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二十一章:机会
    陈贽敬满脸肃杀,而陈入进却是吁了口气,随即长长一叹。

    “还有那陈凯之。”陈贽敬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看着窗棂的夜色,竟是声音变得温和了几分,徐徐开口。

    “这个人,该好好提防了,他如今手握锦衣卫,实在令人寝食难安。”

    陈入进听言,却是细细的想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看着陈贽敬,格外激动的说道。

    “你说,陈凯之会不会是陈无极,这母后对陈凯之如此厚爱……”

    “不是。”陈贽敬斩钉截铁道:“你不明白,起初我也怀疑,尤其是在太皇太后说出还有无极的刹那,我甚至深信不疑,可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不是他,陈凯之不过是母后手里的刀而已,她到了洛阳,为何迟迟身居宫中,对外事一概不理?因为她知道,时机未到,而这些日子,那陈凯之如蛮子一般,处处与我们争锋相对,这正遂了她的心愿,现在我们,早已不如从前稳固了,就是因为这个陈凯之。”

    陈贽敬细细分析了起来,旋即深吸了口气,才淡淡开口:“若他是无极,母后不会让无极冒这个风险,因为这可能是母后手里最大的杀手锏,陈凯之不会是杀手锏,只是棋子。”

    陈入进闻言,整个人不由发颤,觉得太皇太后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呀,因此他深深叹了口气:“真是诡谲难测啊。”

    陈贽敬眼眸依旧眯着,只是他的目光没有焦点,而是望着窗棂外茫茫夜色出神,他也是在想,自己这个母后到底是几个意思,到底是想做什么?

    因此他格外入神了,而一旁的陈入进,只能静静的等待着,等陈贽敬想明白。

    ……

    翌日。

    靖王入宫,前去给太皇太后问安。

    毕竟名义上,靖王还是太皇太后的儿子,虽然并非是太皇太后所出,他随即,拜别之后,便直接寻了陈凯之。

    陈凯之立即与靖王密会,陈凯之显得有些紧张,这位王‘参军’的任务,一是试探太皇太后,另一方面,则是想尽办法与太后联系的。

    这是一场演习,关系着下一步陈凯之认亲的一举一动。

    陈义兴落座,开门见山:“母后已经见着了,当时,太后还有长公主都在。”

    “长公主也在?”陈凯之显得诧异,这个长公主现在想做什么呢,因此他有点担忧,不由问道:“长公主殿下是自己去见的,还是太皇太后召见?”

    “不知。”陈义兴很坦然的道。

    呃……陈凯之本还绷着神经,现在却一下子尴尬的笑了。

    他只得苦笑:“慕太后呢?”

    “慕太后喜笑颜开的样子。”陈义兴犹豫了一下,便皱起了眉头,困惑道:“可有些奇怪。”

    “嗯?”陈凯之狐疑的看着陈义信,目光不由掠过几缕紧张之色。

    陈义兴认真想了想,才道:“慕太后像是精神并不好,虽是面上带喜,可是……”

    “你的意思是,欣闻了儿子的下落,慕太后未必是发自肺腑的喜悦?”陈凯之凝眉。

    “不错。”陈义兴叹了口气:“这才是最蹊跷的地方,她只有这么个儿子,找了十几年,难道不该高兴吗?或者,她本就知道无极的下落,又或者,她知道太皇太后突然弄出一个无极来,肯定不简单,亦喜亦忧。”

    “那么太皇太后呢?”陈凯之觉得有些猜不透,可猜不透,还是不去猜的好,他反而对太皇太后越发的感兴趣。

    这世上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不简单了。

    这个王朝更是有太多太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陈义兴叹了口气:“太皇太后……举止很平常,见了我之后,显得很高兴,说我没有良心,不如其他亲王入宫问安的勤,还问我下山之后,过的惯不惯,说了许多许多,都是家常话。”

    陈凯之微微笑道:“这才是高明之处,抛出了一个无极皇子,结果……全天下都震撼了,每一个人都如热锅里的蚂蚁,宗王、大臣便是寻常的百姓,乃至于各国的使节,现在都在极力的打听,每一个人,都觉得息息相关,每一个人都急的跳脚,可太皇太后,却是高坐,一切如常,她在漩涡之中,屹立不动,倒是其他人,被席卷的七零八落了。”

    陈义兴眉头皱得越发深了:“母后心机,确实难测,想来,她也知道,是我代你入宫打探,其实想来这几日,想要入宫去打探消息的人极多,慕太后陪侍在那,长公主也去了,至于其他人,怕也都在等着消息,我听说,许多御史已经磨刀霍霍了,奏疏满天飞。不过……”他想了想:“这对主公而言,未必是坏消息。”

    陈凯之却是有些不解,朝陈义兴笑了笑:“请说。”

    陈义兴负手而立,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旋即格外认真的分析起来。

    “就因为太多人都入宫打探,有人去寻太皇太后,肯定也有人寻慕太后,毕竟,无极乃是慕太后的嫡亲儿子,或许,慕太后也知道一点什么呢,所以,我当场的时候,在太皇太后面前,对慕太后说,听说太后爱琴,恰好主公琴艺的造诣颇深,有一个新的琴谱,想要献上。”

    陈凯之笑了:“在太皇太后眼里,你肯定是想借机接近太后,打探消息,太皇太后自以为,看透了我们的小心思,对不对?”

    “对。”陈义兴也笑了:“问题就出在这里,太皇太后知道我们不是送琴谱,以为只是想要打探什么,以防不测,可我们呢,实则却是做一件更大的事。”

    “约定了什么时辰。”

    陈义兴正色道:“明日,事不宜迟,就怕夜长梦多。”

    “好。”陈凯之也不知道,明日会是什么光景,会不会最后热脸贴上冷屁股,又或者,有什么难料的后果。

    可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深深的看了陈义兴一眼,心里感喟良多,旋即像下定了决心,一字一句的顿道:“琴谱,我今夜准备好,明日一早,我们入宫,成败在此一举!”

    陈义兴反而随和起来,笑道:“不,非成不可,决不能败。”

    陈凯之明白了什么,是啊,决不能败。

    现在的陈凯之,已经不再是从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陈凯之了。

    现在的他家大业大,被寄托了无数的希望,承载了无数人的幸福和荣辱,所以,他已不能败,输了,不只自己输了个彻底,所有人也都跟着自己遭殃。

    因此明日只可成功,不可有任何的差错。

    陈凯之便又露出他那招牌一般的自信笑容:“方才只是谦虚而已,不要太认真。”

    虽是这样说,可心里,陈凯之依旧觉得沉甸甸的。

    次日起的极早,天上不过是微亮,辰时的曙光透进来,却射不破这厚重的阴霾。

    陈凯之不能这时候入宫,时候还早。

    此时宫中即便起来,也需花费许多功夫,除此之外,可能还会有一个小的朝会,因此,至少还两个时辰,慕太后才能闲下来。

    可陈凯之却已全无睡意,洗漱之后,也没有吃早点,而是走在这被露水打的湿哒哒的庭院里,他抬头,天空依旧昏暗,死一般的寂静。

    无极,这无极二字,仿佛是满朝文武的魔咒,现在,这无极也成了陈凯之的魔咒了。

    无极皇子到底是谁,他是什么样子呢?

    陈凯之陡然想起了一个孩子,那个曾在金陵时也叫无极的孩子,那个曾经衣衫褴褛的乞儿,而今,似乎这个人已经距离自己愈来愈远了,乃至于他的印象,也变得极模糊,陈凯之甚至想不起他的五官。

    可是……记忆深处,却总能想起这个孩子。

    陈凯之的口里,呵吐着白气,不禁微微莞尔,此无极,非彼无极也。眼下,还是解决现在的麻烦。

    用过了早饭,陈凯之没事人一般,坐在案牍之后,看着锦衣卫报来的公文,京里还算平安,没什么乱子,不过从许多的公文里,也能大抵看出,太皇太后那一句无极之后所发生的影响,其中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从前爱串门的人不爱串门了,而不爱串门的人,却突然又爱串门了。

    他淡定的批了几份公文,招呼了书吏,吩咐了一些事,方才淡定的起身:“陈参军来了吗?”

    “已经到了,因为公爷在办公,所以安排他在茶房里候着。”

    陈凯之诧异的看着这书吏,不禁惊讶的道:“你们还真不将他当靖王殿下了啊。”

    卧槽,你们牛逼。

    堂堂靖王殿下来了,你们还安排在茶房,让我陈凯之安安静静的办公,服了你们,真服了,你们还做个毛线书吏,我这锦衣卫指挥使送你们都委屈了。

    书吏也有点懵逼:“我……我……”

    陈凯之哂然一笑:“罢,别害怕,锦衣卫嘛,就该这样,天王老子都不放眼里,准备好车驾,我和陈参军要入宫。”

    “是,是。”

    陈凯之说着,深吸一口气,跨步出了公房,外头天光大亮,万道金光洒落,使陈凯之又褶褶生辉起来。

    ………………

    求,求……求月票……
龙8国际