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三十四章:入宫觐见
    陈凯之反了……

    现在陈贽敬言之凿凿,再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联想到宫外的炮声。

    还真是有鼻子有眼,让人即便不信,也不得不将信将疑。

    慕太后听了,也是心惊肉跳,她倒是突然意识到,赵王所言,或许当真属实,凯之也是皇子,这一点,她和凯之都是心知肚明,莫不是他不肯屈就,决定铤而走险,趁乱夺门?

    一想到如此,慕太后百感交集,可更多的却是担忧,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有些焦虑起来。

    夺门……

    哪里有这样的容易。

    这里头牵涉到的利益实在太多,赵王不算什么,甚至太皇太后也不算什么,他们终究还是人,是人,就有生老病死,可是……在这宫中的每一个,哪一个背后,不是一个诺大的集团,赵王就算是再不堪,可自己为何对他依旧维持着斗而不破的局面,无非是怕一旦除了赵王,那些赵王的党羽玉石俱焚罢了。

    何况,还有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背后是关中世族和关中驻军的支持,不容小觑,何况,她背后还隐藏着什么,又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那更是天知道。

    为政之道,在于妥协,在自己的势力尚未完全压制住对方之前,一旦直接痛下杀手,那么就算控制了宫中,亦或者控制了京师,又能如何?京师之外呢?六七十万的边军呢?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府兵呢?各州、各府、各县呢?

    这些,难道都不需考量。

    她不禁为陈凯之心里捏了一把汗,甚至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鲁莽,这个时候夺门真是不成熟,也许本来能容易得到的东西,却因为这一次鲁莽的举动而毁了。

    只是此时,她俏脸平静,却露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慕太后眼眸投向赵贽敬,淡淡问道;“赵王所言,可都属实?现在外头情况不明,哀家看来,不可听信赵王一家之言吧。”

    太皇太后闻言,目光微慕太后身上投起,旋即便冷声道:“无论如何,要有所准备,去将都督慕绪请来。”

    都督慕绪,便是禁军都督,控制着宫中的禁卫,慕太后颔首:“他就在外头候旨,儿臣这便去请。”

    她亲自出殿,脚步加急,张敬眼尖,眼看着有宦官想要尾随伴驾,他却抢先一步的跟了上去,那本是想伴驾的宦官便驻足。

    慕太后疾步至一旁地偏殿,在这里,慕都督早已在此侯了多时,他倒并不担心有贼子攻入皇城,不过因为出了事,也不敢怠慢,连夜都在这候着,等着圣命。

    慕绪一见到慕太后,忙是起身,朝慕太后行礼:“太后。”

    慕太后深深的看了慕绪一眼,眼眸略略凝了片刻,随即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待会儿去见太皇太后,可是你听哀家说,无论太皇太后的懿旨是什么,你都应下,做好两手准备。”

    “两手准备?”慕绪一呆,目光里满是不解,他一身戎装,身材还算魁梧。

    慕太后朝他重重点头,旋即便淡淡道:“一手,是尊奉懿旨,另一手,倘若当真确定了勇士营要入宫……”慕太后深吸一口气,随即正色道:“迎他们入宫,不过……你要明白,不到万不得已时,不可如此做。来不及了,你记下便是,不要多问。”

    慕太后领着慕绪,快步至正殿。

    与此同时,似乎已有宦官去请了当夜值守的内阁首辅大学士姚文治,姚文治入殿,朝太皇太后行了礼,看了一眼赵王,觉得诧异。

    一到了夜里,宫中便要落下钥匙,寻常人不得入宫的。

    当然,在这宫中又分内朝和外朝,内廷乃是陛下、太皇太后、太后的居所,寻常人自然不能随意出入。而在外朝,则需要有人当值,譬如慕绪,他乃是羽林卫都督,负责宫中的防卫,因此需留宿,内阁里,也需要有人值夜,几乎是几个内阁大学士轮番值守,其实夜里没什么事,主要是防备紧急事态罢了。

    姚文治已听到了外头的动静,一直都在内阁之中候诏,不过见到了赵王,令他很是意外。

    太皇太后端坐其中,姚文治和慕绪都见了礼,太皇太后目光转了转,看了俩人一眼,便朝俩人颔首点头:“赵王说,陈凯之反了。”

    姚文治竟没有觉得吃惊,而是正色道:“谁反,自是平叛便是,此时是夜里,多有不便,只有谨守宫中门户,等天明之后,一道诏令,乱臣贼子尽诛之,也就安定了。”

    他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显得异常的平静。

    太皇太后抬眸看了一眼慕绪,格外认真的问道:“慕卿家,你怎么说?”

    慕绪道:“臣谨遵懿旨。”

    太皇太后突然冷笑:“谨遵谁的懿旨?”说着,不禁笑了笑,看向慕太后。

    慕太后面无表情。

    慕绪正色道:“自是谨遵太皇太后的懿旨。”

    “好。”太皇太后道:“哀家听你这么说,心里也略略放心一些,其实,就算不谨遵懿旨,那也不打紧,哀家总还有一点底气的。”

    她豁然而起,一双深邃无边的眸子直直看向陈贽敬,一字一句的格外郑重问道:“此事,可以确认吗?”

    陈贽敬想到陈凯之炮轰赵王府,这个还有假吗?自然是真的了,如果他陈凯之不是想反,敢无缘无故的炮轰王府,这人绝对是趁乱而反,肯定没有错的。

    因此他完全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千真万确,陈凯之带兵杀入了赵王府,与乱贼无异。”

    太皇太后闭上眼睛,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下一刻竟是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那好,等天亮吧。”说着,竟是再不发一言。

    转眼,天色已经微明,而与此同时,城外的呼喊已是越来越微弱。

    天穹已翻起了鱼肚白,一道曙光露出来,照亮整个洛阳城。

    此时陈凯之已是一脸疲惫,他带着人回到了北镇抚司。

    陈入进等人最惨,折腾了一夜,心惊肉跳,陪着陈凯之四处巡视,还撞到了几伙乱民,生生的杀了数十个,闻到那股血腥气,陈入进几乎昏厥过去,幸好一群人陪着,保护着,不然他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

    现在陈入进等人只觉得犯困,两条腿打晃,而京内各地的奏报几乎已经传了来,京营封锁了九门,禁卫护住了宫中,各家的府邸,也都有自己的私兵护卫,这就意味着,其实乱民从一开始,除了打家劫舍,或是袭击官仓,几乎是瓮中之鳖,成不了气候。

    对于京营、护卫们而言,只要保住了京师,保住了宫中,保住了达官贵人,便算是大功一件,至于寻常人家,就实在无法顾忌。

    只是真正平乱的,却是锦衣卫和勇士营,这一夜奔波,伤亡并不大,却也着实辛苦。

    每个人都累的不行,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了。

    陈凯之坐定,得知京师已经安定,不由长出了一口气,那晏先生快步进来,道:“殿下,九门依旧还处在封锁之中。”

    陈凯之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发生这么大的事,怕是今日也别想开城门,他瞥了一眼一旁的陈入进等人,却是面无表情,对晏先生道:“知道了,先生辛苦,也早些去休息。”

    陈入进此时心里却是冷笑,好在他不敢招惹陈凯之,面上却不敢表露出什么。

    陈凯之却是侧目看他一眼,眉宇不禁挑了起来,淡淡开口说道:“听了这个消息,梁王殿下一定很高兴吧?”

    陈入进正色道:“这是什么话。”

    陈凯之微微一笑,看着这一个个面带不甘的宗室们一眼,陈凯之心里感慨,这些宗室,怕是真的没得救了,五百年的世袭罔替和养尊处优,足够一代代的将人养成彻底的酒囊饭袋,就这梁王,相较起来还算是宗室中的佼佼者,陈凯之没有说什么:“我要立即入宫,梁王殿下,你们也该歇一歇了。”

    陈入进道:“正好,本王也要入宫。”

    其他宗室也渐渐胆大起来:“我们也入宫。”

    这言外之意是,等着告状吧,等着受罚吧。

    你陈凯之如此胆大包天,就看看你会是什么下场。

    陈凯之不以为意,并不理会他们,直接出了北镇抚司,翻身上马,带着护卫们匆匆至洛阳宫,此时在宫门前,文武百官俱都到了,昨天夜里,实是吓人,好在大臣们大多是在内东城,那儿大宅多,禁卫森严,有大量的护卫,并没有遭受什么波及。

    等到天亮了,才发现事态竟是神奇一般的控制下来,陈一寿在人群中显得忧心忡忡,他见到陈凯之来,朝陈凯之使了个眼色,陈凯之会意,忙是上前:“陈公。”

    边上有人,所以陈一寿也不便说什么:“昨夜老夫听到了炮响,这是勇士营的火炮,你一宿未睡吗?”

    陈凯之颔首点头。

    “平叛去了?”陈一寿正色道。

    陈凯之自然是点头,旋即便说道:“是,事发之后,学生便着手平叛,总算……是稳住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