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五十一章:大功告成
    图穷匕见。

    陈凯之平静的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猛地,似乎有人反应了过来。

    陈凯之对琪国公府显然是早有预谋,这么多翔实的罪证,断然不会简单,花费这么多的心力,这么多的功夫,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将琪国公府上上下下查了个底朝天,就只是为了整一个世子?

    这显然不是陈凯之的风格,这么大的动静,只会抓一个陈煌,没有人会相信的,或者说,陈凯之的资源是有限的,锦衣卫不可能只盯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去查,按理来说,这京里比琪国公府重要的人多的去了,现在突然对琪国公府发作,实是匪夷所思。

    可陈凯之所提出来的,也是最现实的问题,时间紧迫啊,谁来承袭爵位呢?

    难道真让先郡王就此绝嗣,死后凄凉,到时连祭祀的后人都没有?

    太皇太后深看陈凯之一眼,随即目光一转,看向众人,才冷冷唤道:“陈武。”

    “臣在。”陈武乃是宗令,宗室里的事,自是归他管的。

    现在陈煌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自然是少不了问问他了。

    太皇太后娥眉微微一挑,淡淡问道:“你怎么看?”

    陈武想了想,才一脸郑重的说道:“镇国将军陈鑫,有两个儿子,次子陈静,似乎……似乎还过得去,不妨就将他,过继给先郡王。”

    太皇太后颔首点头,扫视了四周一眼,浅声问道:“诸卿没什么意见吧?”

    “臣有异议。”陈凯之这时站了出来,一脸郑重的分析起来:“陈静的人品,臣一无所知,不过臣对先郡王可是仰慕的紧,他生前也算是享尽了富贵,只怕死后凄凉,倘若这陈静,也如陈煌这般,是个不肖子呢,他本就不是先郡王的血脉,若是再不肖一些,只怕对祭祀之事,就更多有怠慢了,琪国公府既要续存,总要择选宗室之中有德之人承袭,方是最好,臣自执掌锦衣卫以来,也知晓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私,知道的越多,越是觉得触目惊心,臣以为,当选择读书有德的宗室承袭琪国公之位,方才可以给先郡王一个交代。”

    读书……有德……

    坐在一旁的几个内阁大学士,居然下意识的颔首点头。

    读书……在大陈是神圣的事,内阁大学士,就是靠着读书出来的。

    而读书,往往是和有德联系在一起的。

    毕竟,天底下除了宗室贵不可言,可这读书人,却都是和皇族共治天下的人,他们掌握了舆论,自然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放在这里,陈凯之的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现在要找人承袭爵位,有了陈煌这个不肖子的前车之鉴,自然要谨慎一些,不能再出差错了,否则再来一个服丧期间喝酒作乐的家伙,这还了得,先郡王死不瞑目啊。

    太皇太后似乎也认同这些话,她扫视了宗室们一眼,似乎想询问他们的意思。

    这个时候宗室们想要反对,却又发现没有资格反对。

    其实就算是陈武,现在也不敢打任何包票,他敢说他推荐的那个陈静就一定是个有德的人?他今日若是敢极力举荐,明天说不准锦衣卫就四处出动,天知道到时候会揭露出多少这陈静的阴私出来,最后若真是个混账,他这举荐的人,也脱不了干系。

    所以虽然陈武心里觉得不妙,赵王也觉得陈凯之这家伙定是心里藏着什么阴谋,不断给陈武使眼色,大抵是希望陈武能够坚持己见,可陈武思虑再三,还是缩了,乖乖的垂着头,一副假装没有看见赵王的样子。

    赵王将陈武无视自己,心里那个气呀,竟是咬着牙,冷冷瞪着陈武。

    陈武依旧假装没看见,继续保持着沉默。

    陈一寿此时却笑了笑:“不错,人读了书,就明理,若是书读得好,想来品性不会太坏,宗室之中,就有不少读书读的好的,臣也以为,如此甚好。”

    姚文治捋须,含笑着点头:“臣也附议。”

    其余两个学士,这时候自然不能说什么,纷纷颔首点头,在内阁大臣们的心里,读书人便是自己这类人了,自然是鼎力支持的,没有任何异议。

    本来这是宗室的内部事务,不过现在牵涉到了读书,意义就非凡了。

    内阁大学士们不傻,这个时候不表态,还等到什么时候?

    太皇太后抿抿嘴,陈凯之理由可谓是无懈可击,完全是找不到借口来反驳,这一招高明哪,不仅仅拉拢了读书人,更让宗室们无法反驳,她轻轻点了点头,旋即便含笑道。

    “这样啊,也不无道理,难得几位卿家都是异口同声,读了书……确实不坏,那么,这宗室之中,谁读的书好?”

    这一句诘问,顿时让人哑然。

    鬼才知道谁读的书好呢,你说他读书读得好,凭什么就他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今日无论推荐任何人,都可能会惹来其他诸人诸多不满。

    陈武也有点懵了,一时也说不出个好坏来,毕竟宗室又不需要考功名,读书只是娱乐罢了,谁有心思考教出一等二等来。因此,他顿时觉得自己被难住了,思考了一会,也想不到一个人来。

    陈凯之便笑了笑:“好坏优劣单凭臣等人,只怕难以让人服众,臣在想,何不考一考呢,其实,也不必这么正儿八经的考,便选一些年龄合适,在京的宗室,让这些子弟们来考一场,谁得了第一,便让谁承袭,如此一来,既是公允,足以服众,其次,娘娘亲自主考,也好让天下人知道,即便是皇家,对于读书也是上心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即便是皇族的子弟,也需读了书,才可成为佼佼者。娘娘,这是一段佳话啊,若是读书人知道,少不得要赞许,纷纷叫好。”

    考……

    这倒有点胡闹的意思。

    不过……陈凯之也算是巧舌如簧。

    这压根就不是阴谋,分明是个阳谋啊。

    他这是料定了当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想支持的人,也得支持,想要反对的人,却也不好反对。

    为何,因为这是大义。

    平时朝廷天天喊着教化,可百姓需要教化,皇族子弟不需要教化吗?

    再者说了,内阁大学士若是在这个时候不赞成,少不得会被人所诟病,这内阁大学士毕竟还是很看重官声的,读书人若是觉得你不好,将来千秋史笔,可不会给你好的评价。而宗室们呢,这时候竟发现也不便反对。

    陈贽敬心头一震,怎么,这陈凯之莫非暗地里,安排人想争取这个琪国公爵位?

    他忌惮的看了陈凯之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整个人竟是心事重重起来,这个陈凯之,真是让人害怕,这心思深哪,竟是想打宗室的主意了。

    太皇太后听了陈凯之的话,不由笑了笑:“这倒是个新奇的主意,诸卿怎么看?”

    其实这事,对太皇太后而言,无关紧要,谁做琪国公,又有什么关系,太皇太后在乎的是声誉。

    宗室们一时犯难,倒是梁王忍不住开口说道:“若是来考,只怕花费不小,臣恐……”

    陈凯之忙是笑道:“梁王殿下所言不错,确实会花费一些银子,可花费也不多,只是考一场罢了,选一个主考官即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相较起来,若是能因此得到士林的赞许,让天下百姓看到宫中对教化的决心,这点儿花费,就更加不值一提了。何况,让宗室们考一场,也算是养一养读书的风气,也没什么不好。”

    姚文治这时却是颔首点头。

    “老夫对此,也深为赞同,娘娘……”姚文治似乎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他面带着微笑,捋着须说道:“老臣以为,可以试一试。”

    太皇太后颔首点头:“那么,就这么办,哀家选一个主考,这事儿得加紧着办才好,主考官,就让姚爱卿来吧,就在这几日的时间里,得赶紧有结果,这毕竟不是科举,不必如此大费周章,陈凯之和陈武,你们二人,权当做个副主考,此事,就这么定了。”

    姚文治起身:“臣……遵旨。”

    陈凯之亦是行礼:“臣遵旨。”

    那陈武显得犹豫,偷偷的看了一眼赵王,陈贽敬瞪了他一眼,似乎对他不满意,觉得他这宗令在今日几乎没有办法反驳陈凯之分毫,陈武心里苦笑,心里想,无论如何,做这副主考,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总之,决不能让这陈凯之有什么阴谋诡计得逞便是。

    陈武便道:“臣谨遵懿旨。”

    陈凯之的目中,已掠过了一丝狡黠。

    他心里不禁在想,大功告成,接下来……可有乐子看了。

    他抬眸,眼角扫了扫四周,似乎许多人,还只是怒气冲冲,或是在盘算着,陈凯之有什么阴谋。

    唯有那姚文治,却显得格外的平静。

    他……似乎看出了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陈凯之深深看了他一眼,心里却哂然一笑,这个老狐狸。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