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四十四章:尸横遍野
    陈凯之似觉得自己心冷了。

    或者说,他渐渐从旧日的情义之中徐徐走了出来,也许这个世上根本没所谓的情义,只有利益,他嘴角微微勾起,朝陈无极一笑。

    “是啊,赵王殿下乃是贤王,而无极殿下现在既为郡王,认祖归宗,实是可喜可贺之事。”

    “哪里。”陈无极背着手,遥看着远处的亭台楼榭,目光飘忽,竟是浅声道:“我在外经历了太多的事,这是天意弄人,吃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罪,如今,别无所求,只求这一生,能够平平安安,至于是不是郡王,其实并不重要。你呢,护国公,我瞧你踌躇满志,非同寻常,将来定是个极了不起的人。”

    陈凯之哂然一笑,他凝视着陈无极,这一张比之当年成熟的多的面容,这面容带着病态的白皙,唯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焕发着别样的神采,阳光落在得面容里,衬得他越发的俊美。

    陈凯之看着面前的陈无极,心里感触良多,深深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说道。

    “殿下能够这样想,这就太好了;至于我,我无妨的,我从前不过是个山野樵夫,现在……也不过是有吃多少饭,做多少事罢了。”

    陈无极这时长叹口气,陈凯之分明看到陈无极眼里,似乎有了某种触动,他道:“是啊,人活着,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陈凯之背着手,已旋过了身去:“太皇太后一直将你安置在长安居住吗?”

    “是。”陈无极颔首点头。

    陈凯之心里笑了,又是扯谎,明显不可能的。

    最重要的是,陈无极扯谎的时候,面上居然没有丝毫的波动,可见他早对此熟稔了。

    陈凯之心里清楚,陈无极绝不可能是自金陵之后,就去了长安,陈凯之知道陈无极身上发生了什么,只是可惜,他永远不可能自陈无极的嘴里得到什么。

    他心里有些难过,也许人都会变的,永远不可能是最初的样子,毕竟经历的越多,人就越发面目全非了。

    他也不是最初的陈凯之,自然不会在奢求陈无极还是当初的少年了。

    因此他并没揭穿,而是朝陈无极笑了笑。

    陈无极眼眸看着陈凯之,缓缓开口说道:“我在甘泉宫,住了四年,这四年来,读了一些书,学了一些剑术。”

    “什么书?”陈凯之道。

    陈无极道:“四书五经之类。”

    陈凯之抿嘴而笑:“都是些‘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这些书吗?”

    “是。”

    陈凯之笑吟吟的看着他:“此文何解?”

    陈无极竟是略略呆了一下,踟蹰了片刻,哂然笑了:“读了之后,也都忘得干净了。”

    陈凯之随即道:“是啊,其实这些,对于无极殿下而言,都是无用之物,无极殿下这辈子,即便什么都不学,依旧也有一生的荣华富贵。”

    陈无极摇摇头,道:“并不是因为如此。”

    “那是因为什么?”陈凯之细声细语道。

    陈无极沉吟片刻,才一字一句的吐出话来:“因为我不信这些,我不信什么孔孟之道。”陈无极说到这里,笑了:“此前我流落在民间的时候,见惯了民间疾苦,深知所谓成仁取义之学,都是空话罢了,事实上却是,成仁取义之人,却是捧着成仁取义四字,醉生梦死,贪图富贵;若世上真有仁,何至于我曾经衣衫褴褛,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那朱门大宅之内,却是夜夜笙歌,数不尽的美味佳肴,里头的人,即便是醉生梦死,即便是将吃剩的骨头喂狗,也绝不肯施舍一分半点出来,可偏偏,他们却满口仁义,可见仁义二字,实是可笑。”

    陈凯之微微皱眉,目光越发犀利起来,冷冷的注视着陈无极,一字一句的反驳道:“世上是有仁义的。”

    陈无极摇头:“从不曾有仁义。”

    陈凯之笑了笑:“不能因为这个世界有人虚伪、狡诈、无耻,便可以否认仁义,无极殿下太偏激了。”

    陈无极叹了口气:“或许是吧。”

    二人沉默了。

    半晌无话。

    就好像聊天无法继续下去,或者本身,二人就来自于完全不同地世界,所有的价值观和性情也早已背道而驰。俩人完全不是一类的人,又能说些什么呢,自然是无话可说了。

    陈凯之心里最后叹了口气,随即才朝陈无极笑道:“殿下,该回去了。”

    “哦。”陈无极点点头。

    二人肩并肩前行,却依旧是各自沉默。

    穿过了长廊,沿途的宦官见了二人,俱都弯腰致敬,二人也各自点头会意,眼看着就到了大殿,陈凯之先行一步,身后,突然道:“护国公……”

    陈凯之听到这护国公三字,驻足回眸,却见陈无极突然呆呆的立在原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幽深的眼底,突的变得清澈起来,因为这眼角,有点点的泪光闪动。

    陈无极就这样红着眼睛看着陈凯之,尽力的将头抬起一些,似乎是害怕有泪水落出来,他突的哽咽道:“护……不,陈大哥……”像是吸了吸鼻:“陈大哥,我……”

    陈凯之面无表情,眼眸里显得有些冷:“无极殿下,有什么可以赐教的吗?”

    陈无极突的苦笑摇头,连连开口说道:“没……没有什么,不……不,有一句话。”

    陈凯之朝他深深作揖行了个礼:“还请赐教。”

    陈无极良久,他似乎渐渐的平复了心情,深了口气:“你记住一句话,陈无极绝不会侵害陈大哥,未来会发生许多事,许多你可能都意想不到的事,我……我……”他似乎略有踟蹰,害怕泄露出什么,却苦笑:“将来会有许多人会死,或许……是血流成河,或许是赤地千里,总之,我绝不会侵害你,陈大哥,即便是认祖归宗,即便我身上,已有了所谓的‘亲人’,可在我心里,这个世上,只有一个至亲,请你相信我,我会保护你,即便是万死,亦不足惜。”

    他说着,一笑,疾步而走,朝那朝殿匆匆而去。

    陈凯之却呆立在此,自见了这陈无极,陈凯之觉得,似乎只有这句话,他才能感受到陈无极的肺腑之词。

    旋即,陈凯之微微一笑,低声喃喃道:“陈凯之是不需要人保护的。”

    可抬眸见了陈无极已远去的背影,他脸色的冰霜却终是缓和下来,突然觉得心情一松。

    回到了正宫,太皇太后显得很是高兴,令陈无极和小皇帝坐在自己的左右,道:“今日看你们吃饱喝足,咱们一家人关起门来,其乐融融,真是令哀家高兴啊,这样的好时候,哀家已经许久不曾经历过了,一家人,就当如此,只是可惜……”她四顾了一会儿:“琪国公却是抱病,不能入宫,真是遗憾,少了一个人,便如多了一个刺一般。”

    陈贽敬忙道:“琪国公一直身体羸弱,而今入冬,又犯了旧疾,他听说无极还朝,很高兴呢,只是可惜不能入宫来见无极贤侄,心里也甚是遗憾。”

    太皇太后淡淡点头,才徐徐开口道:“命人赐一些药吧,他年岁大了,身子要紧。”

    陈无极此时又恢复了那不可捉摸的样子,陈凯之也没怎么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倒是这时,却有宦官碎步进来,道:“娘娘……”

    太皇太后抬眸看着宦官,一脸不解的问道:“何事?”

    宦官一脸愁容:“宫外刚刚送来的消息,琪国公府发来了噩耗,琪国公……殁了。”

    一下子,太皇太后的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了踪影,面色沉了下去,就犹如深潭里的水,墨黑无比。

    皇帝死了叫驾崩,诸侯王死了则称为薨,而国公若死了,便称之为殁。

    琪国公死了。

    太皇太后深深闭了闭眼眸,旋即睁开眼眸,便叹了口气:“他终究还是没有熬过这个冬天啊,真是造化弄人。”

    众人俱都露出一副悲哀的样子,太皇太后似被感染,又是叹息:“哀家年岁也大了,是未亡之人,这未亡人年岁越多,就越是容易生悲,看着身边的一个个旧人撒手而去,真是五味杂陈,发丧吧,发丧吧。”她挥挥手,心情变得糟糕起来:“你们,到时都该登门去,代哀家去送送他,就这样吧,你们俱都退下。”

    陈凯之心里却没什么悲意,那位琪国公,自己也见过几面,虽没有和自己为难,不过他年纪不小了,陈凯之随着众人行了礼,自宫中告辞而出。

    与宗室们混杂一起,出了洛阳宫,陈贽敬出了宫,心里似乎还放心不下什么,因为陈无极没有一起出宫,这令他心里有几分焦虑,不过无极刚刚还朝,在太皇太后和太后面前陪着说说话,本也无可厚非。

    陈贽敬于是驻足,朝陈凯之招招手。

    陈凯之上前。

    陈贽敬则严厉的看着陈凯之,良久才徐徐问道:“陈凯之,你真的不想考虑考虑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