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二十六章:举大事
    赵王这里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因此陈入进目光环视了四周,见了众人面面相觑的看着,他不禁犹豫了一下,才果断的说道:“皇兄,我也……在此吧。”

    “我也留在此。”

    “我将自己的亲眷接来……”

    “我……”

    其他宗室纷纷附和。

    陈贽敬不禁无言,看着一个个惊魂未定的兄弟和侄子,一声叹息。

    这些宗室,真正有担当的,只怕凤毛麟角。

    原本当夜这般聚在一处,难免不妥,可见他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样子,陈贽敬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若是拒绝了,恐怕又要生出什么间隙来了。

    陈贽敬心里很无奈,他有时候甚至在想,倘若这些宗室,一个个有陈凯之半分的胆识,也不至到今日这般地步。

    可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呢?

    陈贽敬目光环视了众人一眼,旋即才淡淡开口说道:“不妨如此,今夜,本王设宴,你们都来,就以这个幌子,都至王府,毕竟,无极算是寻到了,先帝也算有后,这也是一桩美事,是与不是?”

    “好好好,就这么办,如此一来,就显得不突兀了。”

    “我……我这便将人接来……”

    陈贽敬面上带笑,心里却觉得比吃了黄连还苦,难受的要命呢。

    陈入进似乎看出了陈贽敬的心事,不由道:“皇兄,王叔……今夜会不会……”

    “不会……”陈贽敬朝陈入进笑了笑:“他有了布置之后,已去了千里之外访友去了,王叔行事,缥缈不定,你啊,就不必操心了。对了,方先生来了没有?”

    众人一听方先生,俱都有所期待。

    这方先生料事如神,而且听他的话还能破灾,有他坐镇,宗室们便放心了不少。

    原来陈贽敬早就叫人去请方先生了。

    这位方先生,可是大才,而今大变在即,若是不见一见方先生,这陈贽敬实在是放心不下。

    所有人抖擞精神,便是预备准备出门的人,此刻,也不禁驻足。

    “再去请。”

    那郑王甚至起身,含笑着开口:“我亲自去请。”

    正说着,外头却有宦官欢天喜地的来:“方先生到了。”

    陈贽敬随即起身,此时,方吾才一身素衣,徐步进来,他左右看了一眼,露出厌倦的样子,可他越是一脸嫌弃,众人却纷纷起身,朝他见礼。

    方吾才朝众人压压手:“诸位都是贵人,还是老夫给你们行个……”

    陈贽敬快步上前,一把搀住方吾才,格外激动的说道:“先生,不必多礼,来来来,先生请坐。”

    “不坐了。”方吾才淡淡道:“近来老夫在辟谷,不愿沾世俗气。”

    有人打起精神,辟谷……所谓辟谷,便是餐风饮露,也就是有一段时间,不吃五谷杂粮,据说这是很高明的仙术。

    不过这方吾才,倒也很大胆,跑来这里,声称辟谷,又不肯坐,分明是说赵王府的银子太俗。

    这换做是别人,早就打死了。

    可众人竟不觉得突兀,反而觉得方先生就该是这个样子。

    只要这类不依附权贵的人才是高士。

    陈贽敬闻言不由诧异的道:“先生辟谷了几日?”

    方吾才朝陈贽敬神色淡淡的道:“也才七日,要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勉强可重新入世了。平日只饮一些露水,赵王殿下,我见你身上乌云笼罩,怎么,有什么大变故吗?”

    众人一听要七七四十九日,纷纷咋舌,在他们看来,莫说是四十九日,便是九日,他们也熬不住。

    而方先生后头的话,更是令人震惊。

    陈贽敬忙道:“先生神机妙算,正是如此。”

    方吾才叹了口气:“哎,老夫最不喜别人问前程。”

    陈贽敬诧异的道:“这是为何?”

    方吾才眉头一皱,一双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很是认真的看着陈贽敬,旋即又是一叹:“但凡有人问前程,必是心有所欲,心有所求,人生在世,万世俱空,心里又欲有求,这是看不开啊,看不开,不免被欲WANG和利益蒙蔽了眼睛,殿下,你的心事太重了,要小心。”

    “小心……”陈贽敬心里咯噔一下,面容不禁微微一抽,嘴角也是跟着牵动起来,很是不明的开口:“你的意思是……”

    方吾才又摇头,目光变得深邃:“殿下是要做一件大事吧?”

    陈贽敬脸色一变,立即与身侧的陈入进等人对视一眼。

    方吾才却又淡淡的道:“要行大事,就定要冒巨大的风险,殿下的命数历来多坎坷,本是不该冒险的,可殿下志向远大,罢,殿下小心吧。”

    “好了,老夫告辞。”

    语罢,他转身欲走。

    一个宗室忍不住说道:“先生不妨今夜留在这里,我等有事请教。”

    方吾才却不理会,竟是直接走了。

    他留下这些子虚乌有的话,令所有人都费解起来。

    陈入进不禁看向陈贽敬,目光里满是担忧之色,嘴角微微颤了颤,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皇兄,他的意思,莫非是不妙吗?”

    陈贽敬摇摇头,铁青着脸:“并没有把话说死,只是说……哎,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本来请他来,只是求一个心安而已,谁料……”

    他心里很是不安,可是呢,现在有什么办法,陈贽敬只好咬了咬牙,一副下定决定的样子。

    “不必管他了。”

    虽是这样说,可陈贽敬心里,依旧还是沉甸甸的。

    倒是身边有人窃窃私语:“那方先生,竟是能预知我们要行大事,此人……实是……高人啊。”

    “他方才说的到底是福祸难料,还是有大事要发生……”

    “我仔细回味了一下,觉得更像是福祸难料……”

    …………

    方吾才已上了车,不久之后,便抵达了一个茶楼。

    这处茶楼和别处不同,乃是锦衣卫的密探聚集之处。

    只片刻功夫,陈凯之似乎已收到了某种讯息,匆匆的赶来。

    以往的时候,吾才师叔历来是直接登门的,这位吾才先生和自己交往,可从来不避讳别人的眼睛。

    可今日,却是出奇的奇怪,吾才师叔竟是要在如此秘密的地方会见。

    那么唯一的理由是,出事了。

    陈凯之匆匆进了茶楼,这一路都是伪装了的,因而身上穿着寻常锦衣卫的飞鱼服,他到了楼下,早有几人在等候,陈凯之朝他们挥挥手:“盯着,先生是在楼上?”

    “是。”

    陈凯之颔首点头,随即快步上楼。

    到了二楼,便见吾才师叔高坐于此,口里咕哝着什么,一见到陈凯之,便朝他招手:“凯之,快来。”

    依旧还是如此亲昵,陈凯之发现,师叔对自己越来越热情了,甚至热情的到了过份的地步。

    这一时让他很不习惯,如果不是没见到师叔对自己做什么,他一定是不敢跟方吾才如此亲近的。

    陈凯之心里苦笑,却是上前:“师叔好,师叔,今日怎么……”

    “哎……”方吾才叹息,一双眼眸盯着陈凯之看:“你的这些人,真是没规矩,就算是用茶楼来掩人耳目,可茶楼,怎么只有茶水?鲈鱼没有,烧鸡没有,便连羊肉羹也是没有,师叔近来在辟谷,不能在人前喝酒吃肉,好不容易在人后了,吓,竟给师叔喝茶,不是东西。”

    陈凯之闻言不由道:“待会儿吃,待会儿吃,师叔先谈正经事。”

    “不成,饿了。”方吾才摇摇头,一脸倔强的说道:“已四个时辰,滴米未进了,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陈凯之汗颜,只得下楼,吩咐人预备了一顿酒席,再上楼来:“稍待,稍待,已叫人去买了。”

    方吾才这才吁了口气,格外郑重的朝陈凯之说道:“凯之啊,要出大事了。你说,你该怎么谢谢师叔。”

    陈凯之笑盈盈的开口道:“什么大事,师叔,我们是至亲,哪里还需酬谢,师叔若是没有银子,我这里几千几万两银子还是有的。”

    方吾才却是挑了挑眉,冷笑起来:“谁要你的银子,我们一家人,要你的钱?老夫虽然爱财,可取之有道,别人的钱自是要的,可你凯之的银子,我若是要了,天厌之!你见过做人父母的,要儿子的钱,你见过亲兄弟明算账?这是畜生之举,师叔做这样的事?”

    陈凯之心里发毛,便是见母后摊牌或是见太皇太后时都没有这样的紧张,他不由道:“师叔教训的是,我们说正事。”

    方吾才捂着肚子,一副挨了饿的模样,却又道:“凯之,今日赵王请了师叔去。本来嘛,赵王偶尔会来寻师叔讨教,这也没什么异常,可是这一次,老夫一看就不同。”

    “不同?”陈凯之盯着方吾才:“还请赐教。”

    方吾才颔首点头:“不错,平时都是登门,这次是直接来请,这说明什么,说明赵王有机密的事,这等机密大事,自是要万分小心,所以,他才会自觉地,只有他的赵王府才最是安全。所以,我料定,赵王必定要举大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