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五十七章:谁之天下
    “够了!”太皇太后脸色铁青,她一直都默然无言,只看着二人唇枪舌剑,却猛地拍案,打断了陈贽敬的话:“赵王既然有话想说,那便来说,你们……不是要算账吗?那就算,一笔一笔的算清楚,算个清楚,可哀家可说好了,哀家现在听你们讲道理,可谁若是再敢喊打喊杀,不将这王法和纲纪放在眼里,你们敢杀人,哀家也敢杀人!”

    慕太后这时才抿嘴,本想开口的话,却不由吞回了肚里。

    陈贽敬似对太皇太后还有所忌惮,想了想,便拜倒在地:“儿臣确实有事要奏,恳请母后做主。”

    太皇太后只冷哼一声,从鼻孔里出气:“你还要哀家做主,你不是都去了宗庙,去告祭了列祖列宗吗?自然会有列祖列宗给你做主,时至今日,再说这些虚言,就没什么意思了,你如实说了吧,你想要做什么?”

    太皇太后声色俱厉,咬牙切齿的吐出话来。

    显然,她还是怒了。

    绕过了宫中,直接带着人去祭告祖宗,跑来逼宫,仗着得到了宗室的支持,有恃无恐,大有一副今日若是不除掉陈凯之,天下的宗室便要乱做一锅粥的之态,这是什么,这是法不责众,是直接撕破了脸皮,想要逼迫宫中就范哪。

    这种做法简直让人可恶,自然太皇太后现在内心真是一万头草泥飘过了。

    陈贽敬此时觉得自己出奇的冷静。

    他心里想,陈无极被母后你带来了洛阳,今日,儿臣还和你有转圜的余地吗?他心下冷笑,不管怎么样,今日就是要整治陈凯之,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因此他朗声道:“儿臣可以轻饶陈凯之,儿臣可以对陈凯之纵容,儿臣自知,宫中对陈凯之多有偏袒维护,可这些年来,儿臣可曾对陈凯之如何?可是今日不同,今日陈凯之犯得乃是众怒,儿臣今日此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母后,大陈是陈氏的天下,宗室们仰仗祖宗之德,与国同休,母后莫非不知道,这江山社稷,必须宗室们同心协力才可稳固吗?”

    “可时至今日,陈凯之处处对宗室动手,宗室们怨声载道,儿臣这里,有一份弹劾,还请母后过目。”

    他的弹劾,分量不轻,是梁王亲自提着的一个匣子,取出来,里头则是一沓的奏疏。

    宦官接过,将奏疏转送到太皇太后案头。

    太皇太后阴沉着脸,掀开看了一些,只一看,她立即都明白了。

    里头一个个的名字,她或多或少,都认得一些。

    十七个亲王,五十九个郡王,除此之外,还有数十个国公,两千多个将军、中尉,这些都是大陈最核心的宗室,有的是在京师,有的镇守在外,有的在外任节度使,都督一方,有的在军中,也有的节制着漕运、地方政务。

    这里头,每一个人都极重要,或许十个二十个人,太皇太后可以不放在眼里,可若是数百个数千个呢。

    她只大致看了这联名的冰山一角,便将这奏疏盖住,她看着陈贽敬,挑眉一字一字的问道:“这弹劾奏疏,历数了这么多罪状,是要做什么?”

    陈贽敬嘴角微微勾起,眼眸里,掠过一丝不经意的喜色。

    他分明感觉到,太皇太后亦是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大陈的皇族,延续了这么多年,早已渗透进了大陈的方方面面,这也是陈贽敬的重要本钱,这样举足轻重的实力,即便是太皇太后,也不敢怠慢的。

    若是宗室动摇了,那这大陈的江山自然就不保了。

    所以他很自信,朝太皇太后一字一句道。

    “儿臣已祭告了宗庙,革去了陈凯之的宗室身份,宗令府也已销毁了陈凯之的银碟,自此之后,陈凯之便是一介布衣,只是……他在京中,欺宗室太甚,若是不诛杀此人,只怕宗室上下不服,恳请母后,擒拿陈凯之,明正典刑,以平宗室之怨!”

    大殿中,一下子没有声息了。

    落针可闻。

    陈贽敬这一次,显然是根本没有留任何的余地。

    他只给了太皇太后两个选择,要嘛,宗室全杀了,要嘛,杀了陈凯之。

    这已是不死不休了。

    你太皇太后就选吧,若是选了陈凯之,那么这大陈江山就要完蛋了。

    太皇太后你敢选吗?

    自然,其实不必太皇太后开口,几乎所有人心里都已有数了,答案几乎可以揭晓。

    太皇太后不是一个分不清孰轻孰重之人,即便心里再恼怒赵王殿下,可眼下几乎没有任何权衡的余地,尽管当初的太皇太后可以尽诛京中的各王,可谁都清楚,她不可能做到诛尽天下所有宗室,否则,非要天下大乱不可。

    是以,太皇太后似乎只有一个选择,杀……陈凯之,以酬宗室!

    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处死陈凯之了。

    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

    然而太皇太后却是朝赵王冷冷一笑,淡淡开口反问道:“若是哀家不肯呢?”

    她慢悠悠的说出这番话。

    显然,事到如今,已经不再只是陈凯之和陈贽敬之间的问题了,陈贽敬这是剑走偏锋,自然而然,也就挑衅到了太皇太后的权威,太皇太后是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在儿子的胁迫之下做出选择。

    她已显出尤为不悦之色,眼眸如刀一般在陈贽敬身上刮过,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冷冷笑着,看着格外的吓人。

    陈贽敬今日已铁了心,他抬眸,竟与太皇太后布满了杀气的眼睛对视,他心咯噔一跳,有些害怕,却依旧沉住气,平静异常的道:“若如此,臣请伏诛!愿死!”

    拜下,再不发一言。

    “臣……亦请死!”梁王陈入进见状,知道已到了最后的关头,也绝没有任何回头路可走了,于是拜倒,附和着说道。

    郑王立即也是拜倒:“臣愿请死。”

    弘农郡王拜倒:“臣愿死。”

    一个又一个的宗室,徐徐走出来,拜倒附和,每个人都显得格外的平静。

    每一个人拜倒之后,只斩钉截铁的说出这番话之后,便将头重重磕下。

    片刻之间,数十个上朝的宗室跪了一地。

    仿若要是不处死陈凯之,他们便永远不起来,要不就杀了他们。

    ………………………………

    内城东千户所。

    这里的锦衣卫千户所几乎和明镜司千户所相邻,千户郑武今日却显得格外的忙碌,清早的时候,他已会见了数十人,紧接着,他一声号令,锦衣卫的力士们开始四处去觅人,不只如此,一个个的箱子,已抬了出来。

    他挥汗如雨,这可是寒冬腊月,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觉得浑身的燥热。

    有力士匆匆而来,大声的说道:“千户大人,迎春坊那儿已经出发了。”

    “五马街那儿呢?那个陈让,难道一点动静都没有?”

    “有了,正在集结人呢,方才送来了口信,说是快了。”

    “不过……大人,隔壁的明镜司,似乎有所察觉,一直……”

    “不用理他们。”郑武冷笑起来:“他们想拦,也拦不住,无论他们盯梢也好,拦截也好,都无所谓,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

    “是,小人再去看看,看看其他千户所那儿……”

    “去吧。”郑武挥了挥手,旋即不忘提醒道:“隐秘一些,不过也不打紧,就算被人察觉了,也没关系,不过,此等事,少留一点尾巴,就少留一点,噢,对了,颍川那儿还没有回音?”

    “不知,正在等。”

    “哎。”郑武跺脚,有些着急的催促道:“得赶紧,他娘的,时间可不等人!”

    “这……就算急也没用。”

    “你去吧。”郑武大手一挥,他道:“将弟兄们都派出去,只负责盯着即可,其他的事,都不要过问。”

    “是。”

    ……………………

    就在隔壁。

    明镜司内东城千户所近来已没了此前嚣张的气势,尤其是和锦衣卫相邻,双方可谓是势同水火,不过锦衣卫都指挥使历来却是强硬的很,以至于他们不敢去招惹锦衣卫。

    可不敢招惹,差事还要办的,否则朝廷认为明镜司是酒囊饭袋,将来大家都得吃西北风。

    这千户叫杨宏远,杨宏远已如热锅里的蚂蚁,其实许多天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了,明镜司里的种种迹象,都看出京里有人在谋划什么,暗涛汹涌,奈何时间太短,无法根据各种情报打探出准确的消息,自然也就不敢报上宫里去,毕竟,若是误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今日清早的时候,这种不对劲的气氛却愈来愈浓烈起来,这京里,仿佛是一触即发一般。

    杨宏远几乎派出了所有可以动用的人手,心里焦灼等待着。

    良久,突然有一个校尉火速而来,他开口便道:“千户大人,出事了,出事了……内东城七百多个宗室子弟,不知是什么缘故,竟是聚在五马街和迎春坊一带,领头的叫陈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