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三十九章:示威
    陈凯之穿着披肩,自然也清楚,这是双赢的结果。

    至少,从陈贽敬面色铁青的模样可以看出,太皇太后虽未对他说过任何一句话,可对陈凯之的每一句话,却都如一柄剑,狠狠的扎在他的心口。

    这明显的是在打他的脸,相信此刻的赵王肯定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陈凯之朗声道:“臣……谢恩。”

    太皇太后只朝他点点头,旋即回到了自己的位上。

    凤眸微微一转,看了众人一眼,她笑了:“关于这些乱党,若只是从逆的,可以从轻发落,天色愈来愈寒了,京里内外,这么多流民,多少人在挨饿受冻,他们要滋事,这也怪不得他们头上,可是锦衣卫和明镜司,对于真正的乱党,却要绝对的打击,任何主犯,一经察觉,俱都格杀勿论。都……明白了吗?”

    陈凯之重重颔首道:“臣,遵旨。”

    太皇太后朝陈凯之满意的点头,方才道:“现在明镜司都督一职,还有空缺,而今是非常之时,不能再空缺下去了,哀家听说,长安府的知府张任为人谨慎,办事很是稳妥,既是非常之时,就让张任接任明镜司的都督吧,他现在虽位卑职浅,却也是可造之材。”

    一锤定音,自然没有人反对。

    太皇太后笑了笑:“本来,无极要还朝,这本是好事,可谁料,竟发生了民乱,这宫里原本的喜庆,算是彻底的冲淡了。”

    她随即又道:“还有,昨夜平乱有功之人,俱都要赏,礼部,拿出一个章程,哀家要亲自过问。”

    “遵旨。”礼部尚书出班。

    太皇太后眯着眼,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眼,才继续淡淡开口说道:“既然民乱已经弥平,那么也不要闹出什么大动静,不要让百姓们恐慌,九门要照常的开启,其他人,都各司其职,这不是什么大事,这世上,终究也没有这么多乱党,不要怕,百姓们若是怕,朝廷就更该气定神闲!”

    她正说着,此时,却有宦官匆匆而来,进殿之后,拜倒:“不……不好了。”

    不好了。

    一听不好了,所有人都有些惊慌起来,这又是出了什么事?

    太皇太后却是淡淡道:“说罢,怎么了?”

    这宦官道:“孟津传来消息,孟津的军中,发生了哗变,有兵丁要造反。”

    孟津哗变……

    太皇太后脸上一冷,却依旧平静。

    可许多人心里却是震惊了。

    孟津啊,这可是自长安进入洛阳的必经之路,这个时候,传出了哗变,这消息不言而喻,显然,事关重大。

    要知道,无极皇子就要还朝了,根据种种迹象而言,无极皇子走的必经之路,便是孟津。

    一旦孟津军中哗变,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似乎……这一切都好似是预料好的一般。

    陈贽敬面无表情,这一次虽是吃了天大的亏,可无论如何,似乎事情都在朝自己所布置的发展,他没有敢去看母后的表情,因为他很清楚,固然母后已经疑心这都是自己的布置,可是……这又如何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极,你毕竟已经多活了十几年,现在去死,自也不亏。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陈贽敬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而今斗争已经到了明面,再不必有什么遮遮掩掩。

    所以他默不作声。

    而满朝文武,却各怀着心事,有人心里隐隐叫好,有人透着担忧,这种担忧,未必是因为那位无极皇子,毕竟……无极皇子已经失踪了十数年,而今天子已经登基,他的地位本就尴尬,有良心的人,也不过顾念着先帝的旧情罢了,其他的……实在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所担心的是,事情显然不是这样简单,昨夜发生民乱,今日么孟津哗变,是谁有如此巨大能量,能够推动这一波波的事。

    很明显,从昨天夜里的种种迹象来看,一切的斗争,已经彻底的摆在了台面,再不似从前那般,所有人都遮遮掩掩,每一个人都投鼠忌器,假装的维护着朝廷的所谓稳定。

    昨夜如此,今日如此,那么明日呢,明日又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清楚,大家只知道,接下来便是神仙打架,各自痛下杀手,而庙堂上的自己,何去何从,还能够明哲保身吗?又或者,能够幸免吗?

    殿中死一般的沉默。

    太皇太后娥眉轻轻一挑,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淡淡问道:“是吗?竟有这样的事,无极……正好今日会抵达孟津。”

    此言一出,大家就不得不有所表示了。

    陈贽敬沉稳的站出来,他面上冰冷,此时似乎已经撕破了面皮,已经再无所顾忌了:“母后,无极既危在旦夕,儿臣愿领兵,立即去孟津。”

    他口里这般说,却是直视着自己的母后。

    母子之情,在今日,彻底的撕破。

    太皇太后则凝视着他,其实她何尝不清楚,昨天夜里发生的事,还有今日所发生的事,这既是有人在搞鬼,又何尝不是有人是在示威呢。

    你看,只需转眼之间,京里就可以发生一场规模不小的叛乱,转眼之间,孟津说哗变就哗变,那么,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有多少底牌没有揭出来,又还有多少的手段?

    太皇太后却将这些心事,俱都藏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样子,不过她没露出悲伤之色,而是开口道:“迟了,一切都已经迟了。今日午时,若是哀家猜的不错,无极就会抵达孟津,而孟津有七千军士,却不知哗变了多少,现在即便领兵前去,也已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慕氏……”

    她侧目看了慕太后一眼。

    慕太后早已和陈凯之交换过眼色,她心知,自己是该表现出一点身为人母的舔犊之情,慕氏顿时眼眶一红,哽咽着开口说道:“儿臣希望去孟津一趟。”

    “不可,你一个妇道人家,去那里做什么?”太皇太后注视着慕太后,从嘴角冷冷的迸出话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无极乃是有福之人,自然可以逢凶化吉。”

    慕太后很是难受的掩面,却不敢在多言。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事到如今,哀家已经无能为力了,那就等,等着吧……”

    她起身,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道:“哀家乏了,忙碌了一夜,这把老骨头,哪里还经受的住什么,退吧,都退了吧。”

    她一挥手,竟是扬长而去。

    留下无数人面面相觑,竟是不知所措。

    这无极皇子现在陷入了如此的险地,可太皇太后竟如此无动于衷,这又是什么节奏。

    慕太后心情平复了不少,可面容里依旧露出焦灼之色,却是道:“众卿们散去吧,陈凯之,你留下。”

    这一次让陈凯之留下的理由很充分,太后娘娘乃是一个母亲,作为母亲,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儿子’又陷入险地,自然需要找自己的心腹商量。

    陈凯之留了下来,随驾至坤宁宫,寝殿里,慕太后长长松了口气,她忙是一把牵住陈凯之的手,慈和的道:“你……真是令母后担心,母后差一些,以为你昨夜当真要谋反。”

    陈凯之摇头:“儿臣自知轻重,无论是赵王背后的人,还是太皇太后,俱都不简单,儿臣这点人马,又算得了什么,能保住自己就已不错,请母后放心,儿臣一切心如明镜的。”

    慕太后颔首,似是放心一些:“这两日,都想你入宫来,想多看看你,昨夜你一宿未睡,想来辛苦,本不想将你留下,可思来想去,还是和你议一议才好。”

    她立即打起精神,心知一味的叙这母子之情,并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现在她自觉地如临深渊,心心念念的想为陈凯之谋划,她道:“你今日察觉到母后的反应了吗?”

    陈凯之颔首:“早已察觉到了。孟津哗变,其实早在儿臣预料之中,想来,母后也已经预料到了吧,既然如此,太皇太后怎么可能没有预料呢?昨夜的民乱,加上今日的哗变,是赵王殿下在示威,我左思右想,太皇太后如此镇定,举重若轻,似乎不急不躁,对此事,如此漠视,会不会是太皇太后……也想示威呢?”

    慕太后峨眉微蹙,随即舒展开来:“哀家明白你的意思了,也就是说,太皇太后放出无极将从长安至洛阳的消息,本质上,就是在等赵王的反应,而赵王的反应越多,母后越是欢喜,因为……她也想立威,只是……她如何立威呢?”

    陈凯之笑了:“那就等着看,这是一场好戏,正好可以试一试太皇太后和赵王各自的深浅。”

    慕太后若有所思:“不错,作壁上观,母后这个人,实是有太多猜不透的地方,哀家从前最忌惮的是赵王,可现在看来,赵王不足为虑,倒是哀家觉得,赵王背后,定有人指点;而这母后,更是难测,却要小心提防。”

    ………………

    可怜的脑细胞,死光了,月票都没有,好难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