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三十二章:平叛
    陈凯之阔步而行,朝向那已坍塌的中门,快步而行,乌黑的苍穹之下,竹哨响起。

    竹哨响起之后,锦衣卫和勇士营已开始集结。

    陈凯之已穿过了第一重仪门,将这些护卫甩在了身后。

    护卫们依旧还是露出犹豫之色,无论如何,对于他们而言,这第一步,依旧是难以迈出的一道门槛。

    终于,似乎是有人似乎下定了决心。

    陈凯之的话,或许并没有什么煽动力。

    这些护卫,也未必是什么深明大义之人。

    手里拿着武器的人,去保护那些手无寸铁之人,这也未必在理所应当。

    可是……陈凯之和这些勇士营、锦衣卫所表现出来的纯粹,却依旧还有直透人心的感染力。

    这些护卫都有家的人,他们不是冷血之人,不过都是受赵王控制罢了,现在被陈凯之等人这么一说,自然是心里有感触的。

    很快有人从人群中排众而出,是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或许在王府的护卫里,这人并不太起眼,相貌平平、个子也并不高大,眼睛太小,显得有些贼,可人却是不可以貌相的。

    他按着自己的刀,竟是加急了脚步,亦步亦趋的跟在了陈凯之的身后,此刻他身上透着正气。

    那王府的大殿,与他愈来愈远,他随着陈凯之,已经穿过了第二道仪门。

    有了第一个,终于有人彻底的幡然醒悟过来。

    似乎那第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给了他们勇气和示范,更多人三三两两的快步追上去。

    于是人愈来愈多,他们的脚步先是沉重,随即开始轻快。

    仿佛起先的时候,心里有内疚,有恐惧,有胆怯,有各种念头交织,可下定了决心,一下子……突然步履轻快起来。

    一下子,大家争先恐后,到了最后,那些还留在原地踟蹰的人竟成了异类。

    也有赵王府的某些牙将,觉得这太不像话,或者觉得,这陈凯之乃赵王殿下的心腹大患,而今更是胆敢炮轰赵王府,赵王殿下不知去了哪里,这陈凯之实是与殿下是不共戴天的仇敌,眼见着许多不明就里的护卫竟跟从着陈凯之,心里觉得大为不妥,想要喝止,自是不敢,于是拦着人,却很快便被潮水一般的人流冲了个七零八落。

    陈凯之已出了赵王府,他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的周围,到处都是人,便连那些宗室,也被押着到了自己身边,陈凯之环顾一眼,自嘴里蹦出两个字:“平叛!”

    平叛!

    数百上千人一齐发出了大吼:“遵命!”

    竹哨急促的响起,一队队的人轻车熟路,他们火速开始朝向一处处的锦衣卫百户所。

    每一处百户所,早已严正以待,一听到竹哨声响,也早已联络了本地街坊的民壮,开始与平叛的人马会合,偶尔,传出喊杀,勇士营开始分为小队,清理街道,口里吹着竹哨,若是对方没有回应,立即开始防铳。

    起初的时候,火炮齐鸣,让那些肆无忌惮的乱民突也是吓得面无血色,而接下来,城里开始出现了陆续的火铳声。

    这火铳一响,伴随而来的是各处百户所里的铜锣声,许多人从城中各处方向大呼:“清空街巷,任何人上街,格杀勿论!”

    京里的七八处粮仓俱都是重灾区,赵王府的护卫已由人率队抵达,旋即便对粮仓处的乱民发起了猛攻,由小队的勇士营打头,身后呼啦啦的赵王府护卫俱都亮出刀剑,十几个人组成的勇士营小队齐步前行,又有人高呼:“立即跪下,否则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的声音,响彻在阴霾的天空,随即,勇士营开始放铳。

    炒豆一般的火铳声齐响,前头顿时传出了各种哀嚎,这使身后的赵王府护卫勇气倍增,一齐高呼着:“杀!”于是蜂拥的冲进去。

    几处粮仓,俱都被控制。

    其实在夜间,想要安稳人心,靠的就是声响,若到处都是乱民的呼喊,自然敢于铤而走险的人会越来越多,甚至很多不是流氓,也会出来占点便宜,那洛阳城的粮仓岂不是都要完蛋了。

    可若是此起彼伏的俱都是官军的火铳响声,到处都是锣鼓齐鸣,接着是安民杀贼的叫喊,那些从贼的人,先是被火炮吓了一次,此后突然有一种四面楚歌的感觉,于是许多乱民自然开始收手,或是藏匿,或是躲避,只有一些依旧还胆大的人,则很快成为了眼中钉,被巡街的勇士营、锦衣卫、王府的护卫杀了个干净。

    一条条街道上,俱都遗留着尸首,犹如被清理之后,留给平叛军马背后的街巷除了三三两两的尸首,便是无尽的静籁。

    百户所的作用开始明显起来,他们就如一颗颗埋在京中内城外城的钉子,负责防守、恢复与千户所和平叛勇士营和王府护卫的联络,若是本地附近出现乱民,则用孔明灯进行示警。

    所谓的民乱,看上去声势浩大,可绝大多数人,不过是趁乱劫掠罢了,一旦开始有组织的清剿,并且建立起城内各处的联络和小队式分头并进的弹压,便迅速的开始一条条街道的弥平。

    陈凯之带着一干人,直接步行前往民乱最为严重的内西城千户所,那里的粮仓最多,而且富户也是最多,陈入进等人几乎是被押着前行,起初的时候,还是锦衣卫们看着他们,到了后来,一个个锦衣卫力士带队开始分出去,清理附近的街巷,而随队的数十个勇士营官兵则是列队作为前锋,以至于这些宗室若是走的不够快,便被后头的王府护卫们推搡着前行。

    陈入进满心都是愤怒,身边的不少宗室,俱都带着抱怨,当然,他们不敢亲口说出来,只是低声咕哝,一开始,还不将身边的护卫放在眼里,可走到了一半,一个愤怒的护卫道:“护国公……”

    这清冷的街道,陈凯之驻足,回眸看了一眼黑暗中几乎无法分辨对方面部轮廓的人:“何事?”

    “徐国公说……说……”这黑暗中的人显得有些迟疑,最后鼓起勇气:“他说护国公若是被乱民打死就好了。”

    “……”

    沉默。

    陈凯之诧异的看着说话的人,这是一个朴实的声音。

    显然,这朴实的声音,是自一个赵王府的护卫口里发出的。

    他……告密了……

    显然,这护卫也是个实在人,大抵是亲眼看到陈凯之四处遥控指挥着平乱,四处带人驰援,而另一边,再听到有人私下里各种恶言恶语,不免心里愤慨。

    人心都是肉长的,即便是赵王府的护卫,至少首先他是一个人。

    无论一个人多蠢,他的眼睛,也总能分清楚好和坏。

    这深夜里,反正也难以分辨出是谁,于是……

    陈凯之眉头皱起来。

    人群之中,立即有人期期艾艾的道:“不,不,不,我……我没说,我没说……”

    徐国公陈蓉信,论起来,其实还算是陈凯之的堂兄。

    他反而有些急了,声音都颤了起来:“我真没说……我……”

    陈凯之徐徐朝着声源处走过去,那陈蓉信吓着了,面如土色,嘴角微微发颤,他很清楚,护国公和自己虽都是国公,是宗室,可是人家,却是胆大包天的人,赵王府人家都不放在眼里,会将自己放在眼里?

    今天夜里,又是大乱,若是……

    陈凯之要是将他杀了,也人会追查,那自己岂不是白死了。

    他声音中带着哭腔,支支吾吾的:“这……这是一派胡言,这……这是污蔑,我断没有说这样的话。”

    陈凯之却已一步步走近他,距离他只有咫尺的距离,陈蓉信几乎可以感受到陈凯之的呼吸声了,他拼命的摇头,真是要哭出来了。

    “我没说这样的话。”

    陈凯之站定之后,手握着剑,一双眼眸微微眯着,冷冷的看着陈蓉信,而他身子显是矮了一截。

    其他宗室,纷纷距离陈凯之和陈蓉信远了一些。

    陈入进忍不住道:“陈凯之,你要做什么?”

    陈凯之突的回眸,虽是陈入进看不到陈凯之的脸,却也感受到一股杀气弥漫了黑暗中陈凯之的全身,这样的陈凯之很是吓人,陈入进不由咽了咽口水,想改口。

    陈凯之却是厉声呵斥道:“陈家的子弟,大陈的天潢贵胄,竟可以和乱民沆瀣一气吗?希望乱民杀了我陈凯之,呵……我就是我最瞧不起某些人的地方,若是谁不服我,尽管来来杀我便是,可将希望寄托于要动摇祖宗基业的乱民,这是做什么?莫非也是要做反贼?”

    陈入进哑口无言。

    那陈蓉信似也怕了,一张脸雪白如死,他忙是摇头道:“我……我……”

    陈凯之抬手,一巴掌摔在这陈蓉信的身上,那陈蓉信哎哟一声,直接翻到在地,蜷缩着颤抖的身子。

    这耳光极其清脆,以至所有人都吓着了,陈凯之拍拍手:“下次注意一些,多读一些书,要骂人,也别骂的这般粗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