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二十二章:母子
    转眼,到了洛阳宫。

    通报之后,陈义兴与陈凯之鱼贯而入。

    依旧还是踩在这熟悉的青石板上,只是今日,心情却大有不同。

    若是不出意外,今日,陈凯之在这个世上,该有一个母亲了。

    以后恐怕自己的负担又重了一份,太后若是认了自己,那么自己就不在是从前的陈凯之了,他就是真正的皇子了。

    事实上,陈凯之自己都难以接受,为何自己会和那位皇太子殿下有如此吻合的胎记。

    可现在这些还重要吗?

    不重要了!

    陈凯之阔步而行,由宦官领着至坤宁宫,到了宫外,陈凯之和陈义兴驻足,陈义兴看了陈凯之一眼,平静的道:“主公,你且在这里等着。”

    陈凯之颔首点头,便朝陈义兴含笑道:“有劳。”

    陈义兴先行进去,慕太后早听到了奏报,此时已换了一身常服,可头上依旧还戴着未卸下的朱冠,姿态优雅的坐在案后。

    陈义兴行礼,慕太后道了一声免礼,陈义兴便左右看了一眼。

    这意思是,娘娘,臣弟有重要的事要禀奏,请娘娘屏退左右。

    慕太后却是莞尔一笑,殿中只有张敬和另一个宫娥,慕太后淡淡道:“雀儿,去取哀家的参汤来,靖王身子不好,给他尝一尝,这是北燕国的老参,最是滋补。”

    那宫娥行礼,退了出去。

    似乎,慕太后也感觉到了今日的觐见很不寻常,所以她莞尔一笑,淡淡问道:“怎么,凯之没有来?”

    “在外头等消息。”陈义兴道。

    慕太后便微微皱眉:“等什么消息?”

    陈义兴又迟疑的看了一眼张敬。

    慕太后笑吟吟的道:“无妨,有什么话,都可以和张敬说。”

    陈义兴还是觉得不放心,看着那张开的窗柩和殿门,他不禁再次开口说道:“娘娘,是否可以借一步……”

    “不用。”慕太后面无表情,她反而对张敬道:“张敬,这儿的光线太微弱了,去讲那几扇窗也打开。”

    张敬躬身行礼,便朝向几扇紧闭的窗门去了。

    慕太后则眸看了陈义兴一眼,旋即便淡淡的道:“老七,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开窗,要走光明道,不然,没有秘密,也成了秘密了,这里不会有外人,不打紧。”

    陈义兴这才颔首点头,随即从袖中取了一部古籍,道:“这是护国公的琴谱,还请娘娘指正。”

    慕太后接过,目光一闪,这哪里是什么琴谱,分明是一部书。

    她眉头一触,显然是有些紧张起来了,不过她依旧笑了笑。

    “难得凯之晓得哀家喜欢琴曲,这是他谱的曲吗?”

    她一页页翻过去,看到这封存的秘密档案,越看,越是心惊,可面上却是不露声色,一面淡淡道:“真是他……亲手所谱。”

    “娘娘……”陈义兴凝视着慕太后:“娘娘可还记得羽妃?”

    慕太后阖着目:“是,哀家记得,她也有个孩子,可是很快,她就和那孩子也不知所终了,只是那时,无极没了,哀家茶饭不思,也没心思,去顾这个,后来不是查到,此女乃是诸子余孽吗?哀家记得,明镜司那儿奏上来的时候,先帝大怒,洛阳宫中,竟有乱党混入,竟还……”

    慕太后说着,竟是深深的吁了口气:“自此之后,宫里就禁了口,再没人提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

    慕太后不禁震惊,目光掠过丝丝诧异之色。

    “这样说来,无极不是无极,这书中,另一个孩子,才是哀家的骨肉?”

    陈义兴颔首,郑重的开口说道:“此事是一个宦官记录下来,他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命令,便是篡改玉蝶,试图想要李代桃僵。”

    慕太后权衡着,沉吟不语,此时张敬已将几扇窗俱都开了,外头的光线洒落进来,那明晃晃的光令慕太后眼前一花,她突的站起,眼眸猛张,一脸认真的看着陈义兴:“你来此,只是为了告诉哀家这些?”

    陈义兴深看慕太后,旋即一字一句的顿道:“不,我来此,是想告诉娘娘,这个孩子,便是陈凯之。”

    慕太后身躯一震,显然是有些激动过头了,颤声道。

    “若如此,那么……不,他难道不是……不是无极。”

    陈义兴呆了一下,便立即纠正慕太后:“不,无极另有其人。”陈义兴犹豫了一下,才淡淡说道:“陈凯之就在殿外等候。”

    慕太后反而激动起来,她沉默了片刻,又拿起了古籍看了,又看,最后才吁了一口气:“有人希望,哀家误认为无极才是皇太子,她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想让无极,克继大统是吗?无极乃是诸子余孽之后,让诸子余孽之后克继我大陈大统,李代桃僵?这……这些人在打什么主意?”

    “能在宫中狸猫换太子之人,而且还能抹去如此多痕迹,甚至还可以篡改玉蝶,那么……这个人在宫中有多大的能量,甚至,可能那羽妃,想来也是此人安排入宫的,寻常人,可能吗?”

    慕太后将手蜷成了一个拳头,目光精光闪闪,面容微微抽了抽,旋即她便冷笑起来:“能有如此能量的人,连赵王都不可能,先帝自然也不会如此做,唯一能做此事的人,就是……”

    陈义兴垂着头,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娘娘慎言。”

    慕太后眼眸微微一眯,有些古怪的道:“可是,她为何要这样做?这样做,于她有何好处,又或者……”

    她深吸了一口气,猛地道:“请陈凯之进来吧。”

    她闭上了眼睛,眼帘垂下的时候,眼角处,隐隐竟有泪光。

    太多太多令人惊诧的事发生了,可无论有再多的阴谋和谜题,至少有一件事,却是无须去寻找的,那便是,自己的嫡亲儿子,就在宫外。

    而且他就在自己的身边,真是老天垂怜,没有让她认错人。

    陈义兴不由道:“娘娘难道不需验明……”

    “不必了。”慕太后苦笑:“其实,当母后说,她有了无极的下落时,哀家就知道,无极的身份有问题,此无极,必定不是哀家的孩子,老七,哀家在宫中这么多年,难道会不明白,哀家苦苦寻觅的孩子,会被母后这般轻易的送到门前,哀家就能察觉到,这里头势必有猫腻了。”

    她凄然又带着几分激动的样子道:“在这宫里,若是有坏事登门,那势必是理所应当的事,可若是突然来了一桩意外之喜,那么,就势必得小心了。因为在这宫中,相信气运或者是上天怜悯的人,早就不知该死多少次了。”

    “最重要的是……”慕太后突然定了定神,轻轻抿了抿唇,旋即便淡淡笑了起来:“宗室之中,哀家谁都不敢信,倒是对你这老七,却还有几分信任。请他来吧。”

    她端坐,尽力使自己显得更端庄一些。

    虽和陈凯之见过许多次面,可这一次,她竟觉得与其他时候不同。

    张敬已匆匆出了殿,迎面,见一个女官在外踟蹰不走,张敬笑吟吟的超她打招呼:“云儿,怎么,有事?”

    “没事。”云儿朝他行了个礼:“听说护国公要来见娘娘,献琴谱,我也爱琴,所以大胆,想……”

    张敬板着脸:“太没规矩了,若是让娘娘知道,非打死你不可。”

    云儿忙是失色,惊恐的求饶:“求张公公垂怜。”

    “罢了。”张敬淡淡的道:“你小心一些。”

    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这云儿一眼,匆匆至坤宁宫外,引陈凯之进入寝宫。

    陈凯之入殿之后,正色道:“臣……陈凯之,见过娘娘。”

    没有声息,殿中安静无声,几乎可以听到所有人的心跳声。

    慕太后抬眸凝神看着他,似是痴了,竟是下意识的开口:“你是陈凯之还是陈无极。”

    “陈凯之。”陈凯之仰头,有些紧张,他与慕太后的目光相对,似乎有些受不了慕太后眼中的炙热,便垂下:“臣这里,有一个胎记,娘娘一看便知,想来宫中玉蝶,另一皇子的胎记便是如此。”

    陈凯之要卷起马裤,又觉得有点难为情,这胎记的位置,有点尴尬啊。

    慕太后眼里却已泛了泪光,带着几分哽咽:“还记得从前的事?”

    “一概不记得。”陈凯之很实在的道。

    慕太后却是幽幽叹口气:“你不记得,哀家却记得,那时候你还太小了,哀家记得太多太多的事,你……近前来。”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不禁看向陈义兴。

    陈义兴朝他颔首。

    陈凯之方才有些扭捏,徐徐到了慕太后跟前。

    此时殿门和大殿的窗中俱都是张开,这使陈凯之有点儿踟蹰,可到了慕太后身前,慕太后凑近他看了看,竟是激动的要落泪了:“不错,不错,就是你。”

    陈凯之愕然,一脸不解看着慕太后,淡淡开口欧:“娘娘还未看胎记。”

    “不必看。”慕太后眼眶红红的,竟是颤声道:“凑近了,一看便知道,你和先帝,太像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