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四十一章:无极还朝
    这些孟津军,此时见主帅被斩,心已彻底乱了,失去了主心骨,他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那斩杀了主帅的吴铭,瞬间便有上百个部曲围住他,几乎每一个武官,都有自己的私兵,格外的忠诚,其余的孟津军在无措之中,纷纷将手中的刀剑指向吴铭等人。

    吴铭冷着脸,不发一言,面上的杀气还未散去。

    其他的武官见状,终于回过劲有一人道:“事到如今,非要杀无极不可,岂可半途而废,来人,杀了吴铭这个狗贼,杀……”

    一声喊杀,所有人俱都动了。

    这上千的军士,一齐发作,纷纷朝那吴铭的方向冲杀。

    吴铭却是举重若轻,一点儿也不以为意。

    骤然,金铁交鸣声骤响,吴铭身边的护卫一个个被斩杀。

    而那马车,依旧还停驻着,有军士似乎想要靠近,车里的人却是不以为意。

    就当越来越多人迫近的时候,车里发出了一声叹息:“找死!”

    找死二字落下,突的,马蹄声传来。

    无数的马蹄声,这些马蹄声交织一起,哗啦啦的一片,越来越近,以至地动山摇,整个天地都在颤抖一样的,让人头晕炫目。

    孟津军卒俱都脸色一变,一时无措的朝向那马蹄声的方向,却见乌压压的骑军竟是纷沓而至。

    那马上有人打出旗号,竟是……晋城军!

    晋城节度使已经撤销,因为牵涉到了谋反,随后,朝廷收回了晋城节度使的辖地,可是这里的部曲,俱都进行了改编,为新任的都督安福辖制。

    晋城军一向驻扎在河北之地,谁料这个时候,竟又一次渡河突袭了孟津。

    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再是谋反,而是……

    那浩浩荡荡的骑军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这些人纷纷穿戴着明光铠,个个长矛和刀剑扬起,有人厉声道:“杀!”

    “杀!”震天的喊杀,冲破云霄。

    宛如乱流一般的骑军,瞬间将孟津军杀了个七零八落。

    孟津军本就群龙无首,此刻遭遇到了劲敌,骤然间已是惶恐起来,尤其是这骑军所向,无数人被撞飞,更多人被自马上斜刺下来的长矛直接扎了个通透。

    “护驾!”

    “护驾!”

    晋城铁骑一齐发出怒吼,所过之处,生生犁出一条血路。

    孟津军大败,即便是眼看着要冲向马车的军卒,此刻竟也反身,仓皇而逃。

    马车之外,杀声四起,哀嚎阵阵,腾腾的血雾弥漫,而这马车,竟如狂风骤雨中的一片幽谷,依旧静谧,与世无争!

    顷刻之间,孟津军溃逃,浩浩荡荡的铁骑疯狂追杀,晋城都督安福却已在护卫的扈从下上马,到了马车前,拜倒:“见过殿下。”

    那吴铭亦是浑身是血,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却是踉踉跄跄的到了马车之下,拜倒在地:“见过主公。”

    “咳咳……”马车里传出了咳嗽。

    车夫忙是将帘子卷开。

    一个肤色带着几分病态般白皙,面上却是宛如冠玉一般的美少年却是披着一件狐裘露在所有人面前,阳光照在他的面容上,衬得他愈发俊美无双。

    车夫将他搀下马,他举目抬眸,看着眼前如修罗场一般的惨景,却是无动于衷,眼帘微微一垂,可眼眸却依旧如星一般的闪闪发亮,云淡风轻的吐出话来:“杀干净吧,不用留了。”

    “是。”

    少年背着手,白皙的脸微微阖起,他的动作缓慢,总是不疾不徐,却又慢悠悠的道:“陈志新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妻妾十三人,俱都还在孟津,除此之外,他的母亲过几日,便是七十大寿了,真是好福气啊,在我们那里,一个人,若是能活过四十岁,便已是幸运了。”

    他露出笑容,笑容带着几分少年郎应有爽朗,随后坐回车中:“统统都杀干净吧。”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依旧笑着,完全没其他的神色,好似微笑就是他标准的表情。

    “是。”

    卷帘已下,马车又开始疾驰起来,朝着洛阳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

    次日一早,陈凯之本打算歇几日,索性便在飞鱼峰里住下,夜里和晏先生下棋,一觉到了天明,本想去见一见恩师,谁料宫里来了人。

    入宫……无极皇子已是到了。

    这个消息,既是意外,又让陈凯之不觉得意外。

    陈凯之既深知,太皇太后既然泄露出了消息,就绝不会功亏于溃,所以冥冥之中,陈凯之觉得,无极皇子理当安然无恙的会抵达京师。

    有太皇太后在,无极怎么可能有事,一路肯定会想办法保护他的。

    可问题就在于,陈凯之意外的是,无极皇子是如何冲破了孟津军的障碍入京的。

    无论如何,这不是小事。

    这个莫名其妙的无极皇子,就如在炊皱的湖面上投下的一颗石子,足以震动整个朝野,甚至陈凯之已意识到,大陈朝的权力格局,已经开始改变。

    现在大陈朝内在也不是两股势力了,在也不是慕太后,赵王势均力敌的抗衡了。

    不。

    也许会是一股势力,那就是太皇太后的那一股势力。

    陈凯之匆匆换了衣衫,打马至洛阳宫外,这里照旧来了许多的宗室,寻常的大臣没有招来,说明这一次无极皇子的入朝,只是让宗室们见一见。

    这里头也隐含着另外一层深意,那便是无极皇子只是作为宗室回朝,而绝不可能是储君。

    宗室们一个个心思复杂,尤其是陈贽敬,脸色蜡黄,陈入进等人,亦是焦虑的各自沉默,陈凯之的到来,令这些叔伯兄弟们一个个冷冷的抬眸,对陈凯之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陈凯之心里乐了,无极皇子的入朝,一定是许多人意想不到的,尤其对于赵王殿下而已,虽不是什么灭顶之灾,却足以称的上是遭遇了重击。

    他们现在肯定焦头烂额了,想着怎么解决现在的局面,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找自己麻烦了。

    陈凯之上前,朝赵王、梁王、郑王三人行礼:“见过三位殿下。”

    他就是如此,打你一回事,可是礼貌却不能没有。

    无论别人怎么看,这礼数代表的只是修养。

    陈贽敬铁青着脸,看了陈凯之一眼,嘴角微微一勾,旋即竟是开口说道:“陈凯之,你也来了,无极皇子,待会儿你就可以见着了,怎么,此时你一定心花怒放吧。”

    陈凯之只微微颔首:“这确实是普天同庆的事。”

    陈贽敬老脸抽了抽,却没有了从前那般的踌躇满志,显得极不耐烦的样子,眼眸看着陈凯之,旋即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此人根本不是宗室,根本就是有人摆出来的幌子,陈凯之啊,你也是宗室,无论如何,也是太祖高皇帝之后,再怎么样,你这护国公,靠的也是因为你姓陈,方才得来的。可是……若这是假子,根本是有人想篡夺我陈氏江山的呢?”

    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嘛。

    陈凯之心里了然了。

    仿佛一眼看穿了陈贽敬一般。

    他是想陈凯之帮他们吧。

    事到如今,他感受到了陈贽敬的焦虑和恐惧,或者说,陈贽敬已经彻底的心乱了,以至于连这么粗浅的离间计都使了出来。

    陈凯之看了他一眼,面上没一点表情,完全是无动于衷的:“噢。”

    陈贽敬见他如此,自然晓得陈凯之这不咸不淡的态度意味着什么,肯定是不会帮他,因此他不由冷笑起来:“你可知道,孟津都督陈志新死了。”

    “他乃反臣,既已经带兵反叛,死了也是活该。”

    陈贽敬心里恨得牙痒痒,却是摇头:“那么你可知道,杀他的是谁,杀他的乃是他的副将,此人,乃是陈志新的结义兄弟。”

    陈凯之随即莞尔:“噢,这说明陈志新不得人心,所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殿下,这不是应当的吗?”

    “可是……”陈贽敬冷冷看着陈凯之,心里气得不行,不由咬牙切齿的道:“你是否知道,击溃了孟津军的人是谁?是晋城军,晋城军故技重施,竟是悄悄渡河南下,一举击溃了孟津军,护送了这无极还朝,陈凯之,你还记得,当初,你我二人去迎太皇太后大驾,晋城军谋反,渡河南下,袭杀我们的事吗?”

    晋城军,陈凯之一呆。

    又是这个晋城军。

    陈凯之眼眸微微一沉,淡淡开口:“殿下的意思是……”

    陈贽敬目中瞳孔收缩,他说出了陈凯之此时也已经开始怀疑起的一个可能:“晋城军当初,根本不是谋反,或者,他们的谋反,也是早有安排的,当初,所有人都以为是针对太皇太后,可现在看来,只怕并不尽然。而如今,晋城军虽换了都督,可绝大多数军卒,却依旧还是当初的旧部,现在他们……本王的猜测是,或许当初这些晋城军,也是奉命行事,他们要杀的不是太皇太后,是本王!而又是谁指使他们谋逆,想要袭杀本王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