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二十三章:太皇太后驾到
    陈凯之心里诧异。

    这样就算像了?

    慕太后随即慈和的看着陈凯之:“你是陈凯之,而那无极……”

    她似乎渐渐的接受了现实,随即,慕太后神色微动,沉默了片刻,才一脸含笑的看了看陈凯之,又看了看陈义兴,淡淡问道:“坐下吧,你们,早知道这些事了,是吗?”

    此时,慕太后竟是出奇的冷静,她似乎是刻意的在压抑自己的心情,她深吸一口气,旋即便一脸认真的说道:“原本,你们还想继续隐瞒,可太皇太后突然道出了一个无极,使你们现在不得不抓紧行事,是吗?”

    陈凯之自然不在隐瞒,而是毫不犹豫的开头道:“是。此事,我与诸先生都知道。”

    慕太后朝陈凯之颔首点头:“是啊,形势如此诡谲,当初,你们也不敢说。其实……哀家早知道,你便是哀家的儿子。”

    陈凯之一惊,一双眼眸微微睁大,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太后,嘴角微微颤了颤,竟是有些支吾起来:“是……吗?”

    慕太后似乎也定了神,之所以她能如此冷静,正是因为她早就有心理准备。只不过,事到临头,依旧还是无数情绪涌上心头,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陈凯之,随即苦笑:“哀家日思夜想的,就是今日,可是你们也看到了,而今这里的门窗,俱都开了,而今是非常之时,即便此时想哭想笑,也得憋着。”

    她随即看向陈凯之:“此事机密,既然没有外泄,那便好,而今,那个无极即将要出现,这……未尝不是好事,无极的出现,朝野必定大乱,那时,我们母子隔岸观火,倒想看看,这个无极,到底想玩什么花样,而太皇太后,又打了什么主意。至于赵王等人,肯定会有所动作,你借着机会,好生经营你的锦衣卫和勇士营,厉兵秣马。”

    慕太后目中似乎掠过了一丝希望,她握住了陈凯之的手。

    陈凯之感受到了手里的一股温热,不由也是回头住慕太后的手,朝她郑重的点头。

    慕太后含泪笑道:“哀家盼这一日,真的盼了很久,可是当你在近前,哀家却出奇的冷静,你知道为何吗?因为,你的父皇还有遗志,需要你去完成,而今,朝中已有天子,可在哀家心里,只有哀家的龙儿,才可以君临天下,所以……哀家和你,都要隐忍,等有朝一日,你登上了大宝,才是我们母子吐气扬眉之时。”

    陈凯之心里百感交集,不禁脱口而出:“臣……”

    “是儿臣。”慕太后慈爱的看着陈凯之,给他纠正。

    陈凯之一时还没适应过来,见慕太后朝她露出温和的笑意,他不禁颔首点头:“儿臣也知道未来的道路极为艰险,只恐……”

    慕太后眯着眼,目光看向那窗棂外的景色,旋即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的,格外郑重的,一字一句的顿道:“不必怕,太皇太后城府极深,你可知道,自太皇太后到了洛阳,哀家便一直都在伪装吗?这一年来,哀家在太皇太后面前,都是亦步亦趋的样子,为的便是降低她的防范,她所依仗的,除了关中诸卫,还有关中世家,其余的实力,却一直深藏不露,所以哀家很忌惮她,而这一次,她道出了一个无极,显然,是预备要显露原形了。”

    说着,她调回目光,放在陈凯之身上。

    “至于赵王,背靠的,不过是外头的一些将军以及宗王罢了,你别看他总是在太皇太后面前隐忍,不敢冒犯,可哀家知道,他之所以不敢反击,是因为时间在他那边。”

    陈凯之听了,不禁颔首点头:“不错,赵王之子,已经是皇帝了,所以他可以耐心的等,等个几年,等天子成人亲政,那么,一切威胁就都不在话下。所以太皇太后斥责他,令他闭门思过,甚至母后借机令梁王取代他的辅政,他都得忍着,在他看来,这些事,忍过去,便是海阔天空。”

    “可接下来……”慕太后笑了:“接下来,赵王不会再忍了,有了一个无极,时间就未必在他那边,所以,接下来,你这位王叔,可就敢动真格了。”

    不用想,也知道的,这赵王应该是急了,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陈凯之朝慕太后颔首点头,突的想起什么,不禁开口问道:“那么母后呢?母后的权衡是什么?”

    “哀家也在忍。”慕太后笑了:“哀家的娘家人,没几个成器的,不过,总算还有一个兄弟,掌握了禁军,这是哀家控制宫中的资本,可这还不够,不过,你有几个表兄还有一些出息,都外放在外头,哀家之所以忍,就是因为……在等你!”

    慕太后目光里掠过丝丝的喜色,笑吟吟的道:“此前的哀家,没有儿子,一个妇人,争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哀家一直都在派人寻你,好在,也有一些消息。”慕太后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眼眶竟是红了,抿了抿唇,格外激动的说道:“眼下你要做的,是暂时忍耐,再等一等,等那无极入了城再说。”

    陈凯之不由道:“无极何时入城?”

    慕太后淡淡的道:“今日清早,奏疏便如雪花一般飞入了宫中,想来,也就这几日的功夫,太皇太后会就坡下驴……”

    正说着,外头张敬突然疾步进来,道:“娘娘,太皇太后驾到。”

    太皇太后驾到……

    寻常的时候,太皇太后是不可能来坤宁宫的,毕竟她是尊长,慕太后乃是晚辈,就算要看看慕太后,那也该是慕太后前去问安。

    慕太后脸色肃然,目光里掠过一丝迟疑,狠狠的拍了拍陈凯之的手背,压低声音,语速极快的道:“宫中的消息,哀家会想办法随时传递给你,你不必怕,此事,从今日起,在你有了夺门的资本前,任何人都不可说。”

    陈凯之深深吸口气,朝慕太后郑重点头:“儿臣明白。”

    慕太后收敛起眼角的湿意,不禁一笑:“哀家自然之道你明白,否则,你也不会有今日了。”

    她深深看了陈凯之一眼:“母后来了……去接驾吧。”

    陈凯之颔首点头,三人起身,出寝殿,果然,前头黄盖如云,太皇太后由长公主搀着,身后如流的宦官和女官。

    慕太后缓缓上前:“儿臣见过母后,母后,今儿你怎么来了,这大冷的天,母后离了暖阁,怕是要生寒的。”

    太皇太后的手轻轻的搭在长公主的手心上,上前两步,一双眼眸轻轻眯着,直直的看着慕太后,旋即嘴角微微一勾,露出几分笑意:“不必多礼,哀家正好念着了你,便想来见一见,怎么,陈凯之和靖王都在?”

    陈义兴和陈凯之便拜下:“见过太皇太后。”

    陈凯之心里微微有些紧张,自己和靖王前脚来,这太皇太后随即便到了,莫非,当真是隔墙有耳,她收到了什么风声?

    若是一旦被拆穿,那么……太皇太后已有了一个无极皇子,怎么还能容忍,这世上还有一个‘皇子’。

    现在可是关键时期,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太皇太后笑了,和蔼的对陈凯之道:“昨日,哀家记得,靖王念叨着,要令陈凯之来宫中送琴谱,咱们宗室之中,论文武双全、才情冠绝的,也只有凯之了,这是陈家的麒麟儿啊。”

    慕太后心里一紧,藏在袖口的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这麒麟儿三字,似乎别有深意一般。

    陈凯之却是面色如常:“太皇太后这话太言重了。琴棋书画,不过是自娱之物罢了,若是醉心于此,不免玩物丧志……”

    “好了,好了……你继续自谦吧,走,到里头去说。”太皇太后指了指寝殿,随即对身边的长公主陈月娥道:“正好,哀家有事要寻你。”

    说着,众人拥簇着进入寝殿。

    那部书,慕太后早收了,太皇太后却坐在方才慕太后的案头之后,捡起案牍上一份琴谱,道:“其实哀家早年到时候,也爱听听曲,可惜,资质平庸,也听不出所以然来,凯之啊,长公主今日入宫,是向你请罪来了。”

    前头是家常,后头话锋一转,竟直接是长公主。

    陈凯之淡定自如,却发现母后慕太后显得有些不自然,他便笑了笑:“臣不敢。”

    “不。”太皇太后正色道:“公主府确实冲撞过你,让她给你陪个不是,是理所应当的。”太皇太后随即道:“可毕竟,你们都是陈家人,自己人,也就不要再计较了。”

    陈凯之笑了笑:“是,儿臣绝不敢加怪长公主殿下。”说着,朝长公主行了个礼:“殿下,此前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陈月娥只朝陈凯之点了点头。

    显然,太皇太后来此,绝不只是这个用意,不过陈凯之似乎并不急,他也在等。

    气氛稍稍的宁静了片刻,太皇太后手提着杖子:“听说,今日朝中不太平,是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