚文治,姚文治心里仿佛是叹了口气,却是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的不是陈凯之,竟是赵王陈贽敬。

    陈贽敬突觉得可笑,他没有感受到姚文治那同情的目光,精力都放在陈凯之身上,他万万想不到,陈凯之这个时候,竟还争锋相对,简直是在找死,不过这样也好,那就让陈凯之死的快点。

    于是他看了陈凯之一眼,笑吟吟的道:“陈凯之,到了如今,你还如此振振有词,本王……倒很是佩服你呢。”

    “不敢。”陈凯之微笑,慢悠悠的道:“我这是仗义执言。”

    陈贽敬不禁笑了:“你若是仗义执言,好嘛……”陈贽敬轻松自在,仗义执言也救不了你了,即便他真的昏庸无能,也没人敢拿他怎么样,你陈凯之却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你就等死吧你。

    他勾了勾唇,笑得得意至极。

    “就算你是仗义执言,就算你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就算本王是祸国殃民,当然,本王只是假设……那么,陈凯之,你又能如何呢?你又能拿本王怎么办呢?怎么,你还想将本王和诸宗室,一网打尽不成?”

    陈凯之则报之以微笑:“不,不是一网打尽,而是……正本清源!”

    陈贽敬越来越觉得陈凯之有趣了。

    他叹了口气:“只是可惜……你的嘴皮子,确实很厉害,连本王都很佩服你,可惜的是,到了如今,你尚不知自己的处境,你真的以为,你一个人,可以动摇整个宗室,你以为,你一人之力,可以和本王,以及所有的宗室对抗吗?你这是蜉蝣撼树,是在螳螂挡车,是不自量力啊!”

    “殿下错了。”陈凯之同样叹了口气:“殿下,知道为何我一直说你愚不可及吗?”

    “什么?”陈贽敬脸色蜡黄,杀机毕露,恶狠狠的瞪着陈凯之。

    陈凯之朝他笑着,旋即便朗声道:“这是因为,殿下死到临头,尚且还不自知啊,殿下难道不知道,蜉蝣撼树、螳螂挡车,还有那不自量力的人,是殿下吗?”

    陈贽敬大笑:“果然可笑,可笑……”

    他变得狞然起来,声音也是格外冷凌:“好了,游戏结束了,到了如今,本王不愿和你逞口舌之快,你也没有资格和本王逞口舌之快,今日……”

    陈凯之怜悯的眼眸看着他,他心里不由感慨,一个人,竟到了现在,绞索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竟还不自知。

    此时,他眼角的余光,已看到了一个宦官快步进来。

    陈凯之微笑,眼眸微转,看向赵王,叹息着道:“是啊,结束了。”

    陈贽敬的话突然被打断,而且这话,莫名其妙,他羞怒的还想要张口,这时,一个声音道:“奴才……奴才有事要奏。”

    所有的目光,俱都落在了那个自称奴才的人身上。

    这宦官脸色凝重的上前,啪的一下,拜倒在地:“宫外……有数千宗室,闹起来了。”

    数千……

    这是一个虚词,可此时,殿中又恢复了安静。

    数千宗室……哪里来的数千宗室。

    宦官继续道:“他们与青州郡王发生了冲突,双方厮打起来,随后,他们在宫外拜倒哭告。”

    呼……

    一下子,所有人明白怎么回事了。

    所有人脸色都阴沉下来。

    数千的宗室,这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力量,十个宗室可能比不得一个宗室将军,可是数千之多,这就是犹如河水滔滔一般哪。

    这要是闹将起来,朝廷如何安生?

    太皇太后也已豁然而起,显然,她也万万不敢忽视这些人,她微颤颤,手拄着杖子:“怎么,怎么了?”

    宦官期期艾艾的开口道:“他们一齐说……说……”沉吟了片刻,宦官才道:“他们说,请娘娘和陛下推宗室宗考,选举贤才,护佑社稷,尸位素餐之不肖子孙,也请革其爵位,以正视听,他们……他们还说,他们与护国公陈凯之休戚与共,在此联名上奏,宫中若是恩准,他们便欣喜不胜,若宫中加罪,愿同……同死……”

    一下子,太皇太后打了个颤,眼眸里满是震惊之意,这……

    陈贽敬也打了个激灵,整个人面色都变了,竟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凯之。

    梁王等人,也俱都脸色苍白如纸。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宗室之中,本该是立长,所以眼下的三千多得到爵位的宗室,大多是这个制度下的受益人,正因为如此,所以无论是陈贽敬,是陈入进,是诸多王侯,无一不是靠着这些,得来这养尊处优的生活。

    可现在……这数千宗室,竟是要立贤。

    不,准确的来说,是陈凯之带着这些宗室要立贤。

    怎么样才算是贤呢?当然得考试,通过考试,来选拔宗室,至于那些考不过的人,或是胸无点墨之人,俱都革除爵位。

    这……是要釜底抽薪啊!

    陈贽敬先是一惊,旋即便回过神来,他勾了勾唇角,冷笑起来:“呵……胡闹,简直就是胡闹,祖宗自有祖宗之法,他们是什么,也敢……在这里造次!”

    “对。”郑王厉声道:“简直就是胡闹,闹事的人,肯定是被人指使!”

    在场的宗室,已是气炸了。

    在他们眼里,那些人根本不在宗室之列,他们算什么东西,一群早已没了爵位的布衣而已,平时宗令府早就懒得管他们了,让他们自生自灭,至于赵王,他礼贤下士,几乎天下有爵位的宗室,无论是将军还是国公,他俱都维持着极好的关系,而至于这些布衣,却是看都不愿看他一眼。

    在他的心中,这些人和平民百姓没什么分别,现在他们居然闹起来了。

    他们有资格,妄议祖宗之法?

    “才区区千人!”陈贽敬冷笑,却没来由的,竟发现自己有点心慌,他继续道:“才这点人,怕是宗族中的不肖子弟,宗令,宗令……”

    陈武也吓的脸都白了,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该说什么,于是也怒气冲冲的道:“不错,宗族之中,总有不肖子,这些人,其心可诛,我决不会轻饶,定要革了他们的……”

    “诸位……”陈凯之这时笑了,他道:“为何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呢?”

    陈贽敬脸色竟有一些慌乱。

    他有点预感到不妙了。

    狠狠瞪了陈凯之一眼,便冷笑:“这些人,都是你收买来的吧,陈凯之,你该当何罪,你这是妖言惑众,你以为,挟着这区区千人,就可以在此,和本王叫板?”

    陈凯之默默摇头:“不,不是千人!”

    那宦官吓得大气不敢出,不过想了想,此时却还是道:“有数千,至少……三四千……不不不,可能有五六千人。”

    五六千人……

    这几乎是京里的宗室一个都没拉下,除了老的少的,该来的都来了。

    陈贽敬有些慌,他深吸一口气,刚想说什么。

    这宦官又开口道:“除此之外,还有联名的奏疏……恳请娘娘和陛下过目。”

    联名……奏疏……

    太皇太后此时,脸色已经变得深不可测起来,她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才厉声道:“拿来。”

    “这些人,根本没有上书的资格。”陈贽敬忍不住道:“娘娘,太祖高皇帝早有诏命,宗室之中,镇国将军以上,方可上书,奏言军政事,这不合规矩。”

    太皇太后瞥了他一眼:“难道你不知道,是陈凯之和他们的联名奏疏吗?取来,哀家亲自看看。”

    当数十个禁卫,抬着十几口箱子气喘吁吁的进来时。

    殿中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贽敬更是牙缝之间,呲呲的冒着冷气。

    陈凯之则笑吟吟的看着陈贽敬,似笑非笑。

    而其他人,则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口口的箱子。

    这……是联名奏疏……

    你特么的逗我……

    于是,一个个人,都是一副见了鬼似得表情。

    太皇太后也一脸震撼,有些坐不住了,她拄着杖子,亲自踏出了一步,眼睛却依旧还直勾勾的盯着那些箱子。徐徐的,她步到了殿中,围着其中一口箱子颤颤的转了一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