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三十六章:陈氏天下
    可陈凯之既当殿说了出来,使王馆竟有点儿怀疑人生了。

    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难道真发生了。

    这简直他妈的太逗了。

    是在开玩笑吗?

    王府的护卫竟协助陈凯之平叛,宗室们竟踊跃的跟着陈凯之平叛?

    他面上阴晴不定,忙是用狐疑和渴求的眼睛看向梁王陈入进。

    陈入进心思复杂,因为事实上……他真的跟着去了,有这么多人为证。

    现在,叛乱已经平定了,自己怎么说呢?站出来,说陈凯之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就跟着去了?

    这毕竟是不光彩的事,说难听一些,丢人!

    何况,平定了叛乱,虽是触犯了规矩,可毕竟也是宗室应尽的本份。

    至于王府的护卫,赵王府能撇干净吗?那些护卫,可是极踊跃的跟着陈凯之一道去平叛的。

    陈入进自然是不敢说任何一句话,只是垂着头,默不作声,某种程度,就算是默认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跳出来说自己是被陈凯之胁迫,可真要计较,大陈的律令里,陈凯之若是图谋不轨,堂堂亲王,被他胁迫着一起去‘造反’,这还是附逆啊。

    所以呢,他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这才是明智之举。

    众人见到陈入进的反应,一时殿中鸦雀无声,王馆的脸色顿时便如死灰一般。

    陈凯之撇了撇唇,旋即便冷冷看王馆:“王大人,现在我来问你,到底几人当斩,几人不当斩呢?”

    王馆忙是将目光落在赵王身上,可这时陈贽敬显然也有点懵了,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完全是顾不上他了。

    王馆一时竟是慌了,忙是道:“这……这……”

    可是开口,他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刚刚还言辞凿凿,现在却是一个字都说不清楚了。

    “呵……”陈凯之目中掠过了冷意,嘴角微微一勾,露出冷笑,此刻陈凯之毫不留情,尽情的讽刺他:“怎么,若是我陈凯之平叛,就成了图谋不轨,可若是我与诸叔伯兄弟们平叛,王大人就哑口无言了吗?”

    王馆此时真是词穷了,一句话都不敢说。

    毕竟,杀一个陈凯之是一回事,可把宗室都杀干净了,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虽然王馆打算息事宁人,可陈凯之却咽不下这口气,他突然暴喝。

    “你竟和我说律令,和我说太祖高皇帝,太祖高皇帝定下金科律令的本意,是怕有人借此生乱,是为了防止有人想要动摇国家的根本;可太祖高皇帝也有言,若贼子乱国,天下宗室共讨之。我陈凯之,便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护国安民,乃是本份,也是你可以多嘴的?这天下可是姓陈的天下,你一个外姓,胡言乱语,不知所谓,也敢在此挑拨离间,什么时候,你也误以为自己姓陈了?”

    王馆面色苍白,他分明看到陈凯之目中的杀气。

    这阴森森的目光,令他整个人矮了一截,身子竟是瑟瑟发抖起来。

    “好了。”太皇太后这时开口道。

    陈凯之才收回了目光,冰冷的目光方才缓和了一些,陈凯之看向太皇太后,他朝太皇太后行了个礼。

    “臣闻贼子作乱,于是昨夜当机立断,立即带人前去与赵王殿下会合,本意是想与赵王和诸位宗室共谋讨贼大策,奈何赵王府竟是可疑,于是连夜冲入赵王府,谁料竟不见赵王殿下,倒是见梁王等叔伯兄弟俱都在那里,臣眼看贼势滔天,不敢有误,因此与梁王殿下等人一道,会合锦衣卫、勇士营、赵王府护卫人等讨贼,幸赖诸军用命,总算是将贼子们弹压了下去,今日竟有人口口声声称臣是图谋不轨,欲要作乱,若是如此污蔑臣,倒也罢了……”

    陈凯之板着脸,却是一身冷然,目光环视了众人一眼,旋即他便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可污蔑臣谋反,污蔑臣图谋不轨,不就是要污蔑梁王、郑王以及诸位叔伯兄弟们也谋反吗?这不就是污蔑赵王府里的众将士也跟着臣一道谋反吗?这不是说,那些用命的锦衣卫,那些不辞劳苦的勇士营官兵,俱都是反贼?若是如此,那么千错万错,俱都错在臣一人身上,请朝廷万勿加罪梁王、郑王诸叔伯兄弟,更不必加罪赵王府以及锦衣卫和勇士营官兵,就权当是臣一人有万死之罪,所有罪责,臣一力承担即可。”

    “……”

    一下子,所有人熄了火,一个个哑口无言。

    卧槽,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的喊出不要加罪赵王府以及京中的诸宗室,这怎么可能不加罪呢,既然谁带兵平叛就算是谁图谋不轨,那么赵王府和梁王这些人可一个都跑不掉。

    难道还真能只处置你陈凯之一个人,其他人都没事?

    陈贽敬现在脑子还是在发懵,他不知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想到昨夜自己跑来宫里告状,这陈凯之现在却在此义正言辞,他忍不住了。

    你他妈的陈凯之差点将赵王府夷为平地了,你陈凯之现在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不要加罪赵王府,倒好似赵王府亏欠了你一般。

    陈贽敬快步出来,此时他需要给太皇太后一个交代,同时,也需要给自己那已成为断壁残垣的赵王府一个交代。

    陈贽敬深吸一口气,此时却显得冷静,用威严的声音道:“且慢,护国公……”他说到护国公的时候,故意露出不屑的样子,眉宇微微挑了起来,随即便道:“那么本王倒要请教。”

    请教二字,自也带着讽刺。

    陈凯之目光落在了赵王身上,淡淡开口道:“请。”

    此时所有人看着陈贽敬,昨天夜里发生的事,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无所知,现在反而生出了许多的疑惑。

    陈贽敬却是一字一句的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本王想问问你,你为何要袭击本王的王府!”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

    陈凯之袭击了赵王殿下的王府?

    这家伙,还说不是谋反。

    太皇太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眼里似乎看不到怒意,而像是在审视着殿中的每一个人。

    陈凯之眼角的余光,其实更关注的是太皇太后的反应,随即,他慢悠悠的道:“我说过,我是连夜想去见赵王殿下,与殿下共商讨贼大计。”

    陈贽敬厉声道:“不对,这和袭击本王王府没有任何关系,你炮轰赵王府,便是死罪,你还想狡辩?”

    陈贽敬显然怒了,龇牙裂目,似乎从来不曾如此的失态过。

    换做是谁,有人将自己的家给炸了,也绝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昨夜所发生的事,已经慢慢的,开始浮出水面。

    此时,便是连那王馆,现在也回过了味来,难道方才自己在指责陈凯之擅自调动官兵平叛的时候,赵王和诸位殿下没一个人站出来,原来是他们压根就不屑于在这个事上和陈凯之纠缠。

    因为……陈凯之已经犯下了万死之罪了。

    当初的时候,陈凯之就趁赵王不在的时候,对赵王殿下动过手,可那时候,毕竟还有理由,而今夜呢,发生了民乱,先去将赵王府给炸一遍,这也叫平叛,这就是谋反,还有什么可说的?

    太皇太后抚案,她似乎一丁点都不急,只是冷眼旁观。

    慕太后看陈凯之的目光,充满了慈和,她见陈凯之这智珠在握的样子,倒是少了一份担心,她更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姚文治则是面上带着浅笑,还是那老神在在,一切的事都和他无关的样子,只是有时,他察觉到似乎太皇太后的眼眸微微撇向自己时,才摆出那么点儿凝重之色。

    面对着气冲冲兴师问罪的陈贽敬,陈凯之抿嘴一笑,他道:“因为我觉得赵王府里有异常。”

    “有什么异常,你来说说看?”陈贽敬依旧目中带着严厉,不给陈凯之分毫试图想要诡辩的空间。

    陈凯之道:“我带人到了赵王府,竟发现,赵王府里大门紧闭,没有任何声息,仿佛外头发生了民乱,和赵王府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这……也是异常吗?昨天夜里,多少的府邸都是如此,难道他们也异常?”陈贽敬怒道。

    陈凯之叹了口气:“这才是不合理的地方,别人可以躲起来,这是因为,天下并不是他们家的啊,这内城的所有府邸,任何一个达官贵人,若是当真让这乱民成了事,他们尚且可以称臣,可是这天底下,唯有赵王殿下,听到了民乱,是绝不可能苟且偷生的。”

    “……”陈贽敬目露凶光:“这是什么理由。”

    “这当然是理由。”陈凯之正色道:“我乃太祖高皇帝之后,深知乱民要动摇的乃是我大陈的祖宗社稷,尚且心急如焚,连夜赶来与殿下共商讨逆,而赵王殿下,乃当今陛下生父,更是太祖高皇帝嫡系血脉,天下说是赵王殿下的,也没什么错,按理而言,赵王殿下该是忧心如焚,满心的想着戮力讨贼才是,怎么会龟缩起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呢?”

    ………………

    想要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