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四十六章:天赐良机
    晏先生见了陈凯之来,却是笑了,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淡淡开口笑道:“不下了。”

    方先生却有点恼了,冷哼一声,从鼻孔里出气。

    “好生生的棋,老夫眼看就要收官,你倒是好,说不下便不下。”

    晏先生便抬眸朝方先生浅浅一笑:“下棋只是自娱而已,而今老夫已不是闲云野鹤,你看,老夫的主公来了。”说着,起身,向陈凯之行了个礼。

    陈凯之无言,却忙是给方先生行礼:“见过恩师。”方才朝晏先生颔首点头:“先生好。”

    “如何?那位无极殿下,定是不凡吧?”晏先生面带微笑,请陈凯之坐下,他对方先生没什么避讳。

    陈凯之却有点忌讳,倒不是提防恩师,只是多少觉得有些膈应,在方先生面前他一直都是单纯的人,然而现在却是要谈论这尔虞我诈之事,这让他很是不适应。

    于是便尴尬一笑:“尚可。先生,我觉得这无极皇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恰是太皇太后,无极不过是棋子而已。”

    晏先生阖目,却是突然正色道:“不可武断,主公又怎么可以确信,太皇太后就是下棋之人,无极就是棋子呢?为何就不可能是无极是棋手,而棋子恰恰是太皇太后?”

    听了晏先生这番话,陈凯之身躯一震。

    虽没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却突然发现,晏先生的提醒,给自己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路。

    不错,太皇太后的一切行为,都很是诡异,或者说,有些不同寻常。

    当今陛下乃是她的皇孙,她为何又要弄出一个无极?赵王终究是她的儿子,可为何太皇太后对他屡屡打压?

    还有,她为何要远走?前去长安甘泉宫?

    现在又为什么突然回来,还带来了一个无极?

    陈凯之忍这么一想,心里不由一惊,旋即骇然道:“太皇太后一切的行为,都是反常无比,甚至完全违背了人的本性,她做的种种事,令人捉摸不透,那么……若是如先生所言,或许……太皇太后也是棋子?下棋的人是无极……不,无极在十几年前,才刚刚出生,又或者,另有其人。可问题在于,这个世上,有谁可以指使太皇太后,这天下,又有谁,可以使太皇太后对此人言听计从?”

    晏先生点了点头,不禁笑了起来:“主公,老夫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并未确信,不过,这个世上的事,绝不只靠上下尊卑就可以说得清的,昔日孔圣人弟子三千,诸弟子对他言听计从,难道孔圣的弟子之中,地位都不如孔圣人吗?”

    晏先生随即看了陈凯之一眼,不由道:“倒是老夫见主公心事重重的样子,这个无极,是否令主公生出了忌惮之心,那么……这应当是个什么样的少年啊,定是光彩夺目,连主公也没信心了。”

    陈凯之哑然失笑,今日见到无极,他确实是心态崩了,自己现在确实是心事重重,在晏先生看来,定然是这个无极过于优秀,以至于陈凯之变得心事重重。陈凯之也没有点破:“是啊,见了他,令我大吃一惊,先生,无极如今还朝,定是要图谋大位,赵王等人,也定会极力想要争取时间,而我们,该当如何?”

    晏先生请陈凯之坐下,接着呷了口茶,旋即便看了方先生一眼,朝陈凯之淡淡一笑:“你不该问问你的恩师?”

    “啊……”陈凯之尴尬的看向方先生。

    方先生瞪了晏先生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你们谋划你们的,老夫只听一听,我没你这本事。”

    晏先生便笑起来,随即道:“这世上,什么都是虚妄,主公出过海吗?”

    陈凯之颔首点头:“侥幸见识过。”

    “那汪洋大海之中,变化无常,或有暴风,或是大浪滔天,这惊涛骇浪所过之处,一切俱都碾为碎末。可老夫却在海中见过区区一礁石,伫立海中,已不知度过了多少岁月,无论再大的风暴,再骇人的风浪,俱都于它无损。主公认为这是为何?”

    陈凯之不禁重重点头,附和道:“无他,礁石坚固,根基深厚而已。”

    “就是如此。”晏先生笑道:“所以……其实来了大风大浪,雷鸣闪电,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来自他来罢了,主公要做的,却是为自己打好祭奠。济北那儿,还需徐徐图之,而今,那儿已有了不少的商贾,兴建了新的市集,有了不少的工坊,也开始了开垦,可这还不足,却是主公的后路。勇士营乃是精兵,可受限于人数,兵精粮足,就必须得用人数来弥补其不足;至于锦衣卫,锦衣卫新建,大有可为,可毕竟时日还短,尚缺时日来磨砺;由此可见,主公而今,固然是家大业大,可根基却还不牢靠,那无极暂时并非是主公的心腹大患,主公自身的根基不固才是,是以,老夫以为,主公不应在无极身上费心思,何不趁此机会,巩固自己呢?”

    陈凯之颔首点头:“巩固根基,济北那儿,需要时间,想要拔苗助长,怕是不可能;锦衣卫也需时间积淀,勇士营毕竟还是禁军,没有旨意,一旦大肆招募,只怕会引发宫中的疑心。”

    晏先生凝视着陈凯之,一字一句的问道:“主公有没有想过,主公眼下既是宗室,得到宗室的支持吗?”

    陈凯之一呆,眉头深深一皱:“宗室……”

    晏先生笑了笑,捋着须说道:“主公你似乎忘了,琪国公的噩耗已经传出来了,琪国公已死,听说……他有一个儿子,此子有些不肖。”

    陈凯之与晏先生对视了一眼,突的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赵王的根基,除了外头的将军、都督,便是宗室,倘若失去了宗室的支持,定会元气大伤。而眼下,无极觊觎帝位,太皇太后只怕也早想借此机会,削弱赵王……这确实是天赐良机。”

    “不错。”晏先生嘴角的笑越发甚了,格外郑重的问道:“天赐良机。只是,主公可有了应对之策吗?”

    陈凯之却不禁笑了:“其实,赵王对我地忍耐已到了极限,迟早,他也要来害我,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将他一锅端了,我再想一想吧。”

    谈完了正事,陈凯之坐下和恩师与晏先生闲谈几句,方先生眼眸看向陈凯之,语重深长的说道:“凯之,你的婚事,荀家已经问过几次了。”

    “一切依恩师拿主意便是,择什么吉日,预备六礼之事,学生却是不管的。”

    陈凯之很痛快的答应。

    陈凯之在这个世上,至少暂时没有亲人,师者如父,这事还真只能恩师来张罗。

    其他的他都不用管了。

    反正他相信恩师一定可以办好的。

    方先生见陈凯之这么爽快的答应了,显然很意外,不过现在的陈凯之公务繁忙,自然是没时间管这些琐事,因此他便颔首点头:“好吧。”他很是满意,朝中的事,他不太想管,所以虽然飞鱼峰上的许多谋划,他也会听,可更多的精力,却是在这里著书讲学,原本蒋学士在山上的时候,他和蒋学士相处倒是愉快,而今蒋学士已去了济北,他反而显得寂寞了。

    陈凯之显得很遗憾,虽是恩师上了山,可自己却是来去匆匆,很难侍奉在左右,所以对方先生百依百顺,极少违拗他的意思了。

    过了几日,宫中来了旨意,请陈凯之入宫觐见,陈凯之不敢怠慢,径直入宫。

    这一次是慕太后有请,陈凯之到了坤宁宫外头,却见陈无极也在此候着。

    他见了陈凯之来,抿嘴一笑,朝陈凯之点点头,阳光落在他身上,衬得他越发俊美如玉。

    陈凯之在他身上,也只见他这抿嘴的样子最是熟悉,朝他行礼:“见过殿下,殿下是来问安的吗?”

    “是。”陈无极笑吟吟的道:“母后这几日身子有恙,特来问安。”

    接下来,似乎没什么可聊得,似乎彼此都嫌尴尬,陈凯之只有一搭没一搭的道:“听说殿下已住进王府了,在那里还住的惯吧?”

    “一切都好。”陈无极眼眸注视着陈凯之,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在我眼里,其实住在哪里都没有什么分别,但求混沌度日而已,护国公耳目这样灵聪,难怪是锦衣卫都指挥使。”

    陈凯之失笑,迎是着陈无极的目光,见他格外认真的看着自己,不禁连连摇头:“哪里,我若是耳目这样灵聪,也不至今日这般和殿下相见了。”

    陈无极轻抿着嘴:“不过我也听说了一些事。”

    “哦?”陈凯之挑眉,格外认真的看着陈无极,旋即便淡淡开口道:“还请赐教。”

    陈无极神色淡淡的朝陈凯之说道:“护国公可听说过宗议吗?在颍川的宗庙那里,已有人提议,要将护国公驱出门墙了,这是宗令府暗中谋划的,护国公……小心了。”

    陈凯之面无表情:“多谢提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