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四十三章:兄弟
    陈凯之没有点破陈无极。

    又或者是,陈无极也很默契的没有点破陈凯之。

    只是陈无极的气度,令陈凯之说不出的诡异,虽是几年不见,可记忆中的那个人已是面目全非,最令人震撼的是,小乞儿竟成了皇子,这难免令他意外。

    可话又说回来,想来陈无极也是如此吧,当初的落魄书生,而今却成了护国公。

    陈凯之眼里带着笑意,却听陈无极道:“不,只是我在长安时,一直在想,护国公允文允武,是个什么样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陈凯之朝他颔首:“殿下太言重了。”

    太皇太后见俩人聊得很投入,不禁笑起来:“今日除了让你们来见一见,毕竟……都是宗亲,是自家人,此外呢,也是要议一议,无极毕竟是先帝之子,也已验明正身了。”

    她看了看慕太后,此刻的慕太后眼眶红红的,抿着唇,眉宇间全是喜悦之色,太皇太后轻轻眯了眯眼眸,随即又笑了,凤眸微微一转,看向宗令府的宗正:“哀家说的没错吧。”

    那宗令陈武道:“已经验过了,金碟里记录的很详细,并没有错,确是无极皇子殿下。”

    太皇太后颔首点头:“这就对了。既是先帝之子,是哀家的皇孙,那么你们说说看,该当如何呢?”

    太皇太后看向陈贽敬,目光里满是冷意。

    陈贽敬心里咯噔一跳,心里很明白太皇太后的意思,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便格外郑重的开口说道:“既为先帝之子,不过他年纪尚轻,不妨赐郡王爵。”

    “郡王……”太皇太后闻言双眉微微挑了挑,尾音脱得长长的,旋即才颔首:“这也是没有错的,按理,皇子年长一些,就该赐亲王,若是识大体、明事理,则进封亲王,是也不是?”

    陈贽敬颔首点头:“正是。”

    太皇太后的目光依旧落在陈贽敬的身上,含笑着问道:“那么,是在京呢,还在外放呢?”

    陈贽敬毫不犹豫道:“留京。”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若不在眼皮子底下,这先帝之子的身份一旦外放,就可能被人拿去做文章,陈贽敬对这陈无极,可谓是如鲠在喉,真是一日都放心不下啊。

    因此他朝太皇太后淡淡一笑:“无极初来乍到,对于朝中的事,一窍不通,人又过于年轻,现在不宜外放。”

    太皇太后似乎对于陈贽敬的意见没有太多反对,她依旧点点头,微微整了整衣襟,才淡淡开口:“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啊,留在京师,哀家得空呢,也能见一见,何况她的母后,刚刚与他团聚,也该多多走动,就这么办吧。”

    陈贽敬方才松一口气,可见太皇太后答应的痛快,心里却不免又开始有些踟蹰了,只是此时木已成舟,却只有硬着头皮点点头。

    “在内城,有一处宅院,本是简亲王的宅邸,可自简亲王被获罪被诛之后,这府邸便闲置下来,平时,也有人前去打理,儿臣以为,既然无极在京,总要有一个住处,这府邸本是亲王府,想来无极一定住的惯。”

    “如此甚好,那就修葺一番吧。”太皇太后笑吟吟道:“修葺之后,就让无极入住进去。现在,暂先让无极住在鸿胪寺,可好?”

    “母后圣明。”陈贽敬长舒一口气。

    京里有不少空置的宅院,都是十几年前,那一场变故之中的产物,叔王们被诛杀,宅院自然充公,不过这等王府,朝廷想要赐予出去,却也是为难的很,一般人,是没有资格住这样的宅邸的,毕竟里头的种种布置,都绝不是寻常人可以企及,可留在京师的这些亲王、郡王,自己本身就有王府,更嫌这些王府晦气,就更对它们没有兴趣了。

    所以宅邸是现成的,平时又有专人维护,自然而然,入住就可以了。

    陈贽敬又笑着道:“无极初来,想来身边也没有多少护卫和伺候的人,臣与无极,乃是叔侄,理应关照,愿调一队护卫,一些平日里得心应手的奴才给无极用着,请母后恩准。”

    太皇太后似笑非笑的看了陈贽敬一眼,却又将目光落在陈无极身上,淡淡问道:“无极,你看呢。”

    “可以。”陈无极至始至终的表现出沉默,即便是现在被问及,也只很温和的回答了两个字,整个人表现的很从容,淡定。

    宗室们这才长舒了口气。

    简亲王府靠近京中的左营,而左营的都督乃赵王的心腹,一旦有事,就可以立即将人控制住。另一方面,护卫和奴才都是赵王调拨的,这无极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

    这无极,倒是温和的很,似乎对任何事都显得漠不关心,什么都不反对,看来……陈贽敬心里想,此人,看来果然只是母后手里的棋子,不足为虑,真正该提防的,却是母后。

    他便笑了,看向陈无极道:“贤侄若还有什么需求,只管来寻本王,宫中幽深,进出毕竟多有不便,总不能什么事,都麻烦到太皇太后和太后头上,本王与你父亲一母同胞,理当关照。”

    陈无极朝他作揖:“多谢。”

    陈贽敬心情似乎好了一些,捋须笑着道:“不必。”

    陈凯之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却也是无言,只是偶尔目光落在母后,母后的眸子同样落过来,四目相对之后,迅速的错开,陈凯之依旧像没事人一样。

    此时,外头有宦官唱喏:“陛下驾到。”

    转眼之间,便见小皇帝背着手,迈过了高高的门槛,颇为神气的进来。

    小皇帝已八岁了,八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面上的神色之中,带着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背着手,宗亲们忙是行礼,小皇帝大大的眼眸转了转,看了众人一眼,困惑的问道:“哪个是无极皇兄。”

    陈无极眼睛落在头戴通天冠的小皇帝神色,目光微微一扫,随即拜倒在地:“臣无极,见过陛下。”

    小皇帝依旧背着手,踌躇满志的样子,一双眼眸直视着陈无极,竟是笑着说道:“朕听说过你,说你也是先皇之子,是朕之兄,今日一见,果然年长了许多。”

    陈无极道:“臣不敢以兄自居,陛下是君,臣是臣,君臣有别。”

    小皇帝依旧笑着,很是得意的开口:“你的话,很好听。这很好,只要你乖乖听朕的话,朕是不会薄待你的。”

    陈凯之站在一旁,心里想,这小皇帝,似乎有了一些‘心计’了,想必此时,赵王一定很欣慰吧,赵王一直在做的,都是在争取时间,希望小皇帝快一些长大成人。

    陈无极道:“臣遵旨。”

    正午的时候,陈凯之在京里跟着用了膳,陈无极因为‘恭顺’,似乎颇得宗室们的‘喜欢’,因此陈贽敬将他拉到一边,自是一阵闲扯,其他宗室偶尔也开一些玩笑,倒也其乐融融。

    陈凯之这边,反而是清冷的,他吃了几杯水酒,借着如厕的功夫,在这万寿宫中的后园吹了吹风,顿时觉得清醒了一些。

    陈无极……理应早已不是原来那个陈无极了。

    陈凯之心里想。

    这个人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还有城府。

    而且他是怎么被太皇太后发现的呢,还是他和某些人有着什么关联。

    想到此处,陈凯之竟有些悲凉,岁月便如道路一般,当你埋头前行,回首之时,那些当初的人和事,却已是面目全非,以至变得陌生和疏离,他抿抿嘴,笑了。

    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初那个求功名的小书生,而今,却又有了更大的野心和渴望,当年锱铢必较的自己,却要立志去改变这个世界。

    世上的事,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人决不能不断的回头顾盼从前,而是不顾一切的前行,因为……路就在脚下,而不是在回忆里。

    “护国公……”身后,有一个懒散的声音传来。

    陈凯之不禁回头,竟见陈无极徐步而来,细碎的阳光落在他身上,衬得他越发俊美了,好似画里走出来的人,只是他的面色却越发的白了,几乎透明,让人看不清神色。

    陈凯之复杂的看了陈无极一眼,便朝他一笑,点点头:“无极殿下,不该在喝酒吗?”

    “不胜酒力!”陈无极抿抿嘴,这抿嘴的动作……令陈凯之一呆。

    他记得,当初在金陵,陈凯之就爱抿嘴,而那时候的无极,则是有样学样,谁料,而今的无极身上再无从前的印记,倒是这抿嘴的样子,却和自己太相似了。

    陈凯之哑然失笑:“赵王殿下,似乎对无极殿下颇为关照。”

    “是啊。”陈无极颔首点头,也是笑了起来:“久闻赵王叔乃是贤王,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陈凯之目中暗淡下去,却侧目,凝视着陈无极,良久,又将目光错开,陈凯之提及赵王,是试探,而陈无极的回答,则是敷衍。

    陈无极对自己没有说实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