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三十一章:不求建功立业 但求无愧于心
    灰尘漫起,无数的灰尘在空中飘荡着,殿中的宗室们一个个恐惧起来,有人口里发出怪叫,一时整个赵王府沸反盈天。

    梁王陈入进此时想要逃,却不知撞了什么直接摔倒在地,整个人摔得骨头都要碎裂了,只能乖乖的躺在地面上,发出痛吟声。

    等这烟尘散去,赵王府里里外外,便俱都是勇士营和锦衣卫了。

    那些赵王的卫队,有的直接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所震慑,有的,直接随着那自后殿出去的陈贽敬溜之大吉,完全是不愿管这些宗室的死活。

    陈凯之的身形出现在这殿中,他握着剑柄,徐徐的走进来,等烟雾终于散尽,大抵可以看到宗室面上的轮廓,绝大多数人,面上有诧异,有不甘,有憋屈,更多的是恐惧。

    此刻他们见到陈凯之,俱是惊恐的睁大眼眸看着,嘴角微微颤抖着,似乎想开口说话,却是因为惊吓过度,一时发不出声音来了。

    陈凯之目光冷冷的环视了众人一眼,嘴角微微挑了挑,淡淡问道:“得罪了,赵王殿下在哪里?”

    这是第一句话。

    这话里,自然没有将殿中的人放在眼里一般,仿佛他们都是无关紧要的。

    陈入进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他忍不住狞然的冲向陈凯之,可一见到陈凯之这张没有表情的脸,却又胆怯退缩了,脚步生生止住,却是瞪着陈凯之,愤怒的吼道:“陈凯之,你好大的胆子!”

    陈凯之双眸微微一眯,斜斜的看了陈入进一眼,漫不经心的道:“原来是梁王殿下,你的话,有些耳熟,我已听过许多遍了。”

    陈入进嘴皮子哆嗦,碰到这么个不要脸的,竟发现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他显得很狼狈,拼命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方才冷笑道:“你来此,是要做什么?是要尽杀我等宗室吗?你这是要谋反!”

    谋反的罪名又扣在了陈凯之的身上。

    显然陈凯之是不怕的,他朝陈入进摇摇头:“谋反的乃是乱民,难道梁王殿下没有听见外头的喊杀,这么多乱民谋反,四处烧杀,梁王殿下对此,无动于衷?”

    “这……”陈入进倒吸了一口凉气,眉宇微微一挑,冷冷问道:“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陈凯之朝陈入进摇头:“当然有关系,京师有人谋反,我来保护赵王殿下,这有没有错?”

    “可是你……你……”陈入进闻言,顿时火冒三丈,这哪里是保护,炮轰赵王府,这和乱民有什么区别,可是陈凯之却找这样的理由,简直让人觉得可笑。

    心里一口怒火喷涌上来,陈入进竟是朝陈凯之咆哮起来。

    “可是你瞎了眼,赵王殿下自然有人保护,可你却袭了赵王府,与外头的乱民,有什么不同?”

    陈凯之笑了:“谁说我袭了赵王府?”

    “什么意思?”陈入进盯着陈凯之。

    陈凯之正色道:“我是来平叛的!”

    “我等不是叛贼。”陈入进越来越怒。

    陈凯之朝他冷笑:“我自然知道你们不是叛贼,可我是来平叛的,一个时辰之内,我陈凯之就要这洛阳城恢复秩序,在这洛阳城里,有任何人胆敢造次,有任何人敢出现在洛阳的街道,无论是官兵,是禁军,是乱民,是任何人,我陈凯之就格杀勿论。”

    现在是在夜间,外头这么多的乱民,一个时辰之内,恢复秩序……

    这简直就是玩笑。

    可陈凯之斩钉截铁。

    陈凯之冷冷的扫视了诸宗室一眼,便一字一句的从牙齿缝里吐出话来:“叛乱发生之后,梁王殿下与诸位同宗的兄弟叔伯在这里做什么?这江山,固是陛下的江山,可与你们没有干系吗?”

    陈入进不禁气势变弱,期期艾艾的:“我……”

    陈凯之看着陈入进,清隽的面容里露出轻蔑的冷笑:“叛军就在外头,赵王府大门紧闭,我带人来保护赵王殿下,可赵王一点音讯都没有,我竟还误以为,有乱民冲进了赵王府,控制了赵王,谁曾想到,诸公竟都在此,一个个只求保自己平安,而赵王殿下,见了乱民在外杀戮自己的子民,却蜷缩在王府,等到锦衣卫来了,竟是逃之夭夭。这便是宗室么?”

    陈凯之厉声道:“是宗室,就跟我陈凯之去平乱,留在这里,这般苟且,畏畏缩缩、战战兢兢,不怕被人笑话?梁王殿下,你是梁王,亲王之尊,平日里不都是满口的列祖列宗创业维艰,现在咱们陈氏的社稷将倾,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和我在这里耍嘴皮子?”

    “来……”陈凯之眼眸往身后的锦衣卫看去,旋即便凛然的道:“给他们发放刀剑,请诸位殿下以及我的叔伯兄弟们随我一道上街平叛,享受国恩的人,到了国难当头,理应一马当先。”

    身后的锦衣卫早已预备好了,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刀剑送到了这些脸色苍白的宗室面前。

    陈凯之接过了一柄剑,随即朝陈入进的面前一送。

    陈入进呆了一下,稍稍显得犹豫。

    可还是接了过去。

    这剑很沉,陈入进有点拿不住,他怒气冲冲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嘴角隐隐的颤抖着:“陈凯之,你要知道后果……”

    “没有后果。”陈凯之正色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下一次,若是京里再有叛乱,我照样还是先找赵王殿下,寻诸位殿下和兄弟同宗,跟我一道平乱,你们躲着我,我就算是挖地三尺,将这一座座的王府夷为平地,也要将你们挖出来。好了,事不宜迟,走吧!”

    陈凯之随即又对左右道:“给我寻赵王!”

    “是!”

    陈凯之眼睛里带着杀意,陈入进咬了咬牙,却不得不乖乖的双手提剑和其他宗室一起。

    此时,似乎也只能任陈凯之摆布了。

    陈凯之按剑出去。

    这赵王府已是满目疮痍,犹如废墟,赵王府的人吓得瑟瑟发抖,蜷缩在角落里。

    陈凯之目光环视了一眼赵王府,最后才厉声道:“集合所有赵王府的护卫。”

    护卫们俱都如绵羊一般,被驱至这殿前,留于此地的,有一千多人,一个个战战兢兢的,他们是真的被火炮吓怕了。

    陈凯之看着他们正色道:“尔等既是赵王私卫,却也是大陈的官校,领的既是赵王的俸禄,可赵王的俸禄是自哪里来的?你们人在京师,你们的家小,难道就不在京师吗?现在,就在这外头,有人作乱,四处劫掠,四处都有人放火,你们可听到了吗?陛下那儿,有禁卫保护,固若金汤,赵王和这么多的府邸,也都有护卫保护,也是铜墙铁壁,乱贼作乱,乱的是寻常的百姓,是你们左邻右舍,是你们的父母妻儿,外头的呼号,你们听的见,外头发生了什么,即便我不告诉你们,你们也有自知之明。”

    “我陈凯之,与赵王与梁王都是同宗,论起来,百年前或是一家,与他有何仇怨?我与外头的寻常百姓,云泥有别,非亲非故,我出入都是车驾,与他们不过是路人;可今日,这么多百姓在受苦,这么多人惶恐不安,我陈凯之要去除暴安良;要恢复秩序,不敢说使所有人安泰,却想着,能救一人,便是一人,能活一命,便活一命,你们呢……你们还要躲在这里,亦或者是……”

    陈凯之狠狠拔剑,将长剑狠狠插入脚下的石阶,这学剑锋利至极,竟是直接刺入了石缝,入石三分,陈凯之正气凛然的道:“亦或者是,和我一道除贼,不求建功立业,但求无愧于心!”

    护卫们起初都是沉默。

    可随即,心弦却也不禁一动。

    外头的呼号,他们怎么听不见,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多少也会有怜悯之心。

    更何况,这些护卫,本就是本地人,不少人的妻小,本就在京里,现在也不知情况如何,也有些心急如焚。而今,赵王殿下逃了,不知所踪,陈凯之站出来,不求建功立业,但求无愧于心。

    人的心,都是肉长的,固然有卑鄙、无耻、贪婪的一面,可也明悉大义的一面。

    陈凯之优雅的收了剑,朝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

    “自现在起,我要保护京中所有手无寸铁的百姓,要保护所有战战兢兢,也不敢寐之人,要打击一切敢于烧杀的恶徒,无论他们是诸子余孽,是会党,是无赖,是任何人,现在开始,敢作乱者,死。你们,愿随我杀贼,便随我去,愿做你们的私卫,要保这铜墙铁壁的宅院,便自管来保,现在,出发。”

    他抖了抖身后的披肩,长剑回鞘,按住了长剑的剑柄,快步下了石阶,前头乌泱泱的王府护卫,一个个面如土色,个个显得惊慌,又不禁露出了迟疑。可他们一见陈凯之下了石阶,却纷纷的让出了一条道路。

    或许,在此之前,他们或多或少的站在了王府的立场,对这陈凯之或鄙夷,或恐惧。

    可现在,更多人,至少再对陈凯之没有了敌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