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四十章:杀
    慕太后颔首点头,慈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稍稍犹豫片刻,她方才道:“哀家一直都在办一件事。”

    陈凯之知道慕太后有话要说,于是耐心听着。

    “这些日子,哀家都奉承着太皇太后,尽力的不去与她冲突,除了是想暗中护着你,令你养精蓄锐之外,便在宫中查一查,太皇太后在宫中的耳目到底是什么。”

    说着,慕太后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手指揉了揉额头,才继续淡淡开口说道。

    “凯之,你想一想,太皇太后从甘泉宫回到洛阳城,便布置了这么大的局面,可是洛阳宫对她而言,本该是生疏的,她要谋划和布局,就势必在这宫中,随时和外朝联络,可是负责联络的人会是谁呢?”慕太后微微蹙眉,目中带着狐疑,给陈凯之细细的分析起来。

    “万寿宫的人,自然都是她的心腹,可是这些心腹,能出入宫禁的人并不多,毕竟,太皇太后前些日子,极少露面,一直很是低调,那么,到底是谁……随时保持着太皇太后和外朝的联系呢?”

    “除此之外,太皇太后虽在万寿宫,可对外头的事,总仿佛是了若指掌,又是谁,将最新的消息,送到太皇太后面前?”

    慕太后吁了口气,深深的看着陈凯之,目光之中满是忧色:“哀家在宫中一直都在筛查,可越查,越是心惊肉跳。”

    陈凯之见慕太后面带忧色,不由问道:“怎么,牵涉到的是谁?”

    “可怕的不是牵涉到谁。”慕太后摇头:“在这宫中,论起尊贵的人,也只有三个,一个是陛下,一个是太皇太后,还有一个就是哀家,至于其他人,说穿了,都不过是奴才罢了,即便是那些太妃,也都不过是一群笼中鸟而已,所以若是牵涉到了谁,哀家都不意外,也不在乎,奴才就是奴才,翻不了天;真正可怕之处就在于,哀家花费了数月的功夫,竟是一无所获,宫中的门禁极为森严,任何人出入,都有记录,即便是宦官出门去采买或是公干,也都需盘查,可哀家,竟还是没有找到这个人。”

    陈凯之瞬间很体会母后的心思,一切恐怖的来源,都来自于未知。

    这就好似,人为何会害怕黑夜一般,因为黑夜之中,目不可辩物,谁也不知道,黑暗中隐藏着什么,这才有了恐惧。

    陈凯之知道现在慕太后就犹如黑夜里迷失的人,很是担忧,心里很恐惧,因此他不由淡淡开口,安慰慕太后。

    “太皇太后谋划了十数年,自然有她的手段,若是轻易被查出来,反而奇怪了。儿臣最担心的,恰是太皇太后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到了现在,儿臣依旧没有寻到太皇太后的章法。”

    “是啊。”慕太后颔首点头,她的心里有着无数的担忧,她算是这个大陈有着至高的权利,却查不到太皇太后的党羽是谁,这让她特别的不安。

    因此她不禁抿了抿唇,感喟道:“何止是你呢,便是哀家,论起来也是她的儿媳,当年入宫的时候,就和她相处,已有近二十年了,也至今,猜不透她。当年……先帝,也就是你的父皇在世的时候,提及到了太皇太后,也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哀家觉得,先帝应当知道什么,只可惜,他是孝子,有些话不便说。”

    何止是他,就是整个大陈朝的官员也不知道太皇太后打的什么算盘,这让人非常的难受。

    陈凯之深深吁了口气,便朝慕太后笑了笑:“无论如何,等那无极回朝,至少大致可以确认太皇太后的某些意图了。现在担忧也只是白费精力而已,母后还是先别想这些事情,以后我们自然就会知道了。我们拭目以待便好。”

    慕太后闻言,娥眉轻轻一挑,竟是连连苦笑起来:“那个无极,真能回朝吗?”

    “拭目以待。”提及到了无极,陈凯之总觉得怪怪的,这令他想起一个故人,想起那个无极,陈凯之心里不由很是怀念当初那种没有斗争的日子。

    只是他知道,那个故人,绝不可能是无极皇子,无法将皇子与当初的乞儿联系起来。

    ……………

    孟津官道。

    区区一辆马车飞快的奔驰,竟没有任何的护卫。

    马车的前辕,坐着两个汉子,虽是车夫,却显得极为魁梧,车中之人,严严实实的被捂在车厢里,这马车的车轮因为车速极快,颠簸无比,可车夫不以为意,依旧勒马飞驰。

    再过不远,就是孟津。

    过了孟津,便可抵达洛阳。

    一路风尘仆仆,尤其是此时在严寒的冬日,两个车夫的眉眼上,已凝结了冰霜。

    沿着官道拐过了一道山坳,突的,鸣镝声响起。

    一枚羽箭破空而出,笃的一声,径直没入车厢。

    而车厢里似乎没有任何的察觉和防备,可车夫却是希律律的生生的勒住了马。

    马车一顿,车厢哐当一下震动,随即,马车停了,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附近的林莽,在这阳光之下,开始出现了一阵阵耀眼的寒芒。

    金铁折射到了阳光,发出刺眼的光芒。

    随后,无数的人,开始出现在了官道,前方,似有纷沓而来的快马。

    马队迎面而来,两边的山林,无数的军卒显露身形,在这之后,是包抄而来的军士。

    训练有素的军马,转瞬之间,竟将这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两个车夫面无表情,朝着对面全副武装的马队,他们腰间,只一柄匕首,再无其他。

    马队徐徐上前,为首一人,哈哈大笑:“末将陈志新,忝为孟津守将,奉旨前来迎接无极皇子大驾。”

    马车没有丝毫的动静,可此时,空气却仿佛已是凝滞了。

    陈志新面带微笑,宛如猫戏老鼠一般,戏谑的道:“殿下为何不出来见一见,末将早就听说,殿下乃是先帝独子,末将对先帝,历来崇敬有加,今日倒是很想见识见识先帝的血脉。”

    这马车,在这飕飕冷风之中,前头的马,低声的嘶鸣咆哮,依旧还是没有动静。

    陈志新目光变冷,骤然,浑身杀气腾腾:“怎么,殿下这是瞧不起末将吗?呵……什么皇子,我陈志新乃是太祖高皇帝之后,乃是宗室出身,大陈的宗族,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混进来滥竽充数的,无极皇子早已死了,死在十六年前,这大陈再没有什么无极,今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欺世盗名之徒,竟敢开这样的玩笑。”

    “狗一样的东西!”陈志新双眸直勾勾的盯着马车,嘴角微微一抽,竟是厉声道:“出来!”

    他一声大喝。

    面对那安静的马车,愈发的显得烦躁。

    无声的沉默,宛如是对他的羞辱。

    甚至那两个坐在车辕上赶车的车夫,竟也是气定神闲,除了不发一言,更可笑的是,他们腰间明明各有匕首,手却还提着缰绳。

    陈志新眯着眼,怒气冲天,他突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残酷的冷笑:“看来……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你还真以为,本将是来迎接你的,你也配?”

    “来啊……”

    “你……说够了吗?”

    突的,这车里竟传出了慵懒的声音。

    声音听着并不大,却令人震撼的是,这明明不大的声音,竟清晰入耳,带着丝丝寒意。

    “什么?”陈志新已按住了腰间的刀柄,眯着眼盯着马车,冷笑连连:“你敢……”

    “说够了,那就动手吧。”马车里的人,毫不犹豫的说出这句话。

    陈志新目中杀机重重,他大笑:“哈哈,说的也是,来人,给我……”

    他话未说完。

    只是最后一个字,却被车中的人打断,这车中人厉声道:“杀!”

    杀字自车厢之中传递出来。

    陈志新已是磨刀霍霍,抽出了腰间的剑柄,正待要长剑一辉,一声令下,将车中之人斩为肉酱。

    可那车中人所喊的一个杀字,竟令他心底深处一寒。

    突的,陈志新竟感觉自己后脊发凉,他下意识的朝后一看,却见自己身后的副将吴铭已是手提长剑,本要刺他的后颈,随着他是回头,却是一剑,径直没入他的眼窝。

    嗤……

    鲜血喷涌而出,长剑入面,这贯穿的力道极强,竟是生生的没入了面门,自颅骨里斜插出来,陈志新在这临死之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的副将,他忍不住发出哀嚎:“吴铭,我待你不……薄……”

    吴铭面无表情,已是抽剑,红白相杂的液体瞬间也随着长剑的抽出而喷溅而出,这带有余温的液体撒在吴铭的面上,吴铭面无表情,长剑回鞘。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这孟津军上下的所有人俱都惊呆了。

    所有人惶恐的看着吴铭,看着那已成为冰凉尸首,头上血冒如注直接跌落马去的陈志新。

    几个武官瞬间戒备,其中一人厉声道:“吴铭,你好大的胆子!”

    而那马车,竟还是生生停在那里,再没有动静了,马车里的人,仿佛成了局外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