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五十四章:决战
    太皇太后不疑有他,朝陈凯之颔首点头:“是啊,所以你们亲近亲近一些。”

    陈无极便长身而起,笑吟吟的道:“孙臣知道了。”

    陈凯之则不好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太皇太后似乎显得心情不错,便又指了指案头上的试卷,朝着众人含笑道:“明发诏书吧,这是好事,得昭告天下不可。”

    待入宫报了喜,姚文治三人退出万寿宫,姚文治显得疲惫到了极点,陈凯之见他脚步有些虚,便搀住他,姚文治抬头,见陈武已匆匆去了,便笑了笑,捋着须淡淡说道:“还是护国公体贴入微,护国公,此番,你的胃口不小啊。”

    “什么?”陈凯之故意懵懂的样子,一脸不解的看着姚文治。

    姚文治见陈凯之不愿说实话,也不恼,而是淡淡一笑,朝陈凯之徐徐开口。

    “其实宗室里头呢,老夫和你说句不当说的话,在老夫眼里,绝大多数人,都是庸庸碌碌,可话说回来,这宗室本就是靠着血脉来连接的,你可知道,早在数年之前,赵王殿下便极力和老夫结交,可老夫却从来没有和他有过任何过份亲近之举,你知道为何吗?”

    难得这个老狐狸,今天居然肯说一些掏心窝的话,陈凯之自然很愿意听听,于是便含笑着说道:“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既然姚公既然不肯接受赵王的好意,定有自己的心思。”

    “是啊。”姚文治双眉轻轻挑了挑,旋即便深深叹了口气:“仕途险恶啊,这仕途,不只是要做事,事办不好,可不成;可是呢,还得选,人这一辈子,脚下有无数条路,走错了,或是飞黄腾达,或是万劫不复,或是庸碌一生,老夫这磕磕碰碰的走过来,也还算侥幸,大抵每一次,都能选对,赵王殿下那儿,也是一条路,老夫没有走,这是因为,老夫觉得这条路,看似是坦途,可实际上呢,却未必如此。”

    陈凯之很是不解的看着姚文治,眉宇皱了皱,困惑的开口说道:“还请赐教。”

    “无他。”姚文治朝陈凯之笑了笑:“德不配位而已,赵王殿下是景皇帝之子,这才得了亲王之位,又因为先帝无子,才使自己的儿子,成为了天子。你看,他如今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挣来的,说是捡来的,都不为过。一个人,靠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方才有所成就,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富家翁,守一世的富贵,可是……在老夫看来,这样的人,不成!”

    他嘴角浅浅一勾,竟是轻轻的一笑:“其实哪,皇帝年幼,且还需这么多年,才可以长大成人,这叫什么?这叫主弱臣强,是多事之秋;这等多事之秋下,赵王能稳得住局面吗?老夫看,不尽然,他稳不住,老夫呢,何须去与他绑在一起呢。”

    这个是大实话,姚文治能对自己交底,陈凯之很是满意,不由抿抿嘴,轻轻一笑:“姚公的分析,不无道理。”

    姚文治却又摇了摇头:“可老夫千算万算,只是没想到,最终将他连根拔起的,竟会是你。”

    陈凯之一呆,面容满是惊愕之色,连忙朝姚文治摇头。

    “姚公……这话言重了,我陈凯之……”

    “你不要否认。”姚文治格外认真的盯着陈凯之看,双手按住他的手,压低着声音道:“我知道你不敢说,也不会回答,其实,老夫老了,能在这位上几年?再过几年,便要告老还乡,自此之后呢,忘情于山水之间,也算是圆满。你的路还长着呢,不过……却要小心了。赵王这个人,你挖了他的根,他也是会咬人的,何况……想来你比老夫清楚,赵王的上头,怕也没这么简单。”

    陈凯之吁了口气,这时也不再否认了,很是干脆的说道:“谨遵受教。”

    “受教谈不上。”姚文治一笑,看着陈凯之的眼眸里竟是满意之色:“老夫和你说这些,不过是因为世情都看透了罢了,其实这些年来,朝廷里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就如老夫方才说的那样,多事之秋哪,想要在这台上站稳了,可不太容易,你是少年郎,时日长着呢。”

    陈凯之一路将姚文治搀至宫门口,心里若有所思,等将姚文治送上了车,目送着姚文治的车远远而去,一时恍惚,心里不由想,只怕自己已被这姚文治看透了。

    这姚公既然看透了,为何要提醒自己这些呢?

    难道他当真当做自己是局外人,又或者,别有什么它意?

    陈凯之若有所思,转念一想,笑了,管他呢,先解决赵王,至于其他的先不管这么多,反正现在没人敢轻易惹他。

    于是他脚步轻快起来,也不愿意坐车和骑马,负手步行。

    …………

    陈武出了宫,一路至赵王府,他显得心急火燎,等见到了陈贽敬,便喜笑颜开:“殿下……殿下,妥了,妥了……”

    陈贽敬沉眉,这几日他都觉得不安,这种不安的情绪,已是越来越强烈,可一看陈武大喜过望的样子,心里轻松一些,抬眸看着陈武,一脸急切的问道:“怎么,考试的事,如何了?”

    “已经有眉目了,高中的乃是陈阳新,他总算是争了口气,看来,陈凯之的如意算盘,算是落空了。”

    陈贽敬长长的松了口气,眉头舒展了一些,忧郁的神色也散去了不少。

    在他看来,陈凯之此前做了如此做的准备,肯定是对这琪国公之位志在必得,却不知想要扶持谁来继承琪国公位,原本他还忧心,一个琪国公不算什么,可落在了陈凯之的手里,或者是这陈凯之暗中支持的人,这就是如虎添翼,现在他不由长出了口气:“这便好。”

    可随即,他又心事重重起来,因为……太轻易了,陈凯之这个家伙,自己吃了不少亏,这家伙,花费了这么多功夫,会轻轻松松的最后无功而返。

    因此他竟是深深垂着眼眸,皱眉思虑起来。

    不对,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他不禁抬眸,看向陈武,一脸认真的问道:“这陈凯之,表情如何?”

    “说不清。”陈武拧着眉回忆,想了老半天,才敢确定:“只是木着脸,看不穿他。”

    陈贽敬不由冷冷一笑,大袖狠狠一挥,气愤的说道:“无论如何,是该给这家伙算一算账了,怎么,宗议联名的事,如何了?”

    陈武便笑道。

    “殿下你放心,此事我已经办妥了,现在京里的诸宗室,凡是有分量的,都联名了,现在已放出了快马,修了许多加急快报出去,想来,各地的宗室,都会有所回应。殿下放心,一来,大家的心,都是向着赵王殿下的,大家伙儿,都还仰赖着殿下呢。这其次呢,大家都深恨陈凯之,这事儿,没有问题。”

    “这便好,这便好。”陈贽敬冷冷道:“办妥之后,就去祭祖陵,本王亲自打头,本王就不信了,待木已成舟,将这陈凯之革出了宗室,他陈凯之,没了这公爵,失去了宗室之位,凭什么在庙堂里立足。”

    陈贽敬这一次是发了狠心。

    他很清楚,这等先斩后奏的戏码,可能会引来宫中极度的不满。

    可事到如今,若是不能快刀斩乱麻,将来如何布局对付那无极皇子。

    今时已不同往日了。

    当初的赵王殿下,毕竟觉得时间在他这边,所以他有的是时间来等,所以任何事,都不愿意采取非常的手段,一次次都被陈凯之利用规则来各种侮辱。

    可今日,无极皇子入宫,就意味着他与太皇太后,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既然迟早太皇太后可能支持无极皇子复辟,那么不如索性,给这宫里和宫外的人都看看,他陈贽敬不是吃素的。

    说罢,他眯着眼:“祭文准备好了吗?”

    “准备妥了,是我府里一位门客亲自草拟的,此人信得过,历数了陈凯之十三大罪,足够了。殿下什么时候要,我去取来,给你看看。”

    陈贽敬摇摇头:“这其实都是细枝末节,倒没什么大的妨碍,重要的是联名,要有分量,要让人知道,宗室忍陈凯之很久了,现在是怨气沸腾,已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陈武小鸡啄米似得点头:“明白,请殿下放心,若是联名其他的,大家都还有所疑虑,唯独这个,许多人却是极踊跃的。”

    “他们当然踊跃。”陈贽敬突的苦笑:“反正是法不责众,而且是本王打头,整垮了陈凯之,他们都可以长舒一口气了,自此之后,可以继续逍遥,就算真的天塌下来,不还有本王顶着吗?”

    他踟蹰了一下,心里不禁在想,可惜,王叔不在京里,却是去了倭岛,倘若这个时候,王叔尚在,有他老人家来布局,自己就更有把握了。

    不过现在细细想来,似乎……也没什么纰漏,他眯着眼:“是该彻底算一算这笔账了,这几年来,本王这口气若是再憋着,非要减寿不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