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五十九章:长剑出鞘
    面对一群气势汹汹,蛮横的人,青州郡王陈克喜气得发抖,还没有人在自己面前,这样没有礼数呢,他大抵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可心里却并不在乎他们,就算是太祖高皇帝之后又如何,终究已是布衣了,有什么用,一群没用的东西。

    因此他冷冷一笑,旋即便瞪着陈让等人,口里大叫:“来人,拿下,拿……哎哟……”

    眼前一黑,竟不知是谁,直接冲了上来,一拳直接砸中了他的眼窝,他嚎叫一声,捂着眼,却又不知被谁给打翻在地。

    一时他整个人摔在地下,一群人围着他。

    陈克喜心里暴怒,奈何人被打翻,又不知多少拳脚落在自己身上,身后的国公和将军们口里大喝,随即也是一阵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一旦犯了众怒,这些布衣宗室也顾不得许多了,平时早就肚子里憋了一口气,今日更是怒不可遏,何况人多,本着法不责众的精神,围着便是一阵痛殴,完全不管不顾了,平时他们早就受够了,现在管他是谁,打了就是。

    禁卫们吓着了,一时很是慌乱,见状只能纷纷大吼起来:“住手,住手……”

    偏偏,又真不敢动刀剑,只许多人冲进来,想要将人分开。

    好不容易,维持住了秩序。

    那陈让虽是解恨,却是眼眶通红,噗通一下,跪在了宫门口。

    他这一跪,无数布衣宗室纷纷跪倒,一股悲凉迅速弥漫开,萦绕在他心头,陈让难受的吸了口气,放声大吼。

    “我陈让,太祖高皇帝之后也,自幼读书,不敢称为贤才,却也略晓文武之事,可而今呢?而今我陈让名为宗室,实为布衣,贫贱不堪,而今庙堂,豺狼可当道,朽木可为官,宗族之中,酒囊饭袋可赐王侯,唯独没有我等的立身、立足之地,他们可以为王侯,我有何不可?同是太祖高皇帝子孙,该立贤才,方才可保国家,可保社稷,臣陈让,恳请宫中改弦更张,推广宗室宗考,选举贤才,护佑社稷,至于尸位素餐之人,也请革其爵,以正视听。”

    “臣等,与护国公陈凯之,休戚与共,联名上奏,若宫中恩准,则普天同庆,若宫中加罪,愿死。”

    说罢,他重重的磕头。

    身后数千的宗室一齐道:“请推宗室宗考,选举贤才,护佑社稷,尸位素餐之不肖子孙,也请革其爵位,以正视听,臣等与护国公陈凯之休戚与共,在此联名上奏,宫中若是恩准,臣等欣喜不胜,若宫中加罪,愿同死!”

    数千人一齐唱喏,声震九天。

    所有人惨然的看着他们,个个目瞪口呆,竟是不知所措了。

    那陈克喜刚刚被人搀扶起来,正待要暴怒,听了这些话,脸已惨然,他突的意识到,一场比方才的殴打还要迫在眉睫的危机正在迫近。

    之前的一场宗考,让这些布衣宗室们吃到了甜头。

    他们每个人都希望可以考试改变自己的命运了,怎么突然换了天地一般,这些宗室竟是站到陈凯之的队伍里。

    真是……

    陈克喜面容微微一抽,心口陡地突然难受,此前的时候,布衣宗室们是顺服的,他们毕竟还有口禄米,保证自己不死,虽然没有爵位,还有祖法三令五申的约束,可至少还算认命。

    可现在不同了,一场宗考下来,有人借此得到了爵位,考试失败的人,扼腕的同时,心里也已埋下了一颗种子。

    是啊。

    倘若以后所有的爵位,都是通过宗考来决定呢?

    那么……自己岂不又有了一次机会?

    普通人可以通过科举来改变命运,可宗室为什么就不可以?

    自己读过书,是有机会的,凭什么自己读了书,却还不如宗族里某些有爵位的酒囊饭袋?

    这念头一滋生,便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竟已开始无法遏制了。

    读过书的宗室滋生了野心,可那些没怎么读书的,难道就此甘心自己子子孙孙,都如自己这般吗?望子成龙,这是每一个人心中所想,不错,就该立贤,得有宗考,有了宗考,即便自己没有机会,自己的儿孙,却还有机会,否则,这禄米一代比一代少,日子……没法过了啊。

    大陈的宗室,有五十多万人,留在京师里的,就有两万之多,现在在这里,该来的都来了,除了年纪大的,或还未长成的,心里有了妄想,便再也收不回去了。

    何况,锦衣卫暗中也给他们进行了暗示,护国公将会亲自出面,奏陈此事,不只如此,各地的锦衣卫,已经开始怂恿人联名了,从京师到各处的州县,锦衣卫四出,这一下子,使无数的宗室看到了希望。

    不错,就该如此,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来,将奏疏抬来。”

    一些年轻力壮的宗室,竟是抬了十几大口箱子,这巨大的乌木箱里沉甸甸的,陈让正色道:“恳请诸位,入宫将这些奏报送入宫中,请太皇太后、太后、陛下定夺。”

    他手指着的,便是这些箱子。

    禁卫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他娘的是奏疏……

    奏疏是用这样的大箱子装的?

    早有宦官出来,这宦官看了一眼,见这乌压压的宗室,心里也很清楚,若是对此置之不理,天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他面如土色,忙是指挥着禁卫:“快,快,抬起来,去正德殿,快,赶紧!”

    一行人,一溜烟的提着箱子入宫。

    而在正德殿里,却是鸦雀无声。

    太皇太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只冷冷的看着赵王陈贽敬,目光格外阴鸷,面色难看如死。

    陈贽敬这一次,玩的过火了。

    只是……太皇太后显然也深知,即便是过火,似乎……眼下拿他也一丁办法都没有,除非尽诛宗室……

    这不只是要收拾陈凯之,陈贽敬也是在示威,他几乎是直言不讳的告诉太皇太后,母后你想玩?你玩的起吗?今日,是陈贽敬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事到如今,已没有了转圜的余地,不杀了陈凯之,就尽诛宗室吧,倒要看看,你怕不怕天下大乱?倒要看看你还怎么维护陈凯之?

    因此赵王也是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直挺着背粱,很是认真的和太皇太后对视着。

    太皇太后吸了口气,勾唇笑了笑:“赵王,你真是哀家的好儿子。”

    “不敢。”陈贽敬冷冷的回道:“比起先帝,儿臣还差得远。”

    “呵……”太皇太后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眼眸眯着,已是掠过了杀机,却突的道:“你说,哀家该怎么办才好呢,你们个个都要玉石俱焚的意思,看来,哀家若是不处置了陈凯之,是不成了,陈凯之,你有什么话说吗?”

    她目光落在了陈凯之身上,格外认真的看着他。

    陈凯之似乎一直都在等,等这个机会。

    他犹如一柄还未出鞘的剑,显得极为沉默,这在暴风骤雨中出奇的冷静,却也隐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见太皇太后发了话,陈凯之冷静的道:“娘娘,臣只有一言。”

    “你说。”太皇太后心思难测,只是冷冷的看着殿中的人。

    而殿中的所有人,现在都屏住了呼吸。

    每一个人都清楚,太皇太后做出让步是必定的,陈凯之已经成为了弃子,在这巨大的压迫之下,太皇太后没有其他的任何选择。

    现在唯一的问题,不过是陈凯之只是废为庶人还是杀之给宗室一个交代的问题罢了。

    在这庙堂之上,论起来,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谁不可以成为弃子呢?每一个人本身就是棋子,能成为棋手的人只有寥寥数人,而这几人,无一不是掌握了足够的筹码和资源。

    即便是在此刻,对陈凯之不屑于顾之人,想必也有些心中恻隐,因为他们能意识到,陈凯之可以被抛弃,可以用来安抚人心,或是杀一儆百,而自己,何尝不可以?

    陈凯之忍了许久了,现在太皇太后让他说话,他看了赵王一眼,嘴角一勾,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赵王……昏聩无能……”

    六个字,自他口里一字一字的出来,顿时满殿哗然。

    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赶紧服软,居然……

    陈贽敬面上带着笑容,在他看来,这不过是陈凯之垂死挣扎罢了,他……并不在乎!

    事到如今,陈凯之还在宁顽不灵,那我们就等着看吧,看你陈凯之能嚣张到几时。

    陈凯之见陈贽敬笑着看他,鼻翼微微一耸,满是不屑的样子,陈凯之心里想笑,这赵王还真是无能,而且还自信,抿了抿唇,他继续道:“至于梁王、郑王以及放眼宗室的将军们,在臣看来,俱都尸位素餐,太祖高皇帝以来,子孙们不肖,竟是糜烂至此,每一个人,不再以朝廷和社稷为念,心心念念的,却都是争权夺利,民脂民膏,无数的皇室田庄,养的竟是此等无能苟且之辈,假以时日,若还放任自流,朝廷覆亡,只在即日,臣以天下苍生为念,恳请太皇太后,改弦更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