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二十四章:谋国
    这句话,显然是太皇太后询问慕太后的。

    而且这太皇太后有些明知故问的意思,这不很明显的事吗?

    还问,不是多此一举。

    不过慕太后却是抿唇笑了笑:“是啊,朝中有许多的奏疏,清早的时候,内阁几位学士还在抱怨呢。”

    太皇太后昂头看了看苍穹,似乎只是没目的看一眼,又似乎别有深意,旋即便叹了口气。

    “哀家真是失言了啊,原本,哀家是希望无极能够一辈子,做一个寻常人,安安乐乐,不似我们这些人一般,一辈子都有源源不断的揪心事,可是……哀家竟是一时口快了,想来,现在不但朝中百官,便是慕氏现在也心心念念的想着见无极吧。”

    陈凯之倒是有些紧张了。

    慕太后既然知道无极不是皇子,必然能对这无极动情,若是露出了马脚,反而太皇太后生疑。

    谁料这时候,慕太后竟是眼眶微红,似是强忍着悲痛,声音略带哽咽。

    “是,儿臣也想……也想见一见无极。”

    陈凯之长长松了口气,我去,这绝对是影后级的,一言一行,将对儿子的期盼,还有喜悦以及十几年来的痛苦交织俱都流露了出来。

    若是放到现代,肯定能的奥斯卡最佳女主奖了。

    此时,陈凯之不由打心里的佩服这慕太后了,不过能到这个位置,肯定是有一把刷子的。

    太皇太后闻言,不禁叹道:“此事,哀家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她随即深深看了慕太后一眼:“可是,你要体谅哀家的苦心,你也知道,而今天子都已经登基了,无极……是实难克继大统的,现在是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只能将错就错,当初,是因为国不可一日无君,而现在,却是一山不容二虎,正因为这样的考量,哀家这才将此事瞒下,也愿你能体谅哀家。”

    慕太后颔首点头,完全是一副明白人的样子。

    “是。”

    太皇太后淡淡道:“可现在,满朝文武,俱都逼着哀家,非要让无极还朝不可,陈凯之,你也是宗室,哀家想问问你,依你之见,意下如何?”

    陈凯之没想到太皇太后此时会问自己,他显然是有些错愕了,不过竟是眨眼的功夫,他便恢复了常色,淡淡开口道:“臣以为,无极皇子既是先帝血脉,若是流落在外,很是不妥,皇子还朝,这是普天同庆的事,何况,当今陛下,与皇子殿下亦是兄弟,本就是至亲,若是让他在外,别人会如何议论陛下呢,大家都会说,陛下不顾念皇家亲情,对无极殿下,有所防范,所以臣以为,既然现在人尽皆知,还是迎回无极殿下稳妥。”

    太皇太后眉毛微微一挑,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

    “这是谋国之言,你说的不错,若是能瞒得住,自然要瞒住了;哀家实是不愿意横生枝节。可现在,瞒不住了,若是还扭扭捏捏,反而可能会有流言蜚语出来。凯之,哀家看你,不是来送琴谱的吧?”

    太皇太后最厉害之处就在于,方才她还在正经和你讨论问题,可到了下半句,话锋便转开,令人猝不及防。

    她一下子拆穿了陈凯之的来意,令陈凯之心头一震。

    而此时,太皇太后则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一旁的慕太后和陈义兴俱都为陈凯之捏了一把汗,若是陈凯之下意识的回答了什么不该回答的东西,那么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陈凯之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心里格外紧张,整个人呼吸都窒了下,不过仅是转眼间的事,陈凯之不由抿了抿唇角,汗颜道:“太皇太后实是洞悉人心,臣佩服不已。”

    索性承认了。

    太皇太后笑道:“那你说说看,你来做什么?”

    陈凯之神色淡淡,娓娓道来。

    “昨日无极皇子自太皇太后口中说出来,臣心里也是惊疑不定,心知无极皇子的出现,势必引发朝中的惊涛骇浪,臣……是想自慕太后口里,探听一些消息,也好……早做准备。”

    太皇太后眼眸里流露出洞察人心的笑意。

    “你们啊,都是一样,一个个走马灯似得,就是想从哀家和慕氏口里打探出一点什么来,别人尚且如此,你陈凯之也如此,你们,就真的怕这无极来了京师,会引发什么?你们错了,无极虽是哀家的孙儿,可当今陛下,也是哀家的孙儿,都是自己的亲孙,是自己的骨肉和血脉,这世上最不愿骨肉相残的就是哀家,此番哀家若是让无极回来,就绝不会让他和陛下有所争执,哀家还有一口气,便都教他们平平安安,你们啊,都一样,凡事,想的都太深了,一个好似自己很聪明似得,这样不好。”

    虽是一通训斥,可陈凯之却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太皇太后信了自己这番说辞,他忙是请罪:“是,是臣心思深了。”

    太皇太后眯着眼看着陈凯之:“想来,这几日,朝中肯定免不得要折腾,与其让百官不断劝请,倒不如哀家成全了他们,也成全了你们……”说到你们的时候,她四顾殿中的人一眼,旋即便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奈的样子:“哀家会安排人,护送无极回朝,其实,他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说到眼前,陈凯之心里咯噔一下,自己?

    太皇太后却是神秘莫测的样子:“他就在不远,这两日,就可入朝,慕氏,哀家也算是遂了你的心愿,陈凯之,你也一定想见一见这位皇子殿下吧。”

    陈凯之不明白太皇太后的意思,更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此刻他依旧不动声色,神色淡淡的行礼:“是,臣久闻无极皇子大名,早就想见了。”

    太皇太后露出颓然的样子:“你们见了,一定都不会失望的,他……是个好孩子。”

    她随即又道:“后日,无极会从武成门入京,等着吧,哀家……乏了……”

    她已起身,朝长公主陈月娥看了一眼,陈月娥忙是起身,搀住她,太皇太后却淡淡一笑:“不必送,你们好生说一说你们的‘琴谱’吧。”

    说罢,太皇太后已是徐徐而去。

    转眼之间,这寝殿便又恢复了安静。

    “后日。”慕太后娥眉一皱,很是担忧的问道:“后日入京,凯之,你如何看?”

    她看向陈凯之。

    陈凯之道:“明日,我便带兵,前去关中至武成门一线布防,母后,要出大事了。”

    慕太后也颔首:“不错,要出大事了。”

    陈凯之起身,朝慕太后行了个礼:“儿臣这就去布置。”

    慕太后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一笑:“要小心。”

    “嗯!”

    陈凯之颔首点头。

    他阔步出殿,随即与陈义兴并肩而行。

    陈义兴忍不住道:“凯之,出了什么事?”

    陈凯之侧目的看了陈义兴一眼:“慕太后说了,无极会自武成门入京,那么,武成门是在哪里?”

    “西。”

    “不错,说明,无极将会自关中方向一路东来,那里只有一条官道。太皇太后当着我们的面,已经道出了入京的时间和地点,我们知道,长公主也知道,长公主知道,赵王和梁王势必知道,一旦无极入了京,他们想要对无极动手,就迟了,可现在,既然可以确定,无极将自关中至武成门的官道而来,赵王和梁王,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陈义兴深吸一口气。

    陈凯之随即道:“问题的关键之处在于,太皇太后也和母后说了,母后若是当真将无极当做自己的儿子,难道会对此无动于衷吗?”

    “若是母后无动于衷,这不就正好说明,母后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另有其人,根本不是无极,如此,岂不是露陷了?”

    陈义兴恍然大悟:“所以,太后必须派人前去保护无极。”

    “对,而满天下都知道,陈凯之乃是太后的亲信党羽,所以……太皇太后这是一石二鸟,要嘛,可以试探出母后的虚实,看一看母后是被蒙在鼓里,还是心如明镜。要嘛,就可以借此机会,让赵王和我们在关中至武成门这路途上拼一拼,就算不是一决生死,那也足以,两败俱伤,且使我们和赵王,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陈义兴倒吸口凉气:“难怪,长公主这几日都入宫伴驾,显然这都是默许的,为的就是这一步棋,太皇太后的心思,真是深不可测,只是……既然明知这是阴谋……”

    陈凯之摇摇头:“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所谓阳谋,便是可以将太皇太后的居心即便公诸天下,可到了如今,所有的人,都不得不按着太皇太后预先所想的方向去做,谁都没有退路。”

    “所以……”陈凯之脸色一冷,变得冷若寒霜:“未来几日,我们与赵王,成败一举!”

    不自觉间,陈凯之的身上,散发出了杀气,他下意识的想要握住腰间的剑柄,可手里却是一空,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入宫时已将剑解了下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