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五十二章:斩草除根
    得了旨意,陈凯之等人告退而出。

    而那陈煌,显然已经完蛋了。

    一个不孝,再加上其他的罪行,足以让他呆在锦衣卫诏狱里,谁也别想把他捞出来。

    陈凯之出宫,身后有人叫道:“护国公。”

    陈凯之驻足,却见身后姚文治快步追上来,将身后的几个内阁大学士甩了很远。

    陈凯之便等姚文治上前,朝姚文治作揖,困惑开口:“姚公,何事?”

    姚文治朝陈凯之笑吟吟的道:“护国公真是斩草除根啊,老夫很是佩服。”

    陈凯之不想将自己的心思透露给旁人,因此他不解的皱了皱眉,一副诧异的样子:“姚公说什么,我不明白。”

    姚文治便神秘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旋即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偷听,才压低声音:“你心知肚明即可,老夫知道你不会承认。老夫也就不再多言了,不过……既然眼下老夫忝为主考,而护国公是副主考,这考试的事,老夫还得和你议一议才好。”

    陈凯之自然不想在继续方才的话题,既然他已经转移话题了,便抿抿嘴,笑了:“要议,为何不请上另一位副主考陈武一起议呢?”

    姚文治哂然一笑:“护国公还真是牙尖嘴利啊,那位陈宗令,怕对这考试之事,未必有什么高见。”

    是呢,陈武是宗令,懂个屁的考试。

    陈凯之却是摇摇头,忙是说道:“考试的事,学生还是不掺和了,虽是副主考,可是此事,全凭姚公做主便是,姚公乃是三朝老臣,又是内阁首辅大学士,当年,也是做过科举主考官的,这小小的一场宗室考试,想来不在话下。”

    说着陈凯之不由顿了顿,旋即又继续说道;“而至于学生,才疏学浅,也没什么经验,自然是一切都以姚公马首是瞻。”

    姚文治叹了口气:“好罢,护国公既都这样说了,老夫还能说什么。”

    陈凯之朝他又是一揖,不想在跟姚文治多言,便告辞,快步而去。

    姚文治则伫立着,遥看着陈凯之远去的背影,目光微微一闪,略过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笑意。

    不一会儿陈一寿和苏芳、成岳几人追上来。

    陈一寿见姚文治呆呆的站着,不由担忧的问道:“姚公,怎么见你心事重重。”

    姚文治摇摇头:“倒也不算有什么心事,只是觉得有趣罢了。”

    成岳目中游移不定,顺着姚文治的目光看去,此刻陈凯之已经走远,完全见不到一点踪影,成岳不禁笑道:“姚公莫非觉得这陈凯之……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说来,真是蹊跷,他好端端的,竟是要置陈煌于死地,莫非,是希望有人能够承袭琪国公,这个琪国公的爵位固然是诱惑甚大,可陈凯之,和哪个宗室相熟呢?”

    姚文治含笑道;“就不要再猜啦,这毕竟和我等无关。”

    成岳颔首点头,心里却越发的觉得看不透,心里忍不住想,莫非这陈凯之,当真是那陈煌得罪了他?

    另一边,一行宗室们一个个蜡黄着脸出宫。

    每一个人都是心事重重。

    今日这事,给他们敲响了警钟。

    说难听一些,朝中的宗室,个个是富贵惯了,日子过的逍遥自在,关起门来,哪一个都不比琪国公府做的事要少。

    丧期逾越礼制,这不算什么,至于背后各种不可告人的勾当,就更是不少了。

    现在锦衣卫直接折腾死了那琪国公的世子,谁能保证,下一次,不会是自己呢?

    甚至已有了胆怯了,觉得风声太紧,是不是要把背后的那些东西收一收,可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没了,又不禁肉痛的厉害。

    陈贽敬面色铁青,从万寿宫里出来,他便一直铁青着脸,这时,他突然驻足,他脚步一停,所有的宗室俱都驻足,看着陈贽敬。

    陈贽敬目光落在了陈武身上,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格外郑重的说道:“琪国公的爵位,决不能落在别人的手里,你有什么人可以举荐,这一场考试,需得有人志在必得,本王觉得,这陈凯之定是贪图琪国公之位,和某个不成器吃里扒外的宗室串通好了。”

    陈武犹豫了一下,才淡淡开口说道;“论起读书,京里镇国中尉陈文浩的儿子陈阳新据说自幼就通晓文墨,我看……他可以……”

    “那就是他,你是副主考嘛,得多提供一些方便。”陈贽敬眯着眼,阴鸷的说道:“可也要小心,这陈凯之诡计多端,十之八九,或许,就是希望你在主考的过程中露出什么破绽,若是牵涉到了舞弊,就又不知要闹出多少事了。”

    “这个陈凯之……”陈贽敬面带狞笑,嘴角勾勒出冷意:“是决不能留了,留着一天,咱们宗室这么多人,都没法过安生的日子,本王对他一再忍让,若不是看在同宗的份上,早教他死无葬身之地,可现在……你们扪心问问自己,你们还安心吗?你们难道就不担心,下一次,锦衣卫拿的是你们?这个世上,真想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做到白玉无瑕,哪里有这样容易,一旦被陈凯之抓住什么把柄,本王倒是无妨,本王乃是亲王,他陈凯之敢如何?可你们呢?”

    众宗室俱都脸色难看起来,一个个脸色蜡黄,心里俱是非常担忧,若是陈凯之查到自己头上,那岂不是完蛋了。

    “不能再留了。”陈贽敬双眸眯得越发甚了,格外冷漠的开口说道:“陈武,准备宗议吧,大家伙儿,众人拾柴火焰高,将京里内外所有的亲王、郡王还有公爵,将军,都联个名,在祖宗面前,革了陈凯之的籍,留他在一日,我等一日不得安生。”

    “此事,是不是要请示一下太皇太后……”

    陈贽敬摇摇头,坚决的反驳道:“不必,先斩后奏,事先不要走漏任何的风声,这事,只能你一个人来办,悄悄的,等该联名的联了名,就算泄露出了一点风声,那也不打紧。何况,宗法之中,本就有一条,若是族中有不肖子,子孙联名驱逐之,这是祖法,和太皇太后和没关系,只要联名的奏疏上去了,祭高了天地和祖宗,太皇太后就算想要反对,那也迟了。”

    陈武觉得这事不小,还在犹豫。

    其他人却纷纷道:“不错,法不责众,就算是到时候追究起来,难道太皇太后能将咱们这么多人怎么样吗?何况,我等本就是依祖宗之法行事,理所当然。”

    “对,这陈凯之,已是欺人太甚了,他不让我们好活,我们便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陈武这才憋红着脸:“好,好,一切依殿下便是。”

    陈贽敬道:“到时,本王第一个联名,合咱们宗室之力,就不怕事不成。”

    ………………

    这一场宗室内的考试,倒是别开生面,京里报考的宗室并不少,竟有两千多个子弟。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毕竟,五百年来,大陈的皇族开枝散叶,而今已有五十多万人丁了,这五十多万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赵王、琪国公,大多数宗室因为爵位的递减,而今即便不是白身,也只是顶着一个低级的宗室爵位,非但没什么特权,却因为是宗室,却被禁锢住,譬如不得行乞,不得从商,不得务工之类,每月靠着一丁点朝廷的禄米过日子,可这点禄米哪里够一家老小的开销呢,许多人的日子,过的并不好。

    可琪国公的公位不同,这可是一个令人眼红耳热的一场大富贵,倘若真能过继去琪国公府,成为新一代的琪国公,不说其他的,单这公爵的田庄加上朝廷的俸禄,都足够衣食无忧,逍遥自在了。

    正因为如此,不少人都是摩拳擦掌,读过书没读过书的,人人都想要试一试,不试白不试,谁知道会出什么题呢,若是当真能中,这就是一下子翻了身啊。

    报考的人,几乎将宗令府围了个水泄不通,人山人海,这些人有穿着绫罗绸缎的,也有穿着布衣显得寒酸的,还有留着白花花胡子的,这是来给自己孙儿报名,宗令府在往日的时候,从不曾有过今日这般的热闹,毕竟这宗令府平时来的人少,一般都是比较近支的皇亲才偶尔会来,至于那些是贫贱和过的不如意的,宗令府懒得理,他们自然也懒得来凑热闹,谁知道会不会给白眼呢?

    书吏们记下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密密麻麻,看得骇人,据说连近畿的宗室也都来了,有人是赶了一天的路,有人显得志在必得,有人是重在参与,有人恨自己当初没有读什么书,也有人自觉地自己不凡。

    龙生九子,而今这里,虽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却隐然如众生相一般,彼此吆喝,各有盘算。

    陈武对此,并不太热心,他既得暗地里为那联名的事烦恼,另一方面,也在猜测,陈凯之到底勾结了哪一个宗室,想要图谋琪国公之位。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